3-23 民主国家的军队里哪些人是最好战和最革命的阶级

 《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民主国家军队的特点,是按照提供兵员的人口数与兵员人数的比例来说,它是十分庞大的。关于这一点,我准备以后再谈它的理由。

另一方面,生活在民主时代的人,选择军职的却不多。

因此,民主国家不久就不得不放弃自愿入伍的募兵制,而采用强制入伍的征兵制。本国条件的要求,迫使它们采用了后一种制度,而且可以不难预知,人人都要被征入伍。

由于服役是强迫性的,所以服役的义务就由全体公民不加区别地平等分担。这也是这些国家的条件及其思想的必然结果。这些国家的政府,只要向全体人民提出呼吁,就差不多可以进行它想要做的事。一般说来,引起反抗的是负担轻重的不平等,而不是负担本身。

但是,由于全体公民都要服役,所以显然要出现每个人只在军队里服役为数很少几年的结果。

因此,士兵只是军队的过客便成了常规。但是,在大部分贵族制国家里,当兵却是士兵所选定或被迫接受的终生职业。

这种情况造成了一些差异很大的后果。在民主国家军队的士兵中,有些人很爱军人生活,但大多数人是被迫站到军旗下的,他们时时刻刻准备返回家园,没把从军看成严肃的任务,只想离开军队。这些人没有什么高求,也没有染上半点这种职业所产生的奢望。他们当兵只是应付差事,心里总是惦念着公民生活里的利益和欲求。因此,他们不仅没有尚武精神,反而把社会上的公民精神带进军队并在军队里保持这种精神。在民主国家的军队里,这些纯朴的士兵仍然保存着公民的本色,全国的习惯对他们有最大的作用,舆论对他们有最大的影响。士兵们可以特别自诩的,正是他们把曾使人民本身受到鼓舞的爱自由和尊重权力的思想带进了民主国家的军队。贵族制国家的情形与此相反,那里的士兵到了最后已与自己的同胞毫无共同之处,与同胞们往来形同外来人,而且往往是形同敌人。

在贵族制国家的军队里,军官是保守分子,因为只有他们同市民社会保持紧密的联系,而且从不放弃迟早回到市民社会恢复其原来地位的志望。在民主国家的军队里,保有这种联系和持有这种愿望的则是士兵,而且促使士兵如此的原因也完全相同。

不过,在民主国家军队的内部,军官们往往养成与全国人民完全不同的爱好和欲求。这种现象是不言而喻的。

在民主国家里,一个人当了军官,便与市民生活完全断绝关系。一离开市民生活,就等于永远离开,而且他也没有一点回去的兴趣。他的真正祖国就是军队,因为他的一切都决定于他所占的军阶。因此,他得跟着军队的命运共进退,同沉浮,把自己今后的希望完全寄托于军队。由于军官的需要与国家的需要不同,所以他可能在全国最希望安定和和平的时候锐意制造战争或进行革命活动。

但是,有些因素可以节制军官在这方面的好战和喜欢闹事的情绪。如果民主国家军队里的这种野心是每个军官都有的和持久的,则这种野心很少是强大的。出身于民族的下等阶级的人,经过在军队内部的几次晋升,终于升到军官的地位,便已经够扬眉吐气的了。他已经占居比他在市民社会的地位高得多的地位,并且取得被大部分民主国家经常认为是不可出让的权利。经过这样大的努力之后,他愿意暂时停一下,想一想如何享用已经获得的一切。由于害怕失去已经获得的东西,所以渴望获得尚未获得的东西的心情便不怎么强烈了。在克服妨害他晋升的第一个和最大的障碍之后,他便对以后的晋升之慢不那么着急了。随着军阶逐步升高,发现危险越来越大,他的野心也逐渐收缩。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我就认为民主国家军队中最不好战和最没有革命精神的,将永远是它的高级指挥官。

我方才就军官和士兵所讲的一切,对于在所有的军队中都是介乎军官和士兵之间的那批人,即我要讲的军士阶级,并不适用。

这个在本世纪之前还未在历史上崭露头角的军士阶级,我想它今后会在历史上发生作用。

同军官一样,军士已在思想上同市民社会断绝关系;也同军官一样,军士亦把军职视为终生职业;或许还超过军官,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这一方面。但是,他们还没有象军官那样取得较高的和稳固的地位,以便在爬到最高职位以前可以有机会暂时停止下来,舒舒服服地歇一口气。

由于军士的职务性质永远不变,所以军士们注定要过一种庸碌无名、备受限制、毫不舒适和生死难卜的生活。在他们看来,当兵只是一种危险的行当。他们只知道艰苦和服从,而这比头顶危险更难忍受。他们之所以能够忍受眼前的痛苦,是因为他们知道社会制度和军事制度能使他们将来解除这些痛苦。实际上,日久天长之后,他们也真能当上军官。这时,他们便可以发号施令了,并且得到了荣誉、独立地位、权利和享受;他们所希望得到的东西虽然大量地出现于他们的眼前,但在实际拿到手以前,他们从来不敢确信一定能拿到手。

他们的军阶也不是不能更动的;他们每天都得听任其长官的摆布,军队的纪律要求他们必须这样做。犯一点小错误,或稍有越轨行为,经常能使他们立即失去费了多年心血才得到的果实。在他们熬到他们所向往的军阶以前,可以说他们没有什么成就。只是取得了军官的军阶以后,他们才好象进入了仕途。象他们这样不断受到他们的充沛精力、需要、激情、时代精神、希望和恐惧心情推进的人,不可能不燃起铤而走险的野心。

因此,军士都希望有战争,而且是永远和迫不及待地希望。如果人们反对战争,他们就希望发生使典章制度失去权威的革命,以便在革命当中利用局势的混乱和群众的政治激情把他们的长官撵下台,并取而代之。他们并不是办不到的,因为尽管他们的感情和欲求与士兵有很大不同,但他们的家庭出身和习惯却与士兵一样,从而能对士兵发生极大影响。

如果以为军官、军士和士兵的这种各不相同的对事态度只出现一个时代或一个国家,那就错了。这种现象见于一切时代和一切民主国家。

在所有民主国家的军队里,军士永远是国家的和平的和有秩序的风气的最坏代表,而士兵则是这方面的最好代表。士兵会把全国民情方面的优点或缺点带进军队,将民族的面貌忠实地反映在军队里。如果一个士兵是无知的和软弱的,那他将不知不觉地和违反本意地被他的长官拉去搞叛乱。如果他是有知识的和坚强的,那他将会约束他的长官遵守秩序。

上一篇:3-22 为什么民主国家的人民自然希望和平而民主国家的军队自然希望战争

下一篇:3-24 关于民主国家军队为什么在战争初期比其他国家军队软弱而在战争持续下去时则比其他国家军队强劲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企业家的策略 - 来自《创新与企业家精神》

一位拉丁诗人用"渴望新事物"(rerum novarum cupidus)来形容人类。企业家管理必须使现有企业中的每一位管理者都"渴望新事物"。"我们如何才能克服现有企业中抵制创新的现象?"这是行政人员通常询问的问题。即使有答案,这个问题还是问错了。正确的问题应该是:"我们如何才能使组织接受创新,需要创新,达到创新,致力于创新呢?" 当企业把创新看作须逆流而行的事务,如同迎浪游泳一样,那么除非有英雄表现,否则根本就不会有创新。创新即使不是例行公事,也必须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这要求特别的策略。首先,创新,而不是紧抓住已有的事物,必须对管理……去看看 

第13章 洛克的认识论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三)》

约翰·洛克(JohnLocke,1632—1704)是一切革命当中最温和又最成功的1688年英国革命的倡导者。这个革命的目的虽然有限,可是目的都完全达到了,以后在英国至今也不感觉有任何革命的必要。洛克忠实地表达出这个革命的精神,他的著作大部分就是在1688年后几年以内问世的。他的理论哲学要著《人类理智论》(Essay Concerning H uman Un derstanding)1687年完稿,1690年出版。他的《论宽容的第一书简》(Fir st Letter on Toleration)最初是1689年在荷兰用拉丁文发表的,早在1683年洛克就为慎重计退避到那个国家了。《论宽容》的后续二书简发表……去看看 

五 - 来自《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葛定国同志不屈不挠。世界上有这么多人,中国又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怎么能连一个可心的老保姆都找不着呢?七十六岁的葛定国同志到处打听,到底还是让他找到了线索。  葛定国同志听人说,离他们家几里地外的光辉路派出所管片原来有个打扫卫生的安徽女人,家里无儿无女是个寡妇,人老实,干活踏实,关键是脾气好,更关键的是听说人长得也端正,总之一切都好。葛定国同志听说后,就迫不及待地拄了拐棍去了。人家说这女人早回老家去了,据说居委会有个老太太知道她的地址,葛定国同志又去找到了这位老太太。一打听,还真不错,老太太不但有这女人的……去看看 

三、在战火中加官晋级 - 来自《李宗仁传》

李宗仁在桂林教书,虽然薪金不少,也颇暇豫,但教书并非他的永久志向,他毕竟是个职业军人。因此,身在学校,心在军营。享有凑巧,1916年4月下旬,他的教书生涯刚满1年时,曾在讲习所的洗伯平的朋友要求他重返军界。洗氏在滇军张开儒部第三师当营长,对李很熟悉,极为器重。时值护国军兴师讨袁,扩充队伍,缺乏干部,劝李去他营内当连长。洗氏的相邀正合他的心意,于是他辞去学校教师职,走入护国军的行列。   暮春时节,凤和日丽,李宗仁怀着兴奋的心情乘船沿漓江而下梧州。船靠码头后,他设法寻找旅店,忽然在人群中看见陆小的一期同学朱良棋等人。旧友邂……去看看 

第四章 在英国舰队的保护下 - 来自《停滞的帝国》

(1792年11月30日-1793年1月21日)  11月30日,两艘巨轮驶入“壮丽的里约港”。“沿岸布满了景色秀丽的村庄和茂盛的种植园。”我们的英国人感到一切都很美:用方石砌的房子,笔直的铺着路石的街道,由巨大的渡槽不断供水的喷泉,使这里变成了一个“令人愉快的居住地”。  这些新教徒对当地明显地追求享乐和严格遵守天主教信仰——这种天主教信仰因为富有异国情调而显得更为正宗——之间形成的对比感到吃惊:弥撒由钟声和鞭炮声宣布,夜里唱着歌的仪仗队伍,所有十字路口都有圣像。清教徒被激怒:“居民懒散而又放荡,他们迷信、无知、懒惰;……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