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 关于民主国家军队为什么在战争初期比其他国家军队软弱而在战争持续下去时则比其他国家军队强劲

 《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凡是在长期的和平之后参加战争的军队,都有被击败的危险;而长期作战的军队则有很大的获胜机会。这一真理特别适用于民主国家的军队。

在贵族制国家,军职是享有特权的职业,所以在和平时期也受到尊敬。才能大、学问大和野心大的人纷纷拥向军界。

军队在各方面都不低于全民族的平均水平,甚至往往高于这一水平。

我们在民主国家却看到相反的情形。在那里,民族的精英都逐渐离开军职,以便通过其他途径去谋求荣誉和权力,而尤其是财富。在长期的和平之后,再加上在民主国家和平时期长,军队的水平便经常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参战的军队处于这种状态,对于国家和军队都有危险,直到战争使这种状态改变,危险始终存在。

我曾经说过,在民主国家的军队里和在和平时期,年资是晋升的最高的和不可改动的准则。正象我已经指出的,这不只来因于这种军队的制度,而且来因于这种国家的制度本身。因此,这种情况将会长期存在下来。

另外,由于这种国家军官在国内的一切都取决于他们在军队的地位,以及由于他们的荣华富贵全都来自这个地位,所以他们只有到死才离开或退出军界。

这两个原因对一个民主国家带来的后果是,经过长期的和平之后,它的军职人员和军队的全部指挥人员均已老迈。我所说的不仅有将军,而且包括一直没有晋升或一步一步爬上去的大部分下级军官。在你考察民主国家的军队时,你会吃惊地发现,全体士兵都是毛孩子,而所有的长官均已至垂暮之年。因此,士兵缺乏经验,而长官缺乏精力。

这是败北的主因,因为使战争顺利进行的首要条件,是要有年轻的人。如果不是近代的一位最伟大的统帅指出过这一点,我是不敢这样说的。

这两个因素对贵族制国家的军队就不是这样发生作用的。

因为在贵族制国家的军队中,晋升的主要依据是家庭出身而不是年资,所以在每个军阶中都有一些年轻人,他们把人的最充沛体力和精力全都带进了战争。

另外,在贵族制国家谋求军事荣誉的人,都在市民社会里拥有不愁温饱的地位,所以很少有人在快到年老的时候才离开军队。他们把精力最充沛的年华献给军事生涯之后便自动退休,回乡去安享余年。

长期的和平不仅使民主国家的军队充满了年老的军官,而且使所有的军官在身心方面养成了不适于作战的习惯。长期生活在民主的温文尔雅习俗气氛中的人,一打仗就难于适应战争所要求的艰苦工作和严峻义务。如果他还没有失去担任军职的兴趣,那他至少要养成妨碍他取得战争胜利的生活方式。

在贵族制国家,市民生活的懒散作风对军队风纪影响不大,因为在这种国家里,指挥军队的都是贵族。应该知道,一个贵族,尽管他在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但除追求这种幸福以外,他总是还有其他一些追求,而且为了充分满足这些追求,他可以自愿地暂时牺牲他的幸福。(E)我曾经指出,在民主国家处于和平时期,军阶的晋升是极慢的。起初,军官们对这种情况表示无法容忍。于是,他们闹事,牢骚满腹,心灰意冷。但是,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其中的大部分人迁就下去。野心大和有办法的人离开了军队。其余的人终于使自己的爱好和欲求适应他们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命运,以市民的眼光来看待军职。在他们看来,军职的最可贵处,就是它能给他们带来舒适和安定。他们把未来的设想都寄托于这一小点有保障的收入上,一生只要求能够平平安安地享受就行了。

因此,长期的和平不仅使民主国家的军队充满了年老的军官,而且常常把老年人的习气输送到还是年轻力壮的军官中去。

我也曾指出,在民主国家处于和平时期,军职并没有多大荣誉,不太有人追求。

公众的这种轻视态度,是压在军人头上的一块又重又大的石头。士气好象被它压扁了,但在战争终于爆发的时候,士气又能立即恢复它的弹力和活力。

挫败士气的这种原因,却不见于贵族制国家的军队。无论是军官还是他们的同胞,都从来没有认为军官是低下的,因为除了他们的军队伟大以外,他们本人也是伟大的。

即使和平对这两种军队发生相同的影响,结果还是要不同的。

当贵族制国家军队的军官失去战斗意志和不愿意靠军职发迹的时候,他们仍会尊重本阶级的荣誉和身先士卒的古老习惯。但是,如果民主国家军队的军官不再爱好战争和不再希望利用军职向上爬,他们就什么好的东西也保存不下来。

因此,我认为民主国家在长期和平之后参加战争,被打败的危险要特别大于其他国家。但是,它不会因为败北而轻易气馁,因为战争越持久,它的军队的胜利机会越大。

当战争拖长而使全体公民不能从事和平劳动和破坏他们的小小事业时,他们就会把珍视和平的热情转向支持战争。战争使一切事业遭到破坏之后,它本身就成为一个唯一无二的巨大事业。于是,平等所产生的一切热烈的和奋进的激情,便全部集中到战争方面来。这就是为什么甚至很难发动人民奔赴战场的民主国家,一旦让人民拿起武器,有时会在战场上取得惊人成就的原因。

随着战争逐渐将所有人的视线吸引到军队方面来,和军队在短期内就举国闻名并创造出巨大财富,全国的精英便纷纷从戎。这时,被军队吸引去的天生具有进取心和勇敢而好斗的人,已经不是象在贵族制国家那样只来自贵族,而是来自全国了。

由于竞争军事荣誉的人很多,而且战争又在迫使每个人发挥其应有的才智,所以不断涌现出一些伟大的将领。长期的战争对民主国家军队发生的作用,犹如革命对民主国家人民发生的作用。它打破常规,使一切出类拔萃的人脱颖而出。

在和平时期就已年老体衰的军官离开军队,退休或死去。一批在战争中壮大起来的青年人接替了他们的职位。这些年轻人满怀激情,坚持把战争打下去。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力求晋升,而且实际上也在不断晋升。在他们身后,还有一批与他们怀有同样心情和同样欲求的年轻人。而在这批人之后,还有另一批人。只要军队没有限制,这样的人将会一批接着一批涌现。平等使每个人产生奋进之心,而死亡又在为各种奋进之心提供机会。死亡不断使各级军官减员,制造遗缺,既为晋升开门,又为晋升关门。

在军人的习性和民主国家人民的习性之间,还存在一种只有在战时才显露出来的隐秘关系。

民主国家的人,有一种渴望迅速得到所希冀的东西,然后快快活活地加以享受的本性。其中大部分人崇拜冒险,怕死不如怕穷。他们就是在这种精神的支配之下从事工商业的。

他们也把这种精神搬到战场,甘愿冒生命的危险,以在瞬间取得胜利。最能满足民主国家人民幻想的伟大,就是在战场上能使他们大放异采而且只消冒生命之危险就可突然得到的伟大。

因此,民主国家人民的利益和爱好是使他们离开战争,而他们的思想习惯却使他们能打好战争;只要能够把他们从他们的事业和舒适生活的圈子里拉出来,他们便可以容易变成好士兵。

如果说和平对民主国家的军队特别有害,那末,战争却可以保证它得到其他任何军队所没有得过的好处。尽管这种好处起初不太明显,但随着战争的持久,可能由此取胜。

一个贵族制国家在同一个民主国家交战时,如不在最初的几个回合摧毁对方,就大有被对方打败的危险。

上一篇:3-23 民主国家的军队里哪些人是最好战和最革命的阶级

下一篇:3-25 关于民主国家军队的纪律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章 原始状态(下) - 来自《正义论》

第28节 平均功利原则的几个难题  在着手讨论赞成正义的两个原则的论据之前,我想提一下平均功利原则的几个难题。不过,我首先还是应该指出一种不过是似是而非的反对意见。我们已经看到,这个原则可以被看作是一个有理性的人的道德观,这个人准备冒一切必要的风险以最大限度地提高自己的从原始状态来看的期望。(如果不存在预知可能结果的任何客观基础,那就用不充分理由原则来对这种结果进行计算。)不过,人们总是想要反对这个原则,说它是以全体社会成员实际上同样接受风险为先决条件的。人们要说,在某个时刻,每个人实际上必然已同意……去看看 

5-2 我们后代在经济上的可能前景 - 来自《预言与劝说》

一   现在,关于经济前景的悲观论调正不绝于耳。我们常常可以听到人们说,作为19世纪特征的经济突飞猛进的时代已经结束;而一度迅速提高的生活水平也开始放慢了脚步——无论如何至少在英国是如此;在未来十年中,经济的繁荣程度将会衰退而不是高涨。   我认为上述说法是对目前状况的一个粗暴的误解。现在我们所遭受的痛苦,不是老年性风湿病,而是由于发育过速引起的发育性阵痛,是两个经济阶段之间重新调整的过程所引起的痛苦。技术效率的提高速度超过了劳动力吸收问题的解决速度;生活水平的提高,步子也稍大了一些;世界的银行和货币……去看看 

关于“自由意志”的跋 - 来自《惊人的假说》

“意识,意志使它充满活力……”——托马斯·哈代(Thomas Hardy)从许多方面来说,“自由意志”是一个老话题了。许多人认为它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因为他们感觉到,通常他们可以自由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律师和神学家必须面对这个问题,但总的来说哲学家对这个问题已失去了兴趣。心理学家和神经科学家几乎从不提及这个问题。那些关心量子测不准原理的少数物理学家和别的科学家,有时猜测不确定性原理也许会是“自由意志的基础。1986年以前,我本人还没有注意“自由意志”。当时,我收到老朋友的一封信,情况才有所改变。他叫卢斯. 里纳尔……去看看 

第一章 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 来自《海耶克》

一、「世界错了,海耶克是对的」   公元1989年——1991年,全球狂潮排击,矗立了半个多世纪的世界性红色帝国轰然崩颓。其时其刻,人们念念有词,其中,有一个名字不时飘荡于那片红色废墟之上。   那个名字就是:弗里德利希·奥古斯特·冯·海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   正是他,堪称这一历史性时刻的最主要的先知,二十世纪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   海耶克的幸运在于,在他生命的垂暮之年,亲眼目睹了他一生中主要理念的戏剧性实现。在经历七十多年痛苦的煎熬之后,他在二十世纪所主要抗拒的邪恶—— 共产主义,终于溃败;共产……去看看 

第七章 良心对抗暴力 - 来自《异端的权利》

大凡企图残酷压制他人见解的人,对反对的意见总是过分敏感。因此,当世界竟敢普遍讨论对塞尔维特的处决,且不将它视为最取悦全能上帝的虔诚之举而热情首肯,加尔文便觉得这样的反应未免太不正当。此人甚是古板,单因为一个同志和他意见不同,便将他烤死;而他竟希望休要同情那个牺牲者,而该对他表示同情。“若你知道我领受的谩骂攻击的哪怕十分之一,”他给一个朋友写信道,“必会对我可悲的处境寄以同情。恶狗们从四面八方向我狂吠;种种难以想象的咒骂劈面而来。那般与我同一阵营的人满心嫉恨,他们对我的攻击,比之天主教敌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