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平等自然使人爱好自由制度

 《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阐述平等所激发的思想和感情之后,如不说明这些感情和思想对人类社会的政治管理可能发生哪些一般影响,我就没有很好地完成本书的任务。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我必须经常回到已经走过的路上去。

但我希望,当读者沿着已经熟悉的道路走向某一真理的时候,请不要停下来不再跟着我走。




使人各自独立的平等,也使人养成只按自己的意志进行个人活动的习惯和爱好。人在与自己相等的人往来当中和作为个人的生活习惯而永远享有的这样完全独立,使人对一切权威投以不满的目光,并很快激起关于政治自由的思想和对于政治自由的爱好。因此,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都沿着一种引导他们走向自由制度的自然趋势前进。请你随便找一个人问一问,如果可能,你再研究他的最主要本能,你会发现在各种各样的政府中,他首先考虑的和给予最高评价的政府,是由他选举首脑并由他监督首脑行动的政府。

在身分平等所产生的一切政治效果中,首先引起人们注目的和使胆怯的人最害怕的,就是对独立的这种热爱。我们不能说这种恐惧是完全错误的,因为无政府状态出现在民主国家比在其他国家更令人害怕。由于公民之间没有任何直接影响,所以一旦使公民们各得其所的国家政权不复存在,混乱状态就必然立即达到顶峰,公民们各自东西,社会组织马上化为灰烬。

但是,我深信无政府状态并不是民主时代应当害怕的弊端,而是最不值得害怕的弊端。

实际上,平等可产生两种倾向:一种倾向是使人们径自独立,并且可能使人们立即陷入无政府状态;另一种倾向是使人们沿着一条漫长的、隐而不现的、但确实存在的道路走上被奴役的状态。

人民容易看清第一种倾向,并加以抵制;而对于第二种倾向,则由于发现不了而误入歧途。因此,提醒人们注意勿误入歧途是特别重要的。

至于我,决不因为平等鼓吹不服从而非难平等,而主要是因为它鼓吹不服从而称赞它。我之所以赞美平等,是因为它使我看到它把关于政治独立的模糊观念和本能的冲动植入每个人的心灵深处,并由此提供了纠正它所产生的弊端的办法。正是由于这一点,我才爱慕平等。

上一篇:3-26 略述民主社会里的战争

下一篇:4-2 民主国家关于政府的观点自然有利于中央集权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七章 转战陕北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三卷》

28.流动的军魂  1947年夏。陕北。  小河村会议结束后,担任右翼钳制国民党胡宗南军任务的彭德怀、习仲勋领导的西北野战军,遵照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指示,部署进攻榆林。把胡宗南主力拉至毛乌素沙漠边缘。中共中央军委于7月31日宣布,西北野战部队正式定名为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和前委书记,张宗逊任副司令部,习仲勋任副政治委员,张文舟任参谋长,徐立清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1、第2、第3纵队又两个旅,共5万人。  榆林是国民党政府“北平行辕张垣绥靖公署晋陕绥边区总部”所在地,是绥远、陕西的……去看看 

5-01 需要的幻觉 - 来自《与神对话》

需要的幻觉第一个幻觉是:需要的存在这是第个幻觉,而且是最大的幻觉。所有其他的幻觉都建基在这个幻觉上。你目前在人生中经验的每一件事,每个瞬间感受的每一件事,都是根据这概念,以及有关它的思绪而来的。然而在宇宙里,需要是不存在的。只有当一个人寻求某个特定的结果时,他才需要某样东西,宇宙不需要什么特定结果。宇宙即结果。需要也同样不存在神的心智里。只有当神想要某个特定结果时,神才会需要某样东西。但神并不需要任何的特定结果,是神产生了所有的结果的。如果神需要某样东西以产生某样结果,那么神又将由哪里去得到它?并……去看看 

第六章 一片青山了此身——罗隆基素描 - 来自《往事并不如烟》

罗隆基(一八九八~一九六五)江西安福人,字努生。早年留学美国。一九三一年与张君劢等同组再生社,次年改组为中国国家社会党。曾任清华、光华、南开、西南联大等大学教授,《新月》杂志主编,北京《晨报》社社长,天津《益世报》主笔等职。一九四一年参加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后改为中国民主同盟)。一九四六年代表民盟参加政治协商会议,并任民盟中央常务委员。一九四七年民盟被迫宣布解散,在上海被国民党软禁。一九四九年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建国后,曾任政务院政务委员、森林工业部部长、政协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去看看 

三 对反自然主义学说的批评 - 来自《历史决定论的贫困》

19.批评的实际意义  究竟科学探索的真正动机是否出于求知的欲望,即出于纯理论的或单纯的好奇心,或者我们是否应该把科学理解为解决人类生存斗争中的实际问题的工具,这是一个不必在这里解决的问题。可以认为,维护“纯粹的”或“基础的”研究权利的那些人应该获得一切支持去反对那种狭隘而不幸的时髦观点——认为科学研究只有确属合理的投资才是对的。但即使是有点极端的观点(我本人有此倾向),即认为科学是极其重要的,因为它是人们所知道的最伟大的精神冒险之一,这种观点也可以同时又承认实际问题以及为了科学进步而进行的实践检……去看看 

第八章 - 来自《走下神坛的毛泽东》

毛泽东喜欢听大家喊万岁吗?   曾经喜欢,也曾经不喜欢;曾经听惯了,也曾经听烦了。   我想起毛泽东说过的一句话:“你们不把我当领袖不行,可是总把我当领袖也不行,我 受不了……”这段话是对我们许多卫士和警卫战士讲的。是在他休息时,同我们聊天开玩 笑,我们有的人拘束,他讲了这段话。   我第一次听到群众喊毛主席万岁,是1947年夏天的事。我说的第一次,不包括平时开 群众大会呼口号,而是指群众面对毛泽东自发的欢呼声。   就是刘勘7个旅的追兵紧追不舍的那一次,中央纵队离米脂20里,甩开大路,转向东 边的山沟。经井儿坪,陈家沟,翻……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