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图书

2000年初,毛寿龙先生第三次到美国,在研究工作之余,重新开始阅读托克维尔的著作,与美国许多学者进行了讨论,他发现虽然阅读《论美国的民主》已经很多遍了,但其中所包含的方法、价值以及民主的问题,并未能够真正理解。恰逢张芝梅在阅读托克维尔的基础上探索民主时代的平等和自由问题。于是毛寿龙写了一篇回应文章。由此一发不可收拾,就一些具体的问题,断断续续做了进一步的讨论,最终汇编成册。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五章 吃一夹二看三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四卷》

57.先打邱、李还是先打黄维  西柏坡的清晨,好久没有这么宁静了。桔红色的太阳从东方升起,一抹红霞在德沦河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在朝阳的抚慰下颤颤抖抖。乳白色的晨雾给远山和丛林围上了一截素净的墙裙。偶尔,一两声鸡鸣犬吠来自白雾深处,使这静谧的山村更加活然。  黄百韬这块硬骨终于啃下来了。毛泽东十分欣慰,于11月23日亲自拟电祝贺:“庆祝你们歼灭黄百韬兵团十个师的伟大胜利。……十六天中,你们消灭了刘峙系统正规军十八个整师……并给邱清泉、李弥、孙元良、刘汝明四个兵团以相当打击,占……去看看

第二部分 序言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这里我们要讨论的问题,将不再仅仅是揭露旧组织的缺陷,这些缺陷的罪恶的影响,我们每天都感觉到,并且还在继续感觉着:而是在于如何使我们自己和整个社会在思想上寻求到一种新的、更好的事物秩序,如何充分考虑一切的愿望和利益,一切的能力和欲望,以及如何找到一种制度,这个制度能够尽可能地满足一切要求。  在这一部分里我将试着来解决这个任务;现在,读者,可以请你来判断我的整个的工作。  但是我请你不要凭着成见劈头就问我:从拿萨勒来的还有什么好东西吗?  你知道,错误是人所不免的,即便从拿萨勒来的也难免错误①。并且在宇宙之间……去看看

爱弥儿 6-4 第四节 - 来自《爱弥儿》

即使说我们所有的教义都是同样的真实,但不能因此就说它们是同样的重要。是不是在任何事物上都要看出上帝的荣耀,这关系不大;对人类社会和社会的每一个成员来说,重要的是:所有的人都要认识到上帝的法律要求他必须对他的邻人和他自己尽种种的义务。我们彼此之间应当时时刻刻互教的,就是这一点,尤其是做父母的人更应当拿这一点来教育他们的子女。是不是一个处女做了造物主的母亲,是不是她生的上帝,或者是她单单生了那么一个男人,而上帝进入了这个男人的身体同他合而为一;圣父和圣子的本质是相同的还是相似的;圣灵是来自圣父还是来自圣……去看看

第十八章 生存意识与文学创作 - 来自《中国当代文学史》

第一节 新写实小说与新历史小说   作为文学创作现象的“新写实小说”与“先锋小说”同时产生在80年代中期,大约是在“文化寻根”思潮以后,可以看作是“后寻根”现象,即舍弃了“文化寻根”所追求的某些过于狭隘与虚幻的“文化之根”,否定了对生活背后是否隐藏着“意义”的探询之后,又延续着“寻根文学”的真正的精神内核。正如“先锋小说”把“意义”规定在小说的叙事形式,新写实小说则把“意义”规定在描写现实生活本身即生存过程之中,“文化寻根”小说所展示出来的被政治权力话语和知识分子精英话语遮蔽的民间世界的信息,……去看看

论生存的虚无 - 来自《悲观论集卷》

   2009/10/01
这种虚伪,表现在物的整个生存方式中,相对于时间、空间二者的无限性,人生则是有限的:作为唯一生存方式的转瞬即逝的一刹那,一切事物相互赖及相对性中;在永恒的希冀和永不厌足中;在常有的欲望而未曾圆满中;在造成生活历史的长时间的战斗,又因各种努力皆为困难所阻而停,直至被征服而中止。时间乃一物,一切皆于之中经过;时间乃一方式,在此方式之下,求生的意志——即自在之物,故常不灭——显示出它虽能努力,亦无效果;时间乃一主动力,将每一刹那间,我们所掌握的一切事物,都变为无,而丧失其所有的价值。  昔日的存在,现在则不复存在,在下一次的一刹……去看看

结论 - 来自《制空权》

这场旷日持久的讨论,虽然它像所有的讨论一样,并没有使参加者的信念有所动摇,但却至少表明对“未来战争究竟是什么样的?”这个问题的巨大兴趣。这是目前到处都在谈沦的问题。到处都有一种错觉,有某种新事物正在酝酿之中。  现在,我相信(我希望在这里最终将发现我与我的可尊敬的反对者们意见一致),这个问题对整个国家有如此重要的关系,故需要一个组织去促进该问题的解决。关于这一点,我只能引用我在1928年2月写过的话:  至于谈到这样一种战争组织,可以看到我们是处于有利的地位,因为我们已经把各军种溶合在一个单一的……去看看

认真对待人治——韦伯《经济与社会》的一个读书笔记 - 来自《论法律活动的专门化》

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  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  神话般地崛起座座城,  奇迹般地聚起座座金山。  ……。  啊,中国,啊,中国,  你展开了一幅百年的新画卷,  捧出万紫千红的春天。    ――《春天的故事》问 题  今天,人们已经普遍接受法治是当代中国应当追求的。在流行的法学话语中,人治往往受到批判,甚至被等同于专制。从普及法治的常识、促成当代中国的制度形成、确立人们对法治的追求而言,这种近乎宣传的文字也无妨,但是,若是将这样的文字当作法理学,则有重大纰漏。如果法治作为治理社会的手段……去看看

二 - 来自《一个人的圣经》

7   砰!砰,汽锤一声一声,不紧不慢,三、四秒钟的间隔,一下又一下砰砰的响,伟大光荣正确的党,比上帝还正确,还光荣,还伟大!永远正确!、水远光荣!、水远伟大!   “同志们,我代表毛主席,党中央,来看望你们”   首长中等身材,宽大的脸膛,红光满面,四川口音,中气很足,一板一眼,一看就带过兵打过仗。那文化革命刚起,只要是还坐在台上的首长,从毛夫人江青到国务院总理周恩来,连毛泽东本人都穿上了军装。首长由机关党委书记陪同,端坐在礼堂铺了红台布的主席台上。他注意到会场的侧门和背後的大门都有军人和政工干部把守。   将近午夜,全体职工按部……去看看

6-4 找到了另一个自己——读书之迷 - 来自《十大元帅之谜》

虽然他只上过两年学,但书却始终陪伴着他经历了人生的每一个时期。他一生到底读过多少书,我们已无法计清,然而,一本极其普通的《欧阳海之歌》,却使他感慨万千,几度弹下元帅泪。这是为什么?其间究竟隐含着什么样的感伤情结?   4.1 元帅与书   彭德怀出生在一个穷苦人家,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六岁时,家里送他去读私塾,在那里,他读过《三字经》、《论语》、《大学》、《幼学琼林》等。这些书对他并没有产生多大的影响,留在他记忆中的,只有苦涩艰奥的文字和愚腐呆板的儒家教义。然而,即使这样,他的读书生涯不久便因生计艰难而中断。八岁……去看看

第十七章 论残酷与仁慈,被人爱戴是否比被人畏惧来得好些 - 来自《君主论》

   2009/12/25
现在谈谈前面①列举的另一种品质。我认为,每一位君主都一定希望被人认为仁慈而不是被人认为残酷。可是他必须提防不要滥用这种仁慈。切萨雷·博尔贾是被人认为残酷的。尽管如此,他的残酷却给罗马尼阿带来了秩序,把它统一起来,并且恢复和平与忠诚。如果我们好好地考虑到这一点,就会认识到博尔贾比佛罗伦萨的人们仁慈得多了,因为后者为着避免残酷之名反而让皮斯托亚②被毁灭了。所以君主为着使自己的臣民团结一致和同心同德,对于残酷这个恶名就不应有所介意,因为除了极少数的事例之外,他比起那些由于过分仁慈、坐视发生混乱……去看看

第10章 - 来自《机关滋味》

10  自从拥有了邹涟,黄三木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变,就像是走进了另外一个世界一样。要不是邹涟这么大胆率真,黄三木真的不知道会怎么样。有次,邹涟问黄三木:你看我这人,是不是太大胆,太不要脸呀?黄三木只是简单地否定了一下,心想:对我黄三木呀,再大胆点,再不要脸一点才好呢!要是你胆子小,要是你太要脸,还真不知道怎么去追求呢!黄三木确实很自卑,就是现在,他仍然觉得配不上邹涟,有时还真怕她忽然从自己身边逃走。他想,凭自身的条件和能力,要是去追女孩子,像邹涟这样的女孩子,真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可是谁知道呢,邹涟竟这样主动地送上门来了,现……去看看

6-2 附录 《全球化陷阱》书摘 - 来自《碰撞》

《全球化陷阱——对民主和福利的进攻》作者[德]汉斯·彼得·马丁,哈拉尔特·舒曼,张世鹏等译,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10月出版   韩德强  全球化时代意味着什么?许多学者说,这是技术进步的必然结果,是不可阻挡的历史趋势。全球化时代是信息时代,全球化社会是知识经济社会。全球化将是第三世界的挑战和机遇,将是高技术造福全人类的福音。   对此,德国的世界级刊物的两位著名记者提出了不同看法。他们将丰富的第一手材料和深刻的思想融于一体,撰写了《全球化陷阱》一书,生动地描绘了全球化时代的真实图景。对于正在受到全球化浪……去看看

第五章 战略牌局 - 来自《世纪小平》

我们不搞政治游戏,不搞语言游戏。我个人爱好打桥牌,但中国在政治上不爱好打牌。——邓小平  1952年,邓小平路过四川内江,遇到了一位好朋友,教会了他打桥牌。  从此,和看足球一样,打桥牌成为他终生的业余爱好。尤其是在晚年,他把打桥牌当成 向自己的智力和体力挑战的方式。  世界上不少重要的政治人物都喜欢打桥牌。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国首相丘吉尔在英军已经参战的情势下,没有放下打桥牌的爱好;欧洲盟军统帅艾森豪威尔在等待盟军在北非登陆消息的间隙,也不忘挤时间打一把桥牌。  桥牌,是考验知己知彼的全局意识和能否……去看看

第六章 结论 - 来自《自由主义(霍布豪斯)》

在描述了自由主义的历史与理论内涵,勾勒了西方思想史上对自由主义的主要批评之后,我们以何种结论来结束我们的讨论呢?  许多讨论自由主义的著作喜欢以预测自由主义的前景来为其讨论划上句号。这种做法相当冒险。那些预言自由主义衰落的人们曾十分尴尬地目睹过自由主义的复兴,而像福山那样宣称人类将进入自由主义时代的人,对苏联解体后民族主义的兴起以及各种反自由主义思潮的出现也感到茫然。今天,这种预测更加危险。一方面,自由主义在战胜了本世纪诸多挑战者后,显得踌躇满志。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经济与政治改革也确实包含……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