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本章总计 2771

本书写作于1999年下半年和2000年上半年,适逢世纪之交。写作时间虽不到一年,但其内容却是我十年来学习与思索的产物。十年来,世界形势与中国时局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全球化潮流势不可挡,人权、自由、民主的呼声愈来愈高,中国正在蹒跚地融入世界文明的主流......,所有这些事变都给我以深刻的影响。我受知识与思维的局限,大脑中时常萦绕着许多困惑与问题,内心自然希望寻找答案。因此先后读了不少书,拜了不少师,也陆续将研习心得写成一些文章。本书就是这一过程的产物,可以说首先是写给自己用以明辨与解惑的。同时,在过去的十年中,经常与各方面的朋友讨论国事与天下事,从中受到不少启发,开阔了思路,增长了见识,对本书的写作产生了很大影响。从这个意义上说,本书可以说是集体思考的产物(当然执笔在我,文责自负)。笔者寄望以本书来回报朋友们对我的帮助和教诲,也想籍此与更多的关心国事的朋友们进行交流、讨教。我写作本书的最大愿望是探索中国政治改革、政治制度创新和在中国建立宪政民主政体的道路。我深知这一课题远非个人的学识所能胜任,然正所谓积水成川、集腋成裘,只要尽自己的良知和努力,忠实地履行公民责任,也就可以问心无愧。

在此要说明的一点是,书中援引的数据全部采自已公开发表的文献,这是为了论证问题所需要的。但令人深感遗憾的是,这些数据本身未毕确切,甚或还有不少水份。这里面的原因很多,如我国社会正处在快速变化之中、统计工作方面存在一些不足、特别是基础数据不准确、普遍存在弄虚作假以及行政干预。即使是这样,许多方面的数据仍难以查找到,或者根本就没有。这是对本书造成的最大困扰之一。请读者明察。当然不能排除由于作者的主观原因产生的失误,亦望读者指正。

在本书完稿之时,我首先要感谢包遵信先生花费了很多心血为本书作序,使本书增色生辉。还要感谢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主编程晓农先生、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访问学者陈小平先生、吴稼祥先生、法国高等社会科学院张伦先生对我的帮助,他们的一些中肯的意见已经被吸收到书中。国内的朋友给予我的帮助实在太多,故难以一一列举,只有心存感激!最后要特别感谢我的妻子田原!没有她的理解与支持,我的工作是难以完成的。

2000年6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