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关于“文革”博物馆

 《一百个人的十年》

  十二年前,当举国沉浸在文革覆灭的极乐里,一个老人独自在整个民族被损害的心灵残 骸上低首徘徊。他不断以一篇篇沉重的忏悔录,催动人们灵魂的自我修复。几年过去,社会 改弦更张,现代生活的声光化电充满魅力地倾盖中国;贫困巳久的中国人急于富裕起来,这 桩未被深究、尚无答案的历史上最惨重的文革悲剧却被不知不觉淡却了。这老人忽然仰起头 来,庄严地呼吁:“要建造一座文革博物馆!”

  他便是巴金先生。

  听到这声音,我突然想起文革初我家被洗劫一空的那个晚上,我躺在黑糊糊的走廊地板 上睡着,外边人们正在相互残害,不知为什么,梦里忽然响起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我被 这号召仁爱的神圣的音响惊醒,满脸以及脸旁的地板上全是泪水。

  我从巴金先生的呼吁里,再次感受到一如《第九交响曲》这种对人类博大圣洁的爱心。 在作家心中,比恨更大的是爱,比过去更重要的是未来。然而他比我们年轻一代更年轻地看 到,中国要想真正的进步,必须永远不丢掉文革这个历史怪物和政治怪物,正视它、反省 它、唾弃它。

  尽管文革被政治处死,它的幽灵犹存未泯。只要产生文革的土壤未被铲除,谁也无法保 证文革永不再来。作为权力生命的文革已经消亡,但作为社会生命和文化生命的文革依旧顽 强地活着;文革的影响有多久,它再生的危险就有多久,历史的重复决不会采用同一形式。 监视它以任何形式的再现,只能依靠从中觉醒的人民。在历史前进的进程中,觉醒和成熟的 人民与之同步。

  然而,曾经有一个年轻人写信绘我,说他看过《一百个人的十年》后不相信是真的,他 认为生活不可能发生这些事,纯属我的胡编乱造。他父亲看了,却告诉他:“文革就是这 样,甚至更残酷、更荒唐。”他信服了。我却不敢置信,这场全民族的悲剧结束不过十年, 有些情景还在恶梦里常常出现,怎么会成为年轻一代异国他乡的奇闻?这样会带来什么后 果?

  一代人经受的惨痛教训,是下一代人的精神财富。

  历史交给我们的使命,是努力建造起一座把这教训变为财富的文革博物馆。它将把文革 用实物以历史见证人的方式展示给世人。在这里,一代代中国人将亲眼目睹、身临其境他们 的父辈祖辈经历过的一切,从而深信不疑。这赤诚又愚昧的时代画面,真实又荒谬的文革文 化,将把一个个关于社会弊端、文化劣根和自身弱点的问题摆出来,迫使他们做出思考和解 答,并唤起他们文明生存所必需的良知、义务和人格力量。这样,他们才能不再像父辈祖辈 那样因盲目而盲从,因无知而无畏,因愚昧而重蹈灾难的覆辙,以清明透彻的科学头脑投入 强我中华的现代化事业中去。只有把文革真正送进博物馆,变成一块文化化石,才能说我们 永远告别了那个时代。

  出于同一想法,我为一批普通的文革经历者立档。我对文革的所谓高层“内幕”从无兴 趣,我关心的只是普通百姓的心灵历程。因为只有人民的经历才是时代的真正经历。从文学 的本质上说,作家提供的只能是人物,所以我的纪实,主要是人物的心理纪实。我把这部书 的写作做为文革博物馆的工作之一,尽管它艰巨浩繁,但每到深夜孤灯、劳顿不堪之际,想 到这每篇纪实都将送往迟早实现的文革博物馆,顿觉激情陡增,伏案奋笔。我想,文革博物 馆一旦落成实现,将是我们民族一座伟大的博物馆,它将把恨化为爱,把荒谬变为智慧,把 一代人十年的不幸变为后世永恒的幸福。

上一篇:第25章 决不放弃使命——《一百个人的十年》再记

下一篇:第27章 我们,陷井中的千军万马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03章 - 来自《省委书记》

11  “203 ”会议室,又称“常委会议室”。在整幢省委大楼里,它的地位,从理论上来说,应该说是“至高无上”的。当然,常委会并非全在这儿举行。比如坐落在近郊黑松林中间的那个白云宾馆七号小楼,就是举行常委会的另一个地点。这样的地点还有两三个。但常委们最常使用的,还是这个“203 ”。就近嘛,方便。   常委们从昨天晚上起,就不约而同地在等待着这个开会通知。他们看到,由于连续二十多个小时没有得到充分休息,在此期间又两次经受晕机的折磨,贡开寰的眼圈有一点发黑。   “……总书记没有接受我辞去省委书记职务的请求……”……去看看 

尼各马可伦理学 - 来自《尼各马可伦理学》

请下载PDF版本阅读。书斋下载【古希腊】亚里斯多德 著 尼各马可伦理学(8.65 MB)去看看 

初版译后记 - 来自《法理学问题》

理查德·A·波斯纳是美国当代著名法学家,法律经济学的代表人物。法律经济学是一门交叉学科,近年来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家如罗纳德·科斯和加里·贝克尔对这一学科的形成和发展都有重大影响,而这些经济学家本人也被认为是法律经济学家。波斯纳曾长期在芝加哥大学任教,即使在担任美国联邦上诉法院法官之后,仍然在芝加哥大学兼职,他深受经济学的芝加哥学派的影响,同时也是这一学派的重要成员之一。不同的是,波斯纳一直从事法律职业,具有丰富的司法实践经验,这使得他对法律的经济学分析不仅仅限于理论性的法律政策……去看看 

再版前言 - 来自《世界是平的》

为什么在《世界是平的》出版不到一年后就不辞辛苦地推出了新版呢?我可以提供一个简单答案:因为我可以,也因为我必须这么做。正是因为本书中详细介绍的强大科技力量的存在,出版效率得以迅速提高,整书的改编才变得相对容易,这就是我说的“我可以这么做”的原因。“我必须这么做”的原因包括三个方面:首先,本书于2005年4 月出版时令世界变平的力量并没有停止运作,我希望将它们记录下来并作为书稿的一部分。其次,我希望回答在全球推介此书时读者经常向我提及的问题,这些读者多已为人父母。他们问:“弗里德曼……去看看 

第05章 青年联盟 - 来自《南非斗士曼德拉》

·非洲人国民大会的历史   ·苏玛博士的温和策略   ·“我们应该有一种紧迫感”   ·“老卫兵”与激进派之争   ·“宫廷政变”   ·非国大起死回生   法国早期思想家爱尔维修曾说过,每一个社会时代都需要有自己的伟大人物,如果没有这样的人物,它就要创造出这样的人物来。在40年代中期的南非,一批光彩照人的青年领袖开始活跃在黑人解放运动的舞台上,他们中有温和务实的奥立弗·坦博,有理论大师安东·伦贝迪,有富有组织才能的沃尔特·西苏鲁,有后起之秀纳尔逊·曼德拉,有果敢激进的罗伯特·索布克韦,还有姆达、罗巴洛……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