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前言

 《邓小平政治评传》

  在中国出版本人撰写的《邓小平政治评传》既是一件十分荣幸的事,又是多少有点胆怯的事。这本书一是写给那些母语是英语的读者,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对中国尤其对于中国共产党的详细历史还不大了解,再就是写给那些随着传统文化逐渐成长起来的中国读者。中国与西方除了其它方面的不同外,在传记的撰写和历史研究的方法方面也有所不同,所以中国的读者和诸如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的读者比起来,期待的事物是不同的。

  我对邓小平的兴趣不是就他个人而言,而是以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产生的。邓小平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和在中国的社会主义发展过程中所起的作用是本书的中心。在某种意义上说,它既是邓小平的传记,也是一部中国共产党的传记,邓小平的个人习惯、爱好和心理状态——比如,他对足球的爱好、打桥牌和勤奋地工作是广为人知的——这些东西之所以重要是由于它们显示了邓对中国改革的某个侧面。在二十世纪的中国领导人中,很少有人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发挥象邓小平这样重要的作用。从少年时代起,邓小平就成为中国共产主义组织的一名早期成员了。邓小平的经历,在很大程度上同中国共产党许多领导人的关系都很密切。毛泽东和周恩来就是这些人中的两位。他们两人在邓小平的政治生涯中起了主要作用。

  从二十年代二十世纪后期开始,领导中国共产党战胜重重困难直到1949年夺得全国最后胜利的许多功绩都应当归功于毛泽东。如果把中国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后期以来的经济迅速增长也归功于一个人的话,那么这个人一定是邓小平。

  1994年8月22日是邓小平诞生90周年纪念日,他的女

  儿邓榕说:不能让这个日子平平常常的过去,因为这个日子不仅仅是对他父亲生日的庆贺,而且也是对缔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那一代人的承认。

  在1990年,我写了一本短篇的邓小平传记,已经正式出版了。然而,在这本书上市不久,该书的出版商们却由于一些与本书完全无关的原因而陷入了困境,廉价出售存书后,停止了再版。邓小平90岁的生日为我提供了再版扩编和经过认真斟酌的修订版的好机会。中国朋友的鼓励的支持,比四年前更丰富翔实的资料和有机会利用更长的版本对一些史料进行全面的修订,所有这一切都太诱人了。

  自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和邓小平离休以来,在中国可以得到大量的有关他生活和著作的资料。文献性资料从1989年以来都可以搞到,这一点在这本传记中有所体现。此外,从我上次写的那本邓小平传记的过程中我发现中国的学术界和官员们比以前更愿意接受采访了。在该书的许多地方,他们的谈话已被加注在正文的参考书目中。然而,也有些时候他们提供的是一些笼统而不具体的信息,这些信息仅给人以某种启示,不适于直接引用。我非常感谢那些我曾经访问过并与之谈论中国共产党历史的人们,但同时声明,他们对该书的出版不承担任何政治责任。

  这本书是写给母语是英语的西方读者。我是一个澳大利亚人,这本书的英文版正在英国伦敦出版,将在澳大利亚、欧洲、美国和东南亚发行。本来我可能会改变这本传记的写作方法和某些内容以便使中国读者更容易理解和接受,然而我却没有这样做。这并不是因为我傲慢或者对中国与西方之间的文化差异缺乏了解,我很清楚把这本书展现给中国读者会陷入什么样的困境。然而我希望除了中国读者能从该书中了解一些情况外,这本书还有一个作用就是让中国人知道西方学术界有关人士关于中国的政治和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所提出的种种问题。总之,中文版的邓小平传还没被重写或者说没有被明显地修正,其目的恰恰是为了勾通彼此之间的文化差异。我希望中国读者将会欣赏这个观点,原谅我的缺点,喜欢这个真实的原文。

  在该书中读者将会清楚地看到,我对邓小平的学术兴趣与对华北地区特别是抗日战争中的太行山区社会变迁的研究是密切相关的。在过去的几年我一直潜心于这方面的研究。当我最初在中国境外被这个课题吸引时,有关邓小平在太行山区活动的范围和性质大都鲜为人知,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人们甚至就是邓小平的孩子们也认为他们自己,用邓榕的话来说,是“太行山的子弟”。然而我被太行山区一方面惊人的贫困和贫瘠的土地与另一方面跟着共产党干革命的高昂的革命激情所形成的显明对比所吸引。当时邓小平不仅在那个地方,而且在这个充满了显明对比的故事中扮演着重大角色。

  一本书的问世离不开众多热心人的帮助,这本书也不例外。在中国有两个人——太原市政府的翟凤伦和中共山西省委党史研究室的田酉如——在指导我对太行根据史的研究中起了关键的作用和提供了巨大的帮助。在此我向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我还要感谢其他许多同事和朋友,他们十分慷慨而且又积极主动地向我提出了许多建议,给了鼓励和帮助,为丰富该书的内容和为使该书得以顺利出版做出了无法估量的贡献,他们是:约翰·克拉克、陈叔平、陈云发、詹姆士·科顿、马克·爱尔文、冯崇义、李锐、瑞雪·墨菲、凯·普恩、格里·塞格尔、费雷德·特韦斯、田酉如、魏宏运、吴安家和尤基。特别是陈顺妍一直是我的支持者和鼓舞者。

  大卫·S·G·古德曼于悉尼科技大学

上一篇:古德曼简介

下一篇:第一章 邓小平,共产主义与革命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引言 - 来自《中世纪的知识分子》

一场惊心动魄的轮舞,在中世纪末期把人世间的不同等级,也就是社会上的各阶层,拉入虚无境界,这是没落时期的感伤主义所赞赏的事,除了拉着国王、贵族、僧侣、市民和平民百姓之外,还使一些对事物的看法跟修士和神甫不尽一致的教士卷入。这些教士是西方中世纪国家一个独立世系的后裔,知识分子世系。为什么本书使用这个名称作为标题(这同一个词“知识分子”)?这并不是任意选择的结果。在学者、讲师、教士、思想家这些词汇中(思想领域的术语一向就是含混不清的),只有知识分子这个词确切表明一个轮廓清楚的群体:学校教师的群体。“知识分子”……去看看 

9-2 留田突围之谜 - 来自《十大元帅之谜》

两军相遇智者胜。在长期的军事生涯中,罗荣桓以他的用兵如神的无穷智,创造了无数奇迹。   1941年冬,日本鬼子不甘于失败,又调动了5万人马对我沂蒙山抗是根据地实行 “铁壁合围”,进行空前残酷的大“扫荡”。在艰苦困难的50天反“扫荡”斗争中, “留田突围”是最惊险的一幕。   2.1 烟俊六的神话   留田是沂蒙山区一个村镇,在现今山东沂南县。   敌情十分严重。敌人这次对沂蒙山的进攻,在山东是空前的,在华北也是少有的。自从“皖南事变”后,蒋介石和日寇暗中勾结,准备妥协投降。日军从华中华南抽调大部分兵力,回师华北。半……去看看 

第八章 实在论者的逻辑观、物理观和历史观(下) - 来自《客观知识》

3.物理学上的实在论和主观主义  近代物理学有两个重要领域,物理学家不仅已容许主观主义介入其中,而且让它扮演主要的角色:玻尔兹曼关于时间方向的主观性理论,以及海森堡把测不准公式解释为观察者对观察对象干扰效应的下限。  当爱因斯坦为了阐明相对论而在几次想象的思想实验中引进观察者的时候,也存在另外一种主体介入或者观察者介入事件,不过,这个范围中的观察者被爱因斯坦本人慢慢地、平稳地驱逐掉。  我不准备进一步讨论这一点,也不打算讨论时间的主观主义理论,这个理论试图告诉我们时间和变化都是人们的幻象,却忘记了……去看看 

8.The Early History of Property - 来自《古代法(英文版)》

The Roman Institutional Treatises, after giving their definition of the various forms and modifications of ownership, proceed to discuss the Natural Modes of Acquiring Property. Those who are unfamiliar with the history of jurisprudence are not likely to look upon these "natural modes" of acquisition as possessing, at first sight, either much speculative or much practical interest. The wild animal which is snared or killed by the hunter, the soil which is added to our field b……去看看 

第二章 交换过程 - 来自《资本论(第一卷)》

商品不能自己到市场去,不能自己去交换。因此,我们必须找 寻它的监护人,商品所有者。商品是物,所以不能反抗人。如果它 不乐意,人可以使用强力,换句话说,把它拿走。(37)为了使这些物 作为商品彼此发生关系,商品监护人必须作为有自己的意志体现 在这些物中的人彼此发生关系,因此,一方只有符合另一方的意 志,就是说每一方只有通过双方共同一致的意志行为,才能让渡自 己的商品,占有别人的商品。可见,他们必须彼此承认对方是私有 者。这种具有契约形式的(不管这种契约是不是用法律固定下来 的)法权关系,是一种反映着经济关系的意志关系。这种法……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