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后记

本章总计 2542

  1991年8月,在天津南开大学第二届中国抗日根据地历史国际学术讨论会上,澳大利亚学者大卫·古德曼教授讲了他的论文《中国革命的太行道路:邓小平、毛泽东与变化的政治》的要点,随后我认真地阅读了论文全文,引起了我的兴趣。他在论文中论述了由刘伯承和邓小平领导创建的太行根据地在中国革命中的地位和作用,认为邓小平在太行根据地时期的经验对邓小平以后的思想发展非常重要。邓小平在领导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许多思想来自太行经验。他举例说:“八十年代改革中具有根本性意义的责任制和党政分开都起源于太行。”(见《中外学者论抗日根据地》,南开大学历史系中国近现代史教研室编,档案出版社1993年5月版第639页)我的研究课题是太行根据地历史。此时,我主编的《太行革命根据地历史丛书》已经出版了8本,我正在写《刘伯承与邓小平》一书(该书已在1994年7月由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会上我们进一步就邓小平和太行根据地研究交换了意见。此后,我们继续进行学术交流,通过书信探讨问题。1993年夏,我和魏宏运教授应邀赴澳大利亚参加由澳大利亚中国研究协会主办的中国学研讨会,有机会与古德曼教授在一起进一步讨论研究太行根据地。在澳大利亚,古德曼送我一本1990年出版的由他著的《邓小平传》英文本。该书以较大篇幅介绍了邓小平在以太行根据地为中心的晋冀鲁豫边区中和领导中国进行现代化建设中的重大作用,读后,我很有兴趣。我建议他在书中再补充、充实一些材料,加写一篇中文版前言,可出中译本。今年3月,古德曼教授修改完该书后,立即将书稿原稿给我寄来,书名为《邓小平与中国革命·政治评传》,并表示同意由我负责翻译出版中文本。征得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的同意,在山西省国际文化交流协会和中共山西省委党史研究室的支持下,我组织翻译该书,由李学谦和姜丽蓉负责翻译,并得到张瑞华等的支持和帮助。今年5月和7月,古德曼教授两次来太原同译者一起讨论了中文译稿,并委托我最后对全书进行校改。在翻译出版该书过程中,得到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的大力支持,在此一并感谢。

   田酉如

   1994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