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河流如血》

  考上了大学,住进了学校,保良和父亲的关系真的更加融洽起来,和这个家庭的敌对情绪,似乎也成为一去不返的历史。不过每逢周末回家,保良除了和家人一起吃饭外,一般都还是在自己屋里上网或者听听音乐,听音乐也会戴上耳机,与杨阿姨及嘟嘟互不相扰。保良偶尔也会主动帮家里干点活儿,杨阿姨偶尔也会把一碟洗好切好的水果送进他的卧室。

  父亲每周见了保良,照例关心他的成绩,照例提醒他在学校应该政治成熟,为人表率, 
最好头一年就能入党,同时当上学习尖子——你是陆为国的儿子,虎门无犬子,你不蒸馒头也要争口气嘛!反正我在学院领导和老师面前早就替你吹过牛了,说你各方面都是最优秀的。还有,你在学校绝对不能再戴那个耳环,在宿舍也不能戴,当了警察还戴这个,全世界哪个国家都不允许!

  保良当然不可能在学院里还戴这个东西,他把这只耳环装在贴身的衬衣兜里。但一个同屋的室友还是大惊小怪地发现了他耳垂上的小洞,继而这个小洞便成了全班的一个话题。连女生都惊奇地来问保良:保良你爸妈是不是特别喜欢女孩把你当女孩养了,不然你一个大小伙子又不上轿扎什么耳朵眼儿啊?保良总是微笑着回答:对,我妈想我姐姐,老想让我戴上耳环,就象见到我姐姐似的。女生们听了无不惊讶:哟,你还有姐姐哪,你姐姐在外地?保良说:啊,在外地,好多年都没回家了。女生问:出国了?保良说:不是。女生问:是亲的吗?保良说:当然是。女生嗔闹:你们家怎么搞的计划生育!

  耳环带在身上,周末换上便衣,保良就会把它重新戴上,然后对镜自顾。和李臣刘存亮聚会时他也常常戴上,看得菲菲赞不绝口。菲菲说保良你再戴个假发套涂上口红绝对能够男扮女妆。就跟日本的万人迷木村柘哉似的,扮女人比女人还美。保良说:去!

  菲菲和刘存亮确实吹了,菲菲已经开始公开追求保良。保良则象他对刘存亮表白的一样,对菲菲绝无此念,因此“良菲恋”属于剃头的挑子一头热的事。刘存亮离了女人,塌下心来又找了个餐厅服务员的工作,每月工资500块钱,管吃管住。刘存亮是个性格软弱但胸怀大志的人,500元工资省吃俭用,每月还要省出五十元钱去买彩票,渴望一夜暴富,连暴富后钱都用来干什么也提前规划了若干方案,那些方案反过来又成为支撑刘存亮生活信念的美好憧憬。连李臣都在他的怂恿鼓动下跟着“玩彩”,只是忽断忽续不能坚持。

  李臣在那家名叫“焰火之都”的夜总会里混得不错,每月小费收入不下三千,领班的职位也遥遥在望,所以每天上班都得小心翼翼,不敢出现半点闪失。李臣因此备感劳累,何况在“娱乐场所”干活儿的人生物钟全都乱了,李臣一旦走在白天的阳光下,脸上总是镀着一层病态的青灰。

  但和刘存亮相比,李臣的见识和他的钱包一样,倒是越来越澎涨了,夜总会每天来来往往的客人三教九流无所不有,李臣也就无所不见无所不闻。保良慢慢知道,李臣脸上的青灰不仅仅是上夜班熬的,更多是陪客人喝酒喝的。酒这东西真伤身体,李臣本来五大三粗,在夜总会没干多久,就生生把自己折腾成了一副瘪耳吮腮的样子。

  那一阵保良不得不从健康及未来的角度,反复劝戒李臣自控自爱,李臣听了只是无可奈何地笑笑,表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是盯包房的服务生,客人让你干杯你能不干吗,你不干老板先得跟你急了,老板挣的就是这份酒钱!服务生挣的就是这份小费!叫干不干还想拿小费?当然妄想!不但拿不着小费,惹得客人不高兴了,连工作都未准保得住呢,所以真是身不由己。保良有时不得不痛苦地想到,鉴宁三雄,从小的兄弟,也许总有一天,会桥路分道,各奔东西。

  大学第一年的课程繁重而又紧张,尤其是警院,对学生的生活管理也很严格。每天早起出操,睡前点名,就象军队一样。周末假日也常常组织活动,共青团、学生会和系里的各种活动,一概要求新生积极参加。因此保良并不是每周都能回家,和李臣刘存亮的来往,也就自然而然地渐渐稀少。至于女孩菲菲,有一阵保良几乎把她忘在脑后,当有一天菲菲突然跑到学校来找他时,保良不仅大为意外,而且心里也多多少少地,有那么一点不快。

  菲菲来的时候,正是晚上自习的时间,学院的门卫把菲菲拦在学院的东门,然后打电话到侦察系的宿舍楼里。一个热情的同学从宿舍跑到教室来叫保良,等保良赶到学院的东门,菲菲已在口喷热气的寒风里,等候了将近一个小时。

  菲菲站在学校东门正面的最显眼处,见到保良从里边出来便远远招呼:“保良!保良!”弄得从校门进出的学生纷纷回头,而且这一天菲菲正好穿着一件淡黄色的上衣,这上衣是 
菲菲最值钱的一件行头,可惜这种刻意的打扮反而让她显得俗艳不堪,至少以保良的审美情趣来看,那外套的颜色和裤子的样式与季节都不协调。那外套的轻飘和绷圆了屁股的裤子引得往来进出的同学老师无不侧目相看,审视的目光让保良的脸颊一阵阵发烧。

  于是保良对菲菲的口气,也就流露着几分不爽:“你怎么到这儿来了。”他责问菲菲:“谁让你到这儿来的。”

  菲菲探头向学院大门里好奇地张望,公安学院大门的气派让她重新另眼打量保良。这大概是菲菲头一次看到保良身穿警服,大门的巍峨和警服的威武,让菲菲不由不眼热心跳。

  “你们这儿真牛,保良你就在这里边上课呀,你们上课都穿警服吗?”

  保良把菲菲引至大门一侧,进入离灯光稍远的一处阴影,皱眉问她:“你到底干什么来了,有事没事,我还要晚自习呢。”

  菲菲说:“没事,我想你了就来看看你,不行吗。保良你带我进去看看怎么样,你在里边学开车吗?”

  保良匆匆看了手表,匆匆说了打发的话:“我们学院不让外面的人进去,你要没事就赶快回去吧,我还得回教室上课去呢,你以后没事就别来了。”

  保良说着要往校门里走,菲菲才想起来似的在后面叫他:“哎,谁说我没事啊,我有事,没事我来找你干什么。”

  保良只好站住,耐着性子问她:“什么事,快说。”

  菲菲说:“不是我的事,是李臣的事,是李臣让我找你来的。”

  “李臣?”保良问:“李臣找我有什么事,他是不是在外面惹了什么事了?”

  保良记得他第一次穿着崭新的警服到李臣的住处炫耀时,李臣确实说过这话,他说保良你小子也当上警察了,等哪天我万一犯了事求你帮忙,你可别两眼一翻不来捞我!

  保良两眼直瞪瞪地瞅着菲菲,心里预感到李臣肯定出了事情,于是急着催问:“李臣到底怎么了,你什么时候见到他的?”

  “就是今天见到他的,”菲菲说:“他让我过来告诉你,他打听到你姐姐了!”

  保良当天晚上向辅导员请了事假,跟着菲菲一起进城。他们赶到李臣工作的焰火之都夜总会时已是晚十点多钟。晚上十点正是夜总会开始热闹的时候,李臣盯的包房里也上了客人,保良和菲菲在夜总会门口等到十一点过后,李臣才一身酒气地从里面抽空出来,见了保良一通诉苦,说今天来的都是熟客,非要让他挨个敬酒,他要再不出来八成就得以身殉职不可。

  保良还没轮上开口,李臣果然呕吐起来,吐在了夜总会门侧的路边。吐过之后才露出轻松的苦笑:“行了,没事了,吐出来就舒服多了,保良你是来问你姐姐的事吧?”

  保良急切地问道:“你知道我姐在哪儿了?”

  吐过之后的李臣,面色由白变红,口齿也变得清楚:“在哪儿我不知道,昨天我盯的包房里来了几个客人,其中有从鉴宁来的,他们喝酒聊天的时候说起你二伯了……”

  “我二伯?”

  “就是权力呀!还说了你姐夫权虎,说权虎在鉴河的一个地方跑运输呢。我一听,这帮人肯定认识权虎呀。今天下午我跟菲菲一说,菲菲就说要去找你……”

  菲菲插嘴上来,也是一通诉苦:“你们学校可难找呢,我跟交警打听交警都说不清楚……”

  保良愣着,心里不知是希望还是失望。尽管姐姐仍然下落不明,但好歹有了一丝线索,这毕竟是姐姐失踪后第一次有人提到鉴宁权家,提到姐夫权虎,提到权虎的大致去向。

  他问李臣:“那些客人你认识吗?”

  李臣说:“有一个马老板我半熟不熟,以前到我们这里来过。”

  “你知道到哪里能找到他吗?”


  “不知道,估计他以后还能来吧。来了我马上告诉你。”

  李臣话到此处,怕客人或经理找他,不敢久留,匆匆跑回夜总会里去了。保良冲他顷刻消失的背影喊了一声:“哎!”却不知喊他还想说些什么。

  菲菲说:“怎么样,我没说错吧。你姐姐肯定在鉴河哪个地方跟你姐夫在一起呢。你要不要去找?我陪你一起去啊!咱们就顺着鉴河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去找,肯定找得到的!”

  保良低头思索:“鉴河,好几百里长呢!”

  保良知道,现在唯一能够找到姐姐的地方,不是延绵数百里的鉴河沿岸,而是这座“焰火之都”!那个可能认识权虎的马老板,也许还会来这里喝酒取乐!

  有了这个线索,保良每天晚上都要给李臣去个电话,询问那位马老板是否再次光顾。他回家把这事向父亲说了,父亲听罢,沉思半天没有吭声。保良在父亲那张闷声不响的面孔上,看不出他心里究竟想些什么。

  周日的晚饭以后,保良回学校去,父亲送他出了院子,又一直送到公共汽车站,说是饭后顺便走走。路上,和保良的预料有所不同,父亲并未说起姐姐,父子二人始终彼此沉默,只是在保良上车之前,父亲才在他的身后嘱咐了一句:

  “别影响学习!”

  但是一连三个星期,保良还是要在每晚熄灯之前,用宿舍楼口的插卡电话,给李臣拨去不厌其烦的问询。一连三周,李臣的回答都是一样:“没来!”

  第四周,周日晚上,保良在饭后从家回学院的公交车上,第一次接到了李臣主动打来的电话。为了能和李臣随时保持联系,这个周末保良找父亲要钱买了一部手机。父亲说你一个学生,要手机有什么用处。保良说老师和学生会的头头找不到他总耽误事情。父亲没再多问,拿出一千三百块钱,给保良买了个旧款的松下手机,那手机样式虽已过时,但很好用。而且,就象命中注定似的,保良买下这部手机的第二天就接到了李臣的电话,李臣的电话当然只有一个内容,就是告诉他那位马老板又到“焰火”来了。保良立即下车,换了返程的公交赶回城里,因为担心去晚了那位马老板从“焰火”走掉,保良行至半道又改乘了出租汽车。他赶到焰火之都夜总会找到李臣后知道马老板幸好没走,还在一间包房里和人喝酒唱歌。因为不是李臣盯的包房,所以李臣把房号和马老板的衣着外貌悄悄告诉了保良,随后假装与保良素不相识地匆匆离开,照顾自己包房的客人去了。保良找到马老板的包房推门就进,看到屋里至少坐了十多个男男女女,喝酒的喝酒唱歌的唱歌聊天的聊天,气氛热烈也还算文明。保良照直冲一位前额微谢的中年男人走了过去,还礼貌地等他和身边的一位少妇说完话才开口询问:“请问您是马老板吗,我是权虎的亲戚,我能打搅你一会儿跟您说几句话吗?”

  马老板似乎并没发现面前这个年轻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他仰头看着保良,怔了一下才出声反问:“你是谁?你是权虎的什么人啊?”

  保良恭敬答道:“权虎是我姐夫,我好久没跟我姐姐联系了,她还跟我姐夫在一起吗,您能告诉我到哪儿能找到他们吗?”

  马老板又怔了片刻,突然,皱眉否认:“什么权虎,我不认识,你认错人了吧。”

  保良一时判断不出马老板为什么突然失口否认,他下意识地生怕失去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他不知用什么方法才能取得对方信任,情急之中有点慌不择言。

  “我真是权虎的内弟,您不信您可能打电话问他,您可以问他,你有他电话吧。”

  “你认错人了!”马老板似乎不想再听他解释下去,冲屋里一位陪酒的小姐大声抱怨:“哎,叫你们经理来,捣什么乱呀这个人!”

  保良看那小姐起身出门叫人去了,他急得头上冒出汗珠,他知道时间也许不多!他的解释几乎变成了恳求:

  “马老板,麻烦您给我姐夫打个电话好不好,您告诉他我叫陆保良,您可以问问他认不认识我……”


  马老板根本不再搭理保良,起身往沙发的另一端走去。倒是身边坐着的那位少妇,眼睛定定地上下打量于他。夜总会的一位领班带着两个保安跑进来了,拉着保良往外推他:“你是干什么的,你是到这儿玩儿来了还是捣乱来了!”保良想跟他们解释来意,但无效,他们推着他往外走:“你先出来,先出来,人家不是说了不认识你吗,你有什么事跟我们出来说,你出来说!”

  这一屋子客人,无论男女,全都停止了声音动作,唱歌的不唱了喝酒的不喝了,全都愣着去看保良,都没搞清发生了什么事情。保良被保安们推出包房时听见马老板若无其事地向同伴解释:“……我不认识呀,谁知道,我也纳闷他怎么知道我呀……”

  领班和保安们揪着保良出了包房,问他是哪儿的,是怎么进来的。保良甩开他们,扭头向夜总会门外走。他们也不再穷追猛打,由他自去。夜总会这种地方,一般都会养着这些护场的打手,也就是所谓保安。但通常,这种地方的保安遇有情况,一般也多是息事宁人。

  保良出了夜总会大门,并没走。时间已近午夜,这座灯光辉煌的“焰火之都”,仍然狂欢未散。白天保良帮家里搞了一天卫生,早已精疲力尽,他在“焰火之都”对面的小卖店里买了一瓶啤酒,然后坐在马路沿上,对着瓶嘴慢慢地喝。一边喝一边隔了这条并不开阔的小街,盯着焰火之都明亮的大门,等着那位马老板玩儿够了出来。

  坐在冰冷的地上,一瓶啤酒足以让保良胡思乱想。城市已经睡去,街上空寂无人。只有夜总会门前的几个保安,在和看车的人互相闲聊。这座“焰火之都”,就象沉睡城市的一个梦境。是个闹梦,乒乒砰砰,群魔乱舞,坐在马路对面,都可以隐隐听见里面传出的迪斯科的巨大咆哮。

  保良仰脸望天,不知此时姐姐身在何方,有哪一颗星星,能把她熟睡的面庞照亮。他突然觉得姐姐已经有点陌生,突然不敢肯定姐姐还想不想回家,对他和父亲,还有没有感情。他甚至猜不出姐姐是否已经知道母亲死了,是否还会牵挂母女之情。时间是把双刃的利剑,有时会让思念加深,有时会把思念磨平。

  于是姐姐的面容在这个深夜忽然模糊起来了,忘了笑是啥样哭是啥声。唯一能很快在保良脑海中浮现的,竟是姐姐在汽车里与权虎缠绵的情景,以及她突然抬头看到保良时的怔忡。还有姐姐用手抚摸他头发的轻柔感觉,那感觉让保良欲哭无声。

  保良强迫自己不再陷落于这些往事当中,他试图想些快乐和有趣的事情,来吸走眼窝中的潮湿,缓释鼻子里的酸痛。他开始去想警院的生活,老师和同学……但思绪总是片片断断,散碎如珠……在万念杂陈,百思无序的混沌中,他眼前突然闪过一团火球,但火球之后出现的并不是少年印象中的那位喷火女郎,而是在靶场上英姿勃发的女生夏萱。夏萱的面孔在保良眼前居然停留了很久,很久很久挥之不去。保良想,这位学长不知现在去了何处。

  夜很深了,从时间概念上,应该算是新一天的凌晨。夜总会的门口不断有客人尽兴而出。保良两眼紧紧盯着那扇洞开的大门,直盯得眼球酸涨也不敢稍有疏忽。

  天快亮了,那位马老板终于出来了,张罗着让人把两个喝醉的同伴开车送走,又和另外几位没醉的男女亲热告别。保良快步走过马路,在马老板被陪他聊天那位少妇挽着胳膊走向自己汽车的路上,保良上前拦住了他们。

  保良叫了一声:“马老板!”

  马老板站住了,认出了保良就是刚才在包房里打听权虎的那个青年,马上厉声申斥:“你这小子怎么回事,我不是跟你说你认错人了吗。”

  保良娓声求道:“马老板,我真是权虎的弟弟,您就告诉我他在哪儿吧……”

  “我告诉你啊,你别缠着我,你再缠着我你是自找麻烦……”

  夜总会门前的保安看见他们的客人与保良在路边拉拉扯扯象是有了什么纠纷,赶紧跑过来查看究竟。保良料想马老板今天肯定不会吐口了,转身走到马老板那辆别克轿车的车后, 
想抄下他的车牌。马老板冲过来推开保良,几个保安也上来拉扯保良,拉扯之中手轻手重,都难控制,因此很快演变为一场拳脚冲突。保良前胸后背挨了几拳几掌,也出掌抡拳回敬了对方。保良一动手保安们终于有理由一涌而上了,保良刚刚在警院学会的那几套擒拿格斗的招数虽然实用,便尚不熟练,而且保良一天一夜几乎没有片刻休息,体力耗尽,没分清几个回合,就被众保安打倒在地。几个保安围着他又给了两脚,才被一个头目模样的人拉开劝住。保良趴在地上,听见那头目的声音离他稍远:“行了行了,咱们走吧。”接下来脚步杂沓,还有人在衣服上拍打灰土,吐着嘴里的痰,渐渐的,都走远了。

  保良爬了起来,翻身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嘴里粘乎乎的积了些血,歪头吐了一口,一使劲才知道周身剧疼。他几乎没有站起身来的力气,坐在地上歇了一会儿,马老板的那辆别克轿车早不知什么时候开走了。保良抬眼,看夜总会门口那堆保安还在远远地看他,笑着议论什么。他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蹒跚着过了街,动作机械地朝路边一辆停车等客的出租车挥了一下胳膊。

  凌晨六点,保良回了家。

  他没敢回学校去,他脸上的青肿伤痕让他没法面对老师的疑问。他回到家时尽管开门关门都轻手轻脚,但还是惊醒了一向睡觉警觉的父亲。父亲披衣出了卧室,开灯看见了保良一身灰土,一脸血痕,惊问出了什么事情。保良不知怎么跟父亲解释,说了句:“不小心摔的”。便去卫生间洗脸照镜。父亲当然不信,跟到卫生间里,又跟到保良的卧室,态度严厉地盘根问底。保良精疲力尽坐在床上,只好简单地说了挨打的原委经过。

  父亲沉默片刻,冷冷地说:“你姐姐不认我们,是她的选择,你不要再去找她了。我做为父亲,对她问心无愧!我早就想过了,我现在只有你一个儿子,早没有她这个女儿了。现在嘟嘟是我的女儿。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去找她了,找到了我也不认。”

  父亲说完,转身出了保良的屋子,他似乎不想看到和听到保良的反应。保良听着父亲的脚步由近及远,在门声响过之后完全消失。保良眼里忽然湧满眼泪,他忽然明白父亲和姐姐,还有躺在家乡的母亲,他们都离他很远很远,而且彼此怨恨。他也许永远不能同时拥有他们了,永远不能再次拥有他曾经有过的那样一种幸福的家庭。

  保良在家休息了一天,求父亲给学院打电话替他请了假。周二保良左眼的肿晕未消,又让父亲替他请假,被父亲拒绝。父亲严辞命他立即回校上课:大学第一年是打基础的一年,你无论身上哪疼哪肿,都要坚持,不能随便缺课。

  于是保良只好上学去了。那几天都有擒拿格斗的训练课程,保良全身肿痛,勉为其难,每节课都被教官责骂。不知是被教官骂的还是伤处疼的,每课下来,他的全身都要被汗水湿得精透。

  回校上课的第一天,晚上,保良又给李臣拨了电话,还想问问那位马老板的行踪,不料李臣的电话关机了,打了一晚上都是关机。第二天再打,依然如故。不得已保良把电话打到刘存亮工作的那个餐厅,从刘存亮嘴里,才知道李臣因为保良纠缠马老板这件事,已经让焰火之都夜总会开除。

  后来明白,夜总会是因为马老板事后投诉,才查清了“来闹事”的人在“焰火之都”有个“内应”,怎么查到李臣的身上,连李臣自己也懵然不清。这种每月能拿两三千小费的工作本来就竞争激烈,稍有不慎就会被他人取而代之。失去这份工作对李臣来说损失巨大,每月三千的收入泡汤不说,快要到手的领班职位也功败垂成,差半个月就能拿到的半年奖金也一风吹了,他和刘存亮同住的那间房子也租期将满……丢了饭碗的李臣一下子面临一场重大的生存危机,如不能尽快找到工作将食宿两空!

上一篇:第五章

下一篇:第七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跋 我为什么不是一个保守主义者 - 来自《自由秩序原理》

自古到今,自由的真诚朋友可以说寥寥无几,而且自由所获得的成功也始终是少数者努力的结果:他们之所以胜出,其原因乃是他们一直与其他辅助者相联合,尽管这些辅助者的目标常常与自由人士本身的目标不尽相同;但是需要指出的是,这种联合始终存在着危险,有时甚至是灾难性的,因为这为反对者提供了正当的反对理由。——阿克顿勋爵(Lord Acton)   1.一个多世纪以来,大多数被认为是进步的运动都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不断侵蚀着个人自由,而与此同时,那些珍视自由的人士在反对这些运动的方面也倾注了大量的精力。然而在这一过程中,这些珍视自由的人士……去看看 

第五编 论政府的影响 第08章 论政府的一般职能及其经济影响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人身和财产不十分安全的影响  在我们讨论政府应该直接干预哪些事情,不应该直接干预哪些事情以前,有必要考察一下政府在行使其一般职能时带来的有害的或有益的影响。所谓一般职能是指政府在所有社会都行使的那些职能,指大家都赞成政府行使的那些职能。  政府的第一项一般职能,就是保护人身和财产的安全。不用说,政府能否很好地执行这项职能,对社会的经济利益是有影响的。人身和财产的安全得不到保障,也就等于说是人们所作出的牺牲或努力与目的的实现之间没有确定的关系。意味着播种人不一定能得到收获,生产者不一定……去看看 

第十七章 最后打击 - 来自《麦克阿瑟》

北上南下扩战果,巡视战区好快活;   四面楚歌声声逼,绝望天皇把箭折。   话说还在麦克阿瑟进军吕宋之时,美国的决策者们已在考虑最后击败日本的方案和时间表,并一致认为进攻日本本土是迫使其投降的唯一手段。但有一点使他们感到不安,即对日本本土的进攻必将带来巨大的伤亡,据估计至少要损失50万人,而且要用一年半甚至更多的时间。这样,为减少伤亡、缩短战争,只有求得拥有巨大军事潜力的苏联的帮助。因此,在1945年2月4~11日举行的雅尔塔会议上,罗斯福总统不惜以牺牲中国的利益为代价来换取苏联参加对日战争的承诺。在那次会议上,……去看看 

引子 周恩来不是帅才 - 来自《走下圣坛的周恩来》

一位日本人看过我的《走下神坛的毛泽东》,对我说:中国在半个多世纪里是属于 “神圣”的,这个神是毛泽东,这个圣是周恩来。   他的目光分明是问:你把毛泽东请下了神坛,是否打算把周恩来请下圣坛?   所谓请下“坛”,其实就是他们回到人间,回到尘世;不但可敬,而且可亲。他们的伟大、高尚、英明,绝非可望不可即。他们生前不曾须灾离开人民,他们死后,精神融于民众,决不该成为人民顶礼膜拜的偶像。   比如,在我们5千年的文明史中,“禅让”是受到最高赞誉的大公无私的圣人之举;没有几个人能做到,所以也没有几个敢称圣人。   于是,便有许多……去看看 

卅三 实施方略之二:调整利益划分机制 - 来自《未来中国的选择》

利益划分机制主要解决的是社会利益分配问题,它既应与社会制度的本质要求相一致,又应当促进社会的效率和活力。这一要素对社会发展同样至关重要。建立适宜的利益划分机制需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利益划分机制的目标;二是机制设定问题。现分而述之。1、利益划分机制的目标利益划分机制的目标应当满足两方面不同的需要,一是要与社会制度的本质要求相适应,二是要有助于增强社会运行的活力。我国传统体制就没有处理好这个问题,致使社会运行的活力受到压抑。改革开放政策的实行,打破了传统体制的平均主义和大锅饭,并实行了“允许一部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