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河流如血》

  早操一散,几乎所有同学都向保良发出疑问:保良你是不是病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黄啊,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你这个周末都干了什么,怎么弄得这么苦大仇深?

  保良支支吾吾,回宿舍照了镜子,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怎么睡觉,镜中的面孔吓了他自己一跳。上午上大课讲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不是身边的同学不断推他,他说不定要睡得打起呼噜。


  课后系主任过来问他:保良听说你爸爸病了,要紧吗,要不要我们过去看看?要严重的话我们得跟院领导报告一下,你爸要病了院领导肯定得关心啊。保良一通摆手:不用不用,我爸没什么,头疼脑热拉肚子,已经好了,已经好了。

  系主任很认真地:真没事呀?

  保良很诚恳地:真没事!

  系主任最后嘱咐:有事可说啊!

  保良连连点头:好好!

  系主任这才走了,保良不知是体虚还是心虚,出了一身大汗。

  周三,下午,没课,保良换了便服,不到三点就借故离校,往城里来了。

  他赶到马老板的办事处时办事处还未下班,但屋里只有一个年轻女人在打电话。保良自称是某某公司的一位业务经理,手上有批货想找个船运公司。经人介绍来找马老板联系,听说马老板认识的船运公司物美价廉,不知可否帮忙推荐几个。

  那年轻女人上下打量保良,看这位“业务经理”如此少年英俊,遂起身找茶叶找水杯一通热情。但说到正事却让保良无比失望,她说她也是刚刚来的,情况都不熟悉,马老板去加拿大办移民手续去了,得等一个月后才能回来,要问这些业务关系,得等马老板回来才能说清。

  在这家办事处里,在这个热情的女职员面前,保良换用了不同方法,始终没能套出权虎的线索。而且以他的判断,这个女职员的一无所知,倒也不象成心装的。他离开马老板的办事处后给小乖打了电话,告诉她他在这里一无所获。小乖肯定听得出来,保良的口气十分不满,不是对办事处的女职员,而是对她。他先说了他在办事处空手而归的结果,然后质问小乖昨晚是否在他酒杯里放了什么,弄得他到现在还一直头晕恶心脖子酸疼。小乖肯定听得明白,刘川是在表示和她的交易付出太多,所得太少,少得几乎一无所得。

  小乖笑着说:“一颗摇头丸一百五呢,你白吃白玩儿我没说吃亏你就偷着乐吧,你还发什么牢骚。”少停,又马上安抚保良:“行行行,你吃亏了还不行吗,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给你陪罪,还不行吗。”

  保良说:“我不想吃饭。”

  小乖说:“晚上你来吧,只要你陪我玩高兴了,你姐姐我包你找得到的。”

  保良说:“这是你说的,你拿什么担保。”

  小乖说:“拿我自己担保!找不着你姐我就认你当弟弟了,这总行了吧。”

  保良说:“你?省省吧,我只要我姐,假冒伪劣的我哪儿不能找。”

  小乖佯怒:“你骂谁呀,谁是假冒伪劣。我告诉你,就你这样的男孩想给我做伴儿的一把一把的,我可以每天换一个,换一个月都不重样儿!”

  保良有点恼羞成怒:“行,你本事大,你这么大本事你就别再坑我了,你帮我把我姐姐找到,你一天换三个我也不管。”

  小乖笑道:“你来吧,咱们俩在湖滨大酒楼见面,晚上七点,我在大厅等你。”

  湖滨大酒楼保良没有去过,但很熟,因为菲菲姨夫的小吃店就在它的斜对面。保良赶到那里时离约会的时间还差半小时,便到菲菲姨夫的小吃店里来找菲菲。

  保良过去只跟着刘存亮到这里来过一次,所以当菲菲在小吃店门口见到保良时大为意外,又惊又喜地叫了起来:“哟!保良你怎么来了?”保良在门边的一张桌前坐下,随口说:“没事,路过这儿,看看你。”菲菲赶紧给保良上茶上瓜子:“路过这儿,你要上哪儿去?”保良一指马路对面:“喏。”对面的湖滨大酒楼,是一座金碧辉煌的高大建筑,与这里隔街俯仰,相当触目。

  “你?去哪儿?”菲菲有些不信似的:“你去哪儿干什么?”

  “有人请吃饭。”保良回答。

  “谁请你到那儿吃饭?”菲菲不免好奇,把个“那儿”字说得非常惊讶。

  “……呃,一个朋友。”保良犹豫一下,没有说出小乖。

  “朋友,男的女的?”

  “男的。”保良也不知道为什么撒谎。

  “男的,是你爸的朋友?”

  菲菲最喜欢刨根问底,脸上的神态却已是事不关己的随意,保良就此绕开话题,反问菲菲这小吃店的生意。说到生意菲菲变得愁眉苦脸,说在这种高档的街区开小吃店纯粹是自讨没趣。她姨回了鉴宁老家,姨夫惨淡经营也不想干了,只是这店暂时脱不了手,所以还在每天维持。

  他们喝茶嗑着瓜子,又聊了刘存亮和李臣,这些从鉴宁来省城闯荡的朋友,没有一个前途光明。菲菲说:这些朋友当中就数你好,家里条件好,现在又上了大学,又是公安学院,将来毕业弄个警司警督当当,那有多么威风!保良说你看着威风,上大学当警察有多辛苦你又不懂。菲菲说要不咱俩换!你真是得了便宜还要卖乖!当了婊子又立牌坊!”

  他们你来我往,聊到快七点了,保良说声少陪,起身出门往马路对面走去。菲菲在他身后喊道:“嘿,保良,你吃完饭还过来吗?”

  在湖滨大酒楼的饭桌上,小乖又给保良写了一个条子,条子上只有一个人名,乍一看是个女的。


  “田桂芳,”保良看那字条:“是个女的?”

  小乖喝着红红的西瓜汁,眼皮不抬地懒声说道:“是他原来的情人,我之前的那个。”

  “她知道权虎在哪儿?”

  “她以前跟老马跑过鉴河,可能还坐过权虎的船呢。”

  保良心里一亮:“那我怎么找她?”

  小乖不紧不慢地给服务生付帐,付完帐收起钱包,对保良嫣然一笑,说:“走,咱们去唱歌。”

  保良皱眉再问:“我怎么找她?”

  小乖漠然起身,往餐厅的门口走去,保良只好跟上。两人在走廊并行的途中,小乖淡淡地说道:

  “我说过,只要你让我高兴,我会让你找到你姐。”

  保良不再言语,俯首低眉,跟在小乖身后走出酒楼大门。小乖去开自己的汽车,保良就站在台阶上等,身后忽然被人拍了一下肩膀,转身一看竟是菲菲。

  菲菲满脸怨气,口中发疑:“你不是说是男的请你吗,你不是说是你爸的朋友吗!”

  保良未及答言,小乖的轿车已开到阶下,保良转脸向下走去:“谁说是我爸的朋友了。你到这儿干吗来了?”

  菲菲吼道:“我找你来了,我倒要看看是谁请你,保良你就跟我承认了吧,这女的到底是谁!”

  保良也回身吼了一声:“是我一个朋友,你管得着吗!”

  菲菲一下子噎住了,她的确说不出她管得着还是管不着,她唯一能做的表情就是怒目而视,并在保良拉开小乖的车门之前,率先跑下台阶,含着眼泪向马路对面狂奔而去。

  保良上了车子,小乖冷笑着问他:“谁呀这是?”

  保良不看小乖,不想多言似的:“没什么,一个老乡。”

  小乖也不再多问,轻点一下油门,车子飘然起步。

  又是那家门脸隐蔽的卡拉OK,又是那群百无聊赖的闲男闲女。

  没见过保良的女人们又是一通评头品足,不评不品的小乖也会主动炫耀:这是我男朋友,怎么样,靠谱吗?女人们无不激赏:靠谱!这次绝对靠谱,严重靠谱!靠谱坏了!

  他们在包房刚刚坐定,不知是谁招呼了一声,一个服务员很快端来一只银盘,上面铺着一缕一缕的粉沫,围着中间一个圆心,就象一轮光芒四射的太阳。包房里的男人女人们用一只塑料吸管,一人一缕,呼的一下吸进鼻子。保良吓得胸口乱跳,低问小乖:“那是什么,不是白粉吧?”小乖一笑:“别吓着我,吸什么也不能吸白粉呀,这是K粉,还没摇头丸有劲呢。”

  银盘传到小乖手里,小乖换了个干净的吸管,很熟练地吸了一缕粉沫,随即将银盘和吸管递给了保良。保良下意识地接了盘子,却犹豫着没接吸管。小乖小声催他:“吸呀,别那么不合群!你摇头丸都吃了,还怕K粉!吸吧,吸了想什么有什么,挺好玩的。哎,我会害你吗!”

  保良说:“这可说不定。”

  小乖说:“我害你也不会害我自己呀。这跟摇头丸差不多,不如摇头丸厉害,倒是比摇头丸便宜。吸吧,便宜你了。今天我们也不想闹得太狠。你不是就想你姐姐吗,吸完就能看见她了。”

  保良吸了。

  他吸得迟迟疑疑,还差点呛了一下。

  小乖说得没错,K粉不如蓝色药丸发作凶狠,但速度却来得更加快些。不出五分钟保良就开始发飘,虽然和上次相比不恶心了,没有呕吐感了,但手脚同样开始不听使唤。小乖歪在保良身边,唱歌似的哼唧着:“保良,保良,你飞了吗,你想飞吗?我要飞了……”

  保良也想飞。

  他想飞,飞到那片白色的天空,他幻想在那片空洞的白色里,再见一回姐姐的笑容。小乖说吸了K粉想什么有什么,保良想到了姐姐的笑容……

  小乖说得没错。

  姐姐又出来了,不但笑容依旧,而且,就象他小时候那样,伸出手来温柔地摸他的头发。保良哭起来了,哭得泪如泉涌。小乖说吃了摇头丸和吸了K粉的人都会变成孩子,又哭又笑控制不了。保良想不哭不笑,但真得控制不了。他和上次喝了掺药的酒一样,哭得昏天黑地,伤心至极。

  没人理他,大家又开始摇摆起来,音乐的节拍在K粉下肚之后恰如其分。你想它快,它就是快的,你想它柔的,它就是柔的,随心所欲,随心而飞。

  小乖说的没错,K粉不及摇头丸的地方还包括延续的时间。那一缕粉沫的威力只发挥了半个小时,半小时后保良就彻底清醒过来。小乖比他醒得还早,保良感觉身体着地的时候,小乖已经端坐在沙发一角,呷着酒点了烟抽。

  包房里的人陆陆续续去卫生间放水和整妆。保良对小乖说:“乖姐,我明天还要上课,我想早点回学校去。”

  小乖抽着烟,爱搭不理地说:“你回去吧,我又没拉你。”

  保良低声下气:“那那个女的我怎么找啊?”

  小乖喷云吐雾,冷淡地说:“我心情不好,想不起来了。”

  保良无法,只好在一边坐着,不敢言走,不再出声。

  男男女女们又聚回包房,点了歌唱。小乖也唱,唱一曲苏芮的《牵手》,唱罢保良跟着众人鼓掌。小乖见了,方显笑容,这才凑在保良身边,让他给自己点烟,然后跟保良碰杯,又掷筛子赌酒。轮到小乖再唱,唱了一曲黎明的《但愿不只是朋友》。小乖让保良与她同唱,保良不会唱,但也随和地拿了麦克,哼哼唧唧地随着。


  那夜玩儿到两点多钟,小乖的一个女友提出先走,于是大家也就散了。

  出门上了车子,小乖问保良:“几点了?”

  保良指指车上的表,说:“都快两点半了。”

  小乖说:“上我那儿住吧,都这么晚了。”

  保良说:“呃……我明天一早真的有课,而且……我到生地方睡不着觉。”

  小乖不知是不是生气了,沉默了一会儿,问保良:“我吃完饭给你写的那个条子呢?”

  保良从衣兜里把那张字条拿了出来,那是餐厅里的一张空白点菜单,上面写着那个女人的名字。

  小乖从保良手里拿过了那张条子,在上面草草地写了一串笔划,然后往保良身上一扔。保良赶紧拿起来一看,看到在田桂芳的名字下面,写着一个电话号码。

  ——67008818

  这是一个座机的电话号码,保良一连打了三天无人接听。到周末这天再打,有个女的接了。保良说我找田桂芳,那人说我就是,保良说啊田小姐,我叫陆保良,我有件事想向你求教,不知你什么时间有空,能否见面聊聊。

  电话那边反问:“你是干什么的?”

  保良说:“我是个学生,我想找我姐姐,我姐夫叫权虎,是经营船运公司的,您认识权虎吗?”

  电话那边:“权虎?不认识。”

  保良又问:“权虎过去和一个叫马加林的老板做过生意,马加林您认识吧。”

  一听马加林这个名字,电话那边顿时变得怒不可遏:“马加林的事我不知道!我不认识马加林!”

  哐!电话挂了。

  保良想了想,再把电话打过去:“田小姐,你别误会,我也不认识马加林,我不是坏人,我只想找我姐姐……”

  电话那边,变得极不耐烦:“找你姐姐你就找去吧,你找我干什么!”

  “因为有人告诉我您见过我姐夫……”

  “谁告诉你我见过你姐夫?”

  “……是,是小乖,她说您以前……”

  “别跟我提那个骚货,那个骚货和马加林那王八蛋没一句真话!”

  哐!电话又挂了。

  保良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再打过去,这个电话就再也没人接了。

  整个午饭时间,保良还是一遍一遍地把电话拨了过去,希望能出现奇迹,但奇迹没有出现。在他拨打田桂芳电话的间隙,一个电话插空打了进来,那是菲菲姨夫小吃店的电话号码,保良接了,电话那头的菲菲,不再是湖滨大酒楼台阶上那个怨怒的菲菲,而变成了一个柔弱委屈的女孩菲菲。

  “保良,我要走了,我今天下午就要回鉴宁了,你能送我一趟吗,我东西拿不动。”

  保良愣了,以为菲菲的哭腔,还是为了他和小乖的“勾搭”,于是劝她:“菲菲,你干吗这样啊,那天怪我没说清楚,不过你脾气也太大了……”

  菲菲打断了他:“不是,你跟谁好是你的自由,你条件这么好。我这样的人配不上你,这我知道。”

  保良想解释,他其实与菲菲之间,从没有过这样的话题,关于谁跟谁好,谁配不配的问题,这是菲菲第一次挑开来的。但菲菲并不想得到什么回答,在保良语句尚在犹疑混乱之际,菲菲说出了她要回家的原因。

  “我妈病了,挺厉害的,我得回去照顾她去,你能把我送到车站去吗?”

  保良说:“能。”

  挂了菲菲的电话,保良心里有几分沉重,不知是让菲菲的眼泪闹的,还是担心菲菲的老妈。菲菲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她老爸在她九岁时离家出走,她妈一个人把菲菲从九岁带到十八,母女俩人感情最深。

  挂了菲菲的电话,心情稍定片刻,保良接着拨打田桂芳的号码,拨了一半又一个电话打进来了,保良一看,那是父亲的手机。

  菲菲看来真的不打算再回省城来了,大包小包的东西全部带走。火车开动的刹那,菲菲挥手向保良告别,脸上勉强笑着,眼里泪闪如花。

  傍晚,保良回到家里。

  杨阿姨正在餐厅厨房准备着周末的晚饭,嘟嘟在客厅里看着电视,父亲就在保良的卧室里,跟保良进行了严肃的交谈。

  父亲问:“保良,你最近学习忙不忙?”

  保良说:“忙。”

  父亲问:“你每天下了课都做些什么?”

  保良说:“参加系里和学生会的一些活动,上图书馆看书,有时和同学打打球。”

  父亲问:“都在学校里活动吗?”

  保良预感到不好,但只有一条路蒙到底了:“啊。”

  父亲说:“我们陆家,一向有个规矩,我不求我的孩子今后一定有钱有势,但必须有事业成就,而且,必须诚实。不诚实的人,也不会有任何成就。保良,你诚实吗?”

  保良低头,说不出话来。

  父亲叹了口气,气不打一处来似的:“今天上午,学院办公室的人来家里看我,他们以为我生病了,他们说你这一段经常不在学校过夜,经常以回家照顾我生病做为理由,请假离校。保良你看看你现在的脸色,这么不好,你现在怎么这么瘦?你总是离开学校,彻夜不归,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保良慢慢抬头,看父亲。父亲脸色酱红,银发在抖。


  保良说:“我找我姐去了。”

  父亲一下沉默下来,但这种沉默,反而表明了他内心实际的惊愕。

  这是一个令人郁闷的周末。

  也许因为有了上一次争吵,父子之间全都有意保持着克制,但父亲的态度还是极其明确,那就是坚决反对保良因为寻找姐姐,影响到他的学习成绩。

  “我早就跟你说过,你不要再找她了,找到了我也不想认了。我把你姐姐一直养到二十多岁,我已经尽到了父亲的责任。当初她和权家搅在一起,毁了一生的幸福,为了她能有一个清清白白的婆家,我也想尽了一切办法。她自己选择什么样的生活,那是她自己的权利。我管不了,现在也不想管了。我现在只想管你一个人,爸爸一生……爸爸一生……保良,只有你是爸爸一生的希望,你现在这个样子,你太让我难过了,你太伤爸爸的心了!”

  父亲说到此处,眼里含了眼泪。保良也含了眼泪,他说:“爸,我想妈妈,我想我姐,我想我们在鉴宁老家的房子,我想我小时候……小时候我们在一起的……那种生活……”

  保良哽咽起来,父亲眉头紧锁,脸色沉重,一言不发地在对面枯坐。

  那天的晚饭吃得极其压抑,连嘟嘟都看出父亲和保良全都双目赤红,表情凝重。杨阿姨分别给保良和父亲盛汤挟菜,见保良吃得很少,只劝一句:“要不要再吃点?”点到为止。

  饭后,父亲把保良叫到自己的卧室,又谈。他说保良,你进公安学院以后,宣过誓没有?保良说:宣过。父亲说:一进公安学院,就是一个名符其实的人民警察了。当警察,都要参加宣誓仪式的。誓词是怎么说的,你还记得吗?保良说记得。父亲看着保良,似乎是等着他背诵,但保良没背,父亲只好自己背出: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克尽职守,不徇私情……父亲停了下来,那篇人民警察的宣誓词似乎还在父亲心里继续默读。终于,父亲再次开口,他说:保良,我也宣过誓的,要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职守,就因为我忠于职守,抓了你姐姐的公公,你姐姐就这样恨我,你妈妈就不给我笑脸,不和我说话。我年纪大了,腿有残疾,身体不好,这你姐都知道的,可她现在连过来看我一眼都不过来!她这样做晚辈,应该吗!这样的女儿,我也不想认她,她就是回来,我也不想认她!

  父亲说得肺腑震动,保良听得泣不成声。他爱父亲,可他也爱母亲,也爱姐姐,他们都是他的亲人。他们之间,无论有多大隔阂,多深怨恨,保良也不能不爱他们。他们是他的童年,是他一生最美好的记忆,他们和他从小长大的那座小院,和前门后门的宽街窄巷,和山丘上那座夕阳下的砖窑,和站在窑顶便可尽收眼底的金色的鉴河,缺一不可地构成了他少年时代的美丽画卷!

  星期天,下午,保良准备回学院去。父亲换了一件衣服说要送他,父子二人象以前那样,一路默默无话地走到车站,等车的时候也不多言。车来了,保良说:爸,你回去吧。他没料到父亲一只脚已经踏上车门。

  父亲说:我送你到学校去!

  一路又是无话。

  父亲跛着脚,很辛苦地,倒了几趟车,一直把保良送到公安学院的门口,又从门口送进校门。校门的警卫换了,不认识父亲,要他登记,被父亲骂了一顿,幸好有路过的老师见了,劝开,带父亲进去。父亲一瘸一拐,陪保良走过操场,走过食堂,走过教学大楼,一直走到侦察系的学生宿舍,一直进了三楼保良的房间。

  房间里摆了上下六张床铺,父亲检查式地翻看了保良床上的一切。又让端着脸盆进屋的一个外地同学去叫保良的班长过来。外地同学说:班长回家了,还没回来。父亲说:那麻烦你转告班长,也转告你们辅导员老师,以后陆保良要是有事请假离开学校,请他们先跟我联系一下。我留个电话给你,你交给你们班长和辅导员老师。

  父亲虽然没有自我介绍,但这位外地同学显然知道他就是保良的父亲。这位瘸腿奇人以前也是公院的领导,他的事迹曾在报纸上广为传扬。外地同学恭敬地点头答是,恭敬地双手接了父亲写下的手机号码,又和保良一起送父亲下楼,又目送保良陪父亲走向校园门口。

  在校园门口,父亲不让保良再送,他说:“你回去吧。我知道我这样做很伤你面子,但爸爸没有办法。爸爸想方设法让你考进公院,省吃俭用供你上学,只要是你学习和营养上的需要,爸爸从没打过回票。杨阿姨对爸爸这么好,可爸爸和杨阿姨结婚到现在了,也没给她买过一件象样的衣服。嘟嘟说想要个照相机,说了好几次了我也没给她买呢。为了你的学习、事业和前途,爸爸可以付出一切,这一点我在和杨阿姨结婚的时候,都和她提前讲过。所以爸爸别的都可以容你,唯有这条,爸爸对你只能严格,希望你能理解,不要抵触。”

  保良低着头,不语。

  父亲问:“爸爸说了这么多,你听进去没有。”

  保良仍然低着头,但说:“听进去了。”


  父亲用手扶了一下保良的肩头,不知是要表达安抚还是表达激励,他说:“好。”

  保良说:“爸爸再见。”

  父亲说:“再见。”

  父亲走了。

  保良目送父亲走远,然后返身,慢慢走回校园,走到操场边上他停了下来,打开手机,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再一次拨了小乖的电话。

  小乖象是正在等他的电话,只响了一下就接起来听:“怎么着,晚上一起吃饭?”小乖问他。

  保良说:“那个田桂芳不接我电话,你还有别的线索没有?”

  小乖笑道:“有啊,我不早就说了吗,只要你让我高兴,我肯定能让你找到你姐,我说话算话。”

  保良忽然愤怒起来:“你别老是猫玩耗子似的,你到底有多少线索能不能一块告诉我!”

  小乖还是笑:“咱们不是说好了这是交换吗,你给我多大乐儿,我还你多大乐儿,我不想欠你,也不想让你欠我!”

  保良说:“我陪了你两次,吃药把身体都吃坏了,这两个星期我掉了八斤肉,吃那玩意有没有瘾先不说,可我现在吃得身上的骨头都支出来了!”

  小乖毫不退让:“我不是也给你指了两条路吗,你找不到你姐是你自己笨蛋,我可不欠你什么人情!”

  保良怒不可遏,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他站在操场边上,看场上一帮臭脚在胡乱踢球。少顷他的电话又响起来了,来电的还是那个小乖。

  “干什么?”保良问。

  “今天晚上到底来不来呀?”

  “我讨厌交易!”

  “不交易也行啊,你要真心对我好,真把感情给我,那我也就什么都可以给你。我也讨厌交易,可我更讨厌白拿白要,那种人更可恶!那种人我见得多了!”

  保良哑了。

  小乖轻轻笑了一下,说:“过来吧,明天是星期一,你一上课又该出不来了。这样吧,你过来咱们聊聊,交不交易由你决定。”

  保良犹豫了一下,不大情愿地点了头:“好吧。”

  也许仅仅是小乖最后这句话的触动,保良决定今晚赴约。他知道父亲已经和他约法三章,而且在他身边布下耳目,从明天开始,他将被“囚”于这座深深的学府,也许真的出不来了。

  还是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门脸,还是这个音乐乍起的时间,保良和小乖再次挤坐在一群有生有熟的男女之间,听着他们肆无忌惮的笑闹,野腔无调的调侃。

  然后,还有蓝色的药丸。

  又是一通威逼哄劝,保良坚决不吃,小乖说:“不吃你就滚吧,不想找你姐姐了你还赖在这儿干吗!”

  保良僵坐在沙发上,没走。另一位女人的男伴也上来劝他:“吃吧,她们一块儿玩就要这个热闹,来了都得“Hai”!有一个不“Hai”的大家都扫兴。大家都“Hai”就你一个人清醒,一个人看她们,她们肯定不舒服。”

  身边的女人也劝:“没事,这个不上瘾的,吃完了一跳舞就发挥出去了。吃完了想什么有什么,想飞能飞,想钱有钱,想你姐姐,你姐姐就来啦!”

  音乐轰鸣起来,大家全都跟着摇摆,保良含了那粒药丸,就着一口苦酒吞下肚子。他想:姐姐、妈妈、爸爸,都快来吧,我爱你们!

  音乐就象一股有力的气体,拖着保良飞起来了,他很快升到了漫无边际的半空。半空的颜色一片乳白,他最先看到了母亲,然后父亲也露出了笑容……姐姐在更高的云里,向他伸手召唤。保良的眼泪又下来了,他嘴里喃喃地叫着,声音似乎响在头顶:“姐……”姐姐用手摸他的头发,笑着没有应声。

  小乖这一天摇摆得最厉害,她疯狂地高声大喊,脑袋不知疲倦地使劲甩动,她一边甩一边叫:“飞!飞!飞!”她竟然笑着攀上了六楼的窗台。她推开窗子,不看下面,仰脸望着夜空中的满天星斗,星斗的迷幻如梦境一般。小乖不再尖厉地喊叫,嘴里发出梦呓般的呢喃:“飞……我要飞……”保良睁着痴迷的泪眼,望着小乖蹲在窗台上的背影,一屋子人都在音乐的节拍中齐声叫喊:“飞!飞!飞!”保良不知哪根神经忽然复原,他摇摇晃晃地走过去,在小乖正要跃向空中的刹那,用双臂环抱了她纤细若柳的腰身,把她用力抱离了窗台,重心失去后他们一齐摔倒在地,那个瞬间保良被摔得人事不省。

  昏迷也许非常短暂,保良醒来时音乐尚未停歇,但包房里的大多数人都己发泄了药力,坐在地上歪在沙发上丑态百出。又有人吐了,还有人站起来到卫生间去。保良跟着出门,他在卫生间的镜子里看到他的头发已被汗水湿透,看到自己瘦得形销骨立,脸色灰白。摇头丸这东西能把人的体力耗尽,水份耗干,镜中的保良就象患了一场大病,容貌枯槁脱形。保良顾影自怜,万分后悔,发誓以后再也不到这里来了,再也不沾什么K粉摇头丸了。

  回到包房,小乖也清醒过来,搂着保良喝酒,嘴里百般缠绵,还让别人给他俩照相,还做出各种鬼脸。她说怎么样保良,跳一跳舞舒服多了吧,什么烦恼全都可以抛开,我前一阵特胖,一吃这个一跳舞,还减肥了。

  保良推开小乖,心里无比厌恶:我再也不吃这个了!他说,我再吃我是王八蛋!

  小乖不气不恼,依然缠着保良:“保良,你知道吗,我真的喜欢你,你不在的时候,我心里老是空荡荡的。保良,我跟你要件东西你给不给我?我就要你的这只耳环。你能把这个送我做个纪念吗?我把我的耳钉给你,这是真钻的,我这可是一万多块钱买的呢!”


  保良摆开头,躲开小乖朝他左耳伸过来的手:“不行,这是我妈送给我的,一只给了我姐,一只给了我,我不可能把这个送给别人。”

  “那你送我什么?”小乖搂着保良,伸过嘴来想要亲他,“我真的爱你保良,你能也爱爱我吗,你不知道我的命有多苦……”

  保良再次把脸闪开,他双手用力地抓住小乖的双肩,把她按在沙发上固定,他发狠地说:“我要找我姐姐!你告诉我现在到哪儿去找我的姐姐!你要不告诉我,这就是咱俩最后一次见面!”

  小乖没有答言,她突然拼出全力,猛地抱住了保良,她说:“保良你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保良试图挣脱但没挣脱出来,这时包房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保良听到开门的声音反常地猛烈,在他回头细看的同时,他听到了好几个严厉的声音在大声命令:

  “我们公安局的,你们原地别动!”

  保良回头的刹那,眼睛被一道强光瞬间闪花,片刻之后视觉恢复,他才看清屋里涌进了好几个警察。在警察的身后,几个电视台记者模样的男子,扛着一台摄像机进屋,镜头随着一盏被高高举起的碘钨灯,不留余地地扫过屋里的每个角落,每个惊惶失措的面孔在这个时刻全都蓦然定格。

  那天夜里警察们从这家夜总会至少带走了三十多个可疑男女,因为警察在保良那间包房的茶几上,发现了摇头丸的疑似包装,所以这间包房里的所有人全被押上了一辆车窗带有铁条的警车,直接带到了附近的古陵分局。

上一篇:第八章

下一篇:第十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十 “趁火打劫”:托起我们的技术水平 - 来自《中国不高兴》

本文作者:王小东  赶快搞我们的产业升级  可能会有这样的疑问:我们现在就有这么大的贸易顺差,再发展制造业,挣来更多的外汇储备,不放在金融市场上,不打金融战争,又怎么能够增值保值呢?答案其实非常简单:  花掉它,当然是花在适当的地方。  那么花在什么地方算是适当呢?首先,花在全面提升我国的制造业技术水平上,花在航空、航天、新材料、国防科技上。技术研发,可以自己干也可以从外面买。自己干不用说了,我们来说一说从外面买。不错,的确存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于我们的技术禁运,我们可能不得不以高于其他西方的朋友的价格购……去看看 

快乐的科学(七) - 来自《悲剧的诞生卷》

三四三、喜悦的含意  最近发生的几件大事,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上帝已死”;对于基督教上帝——已不值得信仰——的信念已开始抛弃其初次覆盖在欧洲的阴影。就少数人来说,他对这戏所抱持的怀疑的眼光是十分强烈与敏感的;似乎从云端射出了几许阳光,一些古老而深沉的信心也开始转变为怀疑——对他们来说,我们的旧世界似乎显得日渐黯淡、可疑、陌生与“老朽”。大体上,我们也可以这么说,这件事的本身太过伟大、太过遥远、太过超出人们的理解范围;且不必提许多已经知道什么东西被取代,以及什知东西此刻已经整个崩溃的人,在那些人的心……去看看 

02 - 来自《追日》

布风怎么说杜萍就是哭,她的哭诉博得一片唏嘘叹息声,这时大头对布风说,你是房子县的天,我们是房子县的地,天和地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吃龙虾和吃螃皮鱼的滋味是不一样的,杜萍的话我也知道你们不中听,可我就是觉得她说得到位,说得解气……   布风直直地听他说,朱成示意打住,可是布风却示意朱成不要多事。   张达说,布县长……   布风说,撤。   布风下意识要去一下鸭子浜。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朵玉。他说我这个人是误入官场,当县长难啊!这个难不是别的难就难在我不想混不想说假话也不想往上爬。想到这一点我就有点不寒而栗。我想我……去看看 

2-2 财富 - 来自《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财货这个名词的专门用法。物质的财货。个人的财货。外在的财货和内在的财货。可转让的财货和不可转让的财货。自由的财货。可交换的财货。   一切财富是由人们要得到的东西构成的;那就是能直接或间接满足人类欲望的东西。但并不是一切人们要得到的东西都可算作财富。例如,友人的情感是幸福的一个重要因素,但除了在诗中的特殊用法外,它是不算作财富的。因此,让我们先对人们要得到的东西加以分类,然后考虑其中哪些应当算作构成财富的因素。   因为缺少一个简短的通用名词来代表一切人们要得到的东西,即满足人类欲望……去看看 

王嘉廉——新科技观的倡导者 - 来自《财富对话》

访美国CA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嘉廉   中央电视台 上海电视台   1999财富全球论坛特别报道   财富专访   采访时间:5分     记者:     王嘉廉先生,您好。现在在中国的上海正在举行′99财富全球论坛上海年会,您不能前来参加,但是我很想听听您对中国信息高科技产业(IT产业)的看法以及这个行业在全球的未来前景。     王嘉廉:     ′99财富全球论坛在中国召开,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它对中国和上海向世界介绍自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关于中国IT产业,我在十几年前就向中国进行了投资,IT产业在中国空间很大,……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