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流如血

《河流如血》后续内容精编

本章总计 5964

  小乖在一次吃完摇头丸之后,坠楼自杀,临死前托朋友把一张名片交给保良。凭着这张名片,保良找到了马老板以前跟权虎租的一个老院子,却意外的在那里见到了权三枪。保良带权三枪回家看父亲,却没想到引来了一场灭门惨祸。存心报复的权三枪开枪打死了杨阿姨和嘟嘟,保良仓皇逃走,赶去报案。父亲悲痛之下,将保良逐出了家门。保良无奈中投靠了两位把兄弟,并且和一直爱着他的菲菲同居了。

  保良在一家叫做“保时洁”的保洁公司找到了工作,并且认识了一个美丽高雅的白领女孩张楠。第三次偶遇时,已经对保良很有好感的张楠请他到家中做小时工,保良手勤心细,赢得了张家上下的喜爱,两周下来两人之间朦胧的好感终于迸发成纯洁的爱情。张楠知道保良的故事后,非常同情,甚至要帮助保良完成学业。但是,因为社会地位和年龄的悬殊,他们的恋情遭到张楠父母的反对,保良和菲菲之间也为此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就在他和张楠的感情一路升温的时候,他们“鉴宁三雄”这边却出现了一系列状况:李臣丢了台球馆的工作,失去了经济来源;保良工作的时候崴了左脚,在家卧床休息,一周之后被保洁公司辞了;房东来逼交房租,与他们起了争执,双方打了一架,进了公安局。

  保良脚伤好了之后,在一家古玩店找了一个看柜台的新工作。菲菲的母亲生病需要一大笔钱治病,为了给母亲治病,菲菲挪用了刘存亮开服装店的一万块钱,两人吵得不可开交。为了筹钱给母亲治病,菲菲甚至竟去当了做台小姐。为了“拯救”菲菲,保良只好硬起头皮管张楠借了一万块钱。张楠虽然把钱借给了他,却也开始怀疑保良爱情的纯洁性,两人的感情陷入了僵持阶段。

  古玩店倒闭了,保良又一次丢掉了工作。李臣租的房子也到了期,保良真正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为了谋生,他饥不择食地在洗车厂找了份儿又苦又累的活儿。干了二十多天后,保良大病一场,生命几近垂危。昏迷中,他说出了菲菲的名字和电话,工友们怕他死在洗车场,打电话通知菲菲把他领了回去。在菲菲的精心照料下,保良日渐康复,并且找了一份在大酒店当前台接待员的工作。

  和张楠小别重逢后,两人的爱情重新炽热起来。但是,身在幸福中的保良却痛心地发现菲菲为了给母亲治病被一个叫做“老丘”的人包了下来,为了帮助菲菲,保良不惜穿得体体面面去地铁站乞讨。最后万不得已,保良只好张口管张楠借五万块。这次,学聪明了的保良骗张楠说是自己的父亲在南方生病,急需一笔钱救治。张楠为此又一次怀疑保良跟她在一起是为了钱。就在保良赌咒发誓自己真诚的时候,负责权三枪一案的金探长和夏萱打电话通知他发现了马老板的行踪。保良和张楠随后赶到了现场,没想到是马老板情妇小乖的房间。在那里,张楠看到了保良和小乖他们亲密的照片,对保良感到彻底失望,悲愤万分,悄然离去。

  刘存亮和李臣买了十五注彩票,保良帮他们刮出一个一等奖,却没想到李臣独自一个人卷款逃跑了。数日之后,保良应李臣之邀回到家乡鉴宁。原来,李、刘两兄弟已经要为彩票的事对簿公堂,两方都要求保良出庭为自己作证。保良拒绝了两家的要求,又一次感到人性的脆弱,更加思念下落不明的姐姐。

  回到省城后,保良请了一周的事假,开始沿着鉴河寻找姐姐。经过千难万苦,保良终于在涪水找到了姐姐,还远远地看到了姐夫权虎和外甥雷雷。保良回到省城,找到父亲,要父亲去涪水和姐姐见面。父亲为了协助公安机关侦破权三枪一案,同意到涪水见女儿。但是,两人的会面不欢而散,保良也意识到促成姐姐与父亲和好的努力是不可能成功的。因为长时间旷工,保良自己也被单位除名。

  为了照顾体弱多病的姐姐,保良干脆搬到了涪水,在涪水的一家酒店找了份工作。金探长和夏萱又一次找到了保良,要求他配合公安机关侦破权三枪一案。保良在姐姐家地下室中发现权三枪作案的枪支,案情有了重大的进展。

  就在保良企图把枪重新放回地下室的时候,权三枪带着人回来接保真出逃。在地下室的一场械斗中,保良亲手击毙了权三枪。成了英雄的保良不光被原单位接收,还取得了父亲的谅解。因为权三枪的案子,姐夫权虎被判处无期徒刑,一身是病的姐姐也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保良收养了姐姐的儿子雷雷,为了抚养照顾雷雷疲于奔命,甚至在夜市广场当活体雕塑。一个夜晚,他意外地遇到了已经另有爱侣的张楠。张楠看着他扮的雕塑,对伴侣说了句“是真人”,就飘然而去,留下了保良一颗破碎的心和两行清泪。

  姐姐因为病重被保外就医,保良既要给姐姐治病,又要照顾雷雷,忙得不可开交,还为菲菲的事和她的情夫老丘斗得头破血流。在紧急关头,父亲托人给保良送来救命的五万块钱。但姐姐终于病重不治,离开了人世。保良将姐姐的骨灰分做两部分,一部分和母亲的放在一起,一部分带回家乡洒在夕阳将落的鉴河之滨。二十一岁的保良眼角还留着一滴没有擦掉的眼泪,但面孔却露出了一切安顿的笑容,他拉着雷雷的手向山坡下走去。山坡是保良童年居住过的小院,院里正在依稀升起一缕炊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