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对面坐着马向东》

  某某某,沈阳某商城董事长。1991年送1000元,92年送1000元,93年送2000元,94年送2000元,95年送2000元,96年送5000元,97年送10000元,98年送10000元,99年送10000元,另:95年章亚非煤气中毒住院该人送2000元,96年马向东生病送5000元,98年5月马向东过生日送一个玉件(不知多少钱),98年下半年送10000元,这次是美金。

  老马坐在我对面开始给我“翻”他们家的“账本”那已经是边聊天边抽烟一个多小时以后的事:

  “起初就是一两千元,两三千元,到1995年以后,人们收入水平提高了,有人就送一万,个别的也有送两万的。”

  我问:“送钱这事儿也能跟着水涨船高?”

  马:“对。97年末我当上常务副市长,手里的权力越来越大,分管的部门越来越多,而且在工作中、在城市建设上确实做出一些成绩来,在成绩面前我就有点忘乎所以了。”

  问:“你能告诉我人们都是以什么样的借口给你送钱的吗?”

  马:“能,春节、给小孩压岁、生病、出国、上学,什么借口都有。”

  问:“那你能记得给你送钱的都是一些什么人,能分分类吗?”

  马:“能,三类。主要的部分是沈阳市的政府官员,委办局的和区县主任;另外就是下属干部;再就是几个私人老板,几位外商。”

  问:“你一共收过多少人的钱?”(我开始变得严肃起来)马:“我一共向司法机关交代的是130多人。”(马向东受贿涉及行贿人总共189个,其中被核定、认定的是130多人)。

  我继续问老马:“你记得最多一次收了人家多少钱?”

  马:“记得,50万。”

  问:“收的谁的钱?”

  马:“泰明,我们市政府副秘书长,他的工作直接对我负责。”

  问:“泰明为什么要给你送钱?”

  马:“他到计委来是我建议的,当副秘书长也是我建议的。”

  问:“也就是说泰明是你一手提拔的?”

  马:“怎么讲呢,这话?他的成长进步有我的帮助。”

  问:“那泰明的钱是从哪来的?”

  马:“他说是一个搞房地产的同学的。”

  问:“他搞房地产的同学和你有什么关系?”

  马:“他说是他给我的,没说是他同学给的。”

  问:“这样的钱你收得踏实吗?”

  马:“对泰明我是比较了解、比较信任的。”

  问:“了解、信任是什么含义?”

  马:“我觉得不会出问题。”

  问:“就是说他不会给你说出去?”

  马:“对!”

  马向东一旦开口,对于受贿,并不躲闪,而我曾经设计了这样一个采访方案,具体点出每一个行贿人的名字,然后问这些人都送了你老马多少多少钱,我想一口气点出71个人的名字,但是人名实在太多,一口气根本问不下来,只好中间打“隔断”,而对这71个行贿者,马向东一一承认,没有在听完任何一个人的名字后打过一次愣,点头并回答“收过”的速度也非常快。也许,他知道这71个人的名字我肯定是从哪一本卷宗上抄下来的,这71个行贿者的身份和行贿过程办案人员早已一清二楚,办案人员清楚,我也就清楚。不过即使是这样依然让我十分惊诧,更没有想到的是我这边这么有点像相声“灌口”似地问着(显得并不够咄咄逼人),老马那边从容听完却还要补充:“除了这些人,还有一些人我也主动向司法机关交代了,只不过在取证当中他们没有核实下来。”天啊,我又忍不住要叫天,怎么谈到这么一筐的行贿者老马听过就那么平静地听过了,平静到他自己面无愧色,平静到让我“没脾气”,那么过去他在面对这些人一次次登门送钱时又该是何等的麻木啊!

  那么,老马有没有什么人的钱他不收呢?“有!”老马斩钉截铁地回答我。

  问:“这么说你是想告诉我,你收钱也是有原则的了?”

  马:“不,不是,我收钱是错误的,怎么说也是没原则的,只是要寻求一种安全感,争取不出事,就能得实惠。”(好像老马也感到他自己太过张狂,开始收敛)

  沈阳一个行贿者不知道属不属于马向东所言行贿人的三种类型之一,开始老马拒收过这个人的钱,后来却收下了这个人送来的价值16万的一尊金佛,老马告诉我:“那一万美金开始我觉得不把握就没收,后来我去党校学习他送一万元人民币,我收下来了,以后的金佛也收下了。”为什么开始不收,后来就对这个人来者不拒了呢?具体原因老马没有解释,仿佛根本没有解释的必要,他的表情已经让我明白:后来他可以收下那个人的钱,肯定是因为彼时认为这个人的钱可以收了,此人已经“有把握”了。

上一篇:第二章

下一篇:第四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五章 历史的审判 - 来自《南京大屠杀》

正义之声挂着太阳旗的驱逐艇开足马力向下游冲去,艇尾那高高的浪花在长江中留下了长长的航迹。费吴生松了一口气,《纽约时报》记者德丁、《芝加哥日报》记者史蒂尔和路透社记者斯密土、派拉蒙影片公司的摄影师孟根都随艇到上海去了。他送走了他们。他们离开了这个魔鬼统治的地方。今天是日本兵进城的第三天。这是充满罪恶和恐怖的三天。费吴生已将他耳闻目睹的日军暴行写信托记者们带到上海去了,还有贝德士博士写的一封信,他们要将日军的暴行告诉美国友人。记者们目击了这恐怖的情景。职业道德促使他们真实而客观地记录了一……去看看 

第六十五篇 续论参议院之权力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原载1788年3月7日,星期五,《纽约邮报》第六十五篇(汉密尔顿)致纽约州人民:制宪会议草案赋予参议院的其他权力,则属于另一范畴,包括在行政方面参与对人员的委任,和在司法方面承担审议弹劾案的法庭职能。既然委任事项由行政部门主办,有关条款最好在审议行政部门职能时再予讨论。因此,我们将只讨论参议院的司法职能并以此结束当前的议题。在完全民选的政府中建立审议弹劾案的完善法庭,虽甚需要,但绝非易事。其管辖范围属于担任公职人员失职所造成的犯罪,换言之,即对某种群众委托的滥用或背离。依其性质,最宜称之为政治性的,因为这种犯罪主……去看看 

中国哲学简史 第十六章 - 来自《中国哲学简史》

世界政治和世界哲学  有句话说:“历史决不会重演”。又有句话说:“日光之下无新事”。这两句话结合起来也许含有全面的真理。从中国的观点看,在国际政治的范围内,当代的世界史以及近几百年的世界史就像是重演春秋战国时代的中国史:秦统一前的政治状况  春秋时代(公元前722一前481年)是由《春秋》所包括的年代而得名。战国时代是由当时各国战争激烈而得名。我们已经知道,封建时代人的行为受礼的约束。其实,礼不仅约柬个人行为,而且约束各国行为。有些礼适用于和平时期,有些礼适用于战争时期。一个国家在对外关系中遵循的平时……去看看 

形而上学 卷七 - 来自《形而上学》

章一     在先前集释名词时,我们已指陈过事物之称“是”者有几种涵义。“是”之一义为一事物是“什么”,是“这个”;另一义是质或量或其它的云谓之一。在“是”的诸义中,“什么”明显地应为“是”的基本命意,“什么”指示着事物之本体。因为,当我们举出一事物的素质时,我们举其是善是恶,不举其为三肘长或为一个人;但若说这是 “什么”时,我们不说是“白”或“热”,亦不说“三肘长”,而说这是“人”或“神”。其它的所谓“是”就因为那是这“基本之是”的量或质,或其变化,或对这事物有所厘定的其它云谓。     这样,人们又可以……去看看 

第一章 权力(下) - 来自《溶解权力》

◎第五节 间接沟通结构的两种模式   有了间接沟通的结构,我们便可以将社会规模无限扩大。假设上面的十七人社会在迁移途中遇到另一个十七人社会,结构与其完全相同。两个十七人社会决定合并为一个新社会。新社会将怎样实现沟通呢?   两个十七人社会原各有两个枢纽,因此总共有了四个枢纽。这时由四个枢纽代表各自单元直接进行沟通,每个枢纽需要进行直接沟通的人数就超过了限度。以枢纽B 为例,本单元从B1到B7七个成员,加上枢纽A ,再加上另一个十七人社会的两个枢纽,他的直接沟通的对象将达到十个。而极限允许的沟通对象最多是……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