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对面坐着马向东》

  有人还在上“贼船”

  你说他是上了“贼船”也好,把错了“风向”也好,总之他就是个“小人物”,虽然他在“马案”中起了非同寻常的作用,但他是最盲目的、最可怜的一个。

  谢文秀的所作所为有没有想在马向东“身陷囹圄”之时一伸援手日后图报我说不准,连他自己也说不准,可是另外有一人,在马向东案发后,主动找到马家给章亚非四处活动充当“跑腿儿”的,却实实在在是在搞政治投机,拿自己的政治生命作赌注押了宝。这个人叫于海洋,这个人的出现着实给“马案”这一贪污受贿为主色的腐败大案平添了一笔更怪异的色调。

  于海洋,沈阳浑南开发区副主任。在他主动“献身”为章亚非四处活动充当“跑腿儿的”之前只与马向东见过3次面,这3次见面还“纯属工作关系”。

  于海洋自言他与马向东、章亚非没有一点私交并非虚言,事实上这只是一个四处寻找机会想努力向上爬一爬的“小人物”。但是这个“小人物”为什么要在马向东已经被抓起来以后还要主动往马的“贼船”上蹭,干出后来连他自己也认为是不可思议的“傻事”?这个“小人物”的心里当时在盘算些什么呢?我很想听听于海洋怎么说?

  于:“我在单位一直不顺心,人的矛盾,一直就想能找到市里、省里某一位大首长,以便逃脱工作环境,回避矛盾。后来省里的一位大领导和我谈起马向东的案子,说了一些内幕,当时他认为马向东是冤枉的,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希望我能在这困难的时候照顾照顾他的家属。”问:“你就决定去照顾了?”

  于:“我当时没多想,我一贯是比较听话的,小时候上学的时候,家长让我听老师的话,老师让我听家长的话;参加了工作,我母亲说在外面一定要听党的话、听领导的话,我认为现在大领导说让我去照顾照顾马向东的家属,我就决定去了。”

  问:“那你认识章亚非吗?”

  于:“不认识。”

  问:“不认识她能信任你吗?”

  于:“开始不信任,我去了有三四次,当时认为自己还是比较虔诚的,去照顾她妈妈、孩子,逢年过节还送些水果、吃的什么的。”

  问:“后来章亚非是怎么求你帮忙的?”

  于:“她拍着胸脯说老马绝对没问题,我一去她和她妈就都哭,说老马绝对没问题,非常冤枉,后来打电话让我给她跑跑腿儿,因为她不便出面,她说:‘嫂子求你了,你就给我跑一趟,都联系好了,就跑一趟。’”

  问:“她说的跑一趟指的是什么?”

  于:“就是让我去送个包裹。她为了马向东求了一些人,让我去联系一下,送个礼、送个材料。”

  问:“你帮她送过吗?”

  于:“送过。”

  问:“也帮她送过钱吗?”于:“送过。”

  问:“送过多少?”

  于:“我这边数字都不大,两三万元。有一次送过大的,后来办案组的同志找我谈,我才知道,当时就是一个皮包,包都封好了,我也没看,也不知道是钱。她送我上的飞机,后来知道那是钱。”

  问:“是多少?”

  于:“好像是10万元。”

  章亚非干扰办案,一个十分重要的要买通的人物是当时沈阳市检察院的检察长刘实,特别是在“马案”由当地审理的时候,于海洋与刘实刚好是十几、二十年的朋友,因此安排于海洋去找刘实也就成了章亚非交代给于海洋去办的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马向东异地受审时,刘实也因“涉嫌泄露国家机密罪”同时接受审查)

  我问:“你为什么要去见刘实?”

  于:“就是去送一封信,送个律师材料。”

  问:“你向刘实打听过马向东案子的进展情况吗?”

  于:“他也没跟我说什么,我给他材料的时候,他用手弹了弹,说沈阳是管不了这个事的,沈阳听中央的,中纪委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所以你也别管。就是有一次,说过一点,是开政协会,散会以后他告诉我,马向东的他看了(是指卷宗还是材料,于未解释),有些证据有些翘角,就是慕绥新的事,如果慕绥新能下去,意思是马向东的案子就有可能别过来,翻过来。”

  问:“别过来,翻过来是什么意思?”

  于:“按当时的情况,是指马向东的案子。”

  问:“是指翻案吗?”

  于:“我理解好像是。”

  问:“那你把这个情况告诉章亚非了吗?”

  于:“当天我就给章亚非打了呼机,通了电话。”

上一篇:第十二章

下一篇:第十四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章 分割的共有资源、法治和对边界的侵犯 - 来自《财产权是自由的守护者》

在第一章,我指出本文的核心命题是,私有财产的经典的亚里士多德式的辩护,仅仅提供了两个规范解释纬度的一个,私人财产权与生产率的关系,还必须加上私人财产权与自由的关系。第二章,以高度概括的方式,介绍了人们熟悉的比喻背景,这有助于人们理解财产权的逻辑,即私有财产权是如何和为何产生于个人的理性选择。本章打算扩展这个讨论,并具体提出财产权和独立或自由的关系。  正如前面的分析所表明的,所有共同使用未分割的共有财产的个人,或所有发觉自己身陷无政府丛林的个人,都将发现下述做法符合自己的利益,即:共同签订协议,据此将共有财……去看看 

第五章 动听的谎言——关于生产基地和公正合理的全球化的神话 - 来自《全球化陷阱》

他默不作声地坐在那里,双手握合在两腿之间,紧抿着双唇。墨西哥人赫苏斯·冈萨雷斯恐怕从未想到过他会落到这步天地。他曾苦干多年才取得了电工资格,终于在蓬勃发展的机动车辆工业中找到了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按时领取工资,并且似乎是有保障的。他的工厂为墨西哥的摩托车和拖拉机安装减震器,那里原来一切运转正常。但是后来一切都崩溃了,首先是货币,然后是贸易,最后是国民经济。他的公司倒闭了。现在这位30岁的拖家带口的父亲在墨西哥城中心喧闹的圣何塞大街的人行道上打发日子。他坐在一个白铁皮制的手工工具箱上,在一块硬纸板上……去看看 

第十四封信 - 来自《历史深处的忧虑》

卢兄:你好!   收到你的来信很高兴。你谈到由于辛普森案所反映出来美国的种族问题,希望我对这方面的情况作更多的介绍。这也是我很想多谈一些的题目,但是,要讲清楚很难。首先是题目太大,其次是因为太复杂,在这样短短的信里,只能讲到一些皮毛。可是我还是希望能够尽量谈一些,使你有至少有一点大致的印象。   这些日子,美国又很热闹,趁着辛普森案所激起的美国黑人的种族情绪,一名黑人领袖出来号召,在马丁·路德·金当年领导“走向华盛顿”的百万黑人大游行 30多周年后的今天,再进行一次同样的活动,也就是,再来一次到华盛顿的“百万黑……去看看 

美联社中国福州10月25日电 - 来自《黄祸》

被中国政府宣布冻结个人储蓄存款而激怒的福州市民今天上午袭击了福建省长的下榻处,和警卫士兵发生了冲突。这场混乱造成九人死亡,其中包括省政府秘书长。刚上任一个月的省长遭市民痛殴侥幸未死,但据医院发言人宣布,即使最终能保住生命,也将终生丧失大脑活动机能并全身瘫痪。今天下午紧急召开的福建省人大常委会会议决定,由原副省长黄士可代理省长。……去看看 

二十 历史留给我们什么:成员精神素质 - 来自《未来中国的选择》

数千年的历史造就了中国人什么样的成员精神素质呢?说清这个问题是十分困难的。这里,我们只是尝试着为了我们分析的目的,简要地、笼统地回答它。1、关于道德素质我们前面曾提到,中国传统思想文化实际上是一个多派汇集而成的思想体系,这一体系又以儒家学说为主体。因此,儒家思想在很大程度上左右着中国人之道德素质。儒家思想自身是一种特别强调主观自觉的思想体系,就孔子思想而论,“仁”是其思想的核心,也是它推崇的一种理想的精神境界和最高道德准则,“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论语--八佾》)。而要达到“仁”,却主要又是……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