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至高利益》

  李东方问:“家国,你认为赵启功会不会在经济上出大问题?你是他女婿,你 能不能给我交交底:当初你和赵慧珠是怎么出国留学的?钱从哪里来的?”

  拿到田壮达的揭发材料,贺家国当天就向李东方作了汇报。

  李东方意味深长地问:“陈仲成后面还有没有靠山啊?我看还是有的吧?” 贺家国这才明说了:“如果说陈仲成后面还有靠山,那这个靠山就是赵启功。”

  李东方点点头,叹息着说:“是啊,是啊,陈仲成和启功同志的关系人所共知, 没有启功同志的保护和支持,陈仲成不会这么强硬。现在的问题是,启功同志在里 面究竟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在经济上是不是也卷了进去?卷进去多深?你以前是 他女婿,我是他的老搭档、老朋友,如果启功同志卷得很深,腐败了,我们怎么办? 不得不考虑呀!家国,这种深藏在心里的话,我对凡兴同志和别人不好说,也只能 对你说说了,早就想说了,犹豫了几次,不好开口啊,怕你误会,也怕启功同志误 会。”

  贺家国心头一热:“李书记,有些话我也早就想说了:对一个男人来说,再也 没有比知遇之恩更大的恩情了,因为碰到了你这样一个领导,我才有了这个报国为 民的政治舞台。这个政治舞台钟明仁没给我,赵启功没给我,是你给了我,所以, 我从上任那天起就想好了,只要你所做的一切是为国为民,我今生今世就押给你了! 今天我表个态:别说现在我和赵慧珠离婚了,就是不离婚,只要赵启功腐败掉了, 我也要和他周旋斗争到底!”

  李东方问:“那么,家国,你认为赵启功会不会在经济上出大问题?你是启功 同志的女婿,有些事你比我更清楚,你能不能给我交交底:当初你和赵慧珠是怎么 出国留学的?钱从哪里来的?在我的印象中,你和赵慧珠好像都不是公派吧?”

  贺家国说:“当然不是公派,这事我清楚。当时赵慧珠大学毕业没多久,分配 在省政府机关工作,因为学的是英语专业,老被一些单位借去做翻译,偶然结识了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布朗太太。布朗太太热衷于中美友好交流,多次来华访问,是 布朗太太担保,把她先办出去的,我后来是以陪读的名义出去的,这前前后后和赵 启功都没有任何关系。”

  李东方说:“机关和社会上的传言不少呢,尤其是前几年,说啥的都有。”

  贺家国想了好一会儿,明确判断说:“李书记,你的怀疑不能说没道理,不过, 我倒觉得赵启功在经济上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基于我对他的了解,他决不是那种贪 图物质利益的人。他是个野心勃勃的男人,要的是接近无限大的政治利益,是一座 城,一片疆域,一片政治天空。如果你有机会走进他的书房,看看他一天到晚读些 什么书就会明白的。”

  李东方略一沉思,认可了贺家国的分析:“我虽然不知道这位老领导平常都读 些什么书,却知道他的工作思路。家国,你说得不错,启功同志确实太看重自己的 政治利益了,甚至把自己的政治利益看得高于一切,这也是我深为忧虑的。”

  贺家国说:“其实,这也是一种腐败,政治腐败,而且危害性远胜于个人的经 济腐败。”

  李东方苦苦一笑:“如果真是这种政治腐败,我们就更难对付喽!”

  第二天下午,贺家国没来汇报,市检察院检察长王新民倒来向李东方汇报说是 发现陈仲成和田壮达私自见了一次面,不知说了些什么,田壮达第二天就翻了供。 更奇怪的是,建委那位秦副主任和国土局那位赵副局长像是早就知道了内情,什么 账都不认,市反贪局人员抄家时一无所获。这种反常情况马上引起了省委副书记兼 省纪委书记王培松的注意,王培松要求王新民尽快向他本人作一次情况汇报。王新 民知道问题复杂了,忐忑不安地请示李东方:自己到底该怎么汇报?是不是向王培 松和省委说实话?

  李东方对这突发性事件大为震惊,也恼火透顶,当即表态说:“当然说实话了, 对省委要忠诚老实,这还用向我事先请示吗?!”

  事情发展到这种关键时候,赵启功出面了,这完全在李东方的意料之中。 然而,赵启功出面时的姿态和惊人的坦率却又着实出乎李东方的意料。

  地点是赵启功家,时间是检察长王新民刚进行过汇报的那天晚上。赵启功临时 推掉了省里的一个外事活动,请李东方去家里吃个便饭。

  没想到,赵启功竟会这么开诚布公,几口酒下肚,把杯子往桌上一放,便问: “东方啊,你这个老伙计是不是开始怀疑我了呀?啊?”

  为了证实一下自己和贺家国的判断,李东方说:“老领导啊,话既然说到了这 个份儿上,你能不能再给我说透一点:怎么说呢?你别生气,——你自己经济上干 净吗?是不是怕他们把你牵扯出来呢?”

  赵启功平静地说:“李东方同志,我知道这话你迟早要问,那么,今天我就告 诉你:我可以以我的人格向你保证,我在从政迄今的30年里决没收受过任何人一分 钱。”

  李东方趁机又谈起了陈仲成:“老领导,这个陈仲成我看要拿下来。”

  赵启功却不谈陈仲成了,话题一转:“东方啊,要我说,倒是我以前的那个宝 贝女婿贺家国要拿下来,这个同志书生气太重,也太没有政治头脑了,搞不好会给 我们添大乱子的!陈仲成和我说了,如果不是这个贺家国跑去瞎搅和,田壮达本来 不会乱说一气!”

上一篇:第16章

下一篇:第18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65 公道自在人心 - 来自《国家公诉》

王长恭当真激动起来,身不由己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叶子菁,照你这么说,我王长恭就从没做过什么好事吗?我从一个大学生成长为一个党和国家的高级领导干部,就这么一天到晚做贼吗?这是一个辩证唯物主义的态度吗?是事实吗?”   叶子菁长长吁了口气,“王长恭,你不要这么激动,你坐下来,坐下!”   王长恭看了看身边的看守人员,被迫坐下了,坐下后仍是激动不已的样子。   叶子菁也回到审讯桌前坐了下来,调整了一下情绪,平静地说:“王长恭,我并没说你从没做过任何好事,也没说过你一天到晚像做贼!你能从一个中文系大学生走到今天这个位置,是做过……去看看 

福建福州 - 来自《黄祸》

“我是台湾军事情报局的特工人员,代号F─33……”地下室里听不见凄厉的警报,却能清晰地感觉炸弹的震动。北军曾宣称不伤害平民,福州以前一直未受轰炸。也许是对福建寸土不让的抵抗失去了耐心,也许是要有意制造人民的恐慌心理,自从北军攻克广州,这几天每隔几小时就有成群的轰炸机飞到福州上空扔一通炸弹。地下室冷冰冰,没有取暖设备。黄士可却不停地出汗。那冰凉的汗水湿又粘,从全身毛孔一刻不停地向外渗泄。他知道这种汗让女人讨厌,可还是抑制不住地紧贴着百灵,使劲儿扩大接触她的面积。此刻,只有这个温嫩柔软的肉体能给他一点安……去看看 

08 哈密被捕 - 来自《新疆追记》

后来我把一些线索联系起来,判断当时情况大概是这样:从乌鲁木齐一路跟踪的警察在吐鲁番宾馆没有等到我,找遍吐鲁番还是没有,才知道我没有住下。他们会把我在电话里说的当作是个金蝉脱壳之计。不过他们并不慌张,只要是开车走,必得通过星星峡,那里警察和武警众多,插翅也飞不过去。除了布置堵截,还要通知沿途城镇的警察进行查找。听到终于又发现我的踪迹,执行抓捕任务的小组肯定松了口气。他们只能第二天再从吐鲁番往哈密赶。所谓的交通事故是哈密警察编造的。他们知道只要扣下车,我们在冬季的新疆就无法行动。第二天交通队继续拖延时……去看看 

第三章 工业社会的政治 - 来自《现代社会冲突》

1.变革的因素和动机   社会阶级的结构和由它们所开展的、为争取公民权利的冲突,经由政治的途径,进入一般人的生活之中,写进史书。也许同一般人比,这甚至还更适用于史书。人们在其公开表示之前很久,对于不公正和对于特权,就有敏锐的感觉。他们从自己的利害关系出发,采取行动,不管是否有政治党派来组织他们。也就是说,社会力量比一种社会学幻想的发明要来得多。但是,只有当它们表现在政治辩论和决策中时,它们才变成为看得见的,摸得着的,首先是变为有作用的。然而,在同一时刻,它们也遇到其他的力量和影响,后者使得局面复杂化。阶级归属永……去看看 

托马斯·莫尔向彼得·贾尔斯问好的信 - 来自《乌托邦》

①彼得·贾尔斯(Peter Giles,1486—1533)——生于安特卫普(Antwerp),法兰德斯(Flanders)人文主义者,编著家。——中译者  几乎隔了一年,亲爱的彼得·贾尔斯,我才寄给你这本关于乌托邦国的小书,为此感到颇不好意思,我相信你盼望在一个半月之内就得到此书的。当然你知道,我无须为这部作品搜集材料,也不必为材料的安排操心。我只须把在你陪同下拉斐尔②所讲的东西重述一下。因此我没有理由花气力在叙述的文体上,他的语言本是不加修饰的。首先,那是匆促间临时的谈话;其次谈话人对拉丁语不如对希腊语……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