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至高利益》

  李东方痛苦地想:如果真是由他代表峡江市委把这一切说出来,赵启功的政治 前途就完了,他的良心也要受到责备。

  赵启功脸色难看极了:“东方同志,我说过放纵犯罪分子了吗?如果没记错的 话,我上次和你谈话时讲的是策略!犯罪分子不是不抓,是不要急着抓!我也想今 天晚上打冲锋,明天一早就把蒋介石几百万军队全消灭掉,可能吗?现实吗?你在 前面冲锋,就不怕人家在身后打你的黑枪?我们现在是侧着身子作战,这情况你不 是不清楚!你说你了不起下台,告诉你:我没这个想法,从来没有!为什么?我自 信会干得比一些同志更好!国家和人民把我从一个大学生培养成为党的高级干部, 对我是有期待的,不希望我莽撞地倒在自己同志的黑枪下!”

  李东方再也想不到,赵启功竟会这么慷慨激昂。

  赵启功敲着茶杯,继续说:“真正庇护犯罪分子的事有没有呢?有!不少省份 和城市都有,不敢说普遍,涉及面积恐怕也不会小!不被上面发现,他报都不报, 串案窝案变个案,大案要案变小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刚听说这种事时,我也 很生气,也像你现在一样激动得不行,今天我就不气了,就多少能理解了。庇护腐 败分子只是个现象,背后的因素很复杂,几乎都涉及到一个地区、一个单位的诸多 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这里面起码有一部政治学加一部社会学!”

  李东方忍不住插话道:“恐怕还有一部黑厚学!”

  赵启功赞同说:“不错,应该加上一部黑厚学。”接着说了下去,“和这些地 方比起来,我们峡江的这点事又算得了什么?啊?如果没人大做文章,何至于搞得 这么惊天动地?!你可能也知道,田壮达的案子省纪委已经插手了,纪委书记王培 松三天两头去向大老板汇报,却不在我面前露一句话!”

  李东方说:“老领导,你既然已经知道被动了,就该争取主动嘛!”

  赵启功冷笑道:“我怎么争取主动?去向钟明仁痛哭流涕,说我在峡江当了八 年市委书记,一手遮天,用了一批坏干部?包括那个陈仲成?”

  李东方冷静地说:“起码这个陈仲成你是用错了,钟明仁在公安局副局长的位 置上压了陈仲成好几年,你一上来就把他提起来了,又是局长,后是常委、政法委 书记。钟明仁同志在省委常委会上提出了不同意见,你还去做工作,不到半年又把 他这个常委报上去了。这倒不是推卸责任,对这个人的使用,我是反复提醒过你的, 这个人心术不正。”

  赵启功掩饰不住自己的沮丧了:“那么,现在又怎么办呢?你起码先给我维持 住嘛!”

  李东方摇摇头,态度坚定地说:“不行,这个人必须拿下来了!”

  赵启功吃了一惊:“李东方,你这是征求我的意见,还是向我通报?”

  李东方说:“意见上次就征求过了,这次只能说是向你通报了。另外,我也不 怕你生气,我仍然建议你去和钟明仁同志摊开来谈一次,包括陈仲成在田壮达案中 做的手脚。由你来向省委建议免掉陈仲成峡江市委常委职务,这比我们市委向省委 提出来要主动得多。这也许是我现在惟一能为你老领导做的事了,希望你理解。”

  赵启功呆呆看了李东方好半天,才问:“东方同志,如果我不这样做呢?”

  李东方一字一顿地说:“那只有由我代表峡江市委向省委作全面交待了!” 这话的分量,这话的语气,让赵启功陷入了痛苦的思索中。

  李东方想了想,又语气沉重地说:“老领导,迄今这一刻,我仍然把你当做自 己的朋友和同志,我仍然把已经发生的这一切看做你认识上的偏差。当然,如果你 坚持己见必须由我把这一切向省委说清楚时,我一定会实事求是,包括你担心田壮 达一案被人利用的活思想,你对腐败分子不是不动,而是以后再动的明确态度……”

  赵启功受不了了,瘫坐在沙发上,连连摆着手:“东方,不要说了,先不要说 了,你再给我几天时间,让我想想,好好想想,我现在脑子很乱,真的很乱……”

  李东方不便进一步逼下去了,叹了口气:“老领导,那我就再等几天。”

  说罢,李东方告辞了,也没等刘璐璐下楼来送。

  走出柳荫路2 号赵家大门时,李东方步履沉重,心情也十分沉重。

  事情很清楚,如果真是由他代表峡江市委把这一切说出来,赵启功的政治前途 就完了,他的良心也要受到责备:赵启功没把他当外人,陈仲成在田壮达一案上的 非法活动是赵启功在私人谈话场合主动告诉他的,是两个老搭档喝着五粮液随便谈 出来的。那么,他对原则底线的坚守,必将付出人格受辱的代价!以后就会有人指 着脊背说:这是一个卖友求荣的家伙,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不顾一切,连自己的老 搭档、老领导都卖。只怕连大老板钟明仁都会瞧不起他,没准会认为他是软骨头。 钟明仁吃过小报告的大苦头,不喜欢手下的干部在他面前打小报告。

  真希望赵启功能就此猛省,一举挽救自己的政治前途,也挽救他可能受辱的人 格,他愿意再等几天,哪怕为此再担上一点政治风险,忍点辱受点气,只要赵启功 能主动去找钟明仁和省委好好谈一下。

上一篇:第20章

下一篇:第22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八章 缓过气来之后 - 来自《思痛录》

全国濒临饿死的灾祸,尽力设法混过去了。到1962年,缓过一点气来。刚刚缓过气来,马上又搞起了新的对于“异端”的迫害。原来说在反右倾中批判过的人全不算了,到这时,喘过一口气,就又戴上放大镜找起“敌人”来。   首先是八届二中全会和北戴河会议,在1962年秋至冬开的。在这个会上,提出一个著名的命题——“利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其具体所指是小说《刘志丹》,实际波及的范围则更广。该书由烈士的弟媳李建彤执笔。她的文笔并不怎样,所写的陕北革命斗争故事,基本上是真人真事,而没有用真名。这时候,高岗已经早被划为“高饶反党集……去看看 

《佃农理论》的前因后果 - 来自《佃农理论》

《佃农理论》是我学生时的论文习作,大约1966年5月动工,1967年4月交卷。那时在加州长堤大学任教职,每星期要教十二课,又要在长堤艺术博物馆开什么个人摄影展览,所以真正下功夫的时间不到六个月。66年的秋天,我有三个月听不知音,食不知味。  1967年9月到了芝加哥大学,见到那里的图书馆有很详尽的资料,就把论文加长了四分之一。芝加哥大学出版社把该书精装面市时,已是1969年了。  《佃农理论》这本书有两个特色。其一是历久犹新:出版后30年,该书及书内的文章每年还被引用大约二十次;另一方面,好些学者朋友认为该书是今天大行其道的……去看看 

十四 无为先生传——以“无”字为典 - 来自《传统下的独白》

先生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详其姓字,但知家世无为,兄弟三人,长兄无智,次兄无能,先生行三。人们说他来自庄子里面的“无何有之乡”,并且,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个无声无臭的无为主义者。   先生的双亲也是无为主义者,所以无为先生的无为作风可以说是遗传的。他的双亲本来没有要生无为的积极意思,可是花落偶然结子,无为先生就在无所谓的气氛下生出来了。他的父亲是王充孔融的信徒,很相信“父母于子无恩”的理论,不但如此,他甚至觉得做父母的有时候对儿女感到抱歉,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无立锥之地的穷措大,无衣无褐无路求生,却又生了这么一个“无愁……去看看 

第十六章 迫害元勋 - 来自《江青传》

煽起打倒陶铸狂潮  江青整倒了她的一个个怨敌、私敌,她更着力于打倒她的一个个政敌。   一个明显的讯号,从江青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首都文艺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会”上的讲话发出。   江青说道:   “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同志,恩来同志,伯达同志,康生同志,以及其他许多同志,都肯定了我们的成绩,给过我们巨大的支持和鼓舞!”   江青在这里没有提及陶铸。这不是疏忽,也并不意味陶铸包括在“其他同志”之内。在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公布的政治局常委名单中,陶铸名列第四,在陈伯达、康生之前,怎会“疏忽”了他?何……去看看 

附录二 - 来自《乌托邦》

《乌托邦》的历史意义  维·彼·沃尔金  托马斯·莫尔这位人文主义者和伦敦商界的宠儿,英吉利王国的大法官和那部宣传以财产共有为原则的社会制度的精彩对话集的作者,是情况复杂的十六世纪最引人注意的代表人物之一。在他的思想中仿佛集中地反映了那个时代的一切矛盾,并构成一个独特的、统一的思想体系。这个时代是资本主义正在诞生的时代,这时的资本主义正在冲破封建关系的重围而突飞猛进地成长起来,并已带有资本主义所特有的那些新的社会对抗的萌芽了。  莫尔所写的《关于最完美的国家制度》,即大……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