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至高利益》

  李东方听不下去了,冷冷一笑:“老陈啊,你就不要再表白了!我劝你还是老 老实实向省委交代自己的问题,主动一点,不要再抱任何幻想了!”

  李东方沉思片刻,缓缓说道:“老陈啊,你今天能说出这些话来,我看你还不 糊涂。那么,你为什么不主动一些呢?为什么不到省委向王培松同志说说清楚呢? 你说我步步紧逼,我逼谁了?无非是讲原则,讲是非,不论是对你,还是对赵启功。 你老陈如果也能讲点原则,讲点是非,也许事情就好办多了。”

  这才是李东方今天真正想和陈仲成说的话。

  直到今天,赵启功仍在拖延时间,十分顽强地维持着一个政治僵局,以至于让 钟明仁和王培松对他和峡江市委都不敢放心了。这次常委的分工调整,赵启功也是 反对的,理由说了一大堆,他全没理睬,搞得赵启功很不高兴。赵启功当时就说, 多米诺骨牌只要倒下一张,就会倒下一片。李东方说,如果真会倒下一片,这第一 张就更该早点推倒,主动推倒。

  说这话时,李东方对赵启功这个老领导已没有多少愧疚的感情了,有的只是愤 懑和不平:他三番五次把话说得那么明白,这个政治人就是不听,也不顾他的处境, 宁可做腐败分子保护伞,也要固执地寻找自己所谓的“政治契机”。

  这个政治契机不能再由赵启功来选,得由他来选,现在看来应该是陈仲成了。 按李东方的设想,如果陈仲成能在被赵启功抛弃之后主动向省委交代自己的问 题,赵启功的问题势必也会带出来,他和赵启功之间的僵局也就打破了。

  陈仲成沉思了好一会儿,深深叹了口气:“李书记,你何必这么认真呢?”

  李东方走到陈仲成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了:“老陈啊,不认真不行啊,我们先不 谈什么党性原则,就说一条:这么多眼睛盯着我哩,我躲得了吗?”

  陈仲成眼睛明显亮了一下,似乎发现了什么可钻的空子:“李书记,该说的你 不全和赵启功说了么?该做的你也都做了——连我这政法书记也让你拿下来了,上 上下下谁还能说你什么呢?现在政法归你亲自管,只要你别那么认真了,我看情况 就坏不到哪里去,有些工作我还可以继续帮你做……”

  李东方摆摆手,打断了陈仲成的话头:“我没有什么工作需要你来帮,我只希 望你主动向省委交代你自己的问题,你的问题你清楚,赵启功同志恐怕也清楚,如 果等到赵启功同志先去找省委谈,你就被动了吧?”

  陈仲成紧张地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摇起了头:“李书记,我对赵启功问心无愧, 就算有些事做得违反原则,也是赵启功的意思,他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我认了!” 李东方注意到,说这话时,陈仲成的目光躲躲闪闪,并不那么理直气壮。

  似乎为了掩饰什么,陈仲成又说:“我这人是从基层一步步上来的,太重感情, 毛病不少,有时候也会上当受骗,被人利用,干些蠢事,可李书记,有一点我可以 向你保证:我这个人对朋友,对同志,对领导从来没有坏心……”

  李东方听不下去了,冷冷一笑:“老陈啊,你就不要再表白了!我劝你还是老 老实实向省委交代自己的问题,早一点,主动一点,不要再抱任何幻想了!你说你 被人利用了,可信吗?有说服力吗?只怕赵启功也不会相信吧?”说到这里,口气 严厉起来,“你是上当受骗,还是同流合污?从红峰商城官司到田壮达案子,你搀 和过的烂事有多少?你一个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怎么成了人家的狗?怎么连启 功同志都把你当做一条看家狗?老陈啊,你不觉得悲哀吗?!”

  和陈仲成的谈话不欢而散,陈仲成不知是心底惧怕赵启功,还是对赵启功仍存 有幻想,始终没答应向省委交代问题。谈到最后,陈仲成倒把话题转到他即将分管 的文教卫工作上了,好像他这专职常委还能长久地干下去似的。李东方压抑着自己 的反感,勉强应付了几句,便借口有事,要陈仲成改日再谈,把陈仲成赶走了。

上一篇:第24章

下一篇:第26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部还我河山 11、德黑兰三巨头会议 - 来自《二战全景纪实》

1943年11月27日,星期六,早晨,在开罗机场的停机坪上,罗斯福的专机、黑色庞然大物“圣牛”号周围站着机械师和警卫人员,他们正在闲聊多雾的天气。  一辆高级轿车悄然驶来。  罗斯福总统及其一行——霍普金斯、哈里曼、李海、沃森、约翰·伯蒂格(总统的女婿)和另外6位要人登上飞机,乘客总共约70来人。  由于大雾,飞行员等了半个小时以后才起飞。  飞机缓慢地进入云霄,在灿烂的阳光下向东飞行。  罗斯福总统也像他的国务卿赫尔一样,贪婪地俯瞰大地。  飞机越过苏伊士运河,跨过黄褐色的西奈沙……去看看 

七 历史必然性代表什么 - 来自《未来中国的选择》

多少年来,人们一直在苦苦探求什么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决定因素。历史唯物主义就提出了“历史必然性”这样一个概念,而且在分析社会发展时,它一直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人类社会的产生是历史的必然,社会的发展是历史的必然,旧制度的灭亡及其被新制度的替代也是历史的必然,等等。显而易见,“历史必然性”其实就是历史唯物主义者所提出的、用于解释社会发展直接决定因素的概念。正因如此,对这一概念的正确理解便显得非常重要了。我们是站在历史唯物主义立场上来分析问题的,所以,在进行后面的分析之前,就必须首先搞清“历史必然性”的精细含……去看看 

八 开始建设新中国 - 来自《周恩来传》

青年时代的周恩来,曾经在他的诗篇中写道:没有耕耘,哪来收获?举起那黑铁的锄儿,开辟那未耕耘的土地;种子散在人间;血儿滴在地上。为了取得民主革命的胜利,周恩来已经付出一生的大半年华。现在,政权在手了。他在党和政府特别是政府工作中,又将经历多少艰难曲折,在祖国土地上滴下多少心血!周恩来主持起草的,由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的《共同纲领》上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政权”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政权的机关为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各级人民政府。”他在政协会上报告共同纲领的特点时,作了说明:“人民政府在人民代……去看看 

第10章 - 来自《永不瞑目》

不知是因为父亲的元气未伤还是点滴青霉素的作用,他在病床上只躺了四天便痊愈出院了。在父亲出院的第二天,又是一个周未,欧庆春和李春强以及杜长发突然离开了北京,匆匆飞往九朝故都——洛阳。  走以前,她按照父亲爱吃的做法,把那几斤鸡爪子给炖出来了。其实父亲的身体已经复原,她并不是担心他不能动手烧饭,只是想表示一下自己对父亲的歉意而已。  她对父亲说:“我很快就回来,少则一两日,多则三五天。”  父亲说:“你走你的,我又不是不习惯。”  从她毕业分到刑警队以后,父亲确实已经习惯了她这种突然出门,然后多日不归的情况。……去看看 

第八章 历史向侧面进出 - 来自《中国大历史》

在传统史家笔下,魏晋南北朝时期无道昏君之多,可说是空前绝后。然而与其说这是皇室品质恶化的结果,毋宁说是反映了这时代国家体制的脆弱。面对如此长期的动乱不安,历来做为社会纲纪的儒家思想,已无法满足人心的需求;而新近传入的佛教,却适时提供了饱受苦难的人们精神慰藉,使佛教一时大为盛行,深深影响此后千百年的中国。——————————————————————————————————大多数的中国人相信宇宙经常处在一种和谐的状态中。要是当中有何差错,一定有负咎的人在。在魏晋南北朝的分裂期间,其坏人则为曹操。即钱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