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 图书

《我主沉浮》是一位中国省长的成长奋斗史,几多心酸,几多血泪;一个经济大省和一群政治、经济精英和沉浮起落故事,几多悲壮,几多诡秘!一切都在演变,一切都无定数。不论功臣,还是罪人,他们曾共同创造了这段历史,引领着一个民主在不断探索中走到了今天!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献词·前言·致谢 - 来自《科学中的革命》

谨以此书献给 我近半个世纪的朋友和同事 亨利·格拉克献给 我的良师益友 恩斯特·迈尔献给 我从事科学革命研究的朋友和研究生 鲁伯特·霍尔和玛丽·霍尔以及保罗·罗西 前言  这部《科学中的革命》,对四个世纪以来的革命这一概念进行了历史探讨和分析研究。这么复杂的一个课题,由于所涉及的事件、人物以及思想等等如此之广,因而似乎需要从不同的角度进行大量的研究。首先要做的就是,分析一下从一种富有革命性的思想的萌动开始到相当多的科学家们接受并运用一门新科学为止这一过程中,科学革命发展的各个阶段。对于……去看看

第廿二章 法律与使用货币的关系 - 来自《论法的精神(中文版)》

第一节 使用货币的理由几乎没有商品可以用来交换的民族,如未开化民族或仅有两三种商品可以交换的民族,其商品交换是以货易货。进入非洲腹地通布尔地区的摩尔人商队就是用盐来换取当地人的金子,并不需要货币。摩尔人把盐放成一堆,黑人则把金粉末堆成另一堆。如果金子不够,摩尔人就从盐堆上取下一些盐,或黑人再添加一些金粉末。就这样一直到双方都满意为止。但是如果经营多种商品的贸易买卖就必须要使用货币。因为便于携带的金属可以节约许多费用。假如总是以货易货进行交易,人们就必须支付这些货物的运费。国与国之间的商品需……去看看

前言 - 来自《中国挑战腐败》

腐败被人们视为破坏世界发展的癌症,也成为各国政府最大的敌人。"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绝不能自己毁掉自己。如果腐败得不到有效惩治,党就会丧失人民群众的信任和支持。在整个改革开放过程中都要反对腐败,警钟长鸣。"(江泽民,十五大报告)  今年5月,我应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之邀,参加了由尉健行书记主持的专家座谈会,会上,就防治腐败的综合战略提出了个人的看法。尔后,又与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研究室的同志多次探讨这一问题,萌发了编辑和出版《中国:挑战腐败》一书的想法,并获得浙江人民出版社的大力支持。  本书围绕中国所面临的最……去看看

中篇 第19章 性与个人的幸福 - 来自《幸福之路》

在这一章内,我想把以前各章所说的性与性道德影响个人的快乐和幸福这一件事简要地重提一下。关于这件事,我们不仅仅指人生中性的活动时期,也不仅仅指真正的性关系,儿童时期、青年时期、甚至老年时期,都要受到性的影响。影响的方法很多,视情形不同而有好坏之分。   习俗上的道德最初所做的工作,是要使儿童的脑海里印入许多的禁忌。小孩很小的时候,大人就教他,有大人看见的地方,不许用手摸身体上的某些部分。当他想大小便的时候,他应该低声地说出,大小便时,不要让人看见。因此,人们身体的某些部分和人们的某些举动,在小孩看来,就具有特……去看看

爱弥儿 2-5 第五节 - 来自《爱弥儿》

我认为,小孩子是学不懂你教他的那些寓言的,因为,不论你怎样努力地把那些寓言写得很简单,然而由于你想通过它去进行教育,所以就不能不在其中加上一些小孩子无法理解的思想,而且,那些寓言虽然是写成了诗体便于背诵,但诗韵本身反而使它们更难于理解;所以,寓言写是写得很有趣了,但因此也就牺牲了它的鲜明的寓意。有许多的寓言是孩子们根本无法读懂的,而且对他们也是一无用处的,然而由于在一本集子里这样的寓言是同其他的寓言混在一起的,所以你也没头没脑地叫他们把这些寓言拿来学习,现在,姑且把这样的寓言撇开不谈,我们在这里只谈那些似乎是……去看看

余论七 中苏领导人对朝鲜停战的政治考虑 - 来自《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

1953年无论对于东方还是西方都是十分重要的一年。这不仅是因为美国共和党在阔别白宫16年后推出艾森豪威尔重登总统宝座,以及最著名的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去世后克里姆林宫迎来了一批新主人,更令人瞩目的是引起东西方两大阵营严重冲突的那场战争——朝鲜战争结束了。  在历史研究中,朝鲜战争的结束同它的源起一样给史学家留下了许多令人疑惑的谜团。80年代,不少西方学者认为阻碍谈判双方达成停战协定的战俘问题得以顺利解决,主要是因为美国新政府的核外交或核威慑发生了作用,尽管争论颇多。进入90年代以后,随着中国和俄国档案文……去看看

爱弥儿 6-8 第八节 - 来自《爱弥儿》

有一天,他单独一个人去了,我原来以为他要到第二天才回来的,可是当天晚上他就回来了;我一边拥抱他,一边说:“啊!亲爱的爱弥儿,你回来看你的朋友啦!”可是,他不仅不回答我,反而有一点儿生气似地说:“你不要以为我是自己愿意这么早就回来的,我是不得已才回来的。她叫我回来,所以,我回来是为了她而不是为了你。” 一听到他这样天真的说法,我又重新拥抱他,并且向他说:“坦率的人,诚实的朋友啊,关系到我的事情,是隐瞒不了我的。如果说你是为了她才回来,那么,你是为了我才这样说的。叫你回来的人是她,而使你心地这样坦白的人是我。你要永远保持这种高……去看看

附录十一:往事并不如烟,旧德也不精彩(作者:安替) - 来自《往事并不如烟》

安替 《商务周刊》书评 我看的章诒和的《往事并不如烟》是网上的全本,朋友提醒我书在出版的时候删节约两万字,有心人已经在网上罗列了出来。这说明,章诒和经历的1957不但没有如烟,而且还离我们不远。 半夜在电脑旁看完,整夜都在想储安平,想当年的《光明日报》。多像自己和自己曾经的报纸啊,它的周年祭就要到了,我还能记起当时在巴格达底格里斯河畔的尴尬:离历史这么近,却尝到了“将在沙场,国已沦陷”的苦楚。我喜欢这出悲剧,也喜欢看章诒和女士描述悲剧中的各位的挣扎,真实又离我们那么近。 可是看后在很长时间里,都无法理解章女士所……去看看

日记 - 来自《遇罗克》

   2009/10/01
1966年   1月2日   完成一篇约三千字的评论:《从马克思的一封信想到的》(是马克思给库格曼的一封信,见《资本论》附录),借题批判近来报刊上赫赫一时的姚文元的机械主义观点。他反对吴晗的《海瑞》,认为历史上无所谓清官。   1月27日   读完《论语释注》。怪不得在18世纪法国哲学家之中,有的人对孔子推崇备至。我觉得孔的学说所以远胜于庄、墨、韩子诸家,其原因在于他的撝杏箶之道。……明确地提出学问为政治服务,明确地提出圣人可以企及。因为圣人并不是生而知之的,是学而知之的,这就是把学术公开化,而不是神秘化了。今……去看看

第二编 人没有上帝是可悲的 - 来自《思想录》

73—29(60)67—59  第一部:人没有上帝时的可悲。  第二部:人有了上帝时的幸福。  或:  第一部:论天性是腐化的。根据天性本身。  第二部:论有一位救主的存在。根据圣书。  70—47(61)127—48  顺序——我很可以处理顺序这一段如下:证明所有各种情况的虚妄,证明日常生活的虚妄,然后再证明怀疑主义者与斯多噶派的哲理生活的虚妄;然而并不一定严格保持这种顺序。我略微知道一点它是什么,可是懂得它的人又何其之少。人世的科学没有一种是能够把握住它的。圣托马斯也没有把握住它。  数学把握住了它,但数学在深度上也是徒……去看看

第一章 12世纪:知识分子的诞生(1) - 来自《中世纪的知识分子》

12世纪城市的复兴和知识分子的诞生   开始时是城市。在西方国家,中世纪的知识分子随着城市而诞生。在城市同商业和工业(说得谦逊一点是手工业)共同走向繁荣的背景下,知识分子作为一种专业人员出现了,他在实现了劳动分工的城市里安家落户。   在这以前,由拉昂的阿达贝隆所区分的各社会阶层(祈祷的——教士;保卫的——贵族;劳动的——农奴),很难说有真正的人员专业化情况。农奴虽然耕种土地,但也是手工业者。贵族是士兵,同时又是地主、律师和商人。教士,尤其是修士,也常常同时身兼数职。神职工作只是他们日常工作的一部分。但它本身……去看看

第七章 转战陕北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三卷》

28.流动的军魂  1947年夏。陕北。  小河村会议结束后,担任右翼钳制国民党胡宗南军任务的彭德怀、习仲勋领导的西北野战军,遵照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指示,部署进攻榆林。把胡宗南主力拉至毛乌素沙漠边缘。中共中央军委于7月31日宣布,西北野战部队正式定名为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和前委书记,张宗逊任副司令部,习仲勋任副政治委员,张文舟任参谋长,徐立清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1、第2、第3纵队又两个旅,共5万人。  榆林是国民党政府“北平行辕张垣绥靖公署晋陕绥边区总部”所在地,是绥远、陕西的……去看看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第四卷 - 来自《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学者   当我睡着的时候,一个小羊咬吃我额上的长春藤之花圈。——它一面吃,一面说:“查拉斯图拉不再是一个学者了!”   接着,它便不屑地骄傲地离去:这都是一个孩子告诉我的。   我爱躺在这里,孩子们傍着坏墙在蓟草与红罂粟里游戏的地方。   对于孩子们与花草,我仍然是一个学者。他们作恶时也是天真的。   我不再是羊群的学者:我的命运要我如是。——让这命运被祝福罢!   事实是这样:我离去了学者的家,我曾把门恶狠狠地带上。   我的挨饿的灵魂坐在他们桌旁太久了!我对于知识的态度不是如压碎核桃一样,而他们却正如是。 ……去看看

十六 萨科齐见达赖:了无新意的游戏 - 来自《中国不高兴》

   2010/06/14
本文作者:王小东  这次萨科齐会见达赖,温家宝总理访问欧洲绕法国走了一圈,就是没去法国,被普遍认为是一次很到位的抗议,中国外交终于站直了。但是事情也许没有这么简单:长期以来,西方大国,一会是德国,一会是法国,一会是英国,一会是美国,一会是日本,一会是他们的中央政府,一会是他们的地方政府,反正总是有一个冒出来,在台湾问题上,西藏问题上,给中国添恶心;而中国的回应呢,一如既往,都是为了对这个冒出来的表示抗议,而大给其他人好处,似乎是想起到某种激励作用。可是长期看下来,他们当中这个冒出来的,始终在换,今天是甲,明天是乙,后天是丙,几圈下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