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正式拘留

 《新疆追记》

  押送我的车开出医院,开出乌鲁木齐,车窗外掠过积雪的田野和萧条的农村。我被两个警察夹在中间,贪婪地看著外面的自由世界。开出几十公里,到达一处围著高墙和电网的建筑。那是新疆安全厅的看守所。即使是安全厅自己的车,荷枪实弹的武警也要一丝不苟地盘查。进去的每道铁门都发出轰响,白墙上的巨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扑面而来。

  我先被送进看守所的审讯室,又是一通摄像照相等,搞得煞有介事。我不明白拍下向我宣布拘留和让我在拘留文件上签字的过程为的是什么,仅仅是一种走过场还是以后真会有什么用处?

  这回他们有了变化,刚抓到我时是严防走漏消息。即使允许我给家里通过一次电话,也是因为我表示不打电话会让家人到处找,更容易被人知道。那次通话杨科长就站在旁边,只要我的话稍不对劲伸手就可掐断电话。我当时告诉母亲要临时下乡几天,很快就回,同时心里真地抱著希望能够不久回家。他们越不想让外界知道,回家的希望反而存在。然而这次向我宣布完拘留,却是要把通知书直接寄给我家。这说明他们已经决定把我推进法律程序。一旦进入法律程序,就不是轻易可以摆脱的了,也就意味最终可能躲不掉判刑——因为他们和法律是一家。

  我知道在这种时候,早一点让外界知道我的情况有好处,至少可以早一点展开营救。营救开展的早和晚,作用可能差很多。但是我算了一下时间,拘留通知寄到北京的日子正好是春节前一两天,家人的节日立刻就会变成受难的日子。他们都已年近古稀,还有几个快乐的节日好过?何况母亲的老伴刚做完换肾手术,别再为此出什么事。我向他们提出拘留通知暂时不发。他们这时很讲法律程序,要求我把暂时不发的字样亲笔写在拘留通知书上,已示不是他们扣住不发。这回又允许我打一个电话回家。我给母亲编了一堆更大的谎言,说是维族朋友约我去南疆农村旅行,喝酒吃羊看跳舞等,那边通讯不便,所以春节无法联络了云云。别说,母亲还真信了。

  正式进牢房前,对我又进行了一次审讯。这次我前面坐了一大排人,使我感觉好像是我在给他们开会。区别只是他们个个前面有桌子,唯独我只有孤零零一个凳子。一些原来从未见过的人也出场了。包括那位维族处长也是第一次出席审讯。虽然维族处长说了他自己的名字,但是听说维族警官在维族犯人面前从不用真名,为的是防止维族恐怖分子把他们当维奸处置。我不敢断定他告诉我的名字是真还是假,为了他的安全考虑,这里我不写出那名字,用K称呼他。 K处长比我年龄大一点,看上去精明强干,思维敏捷,汉话说得至少跟我一样好。审讯是由几个人轮流提问题,问到我在《天葬》中用的内部材料从哪搞到,我坦白说是在拉萨一个机关走廊的废纸堆里捡的;问我那些材料此刻在哪,我说写完《天葬》后一把火烧了;问我写完书就烧材料是一贯做法吗?我回答那倒不是,只是因为那些材料从垃圾堆中捡出,十分肮脏,无法保留。K处长这回不再保持医院中对我那种亲切,眼光严厉并且饱含威胁。他警告我对抗没有好处,必须“竹筒倒豆子”——痛痛快快把一切彻底交待。说这话时他两手举肩做出倒竹筒的姿势,我似乎真看见圆滚滚的豆子从溜光竹筒里哗啦一下子倒干净的场面。看著他那张典型突厥人的面容,我心里浮出的是另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新疆什么地方长竹子?

  我还是表现得很软弱,努力跟他们拉近乎。我说你们是为国家安全,我也是为国家安全,咱们目标是一致的呀。你们不应该把我推倒敌对一边,我们其实可以合作。你们给我提供材料,我做研究,岂不是我不用“窃密”,你们也多了一份研究成果吗?K处长对此轻蔑地回答:我们党有六千多万党员,那么多研究机关,每年投入那么多资金,要你来做什么研究?!这话说得真有劲,让我一时哑口无言。可是我心里不是没有话,只是到了嘴边没敢说:不错,你们那么多人,花了那么多钱,但是搞出来的研究顶得上我这没花纳税人一分钱的布衣吗?!

  关进看守所让我感到前途黯淡,不过同时获得一点安慰的是,医院的日子使办案者疲惫(他们只能在病房沙发上睡觉),急于休息,正好又碰上春节,因此整个春节期间都不会再有审讯。这一下又多出十多天的时间让我继续编织和推敲,我也因此就有了更多的信心去对付未来的挑战。

上一篇:14 在医院

下一篇:16 安全厅看守所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附录 - 来自《人性的弱点》

一九三三年六月份的「美国杂志」上,有「克洛滋」的一篇文章,题名是「为什么婚姻会有毛病。」 下面是从那篇文章中,摘录下来的几个问题——你或许会觉得这是值得回答的问题。 每个问题正面的答案,你可以记下「十分」的分数。 给做丈夫的「问题」:一、你现在还像过去一样的体贴、温柔,会特地买一束鲜花送给她;每逢她生日,或是你们结婚纪念日,会送她一份礼物。或时常在她所并不期望中,给她一份甜蜜的柔情? 二、你是不是极为小心的,从来不在别人面前批评她吗? 三、除了家庭费用外,你是不是另外有给她一些钱,那是听凭她自己使用的? 四、你是……去看看 

3-09 灵魂之歌可以以许多方式演唱 - 来自《与神对话》

人生有点像上学。我记得以前每年秋天的第一天开学日,我都多么兴奋。而年底学期结束时,我又多么高兴。正是!完全对!你说中了。正是这样。只不过,人生不是上学。是啊,我记得你在第一部中全都做过解释。在那以前,我一直以为人生是「上学」,我们来此世是为了「学习课程」。你在第一部中大大的帮助了我,让我明白那种说法的错误。我也很高兴。我们在这三部曲中所想要做的就是这个——让你们清楚明白。现在你们已经清楚明白了何以灵魂在「死」后可以很高兴,而并不必然是懊悔曾经活过。但你前面曾经问过一个更大一点的问题,现在我们再回头……去看看 

2-08 享受一切,一无所需 - 来自《与神对话》

尼:有趣的是,跟你谈话,留给我的问题总是比答案多。现在我又要象问性方面的问题一样来问政治方面的问题了。神:有人说,它们是同样的东西,你们在政治方面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尼:等等!你不是要说不可告人吧!神:嗯,好吧,我是会让你们吃惊一点的。尼:嗨!嗨!慢着!神不是应当这样讲话法吧!神:那你们为什么这样讲话?尼:我们大部分人不这样讲。神:见你们的鬼。尼:那些敬畏神的人不这样说!神:噢,我明白。你们为了不冒犯他,只得敬畏他。而谁又说我仅仅会为了一句话而被冒犯呢?而且,你们用以形容那了不起的性经验的话,竟同样拿来用以形容最大的污秽,这……去看看 

第十章 - 来自《国画》

皮杰的天马娱乐城竣工开业了。朱怀镜和方明远都被邀请参加开业典礼。但皮市长关照两位不要去,免得无端地生出什么话来。他们只好同皮杰解释了。皮杰发了老头子一通牢骚,说过一段专门请二位一次。可司马副市长应皮杰恭请,去了,亲自为娱乐城剪了彩。他是分管财贸的市政府领导,参加开业典礼似也在情理之中。这已让皮杰挣足面子了。朱怀镜是过后才知道司马副市长去为娱乐城剪彩的,觉得中间的文章耐人寻味。官场上的事,按常人的思维往往是想不通的。天马娱乐城从开业那天起生意就很是红火。这里有高级餐厅、保龄球馆、游泳馆、歌舞……去看看 

值得提倡的学风——读《岳村政治》有感 - 来自《岳村政治》

周作瀚商务印书馆近日出版的《岳村政治——转型期中国乡村政治结构的变迁》(于建嵘著)是一本值得一读的好书。读这本书不仅会使我们对近代以来中国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状况及发展趋势有更加深入的了解,而更重要的是能给我们在学风上有所启示。启示之一,社会科学研究,特别是中国社会问题的研究,需要进行深入细致的社会调查。事实上,对社会问题进行深入的调查研究,早在上世纪初已由费孝通等学者所提倡。只是现在的许多学者将这种研究方法废弃了,随着在电脑上剪贴及复制等现代科学手段的运用,学术界也充斥了浮躁气息。就是有些人说……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