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 图书

作为中华民族和人类文明发源地,我们的母亲河黄河如今怎么样了?作者从青海草原,沿黄河走到青岛,历时一年多,行程15000多公里,对黄河沿岸的自然面貌 、生产现状、人民经济生存及精神生存状况等作了大量调查。作者有感而言:“相对于东南沿海,黄河沿岸无论在经济领域,还是在文化领域,还是沿岸居民的思想观念等等,明显落后了。他们需要而且希望改变现状,但是如何使自我改变的愿望付诸实现,这需要社会各界的关注……”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一章 战争的起因 - 来自《制空权》

凯洛格条约[注1]:这一事件使得战争不可避免。正像我们简短的叙述所表明的,事件在混乱中迅速发展到令人目眩的顶点。在不多几天中,乌云遮蔽了地平线,一切和平解决的希望都被迫放弃。悲剧如此突然地达到高潮,使全世界为之震惊,甚至参与此事的强国也不例外。它们好像被无情的命运所驱使而深深陷入战争。  国际联盟理事会[注2]:由于这些原因,别的欧洲强国宣布中立,在整个战争过程中它们小心翼翼地保持中立地位。美国重申它完全无意介入欧洲事务,满足于向现场派遣几名观察员。  鉴于我们已经决定完全从军事角度来考虑这次战争,以便……去看看

第十五章 资金 - 来自《江村经济》

在交换过程中,以货物、劳务或现金不能及时偿还时便发生了信贷。简单地说,信贷就是一方信赖另一方,经过延迟一段时间,最后偿还。  在这一意义上讲,相互之间的义务,互相接待留宿,互赠礼物等非即刻交换的形式也是信贷的形式。这些信贷的偿还是通过社会制度中固有的互惠原则来保证的,并与亲属关系及友谊有密切关系。对于有这种关系的群体之外的交易,偿还的时间必须有明确的协议,并且信贷只有对贷方有利才能被接受。 贷款可以作任何用途,或可能限于协议中规定的某种用途。但信贷一词不能仅限于指对未来产品的预先付款。在这个村里,信……去看看

今夕何夕 - 来自《官场春秋》

一     关于张兆林的发迹,人们有很多种说法,似乎又没有一种说法可信。但一传十、十传百,就切合了群众创作的规律,艺术手法倾向于古典,听起来像寓言或者童话。人们感兴趣的并不是张兆林当了地委书记,而是他为什么就当上了地委书记。这世界是不是出问题了?谁都在窥测别人,谁都不相信谁。你成了百万富翁,肯定心黑手辣,要么勾结贪官。你成了达官贵人,肯定精于拍马,要么上头有人。谁也不信服谁的才德,谁都认为自己本也可以像谁谁那么出人头地,只因机运不济,或者不愿像谁谁那么做人。     外界的议论沸沸扬扬,神神秘秘。张兆林那里却……去看看

序曲 - 来自《帝国的年代》

   2009/10/01
回忆就是人生。由于总是一群活人在回忆,它遂成为永恒的演进。它受限于记得和遗忘的辩证,觉察不出它连续的变化,它可以有各种用途,也可以作各种控制。有时它可以潜伏很长的时间,然后突然复苏。历史永远是为已不存在的事物所作的片面和有问题的复原。记忆永远是属于我们的时代,并与无穷的现在依偎相连。历史是过去的再现。——诺拉(Pierre Nora),1984年  除非我们同时也明白基本结构上的变化,否则只描述事件的经过,即使是以全世界为范围,也不大可能使我们对今日世界上的各种力量,有较佳的了解。今天我们最需要的是一种新构架,一种……去看看

第29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周密向省里几位主要领导汇报了白天在五四广场发生的这起“橡树湾事件”的始末及处理结果,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见冯祥龙还在办公室的外间等着。冯祥龙告诉他,刚才他办公室里间的电话铃响个不停。秘书没在,他没敢进里间去接。周密应了句:“别管它,真有急事,一会儿还会打来的。说咱们的事吧。省市主要领导非常重视今天这事儿,要我们认真调查处理好‘橡树湾事件’……”“我的天啊!怎么一下子又变成‘橡树湾事件’了?”冯祥龙叫道。     周密喝了一口凉茶(这一晚上,他向三位领导分别汇报了三四个小时,现在才喝了一口茶)说道:“你还以为……去看看

5-5 政府改制对资本积累、知识创新和劳动就业的影响 - 来自《中国的道路》

第五节 政府改制对资本积累、知识创新和劳动就业的影响——兼论管理阶层与其它三大阶层的关系  中国文化是一种典型的政治文化,在这种文化中,中央权力起着支配一切的作用,它决定着社会中一切事物的存在方式。由于对私有财产的彻底消灭,我们看到,中国文化的这种特征在计划时代更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正是由于中国文化的这种高度中央集权和政治决定一切的特征,使得它能够将无数的独家独户地生产和生活着的自给自足的小农用一种强力统一起来,建立起庞大的国家,创造出极为灿烂的农业文明,但是,同样,也由于这种特征,使得以个体的……去看看

第一章 崭露头角 - 来自《拿破仑传》

青少年时代  在意大利半岛的西面,有一个形状如鸡蛋的海岛,名为科西嘉岛。该岛山峦起伏、丛林密布。岛上居住着一个顽强好斗的民族,他们犹如雄鹰一般,时刻盘旋在自己的窝巢之上,对来犯敌人进行毫不留情的痛击。科西嘉岛属热那亚商业国,18世纪上半叶,岛上人民开始了反对热那亚占领者的民族独立运动。他们在自己的领袖保利的领导下,赶走了热那亚人,成立了科西嘉独立政府。然而,好景不长,1768年5月15日,热那亚同法国签订了科西嘉归让法国的秘密协定,把实际上已不拥有的对科西嘉的"权力"出售给法国。法国强大的远征军占领了该岛的沿海……去看看

第十六章 中国的土地问题 - 来自《江村经济》

上述一个中国村庄的经济生活状况是对一个样本进行微观分析的结果。在这一有限范围内观察的现象无疑是属于局部性质的。但他们也有比较广泛的意义,因为这个村庄同中国绝大多数的其他村子一样,具有共同的过程。由此我们能够了解到中国土地问题的一些显著特征。  中国农村的基本问题,简单地说,就是农民的收入降低到不足以维持最低生活水平所需的程度。中国农村真正的问题是人民的饥饿问题。  在这个村里,当前经济萧条的直接原因是家庭手工业的衰落。经济萧条并非由于产品的质量低劣或数量下降。如果农民生产同等品质和同样……去看看

第十九章 南北美洲和澳大利亚 - 来自《全球通史(上卷)》

   2009/10/01
不过,对东印度群岛和面印度群岛诸民族来说,所有由这些事件“欧洲的扩张”产生的商业利益已沉没和丧失在由这些事件引起的可怕的灾祸之中.                    亚当·史密   11世纪,维金人偶然发现了北美洲,在长达约100年的时间里,他们试图在那里保持居留地,但没有成功。15世纪,哥伦布发现了美洲大陆,但这次结果完全不同。随发现而来的不是失败和撤退,而是对南美洲和北美洲的大规模的、势不可挡的入侵。这一对比反映了这500年间欧洲努力和活力的增长程度。   欧洲人对美洲的迅速入侵和开发,与迟至几个世纪……去看看

附录(二) - 来自《自然法典》

摩莱里的共产主义理论[苏]B.沃尔金刘元慎 何清新译  摩莱里这个名字是十八世纪法国文学史上最神秘的名字之一。从1743—1755年这个短短的时期内,曾出版了六本关于哲学、政治和社会问题的书,这些书显然是出自同一个作者,其中有几本署了摩莱里这个名字,另外几本是匿名出版的。但是,关于这些书的作者、作者的生平和他的友人,当时几乎什么都没有记载下来;就是后来史学家的考究也不能帮助我们更多地了解他。事实上一切有关摩莱里的传说都带有假说的性质。例如,不久以前人们还在争论:摩莱里的那些书究竟是一个人写的还是两个人写的;又……去看看

1-2 附录 一位外国友人致中国领导人的信 - 来自《碰撞》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   我的一位中国朋友鼓励我就有关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问题给您写信。   希望您不会觉得这封信过于冒昧;我给您写这封信,是出于对您的国家的未来的严重的关注,当市场的力量侵占了社会和政治的各个方面,我不想对此袖手旁观。   世贸组织可能会给中国的产品出口带来一些好处,这当然是真的,然而世贸组织的管辖范围绝不局限于制造品。一些新的领域几乎肯定会落入世贸组织管辖之下,这件事令人担忧。请允许我扼要列举几个例子,然后着重讨论投资的问题。   您知道,将在西雅图举行的下一次世贸组织部长级……去看看

第六章 认知系统理论 - 来自《系统哲学引论》

系统理论的妙处就在于它在心理-物理方面是中性的,就是说,它的概念和模型既可适用于物质现象,也可适用于非物质现象。(冯·贝塔朗菲,《机器人,人和大脑》,见参考文献,第100页)   自然系统的一般理论已经提出,并依据经验作出了解释。那些用来例证自然系统的现象包括了物理、生物和社会系统,这些现象是作为自然中系统的一个更为广泛的领域的一些范例起作用的。这样的系统还可以被称为“物理事件”(“physical events,”)的系统,这里的“物理”一词并不限于唯一地由物理学所描述的事件,而且包括那些发生在我们通常称为“物质世界”中的所……去看看

自序 - 来自《中国制造》

这套文集收入了我迄今为止创作生涯中的几乎全部重要中长篇小说作品。从早期的《沉沦的土地》、《黑坟》,到近期的《人间正道》、《天下财富》、《共和国往事》、《中国制造》共计十多部长篇小说,十六部中篇小说。作品涉猎的有历史,也有现实,题材、内容和人物都十分庞杂,积在一起集中看完,连我自己都有点吃惊了,回顾总结一下,看来是很必要的。  我是凭藉历史小说《沉沦的土地》步入当代文坛的,所以,在出道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一直比较倾心于历史人文精神的探索和诡秘传奇历史的揭示。在此后的十余年里,我相继写下了反映旧中国煤……去看看

15 文明骤化为野蛮(Ⅱ) - 来自《九死一生》

一   新的一年(1959年)开始了。元旦过后不久,我们又比“左派”精英连队提前完成 了第二干渠的包干任务,连夜挑着行李。铁镐、铁锹等物,踏着没膝的积雪,越过几座 小山坡,转移到第三干渠。   第三干渠的方位,在小云山东边六七里地。我们就住在小云山第四生产队的空屋子 里。我们第一排住的这间屋,中间砌了一道大半人高的大墙,大墙两边,各有一溜木板 铺成的大通炕。这比睡露天和小窝棚不知强了多少倍。   但是没料到,朱麻子对我在二干渠的连队帐篷里向他提出的建议仍耿耿于怀。到小 云山的第二天晚上,趁大家正在食堂吃晚饭,他给大……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