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英雄出世》

  李太夫人塑像般地站在大门内的花圃旁,两只深陷在凹眼窝的黄眼珠射出阴冷的光,逼得边义夫不敢正视。

  边义夫便仰脸去看天,想做出一副坦然而无所谓的样子从李太夫人身边走过去。李太夫人却看出了儿子心底的怯懦,在边义夫走到面前时,把边义夫拦住了,冷冷说了句: “恭喜你,是男孩。”

  边义夫停住脚,尴尬地笑了笑:“怪……怪不得哭得这么响哩。”

  李太夫人叹了口气:“不容易,你们老边家三代单传不绝后,是神灵保佑啊。”

  边义夫点点头,敷衍道:“这一来,娘的心也安了。”

  李太夫人哼了一声:“我的心更烦了。我只怕这小孙子不知哪天就会变作刀下鬼!”

  边义夫愣了一下,旋即叫道:“娘,你这……这说的是啥话呀?”

  李太夫人说:“我说的是实话:谋反是要满门抄斩的!”

  边义夫瞅了母亲一眼,竟笑了:“娘,你听到霞姑说的话了,是不是?你……你别担心,如今不是往日,满人的气数已尽,武昌举事已经成功了。”

  李太夫人看着星斗满天的夜空,平淡和缓地说:“满人的气数尽没尽我不知道,可我终是多活了这许多年头,长毛谋反却是知道的。当年长毛也成功过,还定都金陵,封了那么多王!可今日那个太平天国在哪里呀?那么多王侯将相在哪里呀?一个曾相国就打得他们屁滚尿流。你说是不是呀,义夫?”

  边义夫想说不是,可看看母亲的脸色,终没敢。

  李太夫人的脸色并没因儿子的乖巧而有所舒展,口气亦益发严重了:“我知道那个女强盗来找你准没好事,果不其然,是伙你谋反!你往日和她在一起胡闹倒也罢了,我眼睁眼闭,只当没看见,万没想到,你们今日竟要谋反!这真是一代强似一代呢!你那短命的爹也只是胡嫖滥赌,你倒好,比你爹更高强了,要反了!你给我说说,你们老边家可还有谁像个人?二十五年前,你那不争气的爹……”

  边义夫这时已看出了母亲李太夫人的不良意图:老人家又企图对边氏家族进行系统指控了,心里有些烦,乖巧的模样收起了,手一挥,颇为不耐地打断了母亲的话头: “好了,好了,娘,你甭说了,这些陈谷烂芝麻的事我都听一百遍了!”

  李太夫人厉声道:“就算你听了一百遍,我还得说一百零一遍!”

  边义夫见母亲火了,只好赔着笑脸说:“娘,我……我也不是不让你说,你老人家那话回头再说行不行呀?总……总得先让我到屋里看看儿子吧!”

  李太夫人这才暂时罢了休,和边义夫一起去了边郁氏的房里。

  母子都挺好,后来被命名为边济国的儿子,正在边郁氏怀里安然躺着,像一团凭空落下来的肉,让边义夫感到既陌生又羞愧。

  边义夫壮着胆子,在儿子毛绒绒的小脸上摸了摸,皱着眉头对边郁氏说了句: “这……这孩子咋这么难看呀。”

  边郁氏没敢做声。

  倒是李太夫人接上了茬,说:“你刚落生时还不如他……”

  李太夫人指控的意志是坚决的,守着刚刚落生的边氏第三代,即泪眼婆娑,开始了对边氏前两代男人劣迹的追溯。

  这追溯总是从二十四年前的那个风雪夜开始。

  那个风雪夜已刻在李太夫人的脑海里,再也抹不去了。

  经年不息的回忆,不断丰富着那风雪夜的内容,使得李太夫人对那风雪夜的述说每一回都不尽相同,可基本事实却是一样的,那就是:边义夫的父亲边兴礼和新洪巡防营的刘管带争风吃醋,为一个唤作“小红桃”的女人,在新洪城里的“闺香阁”打起来了。边兴礼被刘管带用五响毛瑟快枪打断了双腿,活活冻死在雪地里。李太夫人得信后,连夜赶往新洪,把边兴礼的尸体背到知府衙门,抱着还在吃奶的边义夫,历时三载,告准了刘管带一个斩监侯。

  这事当时是很轰动的。

  城里的白家戏班子还编了出《青天在上》的戏文唱了好几年。

  边义夫小时候看过那出戏。

  记得最清的就是,戏台上扮母亲的女戏子一点也不像母亲,比母亲要好看得多。还记得那阵子有不少人给母亲做媒,要母亲再嫁,母亲都回绝了,带着他守寡至今,独自撑起了边家门户。

  因此,母亲今天也就取得了指控边家爷们的绝对权力。

  辛亥年秋天的那个夜晚,李太夫人追溯的历程照例从那个风雪夜开始,骂过了边义夫的老子,又骂边义夫。

  最后,李太夫人抹着红且湿的眼睛总结道:边家正是因为有了她,才没在边兴礼和边义夫手中败光,才会有今日这平和温饱的好日子。

  “你说是不是呀,义夫?”李太夫人问。

  边义夫带着两代男人的羞惭,连连点头道:“是的,是的,娘!你的功德不但是我,就是咱整个桃花集的老少爷们都知道哩!”

  李太夫人有了些满足,才又叹着气说:“义夫呀,这许多年过去,我也想开了,再不指望你能进学考取功名,——咱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根本不是那块料!可我也不甘心,我已想好了,来年就给你捐纳个功名,也算对得起你们老边家了!”

  边义夫觉得母亲实在荒唐:他都替革命党造上炸弹了,她老人家竟还要去给他捐纳功名!

  嘴上却不说,怕一说又引出母亲涕泪交加的教训。

  李太夫人上了当,以为自己获得了完全的成功,遂指着边郁氏和边郁氏怀里的边济国说:“义夫,你今日没和那女强盗走是对的,日后也得听娘的话,好好守着你的老婆、儿子过日子,别去附逆作死……”

  边义夫对母亲郑重地点着头,心里却有些悔,觉得自己方才还是跟霞姑走的好,— —早知儿子今晚能平安落生,他真就跟霞姑去风光了。而若走了,现刻儿也就不用装着样子奉迎自己母亲了。

  又想到,母亲这回是真错了,——这回不是长毛起乱了,这回是革命,革满人皇上的命!大清真就靠不住了哩!没准这回就能成功,没准就能……

  十五年之后,边义夫才把心里想的这番话公开说了出来,那时,李太夫人已过世了,他是向笔直地立在大太阳下输诚三民主义的四师官兵训话时说的。

  他说:“……凡伟人者,皆有不同常人之远大目光。举一个例:兄弟当年投身辛亥革命时,就具有了远大目光,兄弟知道武昌城头的炮响,意味着一场民族革命。而家母看不到这一点,她老人家只看到眼前的那片天地,以为大清王朝打下了不可动摇的万年桩。武昌都成立军政府了,黎菩萨都做了军政府大都督了,家母还要为兄弟向满清的朝廷捐纳功名!这就大错特错了嘛!若是兄弟当时真依了家母,哪还有今天?而今天,大势又变了,军阀混战的局面就要结束了,我们不接受蒋总司令三民主义的旗帜,未来之中国就将没有我们的地位!凡有头脑的大人物,无不看出了这一点……”

  可惜的是,在辛亥年秋天的那个夜晚,边义夫尚未成为大人物,他在母亲李太夫人眼里是个不可造就的浪荡儿;在大了他六岁的夫人边郁氏面前是个偷鸡摸狗的坏男人;甚至在自己两个女儿面前也没有做爹的尊严;这就让他丧失了对自身伟大的自信。

  李太夫人走后,有一阵子,边义夫也怀疑起了自己投身的革命事业。

  边义夫眼前老出现挨杀头的场面,还见着常卖大烟与他的钱管带狞笑的脸。

  因此,边义夫便觉得,就算武昌已成了功,革命的前途仍是很渺茫的,闹不好这好端端的革命就会变作一场谋反,——果真如此的话,他就得及早从革命中抽身,而且也没必要再去投奔霞姑和她操持的起事了……

  然而,终是拿不准未来局面的发展。

  这便痛苦起来。

  边义夫先是躺在边郁氏母子床对面的一张躺椅上吸大烟,后就双手背在身后来回踱步,弄得满脑门的官司。

  这时,门轻轻叩响了,家人兼同党王三顺的大脑袋探了进来。

  边义夫精神一振,这才想到和王三顺去好好合计合计……

上一篇:第01章

下一篇:第03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Lecture 06 : The Declaration of Paris - 来自《国际法(英文版)》

One point of considerable interest in International Law is the very different degree of durability which the various parts of the system have proved to possess. The oldest rules which belong to its structure are simply rules of religion and morality ordinarily applied between man and man, but so modified by the international writers as to be capable of application between state and state. By the side of these are borne rules which have been inherited from the oldest stratum o……去看看 

2-4 劳埃德·乔治办得到吗? - 来自《预言与劝说》

序言   早在1924年4月,《民族》周刊就开辟了专栏以讨论英国当前的经济形势,在此后的几个月里,这一讨论一直是这家刊物的主要特色。许多当时的权威经济学家和工业家纷纷投稿《民族》周刊,各抒己见,其中包括诸如威廉·贝弗里奇爵士、鲍利教授、R.H.布兰德先生、阿尔弗雷德·蒙德爵士、威尔勋爵、以及已故的博拉尤的蒙塔古勋爵、威廉·阿克沃思爵士等杰出人物。讨论的起点源于当时的一种流行见解,同时也是我们长期以来形成的一种固有观念,即认为英国战后的经济困难甚至比战后遗留的世界贫困和混乱还要严重得多,因此迫切需要实施一……去看看 

第四部 19XX年的战争 - 来自《制空权》

目录序导言第一篇第一章 战争的起因笫二章 精神准备笫三章 理论准备第四章 物质准备——法国和比利时第五章 物质准备——德国第二篇第六章 同盟国的作战计划第七章 德国的作战计划第八章 6月16日之战笫九章 6月17日的作战去看看 

智斗冷欣 - 来自《陈毅传奇》

新四军部队在江南地区同日伪军作战中不断取得胜利,使溧阳、金坛、句容、丹阳、扬中建立的抗日根据地联成一片,壮大了新四军力量,并向东路地区发展。新四军不仅成为日伪军的眼中钉,而且也成为国民党3战区顾祝同的肉中刺。于是,顾祝同趁新四军1、3两个主力团调回皖南军部之机,命令江南游击总指挥冷欣,以“点编”的名义,来探明新四军装备和人员的情况。   为粉碎顾祝同的“点编”阴谋,陈粟首长根据“有理、有利、有节”的策略原则,作了详细布置。在干部会上,陈毅风趣地说:“我们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国民党中普遍流行‘吃空名……去看看 

黑格尔 - 来自《苏菲的世界》

……可以站得住脚的就是有道理的……  “砰!”一声,席德腿上的大讲义夹落到地上。她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脑中的思绪一团混乱。  爸爸真的把她弄得头昏脑胀。这个坏蛋!他怎么可以这样呢?苏菲已经试着直接对她说话了。她要求她反抗她的父亲,而且她真的已经让她脑中浮现了某个念头。一个计划……苏菲和艾伯特对他是完全无可奈何,但是席德却不然。透过席德,苏菲可以找到她爸爸。  她同意苏菲和艾伯特的说法,爸爸在玩他的影子游戏时的确是做得太过分了。就算艾伯特和苏菲只是他……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