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

 《英雄出世》

  钱管带到来时,新洪知府毕洪恩正为各地独立的消息犯愁。

  一张湖北军政府多天前出的《中华民国公报》,毕洪恩看了一遍又一遍,越看心里越烦。

  明摆着,湖北、湖南、江西、山西是完了,上海、江苏、浙江也完了,这些地方的新军、民军已起事独立,并通电拥护中华民国湖北军政府。

  四川估摸也靠不住,保路同志会早就在闹,如今已是如日中天,易帜独立只是个时日问题。

  天下已经大乱,且会越来越乱,大清的江山看来是保不住了。

  更要命的是,省上的情况也不妙。

  省城天天有准备起乱的消息。

  同盟会和共进会的革命党人两次往抚台衙门扔炸弹,逼得老抚台天天禁街,天天抓人、杀人,可革命党偏就抓不尽,杀不绝。

  现如今,连新洪城里也出了革命党,——五日抓了十二个,是绿营江标统抓的,老抚台一声令下“杀”,便杀了。

  后来,又抓了几个疑是革命党的人,江标统未报巡抚衙门,也未让他得知,自作主张就给杀了。

  这些杀掉的人,都奉老抚台的命令,悬首示众,可仍是压不住暗地里爆涌的反潮。

  这几日,已接下向的密报,道是革命党炸弹队已进了新洪城里,要和桃花山、铜山里的三股土匪里应外合,一举拿下新洪,成立大汉政府。

  又有消息说,同盟会和共进会在运动巡防营,他外甥,——巡防营钱管带明拿革命党,暗助奸人谋反,也不知是真是假?

  正想着自己外甥,门外便来了禀报,说是钱管带到。

  毕洪恩一怔,把那张《中华民国公报》收了,又定了定神,才对进来禀报的家人说: “让钱管带进来,我正要见他。”

  片刻,钱管带进来了,匆匆给毕洪恩请了安,就把革命党的帖子掏出来说:“老舅,您看看这个!”

  毕洪恩一看,是张联络帖,不是往常发现过的宣传帖,帖上且有同盟会和共进会的关防,心中不免一惊。

  帖子抬头清楚,是写给新洪知府和巡防营弟兄的,言之凿凿地说:“……大汉革命之狂飙飓风已遍满域内,满清溃灭已势不可免。武昌首义大功告成,本省举义箭在弦上,即日可发。因此,希知府毕大人和巡防营弟兄顺应民心民意,择机而起,于本省党人义旗高张之时,响应起义。如斯,则大人和巡防营弟兄于光复之后,仍可在大汉政府里勤民奉事。倘为虎作伥,则新洪光复之日,尔等将死无葬身之地……云云。”

  落款是:全省同盟会、共进会时局联席会议。

  毕洪恩看罢便问:“哪来的?”

  钱管带道:“是桃花集一个叫边义夫的人带来的。”

  毕洪恩问:“此人什么背景?是同盟会,还是共进会?”

  钱管带笑道:“老舅呀,此人是远近闻名的浪荡公子,哪有啥背景呢?更没有胆量去做革命党。因此,我便觉得有点怪:帖子不是假的,传帖的却又是这么一个靠不住的东西,难道革命党那边真的无人了吗?”

  毕洪恩想了想:“阿三啊,你且不要这般说。有道是‘人不可貌相,’又道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况且,如今正是大乱已起的年头,这浪荡公子真做了革命党也说不定呢!”

  钱管带道:“那您就亲自问他一问,我也正是因着心中起疑,才把这人带到这里的。”

  毕洪恩摆摆手:“先不忙,——我倒是想和你先谈上一谈。”

  钱管带说:“那您老就说吧,你是我亲娘舅,不论说什么,也不论我赞同不赞同,我都不会说与别人听。”

  毕洪恩一听这话,心里便想:这外甥十有八九真的私通了革命党,他话中的意思是在诱他先把底说透哩。

  于是,毕洪恩微微一笑道:“阿三,你觉得大清的天下还坐得牢么?”

  钱管带反问道:“老舅,您说呢?”

  毕洪恩道:“我看险哪。”

  钱管带问:“险在哪里?”

  毕洪恩喟然长叹:“险在民心呀。”

  钱管带不做声。

  毕洪恩捻着胡须,在房里来回走动着,又说:“这回……这回不是洪杨起乱了,情势不同了,只短短二十余天,举国上下都动了……”

  钱管带仍不做声。

  毕洪恩吃不透自己的外甥了。

  走到钱管带面前,毕洪恩话头一转:“……所以,有人就暗中通了革命党,就给自己留了后路嘛……”

  钱管带惊问:“老舅是说谁?谁留了后路?”

  毕洪恩火了,鸡爪似的手指往钱管带脑门上一指:“我说的就是你钱阿三!你还给老舅我耍鬼心眼?绿营江标统正要告你私通革命党呢。”

  钱管带一怔:“当真?”

  毕洪恩点点头:“掉脑袋的事,我能胡说么?”

  钱管带慌了:“这是江标统害我……”

  毕洪恩道:“就是真通了革命党,也不要怕,我只要你向我说清楚。”

  钱管带这才说:“老舅,早几日是有过一个省上的朋友来约我,要我和桃花山里的女匪霞姑联络,我没应。老舅你想呀,我剿匪剿了这么多年,到未了却和匪搅到了一起,成啥话呀?!”

  毕洪恩点点头道:“不和匪搅到一起是对的,可……可……后路还是要留的。省上那个朋友,你还能联络上么?”

  捅破了这层纸,钱管带也不怕了,挺惋惜地说:“老舅呀,当初你也没给我透个底,我哪敢放肆?现在联络不上了,——我已回绝了人家,人家还和我联络啥?也正因为这样,今晚我才把边义夫带到了您老这儿……”

  毕洪恩想了想,说:“那就把边义夫带进来问上一问吧。”

  带上了边义夫和王三顺,却没问出个名堂来。

  无论毕洪恩和钱管带怎么启发,边义夫和王三顺就是不说自己和革命党的联系。问到那帖子,二人极一致地说是捡来的,送给钱管带是为了讨赏。

  这就让毕洪恩很为难了。

  毕洪恩捻着胡须,围着边义夫和王三顺踱了半天步,才最后做出了决断,和颜悦色地夸了边义夫和王三顺几句,让钱管带把他们放走了。

  钱管带觉得怪,待边义夫和王三顺一走,便问毕洪恩:“老舅,你咋放了他们?明摆着他们是说瞎话嘛!”

  毕洪恩道:“所以,我放了他们。”

  钱管带又问:“那昨日抓的两个疑犯是不是也放掉?”

  毕洪恩摇摇头:“那两个却要杀……”

  钱管带一听,马上明白了老舅的高明:边义夫拿着革命党的真帖子,老舅要放;而那两个疑犯不是革命党,老舅却要以革命党的名义杀。这一来,就留了后路。

  就算革命党日后真成了事,也不会因为两个屈死鬼向他算账的。而杀了他们,正好可堵江标统的嘴。

  钱管带服气了,很敬仰地看着自己老舅,听他做进一步安排。

  毕洪恩沉吟半天,又说:“阿三哪,这事刚开了个头,你还有的忙呢!传帖的那两个人不都是桃花集的么?你给我派人盯牢了,一旦发现他们和革命党联络,立马向我禀报,以便我们相机行事……”

  钱管带应道:“是,老舅……”

上一篇:第06章

下一篇:第08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九章 江西受困 5、参掉了同乡同年陈启迈的乌纱帽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曾国藩的亲自到来,使瑞州知府阙玉宽感到意外,他率领文武出城门迎接。曾国藩吩咐阙玉宽将山猴子和当时在场的卡丁、两家的伙计家人和船老大一齐叫来,他和刘蓉一一亲加审讯。首先带上堂的是山猴子。刘蓉喝道:“赵有声,今天曾大人亲自提审你,你要将如何打死高山虎的事从头老实招来,休得有半句假话!”  山猴子一听堂上坐的是曾大人,忙连连将头对着砖地磕,喊道:“曾大人,你老可要为小人伸冤啊!”  山猴子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只是不提自己想得四百两银子。末了,他重复说:“曾大人,这件案子……去看看 

六、上海政变是怎样发生的 - 来自《斯大林与中国革命》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得到一份特别有价值的证词,那就是其塔罗夫在联共第十五次大会的发言。他支持斯大林的路线,同时也是中国革命的目覩者。从中国回来时,正赶上党代会,他参加了大会并且有一个报告。报告中最重要的部分,都在公开发表时被删掉了,其塔罗夫本人也同意这么做:真实情形自然不能公开发表,因为牠证明了反对派对官方路线的一切警告是完全正确的。不管怎样,还是听听其塔罗夫的发言吧(苏联共产党第十五次大会第十六次会议,一九二七年十二月十一日):   「中国革命的第一道大伤口,便是四月十一到十二号对上海工人的屠杀。关于这个……去看看 

第四章 “有限主权”的枷锁 - 来自《林彪坠机真相》

蒙古人民革命党,是继苏联之后世界上第二个执政的无产阶级政党。苏联给予它的支持和帮助是举世共认的,而对它的控制也丝毫没有松手。苏联的历史经验:要控制一个党一个国家,最重要的就是在那个党那个国家里,安置自己可靠的代理人。  应当感谢马克思的在天之灵,中苏之间的军事摊牌终于没有发生。  俯首帖耳的领导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并执行向苏联“一边倒”的对外政策,蒙古的国际处境空前优渥,北面是“老大哥”,南面是“老二哥”,可以高枕无忧、自由自主地从事建设。从1948—1957年,第一、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它得到来自苏联……去看看 

第八章 - 来自《走下神坛的毛泽东》

毛泽东喜欢听大家喊万岁吗?   曾经喜欢,也曾经不喜欢;曾经听惯了,也曾经听烦了。   我想起毛泽东说过的一句话:“你们不把我当领袖不行,可是总把我当领袖也不行,我 受不了……”这段话是对我们许多卫士和警卫战士讲的。是在他休息时,同我们聊天开玩 笑,我们有的人拘束,他讲了这段话。   我第一次听到群众喊毛主席万岁,是1947年夏天的事。我说的第一次,不包括平时开 群众大会呼口号,而是指群众面对毛泽东自发的欢呼声。   就是刘勘7个旅的追兵紧追不舍的那一次,中央纵队离米脂20里,甩开大路,转向东 边的山沟。经井儿坪,陈家沟,翻……去看看 

第二章 长沙激战 5、计赚左宗棠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门外站的正是陶府的家人陶恭,左宗棠出门亲迎。陶恭随着左宗棠来到客厅,只见客厅两边楹柱上一副联语甚是引人注目:“文章西汉两司马,经济南阳一卧龙。”陶恭出入过不少诗书官宦之家,还没有见过气魄这样大的联语,心中暗暗称奇。坐定后,陶恭将陶桄的信交给左宗棠。陶恭虽然早闻公子丈人的大名,但见面还是第一次。他趁着左宗棠拿着信边走边看的机会,悄悄地仔细打量了一眼。见左宗棠四十来岁年纪,五短身材,背厚腰粗,面白略胖,眼圆鼻直,下巴饱满。陶恭想起别人议论左宗棠时,常说他燕颔虎背,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再转眼看客厅,尽管是避……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