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英雄出世》

  那年头,并非人人都向往革命。

  有的人向往的是革命造出的混乱,却不是革命。

  有的人既向往革命,也向往革命的混乱。

  还有的人是想藉革命的由头,改了或为民或为匪的旧身份,于改朝换代的革命中自我腾达,直上青云,做新朝的功臣。

  霞姑于革命前夜就知道了西二路司令李双印李二爷的坏心思:这李二爷在自己那忠义堂改做的司令部里,公开对手下弟兄说:起事成与不成,都与咱无关,咱要的就是那份乱,趁乱洗他娘的几条街。且还定了洗街的计划:若是攻破老北门,便先洗皇恩大道,再洗绸布街。若是破了西城门,就洗汉府街,再绑些“闺香阁”里的婊子走。

  李二爷手下的副司令任大全原不是匪,却是匪们改了民军之后,才带着一帮人前来效力的,就把起事看得很重。听了李二爷这话,任大全便劝,说是天下无道,你们弟兄才替天行道;而倘或起事成功,新洪光复,天下有了道,大家就得改了,非但不能洗城,还得力城中民众做主。

  李二爷清楚任大全的身份,当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笑着点了点头。

  任大全却不放心,三路民军总集结那夜,还是把李二爷说过的话又说给了霞姑听。

  霞姑听罢便道:“大全兄弟,你说得对,我们当初占山为匪哪一个不是被官府逼的?姑奶奶我若不是被人冤了,哪会十八岁上山做这营生?这营生可是好做的么?!今日,咱打着革命党的十八星铁血旗,要推倒无道的满清,就是为个天下太平,哪能再殃民害民呢?!”

  任大全说:“姑奶奶既也如此想,那就得把这意思再和李二爷讲讲,李二爷不服别个,只服你。”

  霞姑道:“李二爷服我倒是不错,可只我一人也不行,还得加上个白天河,白天河救过李二爷的命,虎下脸说他几句,他总得听。”

  任大全说:“也好,就你们俩去和李二爷说吧!反正咋着都得事先说死了,别等李二爷真洗了城,弄得大家都说不清楚,也把大家的好前程毁了……”

  不料,霞姑和西三路军司令白天河一说,白天河却另有主张。

  白天河的主张是:起事能成,就不洗城;万一情况不好,起事成不了,就顺手洗一把,让弟兄们都发点小财,也算没白准备这一场。

  这话说得虽然不无道理,霞姑却万万不敢答应,霞姑知道,这话事先只要一说出口,李二爷非把城给洗了不可,起事就是能成,也得让李二爷给闹败了。

  李二爷是有名的魔王,从哪儿回来都不兴空手的。再者说,他心里也不服省城革命党人黄胡子,参加起事的最初动因本就是一个抢字。

  因此,霞姑左思右想,终没敢伙着白天河和李二爷谈,只在三路人马全到齐之后,和三路的大小头目们说了一下自己当初和共进会黄胡子的约定,要大家别坏了革命党反清匡汉的好名声。

  为了唬住铜山过来的两路弟兄,霞姑还把投奔革命不到三个钟头的边义夫推到众弟兄面前,硬把边义夫指作黄胡子派来的革命党,且当场委边义夫当了三路人马的总联络。

  李二爷和白天河知道边义夫的根底,就看着边义夫笑,却不点破他那冒牌革命党的身份。

  边义夫起先有些窘,后也就坦然了,真就端出一副革命党的架子,对弟兄们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要大家一切听从霞姑和李二爷、白天河的调遣。

  午夜,一切准备妥当,连素常不大出山的八门土炮都支到了大车上,西三路民军近两千号人马就要打着火把向新洪进发了。

  霞姑仍是放心不下,又对李二爷和白天河说要对全体弟兄训话。

  白天河倒没说啥,李二爷却不耐烦了,说:“我的姑奶奶哟,你也真是的,该说的不早说完了么,还训个啥呀?咱还是快快发兵的好!”

  霞姑道:“咱手下都是啥兵?天天训都还天天抢人家,再不训,破城后咱还管得了么?”

  边义夫的靠山是霞姑,自然拥戴霞姑,便说:“二爷,要训呢!”

  李二爷挥挥手:“好,好,想训你们就去训!”

  又白了霞姑一眼,没好气地说:“反正……反正起事原就是你起劲张罗的,成败都是你的事!”

  霞姑说:“好,既是我的事,你二爷就得听我的。你们和我一起训!”

  勒马立在村南头的土坡上,由同样骑着马的李二爷和白天河陪着,霞姑开始对坡下的弟兄们训话。

  边义夫和任大全打着各自手中的大火把给三个司令照亮。

  坡下的场面极是壮观,无数火把映红了半边天,四周恍若白昼。

  气氛也是悲烈的,往日的匪成了参加革命的民军,且马上要投入一场生死格杀,一张张粗野的脸上便自然生出了少有的庄严。

  悲烈庄严之中,霞姑的话音响了起来:“……各位弟兄,我对你们再说一遍,咱这回去新洪不是去抢去杀,却是去光复我大汉的江山!所以,姑奶奶不嫌啰嗦,还要最后提醒你们一句:咱现在不是匪了,咱是匡汉民军的西路军!和咱们一起举事的还有省城的革命党和各地的民团,哪个狗日的还敢把往日的做派拿出来,抢人家的钱物,绑人家的肉票,好人家的姐妹,姑奶奶就剁他狗日的头……”

  山风呼啸着,吹起了霞姑身后的红斗篷,像似鼓起了一面旗,——霞姑面前也正是旗,一面镶红绸边的黄旗,上书“匡汉民军第一路”七个血红大字,旗和字都在风中猎猎飘动。

  “……还有就是,要不怕死!要把头别在裤腰上干!改了民军,咱山里的规矩还是山里的规矩,当紧当忙把狗日的头缩在裤裆里的,丢了受伤弟兄不管的,趁乱打自家人黑枪的,都要在忠义堂公议处罚!一句话,咱得把这场起事的大活干好了,干出彩来,让世人知道,咱不光是杀人越货的土匪强盗,也是光复社稷国家的英雄好汉……”

  霞姑训话训得实是好,不说坡下的弟兄了,就是边义夫也听得浑身的胆气直往头顶窜。

  ——后来,当边义夫也有了训话的资格,也在各种派头更大的场合训话时,禁不住想起霞姑的这次了不起的训话。

  边义夫真诚地认为,训话是个很好的带兵办法,既能显示训话者自己的威风,又能鼓动人心。

  他认定自己当年就是被霞姑鼓动着,才于新洪起事时一战成名的。

  霞姑的训话结束后,西路民军两千人马兵发新洪。

  走在火把映红的夜路上,边义夫带着被霞姑鼓动起的决死信念,向霞姑请缨道: “霞妹,你……你也分一路兵马让……让我带带吧!”

  霞姑直到那时,仍没把边义夫当回事,只看着边义夫笑笑说:“边哥,你是总联络,还带啥兵呀?”

  边义夫心头的血沸到了极至,又在马上晃着道:“霞妹,你别看不起我,我……我是能带兵的!”

  霞姑敷衍说:“好,好,我若是被官军的炮轰死了,这手下的弟兄就交给你去带!”

  说罢,便不理边义夫了,策马去追李二爷。

  这让边义夫很失望,边义夫就对从后面赶上来的王三顺感叹:“做啥都得有本钱,你若不杀下几个人的头,谁都不信你能带兵!”

  王三顺问:“边爷,你还真想杀人呀?”

  边义夫悲愤地道:“对,就得杀人!”手与臂扮成大刀的样子,在马上挥着,做着英勇的动作:“就这样:杀!杀!杀……”

  本来还想说:“如此这般便能杀出一条英雄血路来。”

  却没说出。

  因着那杀的动作过于勇猛,身子偏离了马鞍,一下子跌下马来,也就跌没了那段英雄血路……

  就在这日夜里,省城同时举事了。

上一篇:第09章

下一篇:第11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十三章 工业与流通工具 - 来自《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

流行学派对于贵金属流通、与贸易均衡等问题建立了一套与所谓“重商主义”学说的见解背驰的理论原则;根据近二十五年来的经验,这些理论原则如果经证明有一部分是正确的话,在另一方面却暴露了重大弱点。   组验,尤其是俄国和美国的经验,一再证明,农业国的工业品市场是处于优势工业国的自由竞争势力之下的,工业品的输入价值,往往会大大超过农业品的输出价值,因此有时会突然发生贵金属大量外流现象,从而使农业国经济,尤其是当国内交易以纸币为主时,陷入混乱状态,造成全国性的灾害。   流行学派的理论认为,我们对于贵金属的准备如果与……去看看 

讲给大众的经济学——评高希均《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 - 来自《回家的路》

高先生以他1977年的一篇短文的题目做了这本小册子的标题。据他在另一篇短文里的介绍,这是获诺贝尔奖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对以色列财经委员会主席讲过的话。这位主席认为《圣经》的全部内容不妨视为对“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脚注。而弗里德曼回答说,我的经济理论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其余的不过是这句话的脚注。   弗里德曼这句话反映了经济学家的普遍信仰——资源总是稀缺的。因为资源稀缺,所以没有“白吃的午餐”。不过高先生在这本书里引述与讨论这句话的时候,又引申出来其他的许多含义。这些引申出……去看看 

第四章 华东响惊雷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二卷》

1946年7月13日,蒋介石在以30万大军发动对中原解放区进攻后,又以58个整编旅近50万的兵力对华东解放区发动了大规模进攻。华东人民解放军分两个野战集团,分别在华中解放区和山东解放区迎击国民党军的进攻。  按照中共中央军委全面内战爆发前要求南线的刘邓、陈毅和粟谭三军大举出击的部署,以敌进我也进的方式,实行外线作战,即绕到国民党军的背后作战,大量消灭敌人,以争取和平。但是,由于形势的发展,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在与前线指挥员反复协商后,又决定改外线出击为内线歼敌。  华东军民在陈毅、粟裕指挥下,先战苏中,又战淮南和淮北,……去看看 

北魏拓跋氏 - 来自《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

公元5世纪之末北魏孝文帝元宏的汉化运动,举措奇特,为中外历史所罕见。他于 公元493年决意迁都洛阳,翌年颁诏施行。他又禁胡服断鲜卑语,若以"北俗之语言 于朝廷者",免官。他自己本姓拓跋,至此改姓为元。其他鲜卑慕容尉迟等姓氏,也一 律改为单音汉姓。元宏生于公元467年,4岁登极。他从小由文明太皇太后抚养,所 以做皇帝的前20年,朝事也由她掌权,这位太皇太后,照头衔看应当是老态龙钟,而 实际上她开始临朝听政时,似乎未满30岁。她的家世可追溯到北燕冯家,也是"五 胡十六国"期中汉人创立的朝廷之一。后来元宏的两位皇后也是冯家女,他又以"……去看看 

第二章 人和其他动物 - 来自《人类学》

脊椎动物——种的连续性和继承性——猿和人——构造的比较——手和脚——毛发 ——面部特征——脑——低级动物和人的智力  正确理解人体的结构,和把我们的四肢和器官同别的动物同样的四肢和器官做一番比较,这就要求有解剖学和生理学的基础知识。我们在这里不准备对这些科学进行论述,像赫胥黎的《初级生理学》和米瓦特(Mivart)的《初级解剖学》这些指南那样。但是我们认为,对人在动物界的地位做一些指点性的略述是有益的。这种略述不要求读者有任何专门的知识。  为什么其他动物的躯体在结构方面和我们的身体多少有些相……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