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出世

第11章

本章总计 9047

  毕洪恩在天刚蒙蒙亮时,便被城中的嚣闹声惊醒了,躺在床上就预感到大祸将至。

  果不其然,正欲披衣下床,负责守老北门和西门的管带外甥已闯进了房,气喘嘘嘘对他叫:“老舅,坏了,坏了,民军起事了,老北门外一片火把!绿营江标统已在南门老炮台和民军的队伍接了火……”

  毕洪恩问:“咋就这么快?昨晚你不还说就算民军真起事,也得三五日之后么?”

  钱管带难堪地道:“我……我也只是估摸,——我估摸传帖的边义夫直到昨日还…… 还往桃花山里逃,就觉着一时……一时是乱不了的。我……我再没想到,桃花山的匪和铜山里的匪竟……竟连夜扑过来打城……”

  毕洪恩把脚一跺:“你这是愚蠢!那个边义夫是十足的革命党!是革命党与匪的联络人,你到现在还没看出么?!这人明知今夜要起事,却故意做出一副慌张的样子往山里跑,就是要诱你上当,攻你个猝不及防!”

  钱管带不做声了。

  毕洪恩叹道:“革命党厉害哩!善于伪装哩!”

  钱管带说:“老舅,事……事已如此了,再……再说这些也是无用,咱还是快点辙吧!您……您老看咱们咋办?到这地步了,咱是让巡防营的弟兄打,还……还是不打?”

  毕洪恩问:“绿营那边是啥意思?”

  钱管带说:“绿营是要打的,江标统这人您老又不是不知道,连康党他都容不得,哪会给民军拱手让出城来?方才他己让手下人找了我,要我的巡防营同他一起打到底。还说已派了快骑到省上报信,省城东大营的增援人马最迟明日可到,我们坚持一天一夜就有办法。”

  毕洪恩想了想道:“那就打一下吧!总……总不能一下不打,就放他们进城的。”

  钱管带皱着眉头说:“可……可打也难,——守老北门的弟兄都不愿打,想和匪议和。”

  见毕洪恩的脸色不对,才又说:“我……我疑他们中间有人己和匪联络过了,便抓了几个……”

  毕洪恩怒道:“不但是抓,还要杀!他们是匪,不打咋行?!就算是革命党的湖北军政府,将来也是要剿匪的!”

  钱管带说:“老舅呀,难就难在这里,人家打的偏是革命党的旗号……”

  毕洪恩仍是怒,挥着手道:“本知府不认它这革命党,只认它是匪……”

  正说到这里,绿营江标统派了个哨官,带着几个兵赶来了,要接毕洪恩到绿营据守的老炮台避一避。

  毕洪恩一口回绝了,对绿营哨官说:“我就不信新洪会在这帮土匪手中陷落!本知府身受朝廷圣命,沐浴浩荡皇恩,值此危难之际,哪有躲起来的道理?如此,岂不要吃天下人的耻笑?!本知府要豁出性命和匪决一死战!”

  绿营哨官见毕洪恩这样决绝,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带着同来的兵勇,唯唯退去。

  哨官一走,毕洪恩便又长叹短嘘地对钱管带道:“阿三,你看出来了么?江标统是想劫我呢!这狗东西防了我一手,怕我也像别处的巡抚、知府那样,突然归附民军,宣布独立……”

  钱管带试探着说:“老舅是不是多疑了?江标统只怕还是好意吧?”

  毕洪恩道:“好意个屁!老舅这么多年官场不是白混的,啥人啥肚肠,一眼就看得出来!”

  因着绿营哨官不怀好意的到来,毕洪恩“打一下”的主张动摇了,略一思索,即对钱管带道:“走,阿三,我随你一起去老北门,看看情势再作主张吧!”

  到了老北门,天已大亮,围城民军的漫天火把看不到了,能看到的只是西路民军第二路的红边天蓝旗在远处飘。

  还能看到聚在城下的无数乱哄哄的人脑袋、马脑袋。

  正对着城门的一片乱坟岗上,有三门铁炮支了起来,炮口直指毕洪恩和钱管带站立的地方。

  不太像打恶仗的样子。

  巡防营的弟兄兴奋地盯着城下,指指点点,且叽叽喳喳的议论,仿佛看民军演操。

  民军也不放枪,只对城头上的弟兄喊话,要弟兄们掉转枪口去打绿营。

  这当儿,绿营据守的城南老炮台方向,攻城的枪炮声正紧。

  毕洪恩看了一会儿,心中已有了数,扭头对身边的钱管带说:“阿三,到这当儿了,你还想唬我么!你既不想打,和我明说便是,何必装着样子吞吞吐吐呢?”

  钱管带尴尬了一下,笑道:“老舅,我……我这也是跟你学来的,干啥都……都得留一手嘛。我是不想打,可……可我也没放他们进城呀!”

  毕洪恩冷面看着自己的外甥:“说说你的主张,——真主张。”

  钱管带道:“老舅,你其实心里已有数了,——我的真主张就是坐山观景,看着匪们去打江标统。江标统倘或抗打,匪们从城南老炮台攻不入,省上的援兵又到了,我就打城下的匪;倘或江标统不抗打,城被破了,我就开了城门附和起义,顺应革命的大势。”

  毕洪恩沉吟了一会儿,点点头说:“嗯,这很好,你倒是出息了。只是……只是,这里也有个问题:你现在不打城下的匪,却难保城下的匪就不打你。他们打你又咋办呢?”

  钱管带道:“玄机就在这里,我咋着也不能让他们打我。这就得把火往江标统那引了,让那王八蛋去好好吃点教训!我已从城墙上放下了两个弟兄去和他们谈了,只说保持中立,让他们集中火力去打绿营。”

  毕洪恩再没想到自己的管带外甥把事情料理的这么好,遂放宽了心,没再说什么,默默下了老北门城头,回了知府衙门。

  不曾想,知府衙门偏吃了城中革命党暗杀队的炸弹。

  据守护衙门的兵勇和衙役说,就在十数分钟前,新学堂的一伙男女学生从府前街过,走到衙门口,突然就攥着炸弹往大门里冲。

  守在门口的兵勇一看不好,当场开了枪,打死了一个女学生,打伤了三个男学生。

  其中一个受伤的男学生十分凶悍,肚子上吃了一枪,仍把手中的炸弹扔进了衙门里,炸塌了半边门楼,还炸死了两个兵勇。

  知府衙门前果然就是一片狼藉的模样,门楼石阶上落着一滩滩稠红的血,女学生和两个巡防队兵勇的尸体都还在地上躺着,四处散落着从炸飞的门楼上倒下来的碎砖烂瓦,空气中仍能嗅到浓烈的硝磺味。

  毕洪恩已定下来的心又收紧了,铁青着脸问:“那帮学生现在在哪里?”

  一个衙役头目上前禀报道:“一阵乱枪把他们全驱散了,三个伤的没跑了,已被带到签押房,正等大人去审。”

  毕洪恩本能地想下一个杀的命令,可话到嘴边又止住了:这帮学生可不是匪,却是革命党的暗杀队,杀了他们,只怕起事一成功,自己就不能见容于新政了。

  遂心事重重去了签押房见了那三个受伤的男学生,没问没审,啥话没说,只吩咐手下的人去请医治红伤的先生,给三个男学生包扎伤口。

  医伤先生来了,给三个学生包完了伤,毕洪恩才叹着气道:“你们年纪轻轻,别的不学,偏学着往官府衙门扔炸弹,这有啥好呀?”

  一个人高马大的学生说:“我们扔炸弹正是当今最好的事情,至少比你毕洪恩做满人的奴才要好!就算我们马上死了,也是光复祖国的英雄!而你的末日跟着也就到了。现在四路民军已兵临新洪城下,省城革命党和新军刘协统也在昨日夜里举了事……”

  毕洪恩这才知道省城也出了乱子,心中一紧,忙问:“这么说,你们……你们和省城的革命党也有联络喽?”

  学生们却再不说什么了。

  毕洪恩无法再问下去,更不好对这三个学生说出自己心里的主张,便做出一副笑脸,对学生们说:“……国家的事你们不懂,也容不得你们这样乱来的。我念你们年幼无知,不办你们,你们现在先在我这儿待几天,待得事态平息,我就让你们的父母领你们回去。”

  后来,毕洪恩整个上午都在想省城的起事。

  想来想去,就入了魔,竟在沐浴着浩荡皇恩的知府衙门里,于精神上先降了往日的乱匪,且捻着胡须一遍遍打着腹稿,做起很实际的迎匪的心理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