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英雄出世》

  攻打老炮台的是霞姑和白天河的两路人马,战事激烈异常,铁炮和云梯都用上了,还使炸药包炸过城墙,仍是无济于事。

  江标统的绿营凭藉坚固的城堡,和众多的毛瑟快枪三番五次把逼上了城墙的弟兄又打了回去。

  天大亮时,伤亡弟兄已不下百十口子,第三路司令白天河也受了重伤。

  南门打得这般猛烈,西门和老北门却听不到动静,便让霞姑起了疑。

  打西门的是联庄会的民团,和霞姑他们打的是同一面旗,却不是一路人,耍点滑不怪;打老北门的是李双印西二路的弟兄,这李二爷也不打便怪了。况且,北门守城的是巡防营,巡防营里还有自己的内线,打起来本比南门这边要容易。

  霞姑这才派了两个弟兄分别到西门和老北门去传令,要联庄会和李二爷都打起来,对南门形成呼应。

  不曾想,两个传令的弟兄回来却说,守西门和老北门的巡防营已表明了态度,答应中立,李二爷便问要不要把西二路的八百号弟兄拉到南门来,助霞姑奶奶打南门的老炮台。

  霞姑一听就气了,挥着手中的枪骂道:“李双印是混账糊涂虫!两军对垒,中立何存?!巡防营中立是假,一枪不放就守牢了城门才是真!你让这狗日的别派人过来,就盯着老北门打!死打!”

  过了不到半个时辰,传令的弟兄又飞马回来了,说是李二爷已坐着吊筐上了老北门的城头,和钱管带去谈了判……

  霞姑傻了眼,愣了半天没说话,后来脚一跺,顾不得面前正在组织的第四轮攻城,拉马要去老北门。

  然而,也就在这关键的时候,跃上了马的霞姑居高临下,看到了自己保举的总联络边义夫,灵机一动,便想到派边义夫替代自己去老北门。

  边义夫这当儿热血滚沸着,却无事可做,——不是他不想做,而是霞姑瞧他不起,不把他这总联络当人看,啥事也不让他做。于是,便只好举着一只破旧的黄铜单管望远镜,和王三顺一起倚马观战。

  那战也观得不痛快。

  王三顺贼眼眈眈,老想图谋他手上的望远镜,还试着和他闹平等,公然地提出:这望远镜应该一人看一会儿,不能光他边义夫一人老看。

  边义夫很气,说:“你看什么看?你又不懂攻城的事!”

  王三顺道:“你就懂么?你要是懂,咋不去攻城?!光在这儿看?”

  边义夫说:“我就是不懂,也是总联络!我若不看清楚,咋着联络呀?”

  王三顺仍是不服:“现在都打成这样了,还联络个屁!”又说:“别拾个鸡毛当令箭,人家霞姑奶奶给你个总联络的名份,也只是哄你玩!”

  边义夫恼透了,正要发上一通老爷兼总联络的脾气,霞姑却已策马过来了,甩手一马鞭,打落了边义夫手上的望远镜,勒着前蹄高举,嘶鸣不止的红鬃马,对边义夫命令道:“你狗日的不是想带兵么?快给我上马到老北门去,临时指挥李双印的西二路!”

  带兵的机会真来了,边义夫却觉得十分愕然,仰着脸问霞姑:“我去了,那……那李二爷干啥?”

  霞姑切齿骂道:“这狗日的王八蛋死了!”

  边义夫便奇怪:“老北门还没接上火,李二爷咋就会死了?”

  霞姑已急了眼,一点解释的耐心都没有,只对边义夫道:“你狗日的去不去?你不去我就亲自去了!”

  边义夫忙说:“霞妹,你别急,我去,我立马去!”

  霞姑手中的马鞭杆往王三顺头上一指:“还有你,也随我边哥去!”

  王三顺原以为没他的事,已悄悄从地下拾起了望远镜,正做着独享那只望远镜的好梦,这一听说要他也去,当即长了脸。

  却也不能不去,王三顺当下便应了。

  边义夫和王三顺上马时,霞姑最后交待了一下:“你们一过去就得让老北门动起来,还有,西门也得动起来!”

  边义夫说:“霞妹,你放心,我去了,那边就会动的!”

  想到自己要指挥一路人马了,手上却还没有武器,边义夫便又说,“有家伙么,快给我一把!要不镇不住人呢!”

  霞姑骑在马上四处一看,见一个拿洋刀的弟兄离的最近,就把那弟兄的洋刀要了过来,抛给了边义夫。

  边义夫握刀在手,仍是不满足,——他已看中了霞姑手上的毛瑟快枪,可霞姑不说给,他也就不好强要,稍一踌躇,即和王三顺一起纵马走了。

  一路奔老北门去了,边义夫仍未多用心思去想攻城,却老想自己即将显示的威风。

  因而,只离了南门没多远,就让王三顺和他一起下了马,帮他一道整理身上的威风。

  洋刀带鞘,须得挎上的,只是该挎在左边,还是该挎在右边弄不清。

  边义夫不敢去问王三顺,一问便显得自己浅薄了,不问,却又怕挎错了方向,被李二爷手下的弟兄耻笑。

  于是,边义夫便说:“三顺,现在,我倒要考你一考了:你看这洋刀该挎左,还是该挎右呀?”

  王三顺想都没想便说:“边爷,那还用考么?挎右!”

  边义夫点点头:“嗯,不错!”

  遂把刀挎在了身子的右侧,可试着抽了下刀,发现极不顺手,——使刀的是右手,刀又挎在右边,恍惚不对劲。

  可看着王三顺坚定的目光,那怀疑便打消了。

  挎了洋刀,仍嫌威风不足,就把仍攥在王三顺手上的黄铜望远镜夺了过来,用布带绑着,吊到了自己脖子下面。

  王三顺委屈极了,又不敢去和自己的主子争夺,便说:“边爷,敢情这仗是你一人打了,我再跟着你也是多余,我……我还是回南门霞姑奶奶那儿去吧!”

  边义夫挎上了洋刀,又于脖子上吊了望远镜,心理上很满足,态度自然也就出奇的好,指着王三顺的鼻子笑道:“……看你,看你,又耍小心眼了吧?你别回,还得跟我走,我现在指挥着一路人马,正是用人之际哩!”

  王三顺痛苦地责问主子:“你用我啥呀?!”

  边义夫说:“现在委屈你,用你做我的护卫兼传令官,打开新洪城,我用你做…… 做,——三顺,你自己说吧,想做啥?”

  王三顺那时并不知边义夫进城就会发达,以为打开新洪城后,边义夫也做不了啥,自己就更甭指望能做个啥了,便道:“我啥都不想做,只想你把望远镜送我。”

  边义夫说:“行!”

  王三顺却还不放心,爬到马上仍在问:“你做得了主么?”

  边义夫说:“老子现在就是总联络官了,这点主还做不了么?!”

  说罢,决计不再和王三顺啰嗦,举起望远镜,先向枪炮声热烈的城南看了看,又掉转头,向老北门方向瞅了瞅,才很严重地对王三顺道:“三顺,咱快走吧,古人云,兵贵神速!李二爷既已死了,西二路还不知乱成啥样呢!”

上一篇:第11章

下一篇:第13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婴儿潮”的总统来了 - 来自《总统是靠不住的》

卢兄:你好!   本来打算停一段日子再给你去信的,但是,你的来信促使我又提前动笔了,因为你的信中提了不少问题。   首先,我很高兴你能够理解,为什么你要求我介绍今年的美国大选,我却先向你讲了一个二十年前的美国总统故事。实际上,这是基于我自己的经验而来的。对一个完整的“水门事件”的了解,使我一下子对于美国的大选有了比较本质的认识。至少,这一来,知道美国总统“是什么”了,也了解了他在美国政府的权力结构中的准确位置,以及他和其它两个权力分支的关系了。因为“水门事件”是了解这些问题的一个捷径。然后你再去看总统大选……去看看 

导论 - 来自《宪政与权利》

路易斯·亨金美国宪法在国外美国宪法现已存续二百年之久,整个美国正在庆祝宪法的长寿。对于美国人民,宪法是他们的圣经,是他们引以为骄傲的祖国的象征,是他们美好生活的清晰表述,是他们自由的宪章。同时,它也是一份宣言书,它向全世界宣扬与其他意识形态相比值得自豪的美国人的主张。美国宪法是一份服务于不同政治目的、表达了诸多政治原则的政治性文件。它是一部政府的成文宪章,代表着“宪政”,其中蕴含着对政府的约束和对政治权威的限制。它是由“我们,美国人民”规定的,所以代表了人民主权。它是一个联邦政府的蓝图,是联邦各州的……去看看 

24 尾声 - 来自《吃蜘蛛的人》

一星期后,我回到家中,父母直把我当成凯旋的拿破仑。母亲觉得我已青出于蓝了,一定要我答应将来用同样的方法帮助弟弟们,我自是满口应承。我们随即搬迁到石家庄,我在那儿继续我的学业。   12月,父母回北京和小炼、小跃及二姨一起过元巳,我则留下看家。其实当时我家没有任何东西值得盗贼光顾,我这么说不过想为父母节约些车费罢了。这段时间内我完全自学。在农村的那些年我开始相信“老天有眼”、“善有善报”之类的老话,所以我得好自为之,这样父母也许很快会给我带来好消息。母亲说了,她这次到北京要想办法把我们全家都办回去。  ……去看看 

第二部分 第十四章 学习军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第一条 一切儿童、男女青年都属于这个学习军,直到他们在劳动和科学上取得了进入社会所需要的技术和知识的年限为止。  第二条 学习军受男女教师的领导,这些教师都是各技工团的成员。第三条学习军要学习一切科学和艺术并且习惯于作一切的劳动。  第四条 凡三人团指定认为是对于社会特别必要的劳动,应该为学习军的绝大多数所熟练和掌握。  第五条 学习军的工作应该这样来领导,就是:除了青年们的学习之外,从学习军里还应该生产出一种对社会有利的物质资料。  第六条 男女学生的劳动时间由教导人员按照学生的年龄和……去看看 

十八、“速战速决” - 来自《走出迷惘》

王大桁们对我采取的战术是“速战速决”。不过他一如既往地深居后台,甚少亲自出面,甚至在“揭批会”上也极少对着我大声说些什么。但是,只要他一吭声都是蛮有份量的,总是使用一种带着强烈威胁的“警告性”话语。所谓“破坏大联合”的问题以及洪怀安书记是“怒涛”战斗队的“黑后台”问题,都被当做“冷饭”重新端出来炒。他们向原“怒涛”的成员—骆光华、童玉璇和祖家杰,以及对洪怀安本人一一进行一系列猛烈追查。另方面,他们仍然把揭批的重点放在我这个最大“突破口”的人身上,专案小组三天两头地召开小组会对我进行步步紧逼的……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