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英雄出世》

  边义夫以胜利者身份懵懵懂懂进城时,没想到去见钱管带;钱管带却想到了要见边义夫。

  钱管带身边明明守着李二爷,且又明明刚和李二爷在城头议和时喝了几壶酒,偏就不认李二爷,单认一个边义夫。

  在那乱哄哄的时刻,钱管带扯着醉醺醺的李二爷在城门洞下的人群中四处瞅。瞅到了边义夫后,又是挥手,又是跺脚,很带劲地叫:“边爷!边爷!”

  继而,钱管带便冒着和挥刀持枪弟兄相撞的危险,疾疾迎了过来,一把扯住边义夫的手说:“好我的个边爷哟,你总算又来了!”

  那口气,倒仿佛早盼着边义夫开炮攻城了。

  这让满脸满身硝烟的边义夫很惊愕。

  钱管带一口一个“边爷”的叫,还做出那一副前所未有的笑脸,使边义夫觉得这原本相熟的钱管带变得陌生了。

  在边义夫的记忆中,钱管带本是很牛气的,就是当初没做管带,只做着左哨哨官时,就很牛气。

  斗虫只能赢不能输,赢了也没笑脸,倒像是给人家面子。

  强卖大烟给他,还老使假。

  “边爷”自然也是从来没叫过的,高兴了,叫一声“边先生”,不高兴了,便叫他 “混账浪荡公子”。

  就是在前天,这位管带大人还想把他作为乱党来抓哩!

  今日,竟对他称起了“爷”!

  革命带来的变化实是惊心动魄。

  立在钱管带身边的李二爷也让人惊心动魄,边义夫刚瞅见李二爷时,还怕李二爷怨他恨他。

  不料,李二爷得知是他下令开的炮,不但没怨他,还当胸打了他一拳,嗬嗬大笑着道:“好你个边先生,竟他娘的敢用炮轰老子,轰钱管带!倒也轰得是时候!你这一轰,钱管带的决心才下定了!”

  边义夫是机灵的,在认定自己已取得了和钱管带、李二爷平起平坐的资格后,也就捐弃了前嫌,一手抓着钱管带,一手抓着李二爷,两只手一起用力摇着,连连道:“南门霞姑奶奶那边催得急,催得急呀,不开炮没办法!真没办法!这就让你们二位爷受惊了!”

  钱管带忙说:“不惊,不惊,你边爷这几炮不打,我也说不服底下那些弟兄呢!他们这些人不是我,真心向着你们党人,心眼活哩!”

  李二爷也说:“凉个球呀!我和钱管带可都是经过大事的人!”

  钱管带说:“是哩!是哩!咱这吃军粮的,啥事没经过呀?——自然和你边爷就不好比了,边爷您浑身是胆,且又太精明了,都精明得成了精。前天我和我老舅,哦,就是咱知府大人毕洪恩,那么问你,你都不说你是革命党,我和我老舅想和你一起起事都没办法去联络呀。这一来,就……就闹出了今日的误会!若是前天……”

  边义夫不愿和钱管带去谈“前天”,——“前天”不能谈,自己和王三顺被吓得狼狈逃窜,有啥谈头?一谈正显出自己的虚怯来。

  于是,边义夫不接钱管带关乎“前天”的话头,只问:“毕大人还好么?现在何处呀?”

  钱管带道:“毕大人好,好着呢!他目下正在知府衙门候着你哩,已放过话了,说是要和你商量,看咋个独立法?”

  边义夫一听知府毕大人这么看重自己,嘴和心都不当家了,忙对钱管带说:“那咱不能让毕大人老等,得快走,去和毕大人好好商量、商量独立的事!还得……还得立马出个告示安民。”

  身边乱糟糟的,城南老炮台方向还响着枪炮声,李二爷便道:“绿营还占着老炮台呢,咱现在去商量个球呀?得他娘的先打服绿营再说!”

  边义夫一怔,便也应和说:“对,对,老炮台不攻下,新洪还不能算最后光复!”

  钱管带先还坚持要与边义夫一起去知府衙门,可边义夫已决意要先打绿营,钱管带才屈从了,只得集合起守城的三哨官兵,合并西二路的民军弟兄去打绿营。

  绿营在城内城外各路民军与巡防营的两面夹攻之下,只支撑了不到两个钟点,便吃不住劲了。

  江标统得知巡防营举义,新洪大部失陷,又听说省城独立,援兵无望,自杀身亡。 守城堡的右哨打了白旗,中哨、左哨两路人马沿靠山的一面城墙逃到了郊外,作鸟兽散。

  至此,新洪全城光复。

  时为宣统三年十一月十一日中午十二时许。

  下午二时,光复新洪的各路民军首领和响应起事的钱管带、毕洪恩并巡防营哨官们云集知府衙门,于革命党的铁血十八星旗下,宣布了新洪脱离满清政府而独立的文告。

  该文告为知府大人毕洪恩亲手撰写,当众宣诵之时,仍墨迹未干。

  文告上说,新洪一府六县一百二十万军民于斯日完全结束满清异族长达二百七十五年的奴役,归复祖国。独立后之新洪,拥戴已于数小时前独立的省城军政府,并接受中华民国湖北军政府为代表中国民众之全国性临时政府。

  文告的语句言辞都是从《中华民国政府公报》上抄来的,该有的内容都有,一句不多,一句不少,与会者均无异议。遂一致通过了该文告,并决议立即以文代电,通告全国。

  对与会者来说,独立文告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来主持这光复后的新政。

  以钱管带的巡防营和毕洪恩的前朝旧吏为一方,以霞姑和李双印并其他民团首领为另一方,在这个问题上发生了分歧。

  双方各自推出了自己主持新政的代表,且互不相让,这就形成了僵局。

  民军方面推出的代表是霞姑。

  前朝旧吏和巡防营哨官们推出了毕洪恩。

  民军方面认为,毕洪恩乃前朝旧吏,且是在兵临城下之际被迫响应革命的,出首组织新政,难以服人。

  前朝旧吏和巡防营方面则认为,民军各部原为绿林,虽打着革命党的旗号,却断不是真的革命党,由霞姑出首组织新政,更难服人,且会给本城民众造成无端恐惧,败坏光复的名声。

  双方咋也谈不拢,谈到后来,几乎要拔快枪了。

  这时,天已黑了,会上的气氛又很紧张,毕洪恩便建议先吃晚饭,一边吃饭,一边都本着天下为公和对本城民众负责任的两大原则再想想,想好了,吃过晚饭后接着商量。双方在这一点上形成了一致,都同意了。

  晚饭没出去,是把几桌酒菜叫到知府衙门,在知府衙门里草草将就吃的。

  吃过晚饭,民军方面还在为打破僵局思虑时,不曾想,前知府大人毕洪恩竟抛出了一个崭新的建议,代表巡防营和前朝旧吏保举了边义夫。

  毕洪恩拿出边义夫和王三顺前日送来的联络帖说:“……这里要有真革命党,边先生算一个。边先生在起事前就冒着断头之险进城联络过。今日光复后,又挂着革命党的铁血十八星旗,所以,本着天下大公的思想,我们愿推举边义夫先生出首组织新政。”

  边义夫在毕洪恩说这番话时,还在盘算着咋把霞姑推上去,根本没想到毕洪恩会提出让他来组织新政。当时,边义夫以为自己听走了耳,直到一屋子的人都把目光投到他身上,才惶恐不安地问毕洪恩:“毕大人,你莫不是拿我寻开心吧?”

  毕洪恩没有寻开心的样子,冲着边义夫极是真诚地说:“这么大的事,谁能乱说?你边先生敢大义凛然到我和钱管带这儿来运动革命,今日就该担起新政的职责。”

  边义夫听毕洪恩再次提到运动革命,益发心虚,忙站起来连连摆手道:“毕大人,诸位,兄弟……兄弟真是不行的,兄弟以为,不论是霞姑奶奶还是毕大人,都比兄弟强得多,所以……”

  边义夫的话尚未说完,钱管带便立起来,把边义夫的话打断了,先讲故事一般,把边义夫运动革命的大义凛然又宣布了一遍,有鼻子有眼地说,边义夫当时是如何如何的英勇,如何如何的声泪俱下诉说大汉民族二百七十五年痛史,才促成了巡防营和毕知府参予起事,才有了新洪的光复,因此,今天边义夫主持新政当之无愧。

  边义夫军政生涯中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投机,就是在钱管带说完这番话后开始的。他本心还是想拥戴霞姑的,可嘴一张,话竟变了,竟也做梦似的讲起故事来,道是钱管带和毕大人也不简单,出于革命大义,当场表明自己光复新洪的主张,并答应于民军起事之日予以响应云云。

  “因此,”边义夫最后说,“不论是霞姑来组织新政,还是毕大人来组织新政,我看都顺理成章,兄弟都举双手赞成。”

  然而,巡防营和旧官吏方面是完全不能接受一个女强盗的,而民军方面则也不能接受投机革命的毕大人。

  最后,双方代表终在极勉强的情况下,议决通过边义夫为新洪大汉军政府督府,主持新洪一城六县之军政,各路民军和巡防营一体归其管辖。另举毕洪恩为副督府,霞姑为民政长。

上一篇:第13章

下一篇:第15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六章 个人主义的道德问题 - 来自《古典自由主义与自由至上主义》

Ⅰ  到目前为止对自由的基础的讨论中,还留有一个令人尴尬的空白。虽然自由主义的哲学表述和流行的政治表述都强调个人的神圣不可侵犯性,但是对个人的在不同程度上受到窜改的不可侵犯的权利,对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可精确无误地指出的政府强制领域的不恰当性,以及对一种支撑这种思考的高深莫测的道德哲学,却都不置一词。确实,缺乏这样一种基础(如果像米斯、弗里德曼、斯迪格勒和布坎南这类论者确实对此不津津乐道的话)被当作一种人类的思想无力加以改变的智力必需品而加以接受。当然,所有论者都认识到这一事实:私人财产交易经济的……去看看 

第四章 最后的贵族——康同璧母女之印像 - 来自《往事并不如烟》

康同璧,女,字文佩,号华鬘,广东南海人,1886年2月生。康有为次女。早年赴美国留学。先后入哈佛大学及加林甫大学,毕业后回国。历任万国妇女会副会长、山东道德会长、中国妇女会会长。曾在傅作义召开的华北七省参议会上被推为代表,与人民解放军商谈和平解放北平事宜。1951年7月被聘任为中央文史馆馆员,是北京市人民代表,第二、三、四全国政协委员。1969年8月17日病故,终年83岁。 ——摘自《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传略》   我在校读书的时候,有位同窗是城市平民出身,那个年代由于阶级成分好,很受组织信任。当我毕业发配到边陲,她被留校当……去看看 

腐败是导致两极分化和产生 - 来自《中国弱势群体》

弱势群体的一个支点这个说法是听来的,流传甚广,除贪官污吏外,一片赞同,无人否认。具体论证和推理也多,试举若干。  一种说法十分简单。在揭露一件大案时,某官贪污几十万、几百万,老百姓就说:这都是从人民身上搜刮去的,他们发了财,我们就穷了。据说,每年公费吃喝,已从1000万元增加到2000万元、3000万元;又说,全国公家用车350万辆,每年开支也要3000万元。老百姓就算两笔账:一笔是两个3000万元,省下一半,就能造多少公路、多少大桥、多少水电站,现在没有了;另一笔是如果把这些钱用来涨工资,不,用来帮助穷人,就能有多少户、多少人摆脱贫困,实现小……去看看 

第三章 告别国有身份的时代 - 来自《中国黄河调查》

前任厂长将企业的小礼堂出卖给私人做房产生意,遭到了员工的强烈抵制,他们围在工地上阻止工程队施工并打出了不许贪官卖地等标语。  “这标语我们已经守了半年,可你一来就拿下,这是什么意思?现在员工已经拿不到工资,生活非常危困,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待。”这是宁夏亚麻印染厂工人对刚上任的石厂长发出的质问…只能无奈地接受资方的条件(1)  “这标语我们已经守了半年,可你一来就拿下,这是什么意思?现在员工已经拿不到工资,生活非常危困,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待。”这是宁夏亚麻印染厂工人对刚上任的石厂长发出的质问。  前任厂长……去看看 

第一章 - 来自《走下神坛的毛泽东》

毛泽东为什么会选中你卫士长?   原因是多方面的,也不是一下子能讲清。不过,我认为最初的原因是我不想于。人 么,。越不易得到的东西就越想得到,对于伟大的人物来说也不例外。我这样比喻也许不恰 当,还是讲事情的经过吧。   1947年春节刚过,我被调到周恩来身边当卫士。不久,便撤离延安,开始转战陕北。   大约是8月18日,转战陕北期间最紧张的一天。刘勘的七千旅紧追我们中央机关的几 百人,从绥德追到米脂,追到蓖县,一直把我们追到黄河边。   那几天,天天大暴雨,身上没有干的时候。河水猛涨,汹涌澎湃,十几里外就能听到咆 哮声。毛……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