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英雄出世》

  嗣后长达二十四年的军阀混战就此拉开序幕。

  民国元年6月,边义夫以替霞姑复仇为号召,被桃花山当年霞姑手下的四百弟兄举为新首领。

  两个月后,铜山弟兄归顺,两边八百三十八名弟兄,面对革命党的铁血十八星旗盟血发誓,要随边义夫杀回新洪城去,并继续承认边义夫为新洪督府兼独立建国军协统。

  9月,边义夫亲率王三顺及随从保镖八人,秘密潜赴省城,联络省城不得意的党人黄胡子试图发动二次革命。

  不料,抵达次日,省城发生兵变,省城新军协统兼大都督刘方华纵兵大捕党人,黄胡子亡命上海。边义夫被迫返回。

  是年11月,边义夫为筹划施行二次革命,发布改编令,正式废弃“独立建国军”名义,以桃花山和铜山的八百八十三名弟兄为基干,在新洪六县境内大肆招兵买马,组建 “讨逆军”,并出任“讨逆军”总司令。

  同年12月30日,由六路计三千六百弟兄组成的“讨逆军”完成大战爆发前的集结。

  “讨逆军”总司令边义夫在桃花山下的口子村,发表了日后被政敌、对手骂作“明言窃国”的著名的“讨逆宣言”。

  民国2年1月3日,“讨逆之战”正式爆发。六路“讨逆军”沿当年霞姑起事的路线,高张十八星铁血旗,浩浩荡荡由口子村向新洪城进发,于当夜兵临新洪城下……

  这是个历史性的时刻。

  十二门铁炮对着老北门架起了,前督府,现讨逆军总司令边义夫足蹬贼亮的马靴,站在一年多以前站立过的地方,心情异乎寻常的平静,甚至没有多少进城的热望。

  城里都有些什么,进了城又会发生什么,边义夫都知道。

  他已完整的品尝过一次从进城到出城的滋味了。

  边义夫身边仍是王三顺。

  王三顺不时地举着一个新式的双筒望远镜向城门上看。

  这个边义夫忠心不渝的追随者和盟兄弟,现在担任着边义夫当年担任过的职务:总联络。

  总联络当然应该有个望远镜,边义夫微笑着想,觉得那时自己与王三顺争一个单管黄铜望远镜实是很滑稽的。

  想到那个单管黄铜望远镜时,边义夫也想到了霞姑,想到了李二爷,想到了白天河,还想到了倒在他洋刀下的独眼大汉。

  正是他们造就了今日的他。

  边义夫知道,他对他们这些先驱同仁是应该保留自己永远的敬意的,良心和理智也时刻提醒他记住这一点。

  可也是奇怪,真率着讨逆军站在这血泪城下了,当初的悔痛和愧疚却无了踪影,就连对这些先驱同仁的思念也是淡淡的。

  毕府鸿门宴上的惨事,就像一个好了许久的伤口,在最初的创痛过去之后,留下的只是浅浅的疤痕了。

  信步攀到身边的一座高大的坟头上,边义夫仰望着白云翻滚的民国2年的天空,颇具理性的继续着自己思索: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从现在开始,不论打啥旗号,他都得为自己干了。母亲说得对,他已没有退路,他只有在这条征战的路上走到底了。

  他或许会干好,霞姑和前步二标千余弟兄,已用自己浸着艳红鲜血的躯体构筑了一座尸山,垫高了他眺望未来的视线和目光,他再干不好就说不过去了。

  六路主力在等待总司令边义夫的命令,边义夫却迟迟不下命令。

  当王三顺爬到坟头上,向边义夫请命时,边义夫一言不发,接过王三顺手中的望远 镜,对着城头看了半天,才习惯的“考”起了王三顺:“三顺呀,霞姑、李二爷、白天河,这些最优秀的悍将都不在了,你说这城咱还能打开么?”

  王三顺坚定地道:“我看打得开!”

  边义夫点了一下头,一步一滑从野草丛生的坟头上走下来,走下后,又脱下戴在手上的白手套,把沾到马靴上的坟土掸了掸,才立直身子,平静地下达了总攻击的命令。

  伴着升上黎明天空的信号弹,十二门铁炮轰响了,决死队的第一轮攻城开始了。枪声、炮声和呐喊声犹如雷震,大地在脚下颤抖,新洪城头笼罩在一片如云的烟幛和血红色的火光之中,情形甚为壮观。

  边义夫这才激动起来,重新戴上白手套,手指着在枪声炮火中逼近城墙下的决死队弟兄,无限感慨地对王三顺道:“三顺,你懂么?我们今日是在创造历史哩!历史就是这样轰轰烈烈演进的。”

  王三顺笔直一个立正说:“是的,边爷,创造历史,还轰轰烈烈演进……”

上一篇:第19章

下一篇:第21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34章 - 来自《至高利益》

李东方在全市党政干部大会上讲话时提到河塘村以后,河塘村的名气骤然大了 起来,连躺在医院的大老板钟明仁都注意到了。钟明仁专门把贺家国找来谈了一次。   钟明仁指出:“问题不在于选了一个算命先生上台,而在于我们的党员同志人 家老百姓一个不要!河塘村32个党员中不可能一个好人没有,为什么人家就是不要 呢?以前的党员干部太腐败嘛,老百姓一旦有了民主权利,不赶你下台才怪呢!实 际上警钟早就敲起来了,我们有些同志就是充耳不闻,就不愿多想想怎么做好这个 人民公仆,怎么好好为老百姓服务,还在那里为了自己的所谓政治利益机关算尽, ……去看看 

第二部分 第一章 社会制度的要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一切社会组织,无论它是好的或是坏的,都有一个同一的原始的要素,每一次社会组织变更的时候,人们就必然要回到这个要素上去;这一个要素就是人的种种欲望。  所谓欲望,人们不应该只理解为是对于某一种东西的贪欲,而是总的包括人的一切欲念、要求、企图、盼想、希望和需要。如果说我们今天不用欲望,而用这些词里的某一个词来代替它,那只是为了表明欲望的或强或弱的表现程度;例如我为了解饿,吃一份肉和菜蔬,这就满足了我的需要;我再吃些水果,这就达到了我的要求;但是如果此外我还想要再吃些甜食,这种要求人们就把它叫做欲望。但是如果说在……去看看 

第二章 不完全市场,次优定理与软预算约束 - 来自《“看不见的手”范式的悖论》

亚当·斯密的看不见的手,就像皇帝的新装。之所以看不见,是因为本来就不存在的。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   信息总是不充分的,市场总是不完全的,也就是说市场总是不具有受约束的帕累托效率的。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   在我们对政治经济学和社会秩序的思考中,到处都是关于“看不见的手”的争论,尤其在现代市场经济中政府应扮演什么样的角色问题上更为突出。的确,像我们即将加以澄清的那样,在对“看不见的手”的论证中,相对立的双方可被描述为 “有条件的看不见的手”和“无条件的看不见的手”。由此看来,当代关于……去看看 

第9节 悖论之三:国家与社会 - 来自《道路通向城市》

因此,中国20世纪的现代化和法治建设还呈现了另外一个悖论。对于变法的强调意味着必须有一个强大的国家权力来保证这一工程的实施,对立法的强调也意味着要以更多的暴力才能使立法得以落实。但是,在进入这一世界性现代化进程之际,中国并没有一个强大的国家。事实上,正是由于当时国家不强大,军队不强大,财政不强大,官僚行政机构缺乏效率,无法有效动员社会,才引出了变法的主张。因此,中国的变法或现代化必然同时是一个国家重建的过程,是建立和强化国家政权的行政管理、财政税收、军队和警察并以此保证国家推动社会现代化的过程。就整体……去看看 

第24章 - 来自《十面埋伏》

坐在办公室里的罗维民看看表,已经凌晨两点多了。   他使劲地揉了揉眼睛,并不太困,只是眼睛发干。算了算,已经连续两天两夜没能睡一个囫囵觉了。但他知道不能睡,也没时间睡。   赵中和是晚上10点多离开的。他在下午6点以前把王国炎的那本日记和那本《犯罪心理学》交给了看管隔离室的值班看守。罗维民尽管没有跟他一块儿去,但罗维民心里明白,肯定有人知道是他同赵中和一块儿去隔离室拿走了王国炎的日记和《犯罪心理学》。他肯定又一次被暴露了。   没有人会怀疑这些都是赵中和干的,要怀疑只能怀疑到他头上。他清楚这个,所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