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英雄出世》

  九格纸窗上有个洞,是父亲趴在床上用手抠的。

  这个乡巴佬不甘心,从躺到床上那天起,就一心渴盼着重回外面的世界。他抠破纸窗,老把那只独眼紧贴在纸洞上,阴阴地注视着院子里的一切。

  这很让卜守茹讨厌。

  卜守茹觉着父亲其实是个无赖,成事时是无赖,败事时仍旧是无赖。

  小轿在院中一落下,卜守茹就看到了父亲贴在窗洞上的独眼,独眼热辣辣的,在明亮汽灯的映照下闪现着幽蓝的光,且定定地望着她,随时准备捕获她的允诺。

  卜守茹装作没看见,下了轿,径自回了自己的西厢房。

  窗洞上的眼急了,“妮儿,妮儿。”一声声唤。

  卜守茹不理,先用热水洗了脸,烫了脚,又叫巴哥哥把带回的狗肉包子拿到火炉上去蒸。

  正吃包子时,仇三爷过来了,好声好气说:“卜姑娘,你爹叫你昵!”

  卜守茹道:“我知道,我耳朵没聋。”

  仇三爷又说:“那……那就过去吧,你爹都哭了……”

  卜守茹坐着不动:“他也该哭了,日后他还会哭的,没准得天天哭,——三爷,你记着我这话。”

  仇三爷那日还不知道后来将要发生的大变化,还是尽心尽意地劝:“卜姑娘,别赌气了,好歹他是你爹,就算他过去对你不好,也……也还是你爹嘛。”

  卜守茹粉脸一板:“你让我静静心好不好?你去告诉我爹,我还没想好,一想好就过去和他说!”

  吃完包子喝过茶,卜守茹才过去了,出门前无意中发现脸上有泪痕,又洗了次脸,还在脸上扑了些香粉,显着很平常的样子。

  父亲独眼红红的,扁长的脸上有泪痕,见她进来,慌忙用手撑着床坐起了,连声问: “妮儿,都看过了?你都看过了?”

  卜守茹不答,在床前的红木小凳上坐下,漫不经心道:“老刘家的狗肉包子不如从前了,馅少,也缺油。”

  卜大爷应付说:“是哩,是哩!”

  卜守茹摸起父亲心爱的提梁紫砂壶,在白白的小手上把玩着,又说:“独香亭茶楼的老掌柜问你好,要你好生调养。”

  卜大爷点点头:“再见着老掌柜,替我捎个好。”

  说完这话,卜大爷又想问自己的事,卜守茹却扯起了革命党。

  “爹,你可别说你冤,咱城里还真有革命党呢!官家的缉拿告示上有名有姓,还有像,我都见着了。是贴在咱独香号门上的。从那像上看,人还挺俊的,有点像我巴哥哥。”

  卜大爷说:“革命党谋反,都是作死……”

  卜守茹捧着提梁紫砂壶,喝着水:“作啥死?还不是被官府逼急了么?今个儿若是有人来伙我,我也会做革命党的!”

  卜大爷这下总算逮到了话题:“妮儿,爹不是逼你,该给你说的话,爹都给你说了,不知你想好了么?”

  卜守茹不做声,转脸望着火焰跳跃的汽灯出神。

  卜大爷又小心地问:“咱……咱城西的三十六家轿号和地盘,你……你可看过了?”

  卜守茹淡淡道:“看过了。”

  “妮儿,你觉着爹的这盘买卖咋样?”

  “有点意思。”

  卜大爷被这轻慢激火了:“有点意思?妮儿,你口气真大。为了这点意思,爹差点死了三回!”

  卜守茹柳眉一扬:“你咋就没真死掉呢?”

  顿了下,又说:“那时你要死了,我会哭的。”

  卜大爷嵌着刀疤的脸颤动起来:“妮儿,你……你说这话?你……你也巴不得我死?”

  卜守茹笑了笑:“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你要在那会儿死了,就不会落到今个儿这步田地了。你想想,你今个儿有多惨,老趴在窗洞瞅人,还得把自己的黄花闺女硬送给人家马二爷。你就没想过,人家马二爷是羞辱你么?”

  卜大爷用拳头砸着床沿,叫道:“谁也甭想羞辱我!甭想!老子今日把你送过去,就是为了往后能好好羞辱他们马家!妮儿,你得记住,这世上的人都只认赢家!只要斗赢了,今天的事就会被人忘掉!”

  卜守茹摇摇头说:“别哄自己,今天的事谁也忘不掉。你就算日后赢了,人家也会指着你的脊梁骨说,这人卖过自己亲闺女!”

  卜大爷似乎有了些愧,不言声了。

  卜守茹又说:“况且,我断定你赢不了,我劝你再想想。”

  卜大爷不愿去想,说:“妮儿,你……你只要答应到马家去,爹一准能赢,爹说过,爹凭五乘小轿……”

  卜守茹打断卜大爷的话头道:“别再提那五乘小轿了,我听腻了!你要还是我爹,现在就别把话说得这么死,就再想想。想想你三年前给巴庆达许下的愿,你答应他娶我的。”

  卜大爷认这笔账:“不错,我是答应过小巴子,只因为小巴子对你好,你也喜他……”

  卜守茹插上来说:“现在我还喜他……”

  卜大爷手直摆:“现在不行了,小巴子不能给我三十六家轿号。我想定了,为了三十六家轿号,你非去马家不可!”

  卜守茹似乎早已料定父亲不会回头,站起来问:“日后你不会后悔么?”

  卜大爷点了点头。

  卜守茹再问:“真不后悔?”

  卜大爷又点了头。

  “那好,”卜守茹说,“就这么定了,我是你的闺女,我听你的,你叫麻五爷和马二爷说吧,让马家定日子,我去。出阁那日,我要东西城新老八十二家轿号一起出轿,红红火火,气气派派!”

  卜大爷高兴了:“这行!爹都依着你的心意办。”

  卜守茹哼了一声:“你可真是我的好爹!”

  言毕,卜守茹转身就走,走了几步才发现,手上还攥着父亲的提梁紫砂壶,遂死命将砂壶摔碎在方砖铺就的地上,旋风一般出了门……

  门口,巴庆达正呆呆立着。

上一篇:第22章

下一篇:第24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代序 解释中国社会历史的另一种可能性 - 来自《世袭社会及其解体》

在历史资料使我们所能确知的范围内,能与近代以来中国所发生的巨变等量齐观的,大概只有春秋战国时代的那一场巨变,古人以“封建废而郡县行”来描述那一场历史巨变,当代中国占优势的看法则至少字面上与此相反,认为中国由此进入了“封建社会”。  本书无意于在久争不下的中国古史分期讨论中再添一说,而是想首先重新考察并质疑各期“封建社会”说的共同前提或范式(paradigm),弄清这一范式的来龙去脉,并暗示理解历史的另一些可能性及其带来的新问题,例如,如果中国不是相当早地进入,而是相当早地脱离了“封建社会”,就有一个并非“中国封……去看看 

第五章 千秋功罪 - 来自《统一与分裂》

引言:隋炀帝下令将许多丝绸披悬在树木上作装饰,以向外国人显示富足。当外国人在洛阳赞美隋朝的强大时,为饥饿所迫的百姓已经准备揭竿而起了。   第一节 社会财富的投向   引言:   在中国漫长的专制社会中,皇帝或政权的首领有最高权力,有权支配自己统治范围内的一切人力和物力,所以统一的范围越广,能够集中的人力和物力也就越多。相比之下,分裂或分治政权可以支配的人力和物力要小得多。   由于中国长期处于农业社会,生产力的提高非常缓慢。周期性的人口下降大大推迟了人口相对过剩的出现,直到十七世纪以前,总的说来还没有……去看看 

第26章 关于“文革”博物馆 - 来自《一百个人的十年》

十二年前,当举国沉浸在文革覆灭的极乐里,一个老人独自在整个民族被损害的心灵残 骸上低首徘徊。他不断以一篇篇沉重的忏悔录,催动人们灵魂的自我修复。几年过去,社会 改弦更张,现代生活的声光化电充满魅力地倾盖中国;贫困巳久的中国人急于富裕起来,这 桩未被深究、尚无答案的历史上最惨重的文革悲剧却被不知不觉淡却了。这老人忽然仰起头 来,庄严地呼吁:“要建造一座文革博物馆!”   他便是巴金先生。   听到这声音,我突然想起文革初我家被洗劫一空的那个晚上,我躺在黑糊糊的走廊地板 上睡着,外边人们正在相互残害,不知为什么,梦……去看看 

第十四章 天安门 - 来自《邓小平传》

1984-1989年      1984年10月1日,伴随着隆隆的鼓乐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五周年庆典在北京举行。50年代,每年 5月1日和10月1日,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在天安门城楼上检阅从东到西经过天安门广场的游行队伍。沿用这一惯例,邓小平和他的亲密同事们,这天也在天安门检阅了游行群众。游行共进行了三个小时。游行队伍前面是各个不同兵种组成的男女方阵,最后是载有弹道导弹的卡车,中间是工人、农民、学生和知识分子代表组成的队伍。队伍有大有小,人们大多都围绕在造型生动的彩车周围,徐徐地经过广场。由二百多人组成的军乐队奏响了……去看看 

第十六节 - 来自《周恩来的最后十年》

周恩来被卷进了“文化大革命”;刘少奇在天安门城楼被冷落;“中央文革” 就像一只大筛子;周恩来说:“不要侮辱少奇同志的人格嘛!”   毛泽东要亲自发动、亲自领导并亲自指挥那一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恐怕是谁也阻挡不了,但这场运动所造成的灾难性后果,是包括周恩来在内的中央高层领导人所始料未及的,也都被动地卷进去。那时,周恩来的思想认识总跟不上局势的发展。他常用以往历次政治运动的经验来处理“文革”引发的种种突发事端,仍希望将“运动”置于各级党委领导与控制之下,不准“越轨”。1966年夏天,人民大会堂那次著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