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英雄出世》

  风掠过屋脊时发出刺耳的尖啸,旋到空中的积雪纷纷扬扬落。

  天幕是凄冷的,月影和星光显得异常遥远。

  巴庆达痴痴走到院里,抬头仰望着夜空,硬没让聚在眼中的泪淌下来。

  风刺着他上仰的脸,落下的碎雪在脸上化成了水,冰凉冰凉,像许多小虫在爬。

  巴庆达袖着手想,这时候自己不能哭,卜姑娘最看不起男人的眼泪。可他差点儿管不住自己的眼,在堂屋门口,听着卜姑娘和卜大爷说话,鼻子就发酸了;走到院里,西北风一吹,泪一下子就盈满眼窝。

  他透过泪眼看到的天空没有星月,只是一团茫然的黑。

  于那团茫然的黑中,看到了小时候的卜姑娘:一张总洗不净的圆圆的脸,一只小小的翘鼻子,穿一身打着补丁的老蓝色土布衣,直搂着他的脖子叫巴哥哥。

  十年前,卜姑娘就是这副模样在她乡下老林前上的轿,他当时可没想到有后来的相好和今日的分手。

  卜大爷不中意自己的丫头,打从把卜姑娘从乡下接来,就没打算日后好好打发她。卜大爷一心扑在他的轿子、轿号上,只把卜姑娘当做狗儿、猫儿一般对待,后来发现他和自己闺女好,就把闺女许给他了,条件是,白给卜大爷侍弄五年轿子。

  说这话时,卜姑娘十五,他二十二。

  他当时想,五年是好过的,他也是上算的,——卜大爷当年为五乘小轿,白给马二爷抬了三年轿不说,还赔上了一只眼;他得人一个闺女,才搭上五年光景,值。

  可谁能想到卜大爷会败呢!

  在巴庆达看来,卜大爷简直是个神话,咋也不该败!

  可卜大爷竟败了,且败得这么惨,落到了卖闺女的地步!

  他的好梦也跟着完了……

  尽管仰着脸,泪水终还是滚了下来,顺着下巴颏往地上落。

  巴庆达再也无法压抑自己,抱头蹲在地上,如同受了重伤的狗,呜呜咽咽哭了起来,哭得浑身乱颤。

  不知啥时,从指缝中看到了一副贴在地上的人影,人影细长一条,在巴庆达面前轻轻晃。

  巴庆达不敢放肆哭了,先是收了呜咽,继而,又用祆袖子抹去眼里和脸上的泪,才慢慢抬头去看那人。

  是卜姑娘。

  卜姑娘在看天上的星。

  巴庆达站起来说:“天冷,回屋吧。”

  卜姑娘不动。

  巴庆达又说:“我胃又疼了,都疼出了泪……”

  卜姑娘道:“你得穿暖点。”

  巴庆达点点头:“我知道哩。”

  旋起一阵风,“嗖嗖”啸声又起。

  卜姑娘叹了口气:“风真大。”

  巴庆达应了句:“是哩。”

  卜姑娘这才回转身说:“巴哥哥,咱回吧。”

  巴庆达默默看了卜姑娘一眼,要回自己屋。

  卜姑娘伸手把他拉住了:“去我屋,我……我屋有火……”

  巴庆达知道卜姑娘有话和他说,想去,又不敢,怕自己会当着卜姑娘的面再次哭出声,便道:“明个儿再说吧,今晚我……我还得到……到王家班子跑趟龙套……”

  卜姑娘问:“你还有心思去跑龙套?”

  巴庆达嗯了一声,道:“和人家王老板说好的,得去。”

  这倒不是瞎话,真是说好要去跑一趟的,戏衣都备好了,还想拉着卜姑娘一起去。卜姑娘起小就喜听戏,但凡轿号的伙计去跑龙套,她都跟着。晚上没轿可抬,伙计们就去挣碗夜宵钱,她去听白戏。

  卜姑娘今晚不想听戏,说:“还是别去了,到我屋陪我坐坐。”

  巴庆达又找了个借口:“明个儿再陪你吧,晚上不好,你爹不许哩!”

  卜姑娘一下子火了,手指戳到了他额头上:“你这人真贱!不抽着你你就不上道!去,到我屋去!”

  只好去。

  往卜姑娘住的西厢房走时,巴庆达就在心里对自己说:老巴,你别哭,你狗日的说啥也别哭,人家卜姑娘心里原就够烦的了,你可别再给人添烦了……

  屋里燃着盆木炭火,火很旺,也好看,蓝蓝黄黄一大团。

  卜姑娘进屋后,先到火盆上去烤手。

  卜姑娘的手小小的,细细的,被火烤着,又红红的,让巴庆达为之动心。心一动,巴庆达鼻子就发酸。

  卜姑娘说:“这世上若是还有信得过的男人,我就只信你。”

  巴庆达说:“我不足信。我这辈子都做不下你爹做的那些事。”

  卜姑娘说:“你和我爹压根儿是两种人。”

  巴庆达点点头:“我也想做你爹那种人,也想弄上三十六家轿号,可……可卜姑娘你知道,我没能耐,只能给人抬轿。”

  卜姑娘定定地盯着他问:“我若是给你三十六家轿号,你能给我守好么?”

  巴庆达摇摇头:“怕……怕是守不好。卜姑娘,我不能骗你,我斗不过马二爷,也缠不了麻五爷和他手下的徒子徒孙,更……更甭说官府了,我……我见了官家的人就怕……”

  卜姑娘走到他面前,把烤得热乎乎的小手插到他脖领里,抚摸着他结着厚茧的肩头,轻声说:“巴哥哥,其实你不软,你只是心善。我要给你三十六家轿号,你能侍弄好,一定能的……”

  巴庆达讷讷道:“我……我真是不行,我胆小……”

  卜姑娘在捏他的肩头,一边捏,一边说:“你胆不小,小时候,人家欺负我,我爹不管,都是你帮我去打架。有一回,你一人打他们俩呢,打得一头一脸血……”

  眼泪禁不住落了下来,巴庆达一把把卜姑娘搂在怀里,哽咽道:“那……那是为你,为你!今个儿为你,我……我还会拼命去打……”

  卜姑娘也哭了,任泪珠儿在粉脸上挂着,说:“今个儿,你还是为我,你替我管着那些轿号!”

  巴庆达叫了起来:“我还管啥?你都要到马二爷家去了!”

  卜姑娘从他怀里站起来说:“你得有耐心,马二爷六十二了,总要死的!”

  巴庆达又说:“那也用不着我管,这里有你爹。”

  卜姑娘道:“不说我信不过这个乡巴佬,就算我信得过他,他也不行了,我爹完了,你得记住!这话我再不愿多说了!”

  巴庆达还是摇头。

  那日夜晚,巴庆达根本没想过别的,只想着卜姑娘从此再不属于他了,他的世界倾覆了。

  在他看来,卜姑娘就是他未来的一切,没有卜姑娘,就是有三百六十家轿号,他的心也是空落落的。

  他认定,卜姑娘是为了安抚他,才提出让他管三十六家轿号的,而卜大爷不会把三十六家轿号给他,——不是为了三十六家轿号,卜大爷也不会把自己亲闺女送给马二爷。

  巴庆达想到了私奔,一把扯住卜姑娘的手说:“我……我这辈子啥都不要,只要你!你既这么烦你爹,不如跟我走,走的远远的……”

  卜姑娘一怔,呆呆看着他,许久没做声。

  巴庆达全身的血都涌到了脑门上,脑门红红亮亮的,且有汗:“可以跟王老板的戏班子走,大后天,去江南……”

  卜姑娘不接话,像没听见似的,反问他:“巴哥哥,你……你不喜咱的轿行、轿子么?”

  巴庆达直愣愣地道:“我不喜,只喜你!”

  卜姑娘说:“我喜。我要咱的轿行、轿子。我觉着,打从八岁那年上了你和仇三爷的小轿,我的命脉都和轿行、轿子搭在一起了。今天在大观道上走着轿,我就在想,真没了这些轿子,我可咋活?”

  这可是巴庆达再没想到的:卜姑娘竟也这么看重轿!

  巴庆达凄哀地看着卜姑娘:“难道说我……我不如轿?”

  卜姑娘摇摇头:“这不好比。”

  巴庆达非要比:“我和轿,你要哪样?”

  “我都要。”

  “只能要一样。”

  “我就要两样。”

  巴庆达拗不下去了,长叹一声说:“当初,我……我真不该把你从乡下抬来!”

  卜姑娘点点头:“这话对了,傍晚在独香亭楼上我先说过的。”

  巴庆达眼圈红红的:“你心狠……”

  卜姑娘说:“我心不狠,今个儿,我……我把能给你的都给你……”

  巴庆达不知道卜姑娘还能给他啥,瞅着卜姑娘,呆猴似的。

  卜姑娘见他这么痴,就把身上的绿缎祆先脱了,又把裹在乳上的红绸抹胸布解了,露出鼓胀着的双乳,让他摸。

  巴庆达这才明白了,卜姑娘要把自己身子给他。

  这是他多少年来朝思暮想的。

  想象中的这时刻,是在洞房花烛的夜里,是在一个迎娶的隆重仪式完成之后,不是在这里,偷偷摸摸的。

  卜姑娘是他心中的神,他得把她迎进门,像供物一样敬奉在身边。

  巴庆达不由地生出了敬畏之心,身子不由地向后退着,连连说:“不,不,卜…… 卜姑娘,不要这样……”

  卜姑娘说:“我……我要,巴哥哥,你得听我的!”

  巴庆达心很慌:“以后……以后,我要是……要是能娶了你,再……再这样……”

  卜姑娘泪水直流:“我要你的儿!要你的儿!懂不懂!你的儿将来就是咱三十六家轿号的少东家!”

  巴庆达这才怯怯地过去了,轻轻地抱住了卜姑娘,就像抱住了一只金贵易碎的花瓶。

  卜姑娘却不管这些,两只手死死搂住他,还用牙咬他的肩,喉咙深处发出浓重的喘息,这让他多多少少动了情,也有了些想要的意思……

  然而,终是不行。

  把卜姑娘的衣服全脱了,搂着钻进被里,马上嗅到了枕上、被头的香气,心中的卜姑娘又成了神,仿佛那香气不是脂粉味道,倒是施主供奉的香火,总觉着自己是在亵渎神灵。

  失败感山也似的压来,巴庆达俯在卜姑娘赤裸的身上哭了,一边哭,一边狠抽自己嘴巴:“我……我不行,不行,干……干啥都不行……”

  卜姑娘安慰说:“你行的,肯定行,从今往后,你夜夜来,我给你留门,直……直到有了你的骨血……”

  这当儿,正房响起了卜大爷一声高似一声的叫唤:“妮儿,妮儿……”

  卜姑娘从床上探起身,一下将油灯的灯火吹灭了。

  卜大爷还在唤:“妮儿,我看见小巴子了,你叫小巴子出来……”

  巴庆达有些怕,再顾不得哭,想往起爬。

  卜姑娘一把把他拉住了:“别走,就让他拖着断腿爬过来看!”

  这夜,卜大爷高低没爬过来看,巴庆达也在夜过五更,卜姑娘睡熟之后悄悄溜走了,走时偷偷拿了卜姑娘解下的那条红绸抹胸布。

  抹胸布红得耀眼,像一缕霞光。

  巴庆达当时就想,这缕霞光将永远伴随着他,直到他老成一副骨头架,直到他连骨头也烂到泥土里……

  这夜巴庆达的出走,是卜守茹万万想不到的。

  天亮以后,卜守茹呆呆坐在红木床上,心里空落落的。

  后来,卜守茹突然意识到了点啥,忙不迭地披了衣服,下了床,跌跌撞撞往门外跑。

  在院子里见到了扫地的仇三爷,仇三爷像似看出了她的心事,没头没尾说了句: “走了,连铺盖都带走了。”

  她仍不甘心,三脚两步出了院门,站在院门口的青石台阶上,痴痴地向街面上张望。

  街面上是一片薄薄的雾色,雾中有三两行人,一二轿影。

  卜守茹眼中的泪珠儿情不自禁滚落下来……

上一篇:第23章

下一篇:第25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章 西力冲击(上)(一八三〇至一八五〇) - 来自《近代中国史纲》

第一节 中英争端的扩大   一、英国的新举措   海运大开已三百年,中英的接触已两世纪,彼此互感不满。中国虽无调整之意,英国则已不耐,认为非变不可。十九世纪初期,英国工业革命渐次完成,机器化的生产大量增加,市场固待开扩,原料亦须争取。同时交通革命方兴未艾,火车开始行驶,轮船利于致远,自欧洲东来时间缩短,一时虽不能大量使用,要为时不久。制海权业已掌握,军备日强,印度早为所有,一八二四年又占领了具有战略意义的新加坡,控制了东入太平洋的海道要冲,在在使英人不安于现状。地大物博的中国门户必须进-步地打开,中西的关系必须修正,……去看看 

第一部死灰复燃 20、奥地利:死刑 - 来自《二战全景纪实》

希特勒决定立即动手对奥地利实施吞并。他采取的第一个行动是让总理府国务秘书汉斯·拉麦斯于2月4日晚上通知德国驻奥地利公使冯·巴本,说总理决定免除巴本的大使职务,并尽快回国。  巴本得到通知后既惊又疑,半天说不出话来。他不明白,希特勒为什么这样对待他呢?他虽然不是坚定的纳粹分子,不是希特勒的亲信,但他在1936年春夏根据希特勒的指示与奥地利总理舒士尼格进行了多轮谈判,终于在7月11日达成德奥协定。根据这个协定,德国虽承认奥地利的独立和不干涉其内政,但实际上把奥地利纳入德国的卵翼之下。这是德国外交……去看看 

导言 - 来自《未来形而上学导论》

本《导论》不是为学生用的,而是为未来的教师用的;即使未来的教师也不应该指 望用它来系统地阐述一门现成的科学,而应该首先用来发掘这门科学。   对有些学者来说,哲学史(古代的和近代的)本身就是他们的哲学。这本《导论》 不是为他们写的。他们应该等到那些致力于从理性本身的源泉进行探讨的人把工作 完成之后,向世人宣告已经做出了什么事情。否则,在他们看来,没有什么可说的, 什么东西都是以前早已说过了的;而且,实在说来,这种说法和一种万灵的预言一 样,对于将来也永远有效,因为人类理智多少世纪以来已经用各种方式思考过了数 不……去看看 

附录 第二次思想解放与经济民主——崔之元博士访谈录 - 来自《“看不见的手”范式的悖论》

(原载“经济学消息报”1996.10.18)   本报前几期曾刊登了张维迎博士和汪丁丁博士的一次对谈,其中提到了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政治学系崔之元博士的一些观点。为使读者有一个更完整的认识、、更全面的比较,记者特地在京又采访了崔之元博士。   记者:请您先介绍一下您的学术背景?   崔之元:好的。我原来在国内学习应用数学,后来到芝加哥大学学习政治经济学专业。现在在麻省理工学院政治学系任教。   所谓政治经济学与我们的理解有所不同。它包括公共选择理论、理论经济学、际徂理论,到现在发展的博弈理论等。以前比较正统的……去看看 

第35章 - 来自《英雄出世》

“万乘兴”总号在刘举人街的卜家老宅,除了飘乎于半空中的一面招旗和门楼上的一块匾额是新的,其余皆是旧的。   前院的正房和东西厢房仍保持着十年前的老模样,就连窗棂也还是纸糊的,夏日的一场大雨过后,总要涌进些雨水。房里依然是黑洞洞的,日渐陈旧的家具大都摆在原处,无声地映衬着那黑的深邃。   轿业兴盛之后,仇三爷想把这老宅翻盖一下,卜守茹不允,说是就这样好,她看着眼熟,若是哪一日巴哥哥回来了,也不会觉得生分。   仇三爷从此不再提这碴了。   仇三爷知道,卜守茹这十年都没忘记了巴庆达,尤其是这二年“万乘兴”的生意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