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英雄出世》

  麻五爷那时候并不知道卜守茹野心勃勃的抱负。

  在送卜大爷回乡下老家的路途上,麻五爷只把卜守茹看做一个孝顺闺女。

  麻五爷认为,卜大爷被人斗败了,落到这步瘫在床上的田地,也只有回家一途了。继续逞强是没有道理的。因此,卜守茹把卜大爷用八抬大轿送走并不错,且是给了卜大爷面子的。倒是卜大爷太不近人情,一味胡来,才自我了个挨绑的结局。

  一路上,卜大爷仍是闹,还绝了水,绝了食。

  到得离村不远的青山口,卜守茹为了照顾卜大爷的脸面,给卜大爷松了绑,卜大爷竟从轿里挣出来,号啕着要往山下跳。

  麻五爷先想去拦,后来一想,卜大爷反正是废了,跳下山去也好,正可全了自己一世英名,便在卜大爷身后停下了,定定地盯着卜守茹看。

  卜守茹实是孝女,他的目光刚落到卜守茹身上,卜守茹便把脚一跺,叫道:“五爷,你还看啥呀?快拉住他!”

  麻五爷这才和几个弟兄扑过去,扯住了卜大爷。

  卜大爷拼命挣着吼:“你……你们让我去死!让我去死!”

  卜守茹走到卜大爷面前劝道:“爹,这一路上你咋还没想开呀?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这道理你都不懂么?况且,你回去是享福……”

  卜大爷骂:“臭妮子,你……你是想让我慢慢气死!”

  卜守茹道:“那是你想的,我没这么想。”

  卜大爷又抹着泪说:“老子就是真死了,也……也要在地底下天天咒你!”

  卜守茹不为所动,脸上的表情仍很平静:“你别吓我,我知道你死不了。你若恨我,就该留着这口气看看我的结局。你若不恨我,那就更不会死,你会觉得有我这么个闺女,是你这辈子最大的成功。”

  麻五爷也说:“是哩,卜大爷!你死啥呀?留口气在这世上多看几年风景也好嘛!”

  卜大爷不语。

  麻五爷心里仍觉得卜大爷该去死,便又道:“就是真要去死,你也别在卜守茹面前提呀!你想呀,你一提,卜守茹那么孝顺,能不拦么?这就显得假了,就不是你卜大爷的做派了!不是我麻老五要贬你,——这是娘儿们玩的手腕么!”

  这话点到了卜大爷的痛处。

  卜大爷羞愧了,抬眼看看麻五爷,嘴唇抖动了半天,想说啥,却又没说出。

  麻五爷还是不依不饶:“卜大爷,我麻老五一向是敬着你的,可今日你这娘儿们的做派就不值我敬了……”

  卜大爷真就成了娘儿们,麻五爷这么伤人的话,都没激起卜大爷赴死的决心。

  卜大爷再不提去死的话了,只一味大哭不止,边哭边说:“你们都想我死,我…… 我还偏就不让你们顺心!我……我倒要看看你……你卜守茹和你……你麻五爷会……会遭个啥报应……”

  再上轿时,卜大爷不闹了,脸上的泪也擦干了。

  以死相逼的最后一手使完,卜大爷再没啥对付闺女的办法了,只好先认了命,定定地在轿里坐着,装出一副荣归故里的样子,且装得很像回事。

  到了村里,也不提城里的事,卜大爷只对一村的亲友们说,自己是得了瘫病,不能侍弄轿子了,才把城里的轿号交给了闺女,自己乐得享几年清福。

  然而,到得第二日离别时,卜大爷却当着麻五爷的面,对卜守茹说:“妮儿,老子今日当面给你说清楚:我卜永安不会认命,更不会毁在自己闺女手里!老子还要重回石城的!一定要回去!老子是爷!是爷!这话你给老子记住了!”

  卜守茹笑道:“真有那一天,我就跪在城门口迎你!”

  卜守茹认定这是疯话,回城的路上就对同坐在八抬大轿的麻五爷说:“我爹是被轿子搞疯了。”

  麻五爷笑了笑:“可不是疯了么?不疯会把你这俊闺女许给老不中用的马二爷么?当初,你爹提起这话头时,我就说他是疯了。你爹偏说我不懂,非要我立马去找马二爷谈……”

  卜守茹不愿扯这话题,又叹了口气说:“乡下空气好,在乡下呆上几年,我……我爹那疯病或许会好些。”

  麻五爷摇摇头道:“好不了的。男人的心你不懂,我懂。你小心了就是,你对你爹再孝顺,他还是要和你作对的,从今日开始,你爹最恨的人再不是马二爷,只怕就是你卜守茹了!”

  卜守茹苦苦一笑:“他若真这样,我也没办法……”

  麻五爷胸脯子一拍:“有我在,你就有办法!五爷我是断不会看着你爹和马二爷难为你的!”

  卜守茹凄哀动人地冲着麻五爷微微一笑,点点头说:“那我今后真就仰仗五爷了!”

  麻五爷道:“好说,好说!”

  这么说着,麻五爷的心己乱了,两只色迷迷的眼老在扒卜守茹的衣裙。满眼都是衣裙下那雪白的软肉。还一遍又一遍想象着把卜守茹扑倒在地上的景状。

  在麻五爷看来,卜守茹已是他碟中的菜了,他是想啥时吃,就能啥时吃的。按着卜大爷的意思撮合这门亲事时,麻五爷就想过,他是为马二爷帮忙纳妾,也是为自己讨个长远的便宜。

  讨便宜的机会现在就在眼前,卜守茹和他同坐一乘八抬大轿,一阵阵脂粉的香味直往他鼻子里钻,他只要伸伸手,那软肉就吃到口中了。

  这就躁动起来,极想搂过卜守茹,立马把她剥个净光。

  手已要伸过去了,却又想到:自己要讨的是长远的便宜,这般急急的动手,会不会让卜守茹生出厌烦,进而坏了日后持久的温存?

  看得出,卜守茹心情不好。

  也难怪,叫谁碰到这些事,心情也好不起来。

  然而,又揣摩,或许越是心情不好,才越是做那事的好机会?

  卜守茹心里有数,他的忙不是白帮的,没好处,天王老子也请不动他麻老五。他今日这样给她帮忙,就是因着看中了她一身的软肉。他早就说过要吃她的。出了村,硬往她那八抬大轿里挤时,她也该看出他的意思了。

  卜守茹自然看出了麻五爷的意思,可却没有一点怂恿的眼风,只正正经经地对麻五爷说:“五爷,你说说看,你日后想咋着帮我?眼下我倒不在乎我爹咋想,只是老琢磨该咋对付马二那老东西。你说马二应下的那十五家轿号会老实给我么?”

  麻五爷心猿意马地应忖道:“好说,好说。”

  卜守茹眼一瞪:“啥好说?”

  麻五爷一把揽住卜守茹,笑道:“你卜守茹的事都好说……”

  卜守茹把麻五爷推开了:“你还没回我的话呢,马二爷若是不老实给我那十五家轿号该咋办?”

  麻五爷的手又伸了过来,在卜守茹高高耸起的胸脯上摸捏着道:“好说嘛,老子带上帮门的弟兄打上一架就是!”

  卜守茹问:“以啥名目打?”

  麻五爷的手干脆插到了卜守茹的怀里:“名目是现成的,老子是你们的中人么,要主持公道嘛!”

  卜守茹点点头:“倒也是……”

  这时,麻五爷已顾不得卜守茹说什么了,手在卜守茹温热的怀里摸着,浑身的血便直往头顶涌,满脑子只一个把卜守茹做掉的念头。

  于是,粗野地去解卜守茹的衣裙……

  卜守茹这才认真反抗了,两只手牢牢护住自己的腰,说:“五爷,别……别这样,你……你说过的,你是我娘家叔……”

  麻五爷道:“又不是亲叔,没事的!”

  卜守茹拼命把麻五爷往一边推:“你……你滚远点,这……这是在轿里……”

  麻五爷的脏手已硬插到卜守茹的腹下,在卜守茹的大腿根摸着:“不怕的,这些抬轿的全是老子帮门的弟兄……”

  卜守茹仍不干,两腿死死并拢在一起,说:“五爷,你……你别胡来,马二爷知道了,饶不了你……”

  麻五爷的手还努力地往下挤着:“老子才不怕啥马二爷呢!没有老子,也没有他马二的今日!这老王八自己知道!”

  卜守茹说:“可我怕,我……我已是他们马家的人了……”

  麻五爷道:“你也别怕,这老王八敢碰你一根X毛,老子和他没个完。”

  卜守茹知道,自己迟早要从麻五爷手里过这一刀的,只是没想到这一刀来得这么快,且又是在八抬大轿里。

  于是又说:“五爷,你……你别这么急,回城我还要请你和弟兄们吃酒的,咱…… 咱们有的是时间。”

  麻五爷想想也是:肉已到了嘴里,再也跑不掉了,自己早一些吃,晚一些吃,都是一个吃,况且在轿里,地方狭窄,也做不好。便打消了做的念头,只把两只手在卜守茹身上摸了个遍。

  卜守茹开初并无一丝要做的意思,可麻五爷那不断的摸捏,却撩起了她的情思。让她一次又一次想起了巴哥哥,老觉得搂着她,抚摸她的是巴哥哥。后来,身上便燥热难当,紧接着,又是一阵阵难已言喻的舒心和欢愉,让她差点儿叫出了声……

  当晚,在威龙酒家吃过酒,麻五爷借口送卜守茹回家,把同来的弟兄都打发走了,只带着个仇三爷和卜守茹一起回去。

  仇三爷不解麻五爷的心意,说:“五爷,有我在,你老也回吧!”

  麻五爷道:“我不能回,我……我还有事要和卜守茹商量哩!”

  又眨了眨眼,问卜守茹:“是不是呀,卜守茹?”

  卜守茹没理麻五爷,只对仇三爷说:“三爷,我们的事你别管!”

  到了家,进了卜守茹原来的闺房,麻五爷没和卜守茹说上三句话,就把卜守茹往床上按。

  卜守茹那时还是清醒的,拼力挣着,躲着说:“五爷,咱可得说清了,我并不欠你啥,你先说要做我娘家叔,这会儿又要弄我,日后可别悔……”

  麻五爷喝多了,话就说得混账:“啥娘家叔?就是亲叔,我也得弄你!我不悔,— —能弄上你这样的俊妮,老子有啥悔头?就算今日死在你身上,老子也不侮!”

  卜守茹仍是不让麻五爷碰,又跳下床,隔着一张桌子对麻五爷说:“你弄了我,日后咱咋说?”

  麻五爷道:“俊妮,你说咋说咱就咋说,你……你就是让我马上去宰马二这老王八,老子也去宰!”

  卜守茹这才顺从了,让麻五爷搂着,脱了衣裙,赤条条躺到床上。

  麻五爷被卜守茹美丽的躯体震慑住了,呆呆看了好一会儿,才扑上去,搂着卜守茹一阵乱亲,亲卜守茹的胸脯,卜守茹的大腿,还有让卜守茹说不出口的地方。

  卜守茹觉得麻五爷和马二爷一样,也是做狗的料。

  不曾想,接下来,麻五爷和马二爷就大不相同了。

  俯到她身上后,麻五爷立马让她破了身,让她平生第一回领略了一种陌生而又让她向往的痛楚。那痛楚来得快,去得也快,在麻五爷强健躯体的剧烈动作中,痛楚只一会儿功夫便消失了,就如同一杯水泼到干渴的地上,转眼间就干了,剩下的只有刻骨铭心的欢快。

  欢快把最后的理智都葬送了,本是一场交易,此刻却忘记了,——连整个世界都忘记了,塞满心间的只有本能的欲念。

  禁不住便呻吟,便叫出了声……

  做完之后才知道,自己流了不少血,大腿根和小腹上都是红红的,麻五爷身上也是红红的,床上沾了不少血迹,继而,又隐隐感到下身疼起来。

  这才知道,自己从今以后再不是清白的人了。

  不由地想起了巴哥哥,恨巴哥哥那夜太无能,才让麻五爷今日讨了这大便宜。

  这样一想,方才的欢快全记不起,只觉得心里苦涩难忍,禁不住就哭了起来。

  麻五爷也没想到卜守茹做了马二爷的妾,却仍是大闺女,弄完以后很是动容,搂着满面泪水的卜守茹赌咒发誓说,要对卜守茹好,要把卜守茹当自己的结发太太一般看待,还说,若是今日让卜守茹怀了胎,自己便找马二爷去认孩子。

  第二日早上,麻五爷心满意足地走了。

  麻五爷和卜守茹这夜闹出的动静,仇三爷知道。

  仇三爷透过半开着的窗子,眼见着麻五爷走远了,才进房来看卜守茹,很是小心地对卜守茹说:“卜姑娘,你爹走了,巴庆达又不知下落,在城里,也……也只有我仇三和你在一起了,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卜守茹不知仇三爷要说啥,便懒散地道:“你说。”

  仇三爷说:“我知道麻五爷对你没安好心,一直……一直就没安好心……”

  卜守茹道:“我知道的。”

  仇三爷又说:“你若是没到马家去倒还罢了,如今到了马家,他还和你这样乱来就不好了……”

  卜守茹这时已猜到仇三爷要说啥了,忙道:“三爷,你甭说了,快喝茶……”

  仇三爷不喝茶,偏要说:“你不能和麻五爷做那种事,那种事不是好女人做的……”

  卜守茹一怔,突然抬起手,对着仇三爷就是一个耳光:“放屁!让我专心服侍一个糟老头子,就……就算好女人了?”

  仇三爷被打愣了,怯怯地看着卜守茹不敢做声。

  卜守茹眼里涌出了泪水:“我……我是女人,不管是好女人还是坏女人,都……都是女人,三爷,你……你就弄不懂么?”

  仇三爷不语。

  卜守茹又说:“况且,我……我还要侍弄好咱的轿行,还得和马二那老不死的斗下去,你……你说,我除了靠麻五爷和他的帮门,还能靠谁?”

  仇三爷眼圈红了,先点了点头,后就长叹一声道:“卜姑娘,你……你命太苦了……”

  卜守茹摇摇头:“三爷,我不信命,我今生今世就要拼拼看!我不信这世界就是我爹、马二爷和麻五爷这帮臭男人的!三爷,你看着好了,终会有一天这石城里会四处飘着我的轿子……”

上一篇:第26章

下一篇:第28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五章 “伦敦之鹫” - 来自《战争赌徒山本五十六》

扩张步伐迈得狂,无奈条约身被绑;     两次谈判急先锋,一意孤行蛮对抗。   20年代中后期,随着当时世界上帝国主义列强实力对比的变化,凡尔赛一华盛顿体系所确定的对殖民地和势力范围的分割瓜分再也难以维持了。在欧洲,德国和意大利不断提出修约要求;在亚洲,日本则充当了修约的急先锋。1927年4月,长州军阀田中义一上台执政,他责备前一届内阁屈从华盛顿会议的决议,并宣布对中国实行“铁血”政策。为了研究侵略中国的政策,1927年6月27日至7月7日,日本内阁召开了臭名昭著的“东方会议”。参加会议的人除外务省、陆军省、海军省、参……去看看 

5-4 资金的投放与分配 - 来自《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在某人自己生产自己使用的场合下,决定投资的诸动机。未来满足与现在满足的均衡。   在我们研究正常价值时,必须阐明的头一个难题是关于支配那些为了未来的收益而投资的动机的性质。首先不妨来观察一下那样一个人的行为,这个人既不买他所需要的东西,也不卖他所生产的东西,而只是自己给自己劳动;因此,他所权衡的一方面是他的劳作和牺牲,另方面是他从这些劳作和牺牲中所能预期的满足,其间不参与任何的货币报酬。   那末,让我们就举这样一个事例罢:有一个人为自己建造房屋,他所用的土地和建筑材料都是自然界所恩赐的;动工时……去看看 

十一、斯大林与武汉的国共联合政府 - 来自《斯大林与中国革命》

1917年的俄国,有过克伦斯基主持的资产阶级"革命"政府,被证明是烂泥扶不上墙。1927年左翼反对派警告斯大林,不要向中国输出克伦斯基的失败经验。斯大林不听。两个共产党员参加了武汉的资产阶级政府,一个作劳工部长,一个作土地部长--真是典型的政治人质--。为保全与国民党的统一战线,共产国际不惜葬送阶级斗争的利益。直到一九二七年八月,共产国际一直在用这种方针从莫斯科直接指导中国革命。   其塔罗夫在苏联共产党第十五次大会上,于代表听众之前,是这样形容共产党员入阁的情形:   「你们知道,在政府中有两个共产党员底部长。」底……去看看 

第02章 - 来自《永不瞑目》

接下来的几天,几乎全是办理新民的后事。庆春的悲痛已渐渐被麻木代替。新民的办公桌先是由队里清理了一遍,把和工作上有关的材料及属于公家的物品取走。剩下私人的物品队里叫庆春来清理,庆春拒绝了。她和新民毕竟还没有办理结婚登记,法律上她无权以家属名义清理遗物。于是队里就通知新民的父亲来了。但是李春强把新民留在办公桌里的几封信交给了庆春。这都是前两年庆春出差时写给他的。李春强同时给她的,还有从新民的皮夹里找到的两张去杭州的火车票。“要我找人帮你退掉吗?还能退。”他问。  庆春拿过那两张票,摇摇头。这是……去看看 

蒙巴顿年表 - 来自《蒙巴顿》

1900年6月25日 蒙巴顿生于英国温莎的王室家庭。曾祖母英国女王维多利亚。父亲巴登堡亲王路易斯,原系德国王室成员,后放弃德国国籍,参加英国皇家海军,曾任海军参谋长兼第一海务大臣。母亲为赫茜·维多利亚公主。  1913年9月 13岁的蒙巴顿入奥斯本皇家海军学校学习。次年10月,其父因原籍为德国,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和英德宣战后,被迫辞去在英国海军中的职务。  1914年末 因达特茅斯皇家海军学院的高年级学员提前毕业参战,蒙巴顿和他的海校同学转入该院学习。  1916年初 蒙巴顿以优异成绩从达特茅斯海军学院毕业,先赴“……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