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英雄出世》

  这场折磨和凌辱,让卜守茹在床上整整躺了半个月。

  在这半个月里,卜守茹身心都是极度痛苦的。

  在身心的双重痛苦中,卜守茹想起了许多往事,想着想着就流泪。且老在心里一遍遍问自己,她这么做值不值?除却轿号和轿子,难道她就没有更好的选择了么?

  看来是没有。

  她的巴哥哥走了,只怕永远也不得回了,父亲已把她逼上了这条为轿业而争战的绝路。她退不下了,——她不向马二这老杂种低头服软,不接受这受辱为妾的命运,就得硬着骨头,打着精神在这条绝路上走到头。

  直到这时候,她才理解了父亲。

  她没有退路,父亲也是没有退路的,城里麻石路上浸着父亲的血、父亲的汗,那遍布西城的三十六家轿号,就是父亲在这纷乱人世上活过的证明。一个从一文不名的叫花子,到被人称爷的落落大男人的证明。为了它,父亲不在乎毁了自己亲生闺女,甚至会不在乎把一个世界都推入血水中。

  这番理解却并没有取消仇恨,对父亲的恨反倒加深了:这个做爹的明知她将走的路是多么无望,他还是让她走下去,她那么求他都没用。他夺去了她的巴哥哥,及与巴哥哥分割不开的祥和未来。

  还有就是对马二爷的恨。

  那夜的凌辱,卜守茹一生一世也难以忘却。这老杂种竟然那么对待她,如不是为了肚里的孩子,她相信马二会在那夜用这最古老、最野蛮的法儿弄死她的。

  恨到极致,卜守茹就想到了杀人,——杀马二爷。

  真就付诸行动了:能下床活动时,找了把剪刀在怀里揣着,想瞅机会把马二一剪刀捅死。——本来还想给麻五爷和帮门的弟兄带个话,让麻五爷和帮门的弟兄也想想法儿,在外面动手。可在马家门里找不到靠得住的人,才把这念头先搁下了。

  动手的机会却难找,马二爷知道已难拢回她的心,再不做无望的努力了,还小心的防着她,每回过来看她,不是离她远远的,就是带着刘四。

  马二爷说的清楚:从今往后,他只为她肚里的孩子。

  卜守茹老下不了手,慢慢却又想开了,觉得杀了马二爷也未必就好。

  真杀了马二爷,她就得给马二爷抵命,这实是不值。她正当年轻的花季,马二爷却已是手扒着棺材沿的人了。再者,拼个双双命归黄泉,正合了父亲的心意。一直想看她笑话的父亲,待得她被官府的铁绳锁走,只怕真就会重回石城,来收她的轿号了。

  是的。她的轿号。父亲的轿号如今都是她的。还有从马二爷手里弄下的十五家轿号。她正是为了这些轿号,才吃了这许多苦,受了这许多罪,今天,决不能为一时的意气而毁了这已到手的一切。

  争战的路还长,一切才刚刚开始,她决不能像个窜上空中的烟花,亮亮的闪一下,就永远完结。

  这才想到了一个“忍”字。

  忍下了这口气,天地便豁然开朗了,这日早上,当马二爷再到卜守茹房里来时,卜守茹把揣在怀里的剪刀掏出来,扔到了马二爷面前,平静地说:“马老二,和你说实话,这几日我一直琢磨着要杀了你,可我想来想去觉得不值,你老杂种还不配姑奶奶以命相拼。”

  马二爷虽道一直防着卜守茹,却仍是很吃惊:“你还真……真想杀爷?”

  卜守茹点点头:“你老杂种若是和姑奶奶我一样年轻,我早就下手了……”

  马二爷又问:“你……你和爷说这些干啥?”

  卜守茹道:“让你知道,姑奶奶今生今世是要和你拼到底的,姑奶奶就算不用别的手段,只一个年轻,就是你老杂种拼不过的!你不想想你弄我时的那份恶心样!”

  马二爷想了想,点点头说:“不错,爷是老了,可你别忘了,爷还有儿,就在你这贱货肚里养着呢!我拼不过你,我的儿拼得过你!你也有老的一天,死的一天,到那时,你就是拼出了一个世界,也不能带到棺材里去,也得留给我的儿!”

  卜守茹笑道:“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我养的是我的儿,他断不会成为我的对头。”

  马二爷阴毒地说:“不一定吧?你不是卜大爷的亲闺女么?你咋着对你爹的?苍天会有报应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哩!到得报应落到你身上时,爷在地下都得笑醒了。”

  卜守茹冷冷一笑道:“那好,咱就走着瞧吧!”

  伤好之后,再见到麻五爷和帮门弟兄时,卜守茹只字不提被马二爷的凌辱,就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似的,只对麻五爷和帮门的弟兄说,这一阵子是生了病,才到香堂来得稀了。

  然而,这话骗一般弟兄可以,对麻五爷却是骗不过的,麻五爷和卜守茹一做那事,立马发现了卜守茹身上的伤痕,——伤痕不在别处,偏又是在那些地方,让麻五爷好生惊疑。

  麻五爷当即便问:“卜守茹,你……你得的是啥病?这……这身上是咋啦?”

  卜守茹淡淡地说:“与你无关,你别管……”

  麻五爷怒道:“你是我的人,我能不管么?你给我说,是哪个王八蛋这么作践的你?”

  卜守茹心里涌起一阵痛楚,脸面上却隐忍着:“叫你别管,你就别管!”

  麻五爷却起疑了,暴突的双目紧盯着卜守茹的脸孔道:“你他娘的该不是又和哪个野男人好上了吧?”

  卜守茹再没想到麻五爷会往这方面疑,抬手一巴掌扇到麻五爷脸上,扇得极是响亮: “放你娘的屁!”

  打完麻五爷的嘴巴,卜守茹却再也抑制不住心中那份痛楚,捂着脸呜呜哭了,边哭边说:“不……不是为了你这混账东西,我……我哪能落到这一步!我哪能让……让马二那老杂种这样作践?”

  麻五爷这才知道卜守茹是为自己方吃了这莫大的苦头,当即就愧了,抓过卜守茹的手打自己的脸,后又自打耳光,说是错怪了卜守茹。

  卜守茹软软地倒在麻五爷怀里,满脸泪水说:“你麻老五口口声声说要我仰仗你,可……可我被马二那老王八这么作践时,你……你这狗东西在哪里呀?”

  麻五爷益发愧得不行,眼圈也红了,哽咽着道:“我……我当时哪知道呀?我…… 我若是当时知道,就是拼着一死,也……也得去帮你!你也是,我不这么激你,你还不说!”

  麻五爷是条汉子,说罢,连那事也不做了,立马穿起衣服,要到马家找马二爷算账。

  卜守茹上前将麻五爷抱住了:“别这样,老五!”

  麻五爷问:“咋?”

  卜守茹说:“你不想想,你找到马家,和马二爷去说啥?”

  麻五爷道:“说啥?就说说他老王八作践你的事!”

  卜守茹又问:“你咋说?你咋知道老王八作践了我这些说不出口的地方?”

  麻五爷呆住了。

  卜守茹偎依着麻五爷说:“老五,你真有这份心,我就很满足了,也算没白对你好一场……”

  麻五爷道:“正因着你对我好,我……我才不能饶了马二这老东西!”

  卜守茹说:“算了,这口气我都忍了,你也就先忍了吧,来日方长,咱都不能为了这口气乱了自己方寸的。”

  麻五爷仍是不愿忍,口口声声说,自己从没受过这种气。

  麻五爷认定,马二爷不单是凌辱卜守茹,也是凌辱他,——马二既知道自己的小妾是和他好,还这么做,不是故意要治他个有苦说不出么?

  便想到,自己和卜守茹已是有苦说不出了,就得让马二爷也尝一回有苦说不出的滋味。

  抱着膀子想了半天,麻五爷搂住卜守茹道:“那好,不能明着去找马二,老子就给马二来暗的,明日老子一把火烧掉他十家轿号,后日再往他布机街的总号里扔颗炸弹,弄完了,老子再笑眯眯地去找这老王八蛋喝酒,透点口风给他!”

  卜守茹立马想到,马二爷的轿号将来都是她的,便不主张烧轿号,正经地对麻五爷说:“老五,你若是真咽不下这口气,就扔颗炸弹吓吓马二,轿号却不要烧,水火总是无情的,闹得不好,烧到我的轿号里就糟了……”

  麻五爷道:“卜守茹,你放一百个心,我咋着放火也烧不到你的轿号里去的。”

  卜守茹仍是不依:“那也别烧,作践我的是马二,又不是轿子,你逮着那死东西煞哪门子气?更甭说这些轿子没准哪一天就不姓马了。”

  麻五爷从卜守茹的话里听出话来,知道卜守茹心里还贪着马二的轿号,便应了卜守茹,说是那就扔两回炸弹吧!明日先往马二爷总号里扔一颗,后天再往马家大院扔一颗,叫卜守茹小心了,后天晚上别回马家去。

  麻五爷说到做到,第二日夜间,马二爷设在布机街的总号真就挨了炸。

  炸弹是从临街的窗外扔进去的,脱手就爆响了。也实在是巧,那当儿马记各号的管事们都在总号里拆账,聚了一屋子人,当场炸死了一个管事和一个账房,还伤了几个人。

  马二爷一听禀报,立时愣了,坐轿先到了布机街,看了一片狼藉的总号,后便起轿去了邓老大人那里,要邓老大人的官府帮他拿匪。

  到了邓老大人面前,马二爷对总号被炸的内情仍很糊涂,仍没想到是麻五爷手下的弟兄干的,更没把这事和凌辱卜守茹联系起来,以为是被革命党瞄上了。

  马二爷是对不起革命党的,大半年前,一个革命党吃他告密,被官府捉去掉了脑袋;三个月前,还有两个革命党被官兵追着,往他轿号里躲,他非但不让躲,还让手下的人抓,结果抓到一个,另一个却逃了。

  没准就是那逃掉的革命党来报复了。

  邓老大人也被革命党和炸弹闹得焦心,就派了衙门里的人随马二爷去看挨炸的现场。衙门里的人看过回来说,确是革命党作案无疑,那炸弹早先炸过邓老大人坐轿的。

  马二爷这下子慌了,坐在邓老大人府上不愿走,问邓老大人讨主张。

  邓老大人除了让官兵严加防范,哪还有啥更好的主张?

  邓老大人便把许多官兵派上了街。

  官兵一上街,麻五爷往马家大院扔炸弹的计划就困难了。

  然而,麻五爷终是麻五爷,使坏的本事也实在是大。

  第二日晚上,卜守茹刚一出门,麻五爷就通过巡防营的钱管带,借了几身官兵的衣服,让几个弟兄穿着,找到马二爷门上。

  马二爷一看是官兵,大意了,正要把兵爷们往屋里让,为首的一个弟兄突然从怀里掏出炸弹,明打明地扔到马二爷脚下,砸痛了马二爷的脚背。

  马二爷不知是因着脚背的痛,还是因着怕,立时趴下了。

  身边马家的下人们也趴下了。

  趴了半天,见炸弹没响,马二爷和家里的下人们,才想起那伙来送炸弹的假官兵,遂蜂拥出门去追。

  然而,这哪还追得上?门外的街上,官兵倒有不少,只不过孰真孰假,谁是负责拿革命党的真官兵,谁是扮作官兵的革命党,马二爷可就说不清了。

  该世界实是乱了套。

  这时候,不单是石城,整个大清天下都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了,革命已成了天下大势……

上一篇:第29章

下一篇:第31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5-14 垄断理论 - 来自《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我们现在将比较垄断者从高价格所得到的收益和低价格对公众的利益。   从未有人认为,垄断者在追逐其本身利益时,是自然而然地走向最有助于整个社会的福利的途径的,因为我们没有把他看得比社会任何其他成员更加重要。最大满足理论从来没有应用于垄断产品的供给与需求。但是,研究了垄断者与其余社会成员的利害关系,研究了比垄断者只考虑自己利益时对整个社会更为有利的那些可能措施的一般条件,可以了解许多东西。为此目的,我们现在要寻求一种方法来比较垄断者采取不同方针时给公众和垄断者所带来的相对利益。   在下……去看看 

二 黄埔从军 - 来自《林彪的这一生》

在“日月双璧”庇护下,黄埔四期生林彪表现如何?有人誉之为“军校之鹰”,有人认为“比较平庸”。  “彪决心从军征战,难免有个三长两短,岂不误汝青春?”林彪写下一纸退婚书。  喋血潮汕,彷徨庾岭。南昌起义失败后,林彪产生动摇离队思想,陈毅劝他做“经过 失败考验的英雄”。  林彪走出了回龙山。  1925年冬,喧嚣的广州城粤华路杨家祠中共广东区委机关外来了一位瘦削的青年。他风尘仆仆,满面倦容,背着一个蓝花布包袱,操着满口浓重的湖北乡音。这位青年在门外踌躇了一阵,随后跨门进来,在会客单上填下一行文字:“林彪,十八岁,湖北黄……去看看 

第五篇 续前篇内容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为《独立日报》撰写第五篇(杰伊)致纽约州人民:安妮女皇在1706年7月1日致苏格兰议会的信里,对英格兰和苏格兰当时合并的重要意义,曾有论述,这是值得我们注意的。我现在从中摘录一两段公诸于众:“全面而完善的合并,将是持久和平的牢固基础。它将保护你们的宗教、自由和财产;消除你们之间的仇恨,以及我们两国之间的嫉妒和分歧。它必然会增进你们的力量、财富和贸易;通过合并,整个岛屿友好地联合在一起,免于利益不同的一切忧虑,能够抵抗一切敌人。”“我们最真诚地奉劝你们对这个重大事件采取冷静的、全体一致的态度,使合并达到令人满意的……去看看 

第五章 叛入多元论 - 来自《我的哲学的发展》

将近一八九八年终的时候,穆尔和我背叛了康德和黑格尔。穆尔在前领路,我紧步其后尘。我想关于这种新哲学第一篇公之于世的叙述是穆尔在《心灵》上的一篇文章,论《判断的性质》。虽然他和我现在并不坚信这篇文章里的所有学说,我(我认为还有他)仍然同意这篇文章里的消极的那一部分,就是说,同意这样一种学说:一般说来,事实是离经验而独立的。虽然我们的意见是一致的,可是我认为,在我们的新的哲学里最感兴趣的是什么,我们是有所不同的。我想,穆尔最关心的是否定唯心论,而我最感兴趣的是否定一元论,二者却是紧密相连的。其紧密相连是由于关于……去看看 

第22章 企业如何定价 - 来自《萨谬尔森《经济学》批判》

我们已经知道,价格是交易双方信息、智慧和力量较量的平衡点。我们又知道,垄断和竞争是谋求企业利益最大化的两种相辅相成、相反相成的手段。价格既与利润关系密切,又与竞争力关系密切,而利润与竞争力之间又存在矛盾。那么企业该如何定价呢?  我们先来看萨缪尔森是如何分析一个垄断企业的定价的。假设某企业拥有一种新型防癌药物的专利,该药物面对着一条既定的需求曲线,当价格下降时,其销售量就会扩大,则企业在何时能实现其利润最大化?答曰:“当产量达到该企业的边际收益等于它的边际成本的水平时,利润达到最大。”(P133)  实际情……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