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英雄出世》

  革命说来就来了,来得迅猛且嚣张。

  这年秋里,武昌城头一声炮响,中华民国湖北军政府成立,举国上下为之震动。大清朝廷惊慌失措,于万般无奈之中起用袁项城。项城率北洋官兵誓师郭德,旋即挥师南下,进逼武汉三镇,隔江和新生的民国形成对峙。

  消息传到石城,革命党便借着武昌的势头大闹起来。

  武昌起事后只十天光景,江防会办府和知府衙门就吃了三次炸弹。

  两次炸响了,一次没炸响。

  最让石城百姓称道的是第三次,炸江防会办府。

  十数个上新学的男女学生,硬是不怕死,揣着炸弹,攥着土枪,大天白日硬往会办府的大门里冲。绿营兵排枪乱射,把学生们全打倒在沿江大道上,学生们还是把带去的炸弹拉响了。

  一个女学生拉响炸弹后还嘶声高呼:“中华民国万岁!”

  官府大为惊恐,会办大人和邓老大人把绿营和巡防营官兵全派出来,日夜大抓革命党。——也不论真假,疑是革命党便抓,抓住就杀,杀了还一律把人头装在特制的木笼里,挂在城门口示众。

  一时间,石城里遍满腥风血雨,也不知造出了几多担着革命名义的野鬼冤魂。

  这就震动了驻在石城东门外的新军第八协协统刘家昌。

  刘协统原倒没准备响应武昌民国政府,进行一场光复石城的革命,可满人的绿营官兵在江防会办大人和邓老大人的指令下,这么抓人,杀人,刘协统看不下去了,心里就想动。

  然而,那当儿革命形势尚不明确,刘协统手下马标、炮标的两千弟兄又在城外,刘协统要动却动不得,便先忍下了。路矿学堂的革命党学生跪在刘协统面前,求刘协统起兵,刘协统也没应。

  刘协统对路矿学堂的学生们说:“你们要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他们的好日子不会太长了。”

  果不其然,又过了没多久,各地消息纷纷传来,今日这个省独立,明日那个省独立,屈指算算,大半个中国竟都属了民国。独立的各省还在上海开了会,一致承认中华民国湖北军政府为代表全中国的临时政府。

  大清治下的地盘已少得可怜了。

  刘协统这才认定自己的新军是“忍无可忍”了,遂于阴历十五夜间,亲率全协两千多弟兄,在巡防营钱管带的策应下,暗地里从聚宝门进了石城,打着灭满兴汉的旗号突然举事。

  这是个决定石城历史的日子。

  在这决定历史的日子里,刘协统坐着八抬大轿,拖着十数门铁炮,于子夜时分,悄悄来到了江防会办府对过的大花园,要与据守江防会办府的绿营决一死战。

  刘协统到了大花园,实就是到了会办大人的鼻子底下,会办大人竟不知道。

  也无怪,刘协统太诡,会用疑兵。

  白日里,刘协统还请会办大人到东郊去看新军演操,夜里就起了事,谁也防不及。就是到了大花园,已让炮标的弟兄把铁炮对着江防会办府支起来了,许多弟兄都还没见到刘协统的面。

  刘协统那夜根本没从八抬大轿里走出来。

  支起了铁炮,刘协统决定先礼而后兵,遂又在八抬大轿里亲自草拟了给会办大人、邓老大人并那绿营的《劝告书》。

  刘协统能武亦能文,《劝告书》写得极有文采,开篇便道:“国家者兆民之国家,天下者大汉之天下,安有窃国家天下于异族而亿万年不衰者乎?武昌义举,天下响应,实乃天意。君不见革命大势已成,民国人心所向乎……”

  因此,刘协统劝告会办大人和邓老大人顺应潮流民心,说服绿营放下武器,和他一起实现石城和平的光复。

  忠于大清的会办大人和邓老大人既没被刘协统的文采打动,也不要刘协统奉送到面前的和平,杀了送《劝告书》的弟兄不说,还先行下令炮轰刘协统置身的大花园。

  刘协统这才认真火了,下令开炮。

  十数门大炮轰隆隆响了起来。

  火光、烟雾,瞬即淹没了江防会办府。

  会办府告急。

  会办大人不知道钱管带已参加了起事,竟命钱管带率巡防营的官兵前来增援,钱管带真就带着一营弟兄从江边靠近了会办府,和正面新军的刘协统形成了夹攻之势。

  会办大人和知府衙门的邓老大人这才慌了,弃了本还可以守上一阵的江防会办府,带着几百口子绿营残兵渡江逃跑。跑得急慌,会办大人和邓老大人的船不慎翻沉,二位大人双双跌入江中淹死,石城遂告光复。

  这便换了朝代,进了民国。

  刘协统解民于水火倒悬,光复石城有功,又有手下两千号弟兄的拥戴,便顺理成章当石城的新主子。

  这新主子开初叫军政督府,是刘协统自封的。没多久,刘协统正式得了民国大总统的委任,才又依着民国的建制改了名称,叫做镇守使了。

  做革命党不再杀头,革命党便普及开了。

  光复后不到一个月,革命党竟然满街都是,就连麻五爷和他的帮门弟兄也成了革命党,一个个神气活现的,到处剪男人的辫子。

  麻五爷对革命持着热烈欢迎的态度,四处向人吹呼自己当年交结的那些革命党朋友,还怀揣五响毛瑟快枪大大咧咧地到马二爷府上去吓马二爷,做出一副很贴心的样子,要马二爷小心自己的老命。

  马二爷和城中一些绅耆被这番变化弄得目瞪口呆,总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不论咋说,他们硬是不信大清就这么完了,仍然开口一个“大清”,闭口一个“圣上”,还相互勉励着,要不忘前朝。

  既要不忘前朝,辫子便断然剪不得,这就违了民国政府明确颁布的《剪辫令》,也就给麻五爷带来了敲诈的借口。

  麻五爷对马二爷这帮不剪辫子的古董们一一收取小辫保护费,每月月规银二两。因着卜守茹的关系,麻五爷对马二爷格外关照,月规竟收了十两。收了保护费以后,却并不实行保护之责,只是交待马二爷们自己小心着,把辫子盘起来,以免人头落地。

  麻五爷言之凿凿地说:“大明换大清时,是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眼下革命了,大清换了民国,汉人又得了江山,就改了规矩,留辫不留头,留头不留辫。”马二爷实是气得要死,可再没有邓老大人做靠山,便不敢和麻五爷硬拼,就日日躲在家里抽大烟,躺在烟榻上回想先前大清圣上坐龙庭的好时光。有时想着想着,眼泪鼻涕就流得一脸一身。

  天长日久,马二爷对革命恨意日增。

  恨意绵绵之中,马二爷不止一次端着烟枪在卜守茹面前发狠,说革命就是谋反,革命党没一个好东西,像那麻五爷,将来是一定要被满门抄斩的,他马二爷即便就此完结,也决不和麻五爷这种混账东西再来往。

  卜守茹但凡听到马二爷这么说,总装作没听见,根本不予理会。

  那时,儿子天赐已落生了,卜守茹自己奶着,——马二爷本要给天赐请奶娘的,卜守茹不要。

  卜守茹怕奶娘奶孩子,孩子大了会对自己不贴心。

  辛亥年冬天,天赐已一岁多了,长得很像卜守茹,小模样极是讨人欢喜。

  卜守茹因着天赐的关系,心收了些,自己的轿号只让仇三爷侍弄着,没事不大去了,和麻五爷的来往也稀了。有时看着天赐红扑扑的小脸膛,卜守茹甚至想,从今以后,自己得做个好母亲才是,啥轿号、轿子,啥革命、光复,实都不是她这个女人家该管的事。

  然而,马二爷老是躺在烟榻上咒骂革命,老是翻来覆去地念叨前朝邓老大人执掌石城的好时光,就迫着卜守茹适时地记起不少往事。

  往事弥漫着血腥味,让卜守茹心里直发颤。

  卜守茹才又想到,她不能就这么算了,她正得借着马二爷好时光过完的时候,奋力撑起自己的一方天地。

  那当儿,卜守茹已认定:马二爷作为打天下的男人的一生已算完了。瞅着烟榻上马二爷的老脸,卜守茹不止一次地想过,这老杂种不知哪一天就会带着他对革命的仇恨,闭眼睡过去。

  这场革命实在是来得好。

  马二爷仇恨的东西,必定是好东西。

  细想想也真是,革命真就不错。革命让马二爷依靠的邓老大人毙命江中,让马二爷失却了自己的好时光。可革命并没有掀去石城的麻石路,石城的麻石路上依旧行着红红绿绿的轿子。做了民国镇守使的刘协统,仍是和前清的邓老大人一样钟爱轿子,说满街行着的轿子是石城一景,是地方安定的象征。

  于是,卜守茹便在某一日马二爷再次攻击革命时,抱着天赐笑笑地开了口说:“你老骂啥呀?这革命有啥不好呢?革命不就革掉了你一条小辫么?又没革掉你的轿号轿子!”

  马二爷烟枪一摔道:“你只知道轿号、轿子,就不知天下大义!”

  卜守茹觉得好笑:“啥叫天下大义?你那天下大义我是知道的,里外不就是有邓老大人的粗腿好抱么?”

  马二爷道:“邓老大人和我好是一回事,天下大义又是一回事。连圣上都不要了,这天下还会有个好么?”

  又阴阴地说:“你莫看民国今日闹得凶,日后咋着还难说呢!当年长毛起乱,不也很凶么?还封了那么多王,可你看看,今日长毛在哪里?还不是被曾相国赶尽杀绝了?”

  卜守茹讥笑道:“只可惜你那曾相国早死了,再不能还魂喽!”

  马二爷便又叹气,一边叹气一边说:“曾相国不在,勤王保国的义士还会有,你看着好了……”

  卜守茹恶毒地道:“好吧,就算有那勤王保国的义士,就算皇上老儿还能坐龙庭,你马二也还是完了,你手扒棺材沿了,等不到那一天了!”

  马二爷气死了,抓起烟榻上的茶杯,狠狠向卜守茹砸去。

  卜守茹身子一偏,茶杯落在对面墙上碎了。

  怀里的天赐吓得哭了起来。

  天赐一哭,马二爷心疼了,忙从烟榻上爬起来,要从卜守茹手里夺孩子。

  卜守茹不给,一把把马二爷推开,拍哄着天赐,冷冷看了马二爷一眼,转身走了……

  拥戴革命的心,差不多是被马二爷这么一点点逼出来的。

  自然,还因着轿子,因着钟爱轿子的刘镇守使。

  听麻五爷和帮门的弟兄说,刘镇守使指挥起事时都没骑马,都是坐的八抬大轿。卜守茹便很真诚地想,就是冲着这般钟爱轿的刘镇守使,她也得拥戴革命。

  然而,尽管如此,卜守茹却并没想过要利用革命首领刘镇守使去扩张自己的地盘,兴盛自己的轿业。嗣后卜守茹和刘镇守使的结识,并非刻意钻营的结果,而是刘镇守使找上门来的……

上一篇:第33章

下一篇:第32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六章 忧患中的自强运动(上)(一八六〇至一八八五) - 来自《近代中国史纲》

第一节 朝局之变及时势的认识   一、慈禧、恭亲王的联合政变   咸丰原非有为之主,又值内外多故,忧郁焦虑,束手无策,厌于政事。一八五五年恭亲王奕訢(一八三三至一八九八),遭忌被黜,兄弟失和,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用事,端华之弟肃顺尤得宠信。肃顺恃才傲物,对外主张强硬,西人目为排外者,对内以严为尚,势焰薰灼,怨毒繁兴。恭亲王是他的主要政敌,次为贵妃叶赫那拉氏,即日后的慈禧太后(一八三五至一九〇八)。   那拉氏初以秀女入宫,渐晋至嫔。皇后钮钻禄氏无出,一八五六年那拉氏生一皇子,亦是咸丰的独子,获封贵纪。她有权力欲,又略通文墨,……去看看 

4-11 工业组织(续前)大规模生产 - 来自《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为我们现在的目的,典型的产业是工业。原料的经济。   大规模生产的利益,在工业上表现得最为清楚;我们可以把从事于原料的加工,使它成为各种成品,以适合在远地市场出售的一切企业包括在工业这个项目之内。工业之通常成为大规模生产的利益之最好的例证的特点,就是工业具有自由选择它进行工作的地点之能力。工业一方面不同于农业及其他在地理分布上由大自然所决定的天然产品的产业(如矿业、石坑业、渔业等);另一方面也不同于制造或修理适合个别消费者之特殊需要的东西的产业,这种产业不能远离这些消费者,即能远离,至少要不……去看看 

第十章 意识:心灵哲学的框架 - 来自《系统哲学引论》

在思想史上,人类心灵通常被认为是超验的“精神”或“灵魂”,不晓得怎么存在于肉体而又不同于肉体或不可还原为肉体。但是,另一方面,科学家的研究假设总是倾向于还原主义学说,即企图根据神经生理学的过程来解释心理现象。双透视的自然-认知系统概念克服了这些矛盾,并给予我们这样一个概念——人是心理物理的实体而并非是二元论的实体。这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概念基础,从这个基础出发,我们可以对人类心理的基本的、非同一般的功能提出新的建设性看法。在这一章里。我们将讨论和心灵哲学有关的问题,其作法是把人看作是镶嵌在微观等级……去看看 

第九章 只有总统才能在南草坪降落…… - 来自《乔治·布什自传》

1981年春 空军二号         欢迎您乘坐我们的飞机           飞行情况报告    从得克萨斯州的奥斯汀飞往马里兰州的安德鲁斯空军基地    距离为1370法定英里    飞行时间为2小时29分    请把您的表拨快1小时    下午6时40分抵达目的地    途中将飞经华盛顿上空    沿途飞行情况良好    目的地天气预报    气温为华氏65°  有阵雨    西风20英里/时  多云间阴               飞行队长                奥查德少校  这……去看看 

第一章 传统乡村社会的政治特征(下) - 来自《岳村政治》

五、土地、赋税、文化和乡村控制长期以来,学术界有关传统乡村社会政治特征的主要观点有三个,即里权政治、宗族政治和乡绅政治。“皇权政治”认为,中国传统乡村社会从来都是在封建王朝的科举制度、官僚体系以及正统思想的控制之下,乡村组织和地方精英只是国家政权的附属,皇权控制清末乡村社会的一切。“乡绅政治”认为,中国传统乡村社会存在着国家、士绅和村庄的三角结构,各村庄是由士绅形成的乡村领袖管理的。“宗族政治”则认为,中国传统的乡村社会主要在宗族统治控制下,国家只不过是个放大的宗族组织。我们的考察则表明,1840年……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