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英雄出世》

  然而,马二爷终究是侍弄了一辈子轿子的,轿行、轿子早已成了马二爷生命的依托。故尔,马二爷对“万乘兴”的兴盛和自家马记老号的衰败实是很不甘心的,在最后的岁月里,马二爷还是拄着拐棍挣扎着从烟榻上爬起来了。

  也直到这时候,马二爷才终于承认了这场光复石城的革命,和这革命造出来的民国镇守使。

  马二爷要振兴自己的轿业,不承认民国的镇守使是不可以的。

  民国的镇守使是石城的新主子,就是当年的邓老大人,——那权势像似比邓老大人还大。当年的邓老大人没兵权,且还要受江防会办府的节制,民国的这位刘镇守使以中将师长的身份主持着一城军政,简直就是个土皇帝。

  刘镇守使抬举卜守茹,卜守茹便发达了,发达得让马二爷眼红。

  这贱货咋着贴上刘镇守使的,马二爷不用问也知道:必是卖弄风骚无疑。每每看到镇守使署的副官、护兵来接卜守茹,去镇守使署吃酒、听戏,马二爷常会目送着卜守茹远去的的背影瞎揣摩:这贱货大许又要去和刘镇守使上床了。

  那当儿,马二爷已管不了自己的小妾,自己又力不从心,便对这种事看淡了,心下不再气卜守茹去和刘镇守使睡,只气卜守茹仗着刘镇守使和他作对,把个“万乘兴”生意搞得这般红火,把他马记老号的主顾都夺走了。

  还恨自己不是年轻、漂亮的女人,没啥风骚可供卖弄。

  后来,一下子开了窍,才又想到:卜守茹终在名义上是他的小妾,他与其让卜守茹拿自己的身子私下里送人情,还给他添累,倒不如他来做这人情了。他马二爷实可以把卜守茹公然送给刘镇守使,让刘镇守使记他一笔深长而久远的情分。

  这样做的好处极明显,一来永远的从马家门里除却了一个祸害;二来又笼络了刘镇守使,——就算刘镇守使日后不能帮他,至少不会害他;三来也就给卜守茹这野马戴上了铁笼头。

  马二爷认定,刘镇守使气焰薰天,不是一般等闲人物,卜守茹一旦正式做了刘镇守使的姨太太,刘镇守使断然不会再让这贱货依然这样抛头露面满世界弄轿,没准会一把将卜守茹的“万乘兴”都掠到自己手里。

  这一来,卜守茹就完了。

  马二爷宁可对刘镇守使拱手认栽,却不能败在卜守茹手下。

  一个女人,且又是给他做了小妾的女人,断然没有成功的道理。

  这实在是个好念头。

  这好念头让马二爷激动不已。

  马二爷便抽着大烟日思夜想,——想着咋把这极难说的话去和刘镇守使说开?马二爷自己是不好去说的,——把自己的妾拱手送给人家,还陪着笑脸,马二爷做不出,就算是承认了革命,和这革命造出的刘镇守使,也仍还是做不出的。

  让麻五爷去说也不行,一者麻五爷和卜守茹原本就有一手,二者革命后马二爷也再不和这混账东西多来往了。

  万般无奈,马二爷才极不情愿地去和贴心家人刘四商量了。

  刘四听罢马二爷的述说便道:“嘿,我的爷,你真是糊涂!这种事哪用得着找别人?您老不要卜守茹还个好办?一纸休书就把她打发了!”

  马二爷说:“那倒不好,我老了,不中用了,本意原是要成全这贱货和刘镇守使,这一来,倒像是我容不得这贱货了……”

  刘四道:“那也好办,您老只要当面把这话里的意思和卜守茹说透,卜守茹也自会去和刘镇守使说的!”

  也只得这么办了。

  又想了几日,马二爷自认为想得已是很成熟了,遂决定正式去和卜守茹开谈。

  开谈这日,马二爷让厨子做了不少菜,还破例亲自给卜守茹酌了酒。

  卜守茹不知道马二爷葫芦里卖的是啥药,觉得很愕然,盯着一桌子酒和菜不动筷子,不冷不热地问马二爷:“今日是咋啦?为姑奶奶的‘万乘兴’庆贺么?”

  马二爷强作笑脸道:“就算是为你庆贺吧!”

  卜守茹说:“好,既是为我庆贺,这酒姑奶奶就喝——”

  言罢,卜守茹把面前的一杯酒端起来,喝了个底朝天。

  马二爷又给卜守茹把酒斟上了,话也说得动人:“卜守茹呀,打从进到马家门里,这许多年,你是吃了不少委屈的,我心里都知道,这杯酒你再喝下去,就算爷给你赔个不是吧!”

  卜守茹这时警觉了,——没想到马二爷把她送给刘镇守使的坏心思,只想到马二爷在酒里做手脚,便狐疑地瞅着酒杯问:“二爷,你莫不是要算计我吧?”

  马二爷笑道:“如今不是往日,你有刘镇守使做靠山,推还敢算计你?”

  卜守茹说:“你莫提刘镇守使,他做他的官,我弄我的轿,我们本是不相干的!”

  马二爷道:“不相干,刘镇守使咋给你的轿号写字题诗?咋老派人来接你去吃酒、听戏?”

  卜守茹适时地记起了当年那场凌辱,以为马二爷要拿这事做文章,便站起来说: “咋?疑上刘镇守使了?是不是还想把姑奶奶再吊一回?!”

  马二爷忙道:“卜守茹,你看你,都想到哪去了?你也知道的,这几年我是想开了,哪还多问过你的事?!”

  卜守茹不做声了。

  马二爷自己喝起了酒,边喝边说:“不过,今日为着你,我倒要管一回闲事哩。”

  卜守茹不知马二爷要管啥闲事,益发糊涂了。

  马二爷接着说:“我已是风烛残年了,用你咒我的话说,是手趴着棺材沿了,或许再没几年活头。可你呢,正年轻,好日子还长,我就想放你一条生路。”

  卜守茹惊问道:“啥……啥生路?”

  马二爷苦苦一笑说:“你和刘镇守使的事,你心里有数,我心里也有数。这些日子我常想,刘镇守使不是麻五爷,人靠得住,又有权势,和你倒正是一对。你们与其瞒着我,这般私下往来,倒不如干脆住到一起去算了……”

  卜守茹惊道:“马二,你……你莫不是疯了?”

  马二爷道:“我没疯,我是想了许久,才和你说这话的。这样好,这样一来成全了你们,二来我这门里也肃静了。”

  卜守茹呆了。

  马二爷又道:“只是咱得好合好散,过去那些冤仇都别再记了,彼此多想想人家的好处。这阵子我就常想你的好处:你不管咋说,终是给我生了个儿子。”

  卜守茹这才回过神说:“可我倒想不起你有啥好处……”

  马二爷叹了口气:“我现在有这份心意放你的生,还不算好处么?”

  卜守茹决不相信马二爷这么做是发善心,紧盯马二爷的一张老脸,陷入了久久地思索:这老东西此举意图何在?是为了割断她和儿子天赐的亲子之情,还是仅仅为了讨好刘镇守使?抑或是怕她日后夺了自己的轿号,才在今天防了一手,以退为进?

  马二爷的老脸阴沉着,脸上没有答案。

  卜守茹把目光从马二爷脸上移开去,心里冷冷一笑,也不愿去多揣摩了,反正她早在被刘镇守使瞄上时就打定了主意,既不去刘镇守使那儿做姨太太,也不离开马家。现在,不管老东西咋想,她都不走。老东西一天不死,她就一天不离开马家大门。

  于是,卜守茹便说:“二爷,你这好处我却消受不了,不说人家刘镇守使和我没那层关系,就算是真有那层关系,我仍是不能离了您老的。我若是真离了您老走了,人家外人不要骂么?”

  马二爷道:“我都不怕人家骂,你还怕啥?”

  卜守茹笑道:“那我也不能这样做,不看你,我还得看天赐呢!”

  马二爷说:“天赐是我的儿子,你走了,还有我。”

  卜守茹很和气地问:“你若哪天一口气上不来,天赐咋办?这么多轿号咋办?还不都得靠我来收拾么?”

  马二爷再没想到卜守茹会赖在马家不走,且想在他死后来收拾他的轿号,心里很气,却又有口说不出。

  卜守茹偏又说:“二爷,叫我走,是你的一番好意,我不走,是我的一番好意。我看呀,今日话既说到了这一步,咱干脆再挑明点说:你眼见着都快七十岁的人了,还整天瞎琢磨啥?我看呀,你倒不如现在就把马记老号的那些轿交给我一起整治,自己落得享个清福。你看我爹如今多好,我可没亏了他,给盖了三间大瓦屋,买了一房新家具不说,每年还送不少钱给他花……”

  这口气简直是在给马二爷一生的事业发丧了!

  马二爷再也听不下去,酒杯往地上一摔,恨恨地走了。

  直到这时,马二爷才明白,当年为气卜大爷而纳卜守茹做妾是多么愚蠢!逞着胜利者的一时意气,把这贱货聘进门容易,现在想送出门就难了。就是搭上自己的老脸不要,她也不走,那架势只怕是不把马家彻底搞败掉,便没个完结了。

  卜守茹这边弄不通,马二爷才又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一厢情愿地打起了刘镇守使的主意。让马记老号的管事们月月给镇守使署多出差轿,还花钱笼络镇守使署的副官们,想方设法要和刘镇守使见上一面。

  卜守茹想见刘镇守使容易,马二爷要见就难。

  四下里托人,疏通了三个月,终于轮上了一次刘镇守使主持的商界绅耆谈话会,马二爷兴冲冲地去了,可在谈话会上刘镇守使只要绅耆们为他的弟兄捐响,根本没注意到他的存在。

  马二爷带头认了二百两银子的捐,刘镇守使仍没注意到马二爷的存在。

  到得散了会,马二爷挤到刘镇守使面前,刘镇守使才打着官腔说了句:“很好,马二,你很好,嗯,你捐二百银子很好。”

  马二爷振作精神,想暗示一下卜守茹的事,刘镇守使却已在一帮卫兵副官的簇拥下,转身走了,就像不知道他是卜守茹的亲夫似的。

  卜守茹知道这事后,又笑他:“二爷呀,你实在是财大气粗呢!我这‘万乘兴’代刘镇守使办捐,也才捐了五十两,您老真气派,一捐就是二百两。”

  马二爷气昏了,当场栽倒在地,嗣后又在床上躺了大半年。

  从床上爬起来后,马二爷再也离不开拐棍了,——往日只是出门时拄,现在,在院里、房里也得拄,眼也昏花了,常会分不出白日黑夜。

  这时,马二爷唯一的安慰只剩下了儿子天赐。

上一篇:第32章

下一篇:第34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32 - 来自《追日》

朱成说,我可以对天发誓,除了我朱成,没一个人会对你有意见   布风说,你给我说说呢   朱成说,你是个好人也是个好官,可是纯粹意义上的好官肯定是不能长久的,我在办公室看了几十年,看来看去,最要紧最关键的是要用心机,会用人也得会算计人,要不,只是拼老命去工作,去做好事,到后来,一不小心就被别人算计了,你出了事怕还要去说别人好话呢   布风看着他,听他往下说。   朱成说,苗新苗部长不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么 他思想超前,作风正派,可是上下左右都有人算计他,他莫名其妙就跌了栽了……   布风说,怕也有个大气候大背景的问题,他现在不是又被……去看看 

27 - 来自《灵山》

她说她真想回到童年去,那时候无忧无虑。每天上学连头都是外婆给梳,再给她把辫子编好。两条长长的辫子,亮光光的,总不松不紧,都说她这两条长辫子真好看。外婆死了,她就再也不扎辫子了,把头发剪了,故意剪得短短的,连红卫兵当时时兴的两把小刷子都扎不起来,为的是抗议。她父亲当时被隔离审查,关在他工作的机关大院里,不让回家,她母亲半个月送一次换洗衣服,从来也不要她去。后来母亲带着她一起被赶到农村,她也没资格加入红小兵。她说,她这一生最幸福还是她留长辫子的时候,外婆像只老猫,总在她身边打盹,她就特别安心。  她说她现在已经老了,说……去看看 

第十九章 数和测量 - 来自《认识与谬误》

第一节   科学知识起源于在对象或感觉要素的相对稳定的复合中发现某些反应或反应群A和B之间的关联。例如,如果我们发现,由叶和花等等的某种形状和位置(反应A)系统决定的植物的种,此外显出某些受刺激的运动即向他性和向日性现象(反应B),那么这便构成了自然科学中的发现。不顾简化的分类术语的发展,通过排除误解的记述把这样的知识固着在可交流的形式中,依然是一项尴尬的事务。相同的尴尬也在与植物种密切相关的行为的记述中自我重复,这将再次具有许多必须特别留意的独特性。在考虑这些个别特征时,甚至更困难的事情在于,用综合性的……去看看 

第三章 “欢喜若狂”(1913.5—1918.12) - 来自《希特勒传》

(1)   他下了维也纳开来的火车,爬上楼梯,走进了喧嚣的慕尼黑霍班霍夫区。打从第一分钟起,巴伐利亚的首府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在缩也纳听惯了多种语言的嘈杂声后,连人们的说话声在他听来都是和谐悦耳的。“这城市对我是那样的亲切,好像我曾在里边住过多年似的。”   那时正是春天,春光明媚,阳光普照,被从巴伐利亚部分的阿尔卑斯山吹来的山风洗涤过的空气似乎也比维也纳的空气清新。那天是星期天——5月25日。街上除漫步的游人外,几乎没有什么行人。街上的楼宇和雕像令他瞠目,而他呢,“从我进入这个城市的第一小时起,我就深深地爱上……去看看 

第02章 - 来自《梅次故事》

于建阳总要找些事儿,天天往朱怀镜房间跑。他每次去了,居然都能找着个由头,忙上一阵。比方洗漱间的镜子有水印儿,浴池里还有一根头发,地毯应该吸吸尘了。服务员总会被他高声叫来,说她们哪里又没有弄好。朱怀镜看着真是麻烦,若依他往日的脾气,早发火了,却只好笑笑。   这天是星期六,朱怀镜没事儿,想多睡会儿。却早早的就听得外面有人在说话,像是于建阳。隐隐听见他问朱书记什么的。多半是于建阳想来看看他,却不知道他是否起床了。朱怀镜不去搭理,仍呼呼睡去。直听得外面有嘈杂的叮当声,他才爬了起来。心想是宾馆哪里又在修个什么。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