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英雄出世》

  天赐从打一落生就适应了家里的抑郁气氛。

  两岁前是卜守茹奶他,一碰到马二爷和卜守茹开仗,天赐便把小脑袋往卜守茹怀里躲。两岁后,离了卜守茹的怀,再见家里开仗,便往门外躲。到得开蒙读了书,又有小学堂好躲了。

  天赐在两岁前,于无知的懵懂中是倾向母亲卜守茹的。

  后来渐渐大了,上了小学堂,懂些事理了,便一步步倾向了父亲马二爷。

  母亲卜守茹总是很忙,不是在刘举人街的“万乘兴”的总号,就是在刘镇守使的镇守使署,或是麻五爷的香堂,有时连着十几天难得和天赐照上一面,天赐只能和马二爷厮守着。

  马二爷对天赐很好,看天赐读书,陪天赐玩耍,天赐要啥,马二爷应啥。

  天赐自然便认定马二爷好,和马二爷啥话都说。

  有一回,卜守茹到上海订轿,半个多月没回家,天赐便问马二爷:“爹,我娘咋老不回家?”

  马二爷道:“她眼里根本没咱这个家,只有她的轿。”

  天赐说:“要那么多轿干啥?一人又坐不了。”

  马二爷道:“她想带到棺材里去哩!”

  天赐不做声了。

  马二爷却意犹未尽:“其实,你娘也是白忙,她置下再大的家业,末了也得留给你!你是我的儿,也是她的儿,她不留给你没办法。”

  天赐说:“我才不稀罕哩!”

  马二爷道:“稀罕不稀罕都是你的,谁也夺不去,爹现在让着她,不去和她斗了,也是为着你。”

  天赐这才想起问:“娘咋老和你骂架?”

  马二爷道:“因为她恨爹!”

  天赐不解:“为啥恨你?”

  马二爷长长叹了口气:“为着爹老了……”

  天赐仍是不解:“老了就遭人恨?”

  马二爷红着眼圈说:“老了就遭人恨哩!”

  天赐又偏着脑袋问:“那娘当年咋愿跟你的?”

  马二爷说起了当年,道是当年卜大爷如何一败涂地,用自己的亲闺女作代价,向他求和;他又是如何宽宏大量,允了卜大爷;结果,卜守茹偏坑了自己的亲爹,今日又坑了他,把个马家闹得鸡犬不宁……

  最后,马二爷说:“你娘太毒,当年不为图咱马家的轿,就不会进咱马家门的,爹当时不知道,才铸下了这一生一世的大错。”

  天赐似懂非懂,可从父亲马二爷失神的眼中已看出了一个老人深深的绝望和悲哀,就觉得母亲真就是很毒的,对自己的老父亲也实在是很不公平的。

  这样的对话,随着时间的演进,没完没了地继续着,一次比一次深入。

  看到镇守使署的轿子和帮门的弟兄常来接卜守茹,天赐又问:“爹,他们老接我娘去干啥?”

  马二爷道:“这得去问你娘。我不能说。”

  天赐吊在马二爷的脖子上不放手:“你说嘛!”

  马二爷仍不说:“她是你娘,我不能和你说,大了你自会知道的。”

  天赐便去问卜守茹:“娘,官家的大轿老接你去干啥?”

  卜守茹斥道:“小孩家,问这个干什么?!”

  天赐还想问,卜守茹已虎起了脸……

  后来,还是马二爷叹着气和天赐说了:“天赐呀,天赐,你没个好娘,你娘太浪……”

  天赐虽说不懂“浪”是啥意思,可从马二爷的口气和眼神中却悟出了这“浪”不是件好事,因此,对常来找卜守茹的镇守使署的副官们和麻五爷都是很恨的。

  镇守使署的副官们和麻五爷对天赐偏就很好,尤其是麻五爷,每回到马家来,总要给天赐带些好吃的小零嘴,什么糖块、糖球了,什么水果、点心了。有一次还给天赐带了个好玩的小花猫。

  天赐总不要,也不理麻五爷,有时被卜守茹逼着接下了,回转身就扔到了茅坑里。

  那只小花猫命运更惨:第二天就被天赐弄断了一条后腿,第三天又被弄断了一条前腿,到第四天便死了……

  这让卜守茹十分生气。

  卜守茹指着天赐的鼻子,大骂天赐是心狠手辣的小畜牲。

  这却让马二爷十分高兴。

  马二爷在天赐身上,看到了卜守茹的黯淡未来和自己久远的成功……

上一篇:第33章

下一篇:第35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一章 西安与黄土地带 - 来自《中国大历史》

前言:西安是中国历史的一座重要舞台,许多人物事件在此牵连、搬演。作者经由它,引领我们进入时光,看看历史是怎么发生的。在现今考古仍旧无法证明夏代以前的历史记载是否确实时,有甲骨文和殷墟遗址佐证的商朝,便成为叙述中国历史的起点。————————————————————————————西安的位置接近中国的地理中心,现在已成了旅游者注目的焦点。撇开其他的条件不说,它是中国历史上11个朝代的都城所在,最早的还可以追溯到秦朝统一中国之前。它在历史上所享有的盛名,远超过任何其他政治中心。不过令人遗憾的是,由于内忧……去看看 

第一辑 黑乌鸦(六) - 来自《黑乌鸦与折断的日子》

我们如何面对管理的革命之一  在当今世界经济并不很景气的时代,我们如何发展自己的经济?选择怎样的目标?如何改变已经僵化的管理模式,转而进行有效的、科学的管理?如何继续保持我们持续的经济增长速度?我们如何才能迎头赶上那些世界发达的国家?   这些都是我们必须要考虑和研究的课题。  号称世界强国的美国,就有许多人在探索,也有很好的理论来指引方向了。  那代表就是汤姆 . 彼德斯的《管理的革命》,正是这本书开始了世界管理领域的新纪元。  我们如何来看待这一切呢?我们如何改变和适应新的不断变化着的经济形势呢?我……去看看 

七 评新黑格尔主义者及某些黑格尔研究家对《精神现象学》的论述 - 来自《精神现象学(上卷)》

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在20世纪以前很少受到资产阶级哲学家和哲学史家的重视:或者(如鲁一士)说“这书文字粗拙晦涩无法了解”,或者(如文德尔班)说“能了解精神现象学的那一代人已经死去了。”在所有早期英美新黑格尔主义者中,除鲁一士在其死后才出版的《近代唯心主义演讲》中有三章①专讲《精神现象学》外,很少有人提到这书。自从狄尔泰于1906年发表了《黑格尔的青年史》一书后,一般讲黑格尔哲学的人才开始重视《精神现象学》以及黑格尔青年时期写成的但迄未出版过的早期著作。但也就从狄尔泰起开始了把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朝着……去看看 

2-1.1 在昔日乾隆帝狩猎的行宫旁 - 来自《走向混沌》

如果劳改农场也能按人类的宗教概念,区分为“天堂”和“地狱”的话,我们这些来自茶淀农场(对外叫“清河农场”)的老右,来到团河农场则如同从“地狱”走进“天堂”。团河农场位于北京城南十多公里的“团河宫”之畔,“团河宫”曾是昔日乾隆皇帝狩猎之后落脚的行宫。我们所以能知道这个历史典故,因为我们老右中间有一个”地理仙”。当我们刚刚登上从茶淀开往北京的火车,押送我们上路的劳改队长,就把我们的下一个驿站团河农场的字号,告诉了我们。   人都离开了茶淀,保密已无任何必要。何况老右们的命运,此时行情看涨,有什么必要还让我……去看看 

“中国古代选举”与“现代选举” - 来自《选举社会及其终结》

中国古代的“选举”与源自西方、现在流行的“选举”虽然中文字面相同,在实质内容方面无疑是有着根本性的差别的。《布莱克维尔政治学百科全书》“election”词条的作者巴特勒(D.E.Butler)指出:该词源于拉丁语动词“eligere”(意为“挑选”),虽然起源甚早,但现代含义上的、作为民主前提的自由和普遍的选举,其历史实际上只有两个世纪。选举是一种具有公认规则的程序形式,人们据此而从所有人或一些人中选择几个人一个人担任一定职务。“选举制度”的撰稿人波格丹诺(V.Bogdanor)说,选举制度是一种向候选人和政党分配公职,把选票转换成席……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