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英雄出世》

  后来,卜守茹常想,她有过爹么?啥时有过爹?那个把她聘给马家老东西的瘫子会是她爹?四处放她臭风的会是她爹?做爹的会和自己闺女斗成这样?会把一碗沸水砸到闺女头上?

  这都是咋回事呢?

  难不成是前世欠了这瘫子的孽债?

  这年秋天,裹携着城市上空恶臭味道的风,把一股萧杀之气吹遍了石城的大街小巷。

  刘镇守使和秦城的王旅长准备开仗,大炮支到了城门上,城里三天两头戒严禁街,抓王旅长的探子。驻在城外的钱团长名义上还归刘镇守使管着,实际上已和王旅长穿了连裆裤,上千号人随时等着王旅长的队伍开过来,一起去打刘镇守使。

  萧杀之风也吹进了卜守茹心头。

  卜守茹躁动不安,脸色阴阴的,总想干些啥。

  开初还闹不清想干的究竟是啥。

  后来才知道是想杀人,杀死那个瘫子,也杀死马二爷,彻底结束他们的野心和梦想!

  头上的疤,时时提醒着卜守茹关乎仇恨的记忆,杀人的念头便在脑子里盘旋,眼中总是一片血红。

  然而,终是怕。

  父亲在大清时代就告过她忤逆,今日真把父亲杀了,忤逆便是确凿的了,连马二爷一起杀,就是双料的忤逆。

  这和刘镇守使打仗不同,刘镇守使打仗有理由,她没有。

  她只能等待,等待着他们老死、病死,被炮火轰死。

  卜守茹由此而对巴哥哥的思念益发深刻了,常在梦中见着巴哥哥回来,用小轿抬着她满世界兜风。

  还梦见她和巴哥哥离了石城,随着个挺红火的戏班子闯荡江湖。

  梦中的巴哥哥依旧是那么年轻,那么憨厚,都十一年过去了,巴哥哥还是老样子。

  醒来时,总不见巴哥哥,满眼看到的都是轿,她的轿和马二爷的轿。

  这些轿载走了她十一年的光阴,十一年的思念。

  她就流着泪想,如果这十一年能重过一回,她决不会再要这些轿了,她得由着自己的心意,由着巴哥哥的心意活。

  没和巴哥哥生下一个儿子,是卜守茹最大的憾事。

  如果那夜能和巴哥哥生下儿子,巴哥哥不会一去不复返,为着儿子,巴哥哥也会和她一起等待马二爷的死期。

  又想,天赐若是巴哥哥的该多好,就算巴哥哥不回来,她也愿为天赐拼到底,可天赐偏是麻五爷的,又被马二爷教唆的不认亲娘。

  她十一年来苦苦拼争的一切是为了啥,真是说不清哩!

  那年秋里,肚子里又有了,是刘镇守使的,麻五爷以为还是他的。

  卜守茹看得出,麻五爷早把“万乘兴”和“老大全”都看成自己的了,就防了一手,偏不讲怀着的孩子是刘镇守使的,怕麻五爷使坏,只由着麻五爷去打自己的如意算盘。

  麻五爷的如意算盘也简单,就是静候着马二爷一朝归天,自己对马卜两家进行全面接收。

  被卜大爷用碗砸过以后,卜守茹再不愿回马家,就和麻五爷住到了一起。麻五爷嘴上说的好听,心里却想着马二爷来日无多,极怕马二爷一死落不到家产,便劝卜守茹回马家生了孩子再说。

  卜守茹不愿,一来怕自已被杀,二来也怕自己会于疯狂之中去杀人。

  麻五爷非要卜守茹去,说是这孩子也得让马二认下,不认下日后不好办。

  卜守茹这才道:“那好,你就去和马二爷说,看他可愿认!”

  麻五爷欺马二爷老不中用,态度很蛮横,哼了一声说:“他老棺材敢不认!不认老子有他的好看!”

  卜守茹很想瞅瞅麻五爷如何让马二爷好看,就和麻五爷一起去了。

  马二爷得知卜守茹真怀上了麻五爷的种,早就气青了脸。

  卜守茹和麻五爷一进门,马二爷就用拐棍支撑着身子,哆哆嗦嗦对麻五爷说:“卜守茹这……这贱货回来我……我没话说,只……只是这……这肚里的孩子咋办?”

  麻五爷嘿嘿笑着问:“二爷,你看呢?”

  马二爷道:“我……我看啥?你……你们弄出的杂种,关……关我屁事?!”

  麻五爷笑得益发自然和气:“咋不关你的事?卜守茹终还是你们马家的人,把孩子生在我那儿,马家不就丢尽脸了么?二爷你还做人不做了?”

  马二爷气疯了:“我马二早……早就不做人了,早……早就当了王八,可…可就算老子当王八,也……不能再养王八蛋!”

  麻五爷仍不气,又深思熟虑说:“二爷,咱们谁跟谁呀?你心里得有数才是。那事我瞒了卜守茹十一年,本不愿说的,今日,却不能不说了:二爷,我问你,当年不是我替你往卜大爷的轿号里放炸弹,你能把卜守茹弄到手?卜守茹算你的,也该算我的,对不对?咱俩谁都不算做王八的……”

  也是活该有事。

  麻五爷说这话时,卜大爷正被人抬着从门外进来,听到麻五爷说起放炸弹的事,愣了,独眼发直,凶光射到麻五爷脸上,咬住麻五爷不放。

  卜大爷没容马二爷再插话,便挣开抬他的两个下人,瞅着麻五爷问:“麻老五,当……当年的炸弹原……原是你放的?你……你哪来的炸弹、洋枪?”

  麻五爷不以为然,把头一扭冲着卜大爷道:“嘿,卜大爷,你看你,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还追个啥呀?今个儿咱得一起对付马二才是!”

  旋又瞅了卜守茹一眼:“卜守茹,你说是吧?!”

  卜守茹也没料到当年往卜家轿号放炸弹的是麻五爷,便道:“我还能说啥?却原来你们都是一路的混蛋!”

  麻五爷又笑:“哟,我的姑奶奶,咱可得凭点良心,没我们这一路的混蛋,哪有你的今天!”

  卜守茹想了想,说:“倒也是。”

  这么说着,卜大爷已在往麻五爷面前爬了,爬到麻五爷面前,一把搂住了麻五爷的腿:“麻老五,你……你今个儿得给我说清楚,炸弹和洋枪是……是哪来的?”

  麻五爷大大咧咧道:“卜大爷,你想能从哪来呢?还不是从巡防营弄来的么?我不愿干,马二爷就许了我二百两银子。我仍是不愿干,——倒不是嫌银子少,而是觉着太毒了些,就劝马二爷打消了这坏主意。马二爷那当儿横呢,硬要我干,还说,我若不干,他就向邓老大人告我,我呢,是真通革命党的,就怕了,就违着心干了。”

  卜大爷又问马二爷:“是么?”

  马二爷挂着一下巴的口水鼻涕,敷衍道:“你……你听他瞎……瞎扯!”

  卜大爷认定不是瞎扯,松开麻五爷,又往马二爷面前爬,马二爷有些怕,一边努力向后退着,一边说:“卜……卜大爷,你……你可……可别听麻老五胡扯,他……他这是成心要坏咱‘老大全’的生……生意……”

  卜大爷不睬,爬得固执且顽强,独眼里凶光闪动。

  麻五爷很兴奋,抱着膀子立在一旁,说:“卜大爷,这就对了,你要算账得和马二爷算,不是这老杂种,你卜大爷还不早是石城的轿王了!”

  马二爷坐不住了,额头冒汗,佝偻的身子直抖,可着嗓门喊进两个马家下人拉住了卜大爷,说是让卜大爷先回自己屋消消气,有话待麻五爷走后再谈。

  卜大爷死活不愿去消气,一面挣着,一面破口大骂,骂马二爷,也骂麻五爷。

  麻五爷直摇头,对卜守茹说:“你看你这爹,你看你这爹,咋变成这种样子了呢!咋连我都骂?好歹我也算他女婿嘛!”

  说罢还叹气,似很委屈,又很无奈。

  卜守茹看着这三个男人都觉着恶心,便道:“你们都该去死!没有你们这世上或许还能干净点!”

  麻五爷不赞成这话,说:“让他们去死,咱别死,咱死了这一城的轿子谁侍弄!”

  转而记起卜守茹肚里的孩子,想到来马家的初衷,麻五爷又自作主张对马二爷道: “二爷,不说别的了,就冲着咱当年的情义,这孩子也得在你老马家生,这事就这么着吧,啊?”

  马二爷被那陈年炸弹弄得很狼狈,硬气保不住了,就在脸面上服了软:“五爷,事已到了这一步,我……我还说啥呢?这么着吧,我认栽,卜守茹和肚里的孩子都跟你,我……我都不要了!我再不图别的了,只图个平安肃静!”

  麻五爷手一摆:“别价!好事做到底,卜守茹娘俩你先给我养着,哪天你一蹬腿,我就把他们娘俩一起接走!这才算咱义气一场嘛!”

  马二爷浑身哆嗦起来:“麻老五,你……你也别欺人太甚,卜守茹我都让给你了,你……你还要啥?”

  麻五爷想要马二爷的轿号,就说:“你那些轿子不好侍弄呀,我想了,离了卜守茹和我还真不行……”

  马二爷豁出去了,当场咬下了自己一截小指,表明了自己对保护轿号的决绝意志: “麻老五,你要我的轿不是?你看着,二爷我最后一滴血都……都得洒在轿上,看清了,这么红的血!在爷的脉管里流了七……七十年的血!”

  卜守茹看着马二爷手上那流了七十年的血,冷笑道:“你那一点脏血泼不了几乘轿!你现在咬手指倒不如用刀抹脖子,那倒利索些。”

  又说:“就算你现在就死了,我也不会离开马家的,我就是冲着你的轿号来的,不把你的东城轿号全统下来,我不会罢休的。”

  马二爷疯叫道:“你……你做梦!我的轿号是我儿天赐的!就算没皇上了,民…… 民国也得讲理!子承父业,天……天经地义!”

  偏在这时,天赐从学堂下学回来了,麻五爷一把拉过天赐,指着天赐的小脸膛儿哈哈大笑说:“天赐是你的儿,你看看他哪点像你?天赐也是五爷我的儿!爷,话说到这地步,我就得谢你了,难为你这么疼他,比我这真爹都强哩!”

  马二爷骤然呆了,像挨了一枪,软软跌坐到地上。

  天赐叫了一声“爹”,上前去扶马二爷,马二爷不起,只望着天赐流泪,还绝望地嚎着:“报应,这……这都是报应啊……”

  也恰在这时,卜大爷双手撑地,支持着身子,从门外阴阴地挪进来了。

  卜守茹本能的预感到,那团盘旋在石城上空的肃杀之气已扑涌进门。

  远处有隆隆的炮声和爆豆也似的枪声……

上一篇:第36章

下一篇:第38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章 特殊使命 - 来自《共和国密使》

孟获脱去上衣,露出筋肉暴绽的身体,对诸葛亮垂泪道:“七擒七纵,自古以来不曾有。我的子子孙孙都感谢丞相的再生之恩,与内地人民友好相处。”   周恩来望着胡志明和凯山·丰威汉,深情他说:”我们是同志加兄弟,中国是你们抗美斗争的可靠后方。”   下半夜时,段苏权被妻子催促,不得不熄灭台灯。   他循着以往的习惯,像部队里的连长查铺一般巡查一遍熟睡中的孩子们。洣华、洣恒、洣毅、洣平、洣石、洣晶,他的子女的名字都有一个“洣”。他不忘自己的家乡,不忘养育他的那条洣江,也不忘洣江畔先人为了镇压江水泛滥而铸造的千斤铁犀。 ……去看看 

保卫农民的个人权利——读《岳村政治》 - 来自《岳村政治》

刘方喜(中国社会科学院)          读完了于建嵘博士的近著《岳村政治——转型期中国乡村政治结构的变迁》(商务印书馆出版),我不得不为之击节叫好。这不仅由于这部学术专著,通过一个典型的农业社区,深入描述和剖析了转型期国家与乡村社会及其农民的相互关系,向我们展现了近代以来中国农村政治、经济和文化丰富多彩的历史画面。而更让我激动不已的则是,作者的研究始终贯穿了确认和保卫农民的“个人权利”的价值理念和人文关怀,并将它视为中国走向民主社会的基础。《岳村政治》是以历史主义的视角来研究转型期中国农民与……去看看 

第十四章 新传统主义 - 来自《法理学问题》

本书论证的一个主线就是怀疑法律是否是以及在什么程度上是一个自主的社会思想部门。无需超出常规法律文化的范围,换言之,不必运用法律人的法律训练和经验之外的论证方法或证据,就可以确定地或至少是令人满意地解决哪怕是最困难的法律问题,只有这时,法律才是自主的。本书的第二条主线是与法律相伴的学科,诸如哲学和经济学,尽管其内容很丰富,也不能弥补法律思想的缺欠。第三条主线是实用主义;法律信条的固定是从法律具有的社会可欲的后果中派生出来的。这些主线混合交织,就造成一种在许多法律职业者看来贫瘠且令人失望的织锦。律师……去看看 

第61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新成立的联合专案组设在江对岸一幢四层的灰砖旧楼里。     据说这里原先是军工所属的导弹工厂厂部所在。导弹工厂拆迁后,这楼就一直这么空闲着。这些年,周围陆陆续续建起不少新楼、饭店、娱乐场、商场,它却一直还这么空关着,倒也算得个闹中取静的地方。这些日子进驻了专案组,从外表上仍然看不出它和往日的自己,和同类型的旧楼旧院落有什么不同。     反而觉得它的大铁门比以往关得更严实了。再多的人进出,也只开一个小边门。但只要是进得门去,就会发现,这里的安全保卫工作极其严密,确实与众不同。首先,不管什么人出入,你得……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