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英雄出世》

  马家院子里也有麻青石铺的道,道很窄,也很短,宽约三尺许,长不过五六丈,从大门口穿过正堂屋,到二进院子后门的条石台阶前也就完了。

  头进院子很大,麻石道两旁是旷地,一边停轿,一边是水池、花房。

  二进院子小一些,且堆着不少破轿,除了从正堂屋扯出的那短短一截麻石道,几乎是看不到地面的。

  卜大爷住进马家后,瞅着麻石道心里就恨得发痒,就不止一次的想过要在二进院子的那堆破轿上放把火。

  有一日夜里,卜大爷还真就用两手撑着地,爬到了那堆破轿前,欲往破轿上浇洋油。可犹豫了半天,终还是没浇。

  这倒不是因为怜惜马二爷,却是因着自己。

  卜大爷觉着马家的一切终将是他的,这老家伙来日无多,死后断不会把轿子和麻石道带进棺材去。

  马二爷却也毒,自己老不死,却想要卜大爷死。

  卜大爷用碗砸了卜守茹没几天,马二爷就在专为卜大爷煨的蹄膀里下了毒,巧的是卜大爷偏不小心打翻了碗,蹄膀让桌下的狗叼去了,就毒死了狗。

  马二爷心里很慌,怕卜大爷和他拼,就说这必是卜守茹使坏,头通了哪个下人,要杀卜大爷。

  卜大爷心里知道是马二爷弄出的鬼,却装作没看出,说了句:“不至于吧?那狗还不知都乱吃了些啥呢!”

  自那以后,卜大爷就想把马二爷往墓坑里赶了,两手支撑着身子在麻石道上挪时,总觉着自己能把马二爷对付了。

  卜大爷瘫了,腿不经事,两只手却有无穷的力。

  卜大爷试过,他一拳能把房门捅破,砸扁马二爷的脑袋自是不在话下的。——想想也是怪,老天爷对人真是公道,十一年前有腿的时候,卜大爷的手和臂都没这么大的力;腿一没了,上半身便出奇的发达起来,胸上和臂上满是肌肉,手也变得粗大,结了厚厚的茧,熊掌似的。

  今日,麻五爷无意中说起的炸弹,勾起了卜大爷的旧恨新仇,卜大爷往马二爷面前爬时,就想杀了马二爷的。后来被架到自己房里,卜大爷杀人的念头益发坚定了。

  卜大爷认定,他一生的噩运都是那炸弹和洋枪造成的,没有那洋枪、炸弹,他当年不会败,他的轿号不会被封,也就不会把闺女聘给马二爷,以至今日父女成仇。

  麻五爷说得不错,他会成为轿王的,今天石城的麻石路本该都是他的!他的!

  于是,卜大爷在满城响着的枪炮声中,在麻五爷和马二爷吵得不亦乐乎时,使着一身蛮力托开了门板,从房里爬了出来,要把马二爷推进他自己掘下的墓坑。

  复仇的道路是很短的,——从卜大爷二进院里的房,到正堂屋后门,统共不到三十步,可这三十步却让卜大爷记起了血泪爆涌的三十年。

  两只手撑在马家院里的麻石道上,卜大爷就在心里追忆着自己曾有过的双腿。那双腿是他起家的根本,它是那样坚实有力,支撑着他和他肩上的轿,走遍了石城的大街小巷。

  多少人想算计卜大爷那双腿呀,多少人想把卜大爷的脚筋挑断,让卜大爷永远倒在城里的麻石道上!

  可卜大爷没倒,能明打明斗垮卜大爷的人还没有!

  卜大爷是被人暗算的!今天这个暗算他的人活到头了!

  卜大爷出现在正堂屋门口时,门口有人,有马家的人,也有麻五爷和闺女卜守茹带来的人。

  马家的人还想把卜大爷劝回去,卜大爷不睬。

  麻五爷的人都是无赖,想看笑话,就说:“人家闺女来了,总得见见的,你们拦啥?”

  马家的人便不敢吭气了。

  一进门,卜大爷最先看到的是闺女卜守茹。

  这贱货坐在靠墙的一把椅子上喝茶,喝得平静自然,就像马家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似的。

  闺女身边是不得好死的麻五爷,麻五爷一副无赖相,敞着怀,脚跷着,腿晃着,一边抓着毡帽扇风,一边瞅着倒在地上的马二爷说着什么。

  马二爷是倒在八仙桌旁的,想往起坐,总是坐不住,儿子天赐去拉,闺女就在一边喊,要天赐过来。

  卜大爷开始往马二爷身边爬,两只手一下子聚起了无穷的力。

  在卜大爷眼里,马二爷已是一具尸体。

  卜大爷要做的仅仅是把这具尸体推进墓坑罢了。

  马二爷看出了卜大爷的意思,倒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地喊:“快……快来人啊,这……这瘫子要……要杀人了……”

  门口马家的人应着马二爷的召唤,往门里冲。

  卜大爷身子一转,对马家的人吼:“你们谁敢过来,老子……老子就掐死谁!”

  马家的人不怕,硬是冲到卜大爷面前,要架卜大爷。卜守茹这才站起来说话了: “出去,都给我滚出去!这是我们家里的事,你们都他娘少管!”

  马家人丁瞅着马二爷,不走。

  麻五爷火了,桌子一怕:“打架要讲公道,你们都上来像什么样?都滚,再不滚老子就给卜大爷讨个公道!”

  麻五爷一发话,门外五爷的人进来了,硬把马家的人轰了出去,还把两扇门反手关上了,弄得屋子里一下子很暗,就仿佛黑了天。

  马二爷这才知道大限已到,不拼命不行了,遂硬撑着往起爬,刚哆哆嗦嗦爬起来,佝偻着身子尚未站稳,卜大爷已逼至面前。

  卜大爷很沉着,两只大手几乎是缓缓伸出来的,马二爷竟防不了,竟让卜大爷给扳倒了……

  麻五爷在一旁看着,摇着头,挺感慨地对卜守茹说:“二爷不行了,实是太老了!”

  卜守茹淡然一笑:“这二爷又何曾年轻过?”

  麻五爷追忆道:“你没见过二爷年轻,我是见过的,三十五年前我头一回找二爷收咱帮门的月规,二爷摔过我两个好跟斗呢!就在独香楼门口!”

  这边说着,那边卜大爷和马二爷己扭成一团了。

  卜大爷山也似的身子压在马二爷身上,两只手揪住马二爷花白的脑袋直往地上撞,撞的咚咚有声。

  马二爷真就不行了,连讨饶的气力都没有,只是两腿乱蹬,手乱抓。

  卜大爷不想让马二爷一下子就死了,撞过马二爷花白的脑袋,又把那熊掌般的手伸到马二爷脸上,生生挖下了马二爷的一只眼,疼得马二爷杀猪般叫。

  被卜守茹硬拉到身边的天赐,挣开卜守茹,扑到卜大爷身后,搂住卜大爷的脖子,把卜大爷往下拽,还哭着骂着,不住地用脚踢卜大爷的背。

  卜大爷被踢得很痛,用胳膊肘狠捣了天赐一下,天赐才松了手。

  天赐刚松手,卜大爷便去掐马二爷的脖子。

  天赐又扑上去,两手扯住卜大爷的头发,差点把卜大爷从马二爷身上扯下来。

  卜守茹对麻五爷怒道:“还不快把天赐抱走?!你……你这爹就这样当的!看着天赐打我爹!”

  麻五爷不敢怠慢,上去把天赐抱住了,说:“天赐,你不是马二的儿,是我的儿,我不是和你说过了么?你可不能帮马二这老杂种!”

  天赐偏就不认五爷,单认马二爷,就要帮马二爷。

  天赐死抓住卜大爷的头发不松手。

  麻五爷硬拉,结果就把卜大爷从马二爷身上拉开了……

  马二爷得到这难得的机会,才从怀里掏出了那把匕首……

  ——这匕首马二爷常带在身上,夜里就放在枕下,防卜守茹,也防卜大爷,马二爷算计别人性命时,也防备别人算计他的。

  卜大爷被天赐拽个仰面朝天,没看到马二爷的匕首,这就吃了大亏,待马二爷扑到卜大爷身上,使尽全身的气力把匕首捅进卜大爷的心窝,卜大爷一下子呆了,没想到去夺马二爷的匕首,反倒本能地往后闪了闪。

  马二爷便又得了第二次机会,顺着卜大爷的力拔出匕首,又颤颤微微在卜大爷身上捅了一刀。

  马二爷老终是老了,杀人的手段却没忘,第二刀捅到卜大爷胸上后,死劲搅了一圈,搅得卜大爷胸前血如泉涌,造出了冲天的血腥。

  卜大爷这才想到,他又败了,今日不是马二爷的末日,倒是他的末日。

  在末日来临的最后一刻,卜大爷捂着浑身是血的胸脯,向卜守茹看了一眼,唤了声 “妮儿”,身子向后一仰,轰然倒地。

  卜守茹万没想到会出现这种结局,冲过去一巴掌把天赐打倒在地,阴阴地看着麻五爷问:“这……这场架打得公道么?”

  麻五爷讷讷道:“我……我可不知道马二爷有匕首……”

  卜守茹满脸是泪:“我只问你公道不公道!”

  麻五爷承认这不公道,略一沉思,即走到马二爷面前,把马二爷手上的匕首夺了,放到卜大爷手上,而后,一把揪过马二爷,一把抓住卜大爷的手将匕首捅进了马二爷的胸膛,也猛搅了一通,让马二爷身上生出了同样的血腥。

  马二爷胸脯上插着匕首,满身满脸的血,却在笑,还用耳语般轻柔的声调儿对天赐说:“天赐……天赐,今天的事你……你得记住,得……得一……一辈子记住哇……”

  天赐喊着爹,大哭着,搂着马二爷再不松手,直到马二爷软软倒在他怀里,闭上昏花的老眼……

上一篇:第37章

下一篇:第39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九章 辛亥革命时期的社会思潮(下) - 来自《晚清政治与文化》

第一节 王国维王国维(1877—1927),字伯隅,自号静安,又号观堂,浙江海宁人。父亲王乃誉是一商人。4岁丧母,父亲经常出门经商,对子女教育严格,养成王国维孤僻的性格。他两次到杭州参加乡试,未中,便倾向新学。甲午战争后,到上海,为《时务报》当书记校对,同时,用业余时间入罗振玉办的东文学社,从日本藤田丰八等学习日文及理化等课程。上虞罗振玉看到王国维扇面上所写咏史诗,赞赏其才学,在经济上帮助他,留他在东文书社当庶务。王师事罗振玉并终生依庇于罗。1901年王曾赴日留学,次年因病回国。1903年任南通师范学堂教员,1904年任江苏师范学堂教员,……去看看 

4 奶奶愧对祖先 - 来自《吃蜘蛛的人》

单从我无论如何也难以将奶奶讲述的往事忘怀这点便可看出,其实我对奶奶的依恋程度比我以前愿意承认的要来得深。我是她唯一的孙女,她给我讲的陈年旧事,比给家里男孩们讲的要多得多。   在一般人看来,奶奶在旧时代的生活堪称优裕。她未嫁时,祖上有权有势;出嫁后,夫家又数京城首富之一。但我知道,她的生活并不真像外人想象得那么潇洒,由于世事变迁,时局动荡,加上她又是女儿身,她的生活也有着道不完的艰辛。   奶奶年轻时,到过中国不少地方,那是她的韶华好时光。20世纪初叶,奶奶的父亲沾得祖上福荫,出任官职。他先在湖南一带做一小官,几……去看看 

15 半透明之夜 - 来自《吃蜘蛛的人》

我若能在1966年倒头睡着在广州城里的大街上,第二年回到家中又何以夜夜失眠?这真有点儿不可思议,但事实如此。躺在床上,睡眠像是跟我捉迷藏。我只好和自己论理。   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去年,红卫兵是毛主席的小闯将,领导着千军万马冲锋陷阵,每天都有于不完的事情,即使一天给我们48个小时,我们还是没时间睡觉。现在却镇日无所事事,这么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事物总是要走向它的反面”,毛主席的话一点不错。老革命变成走资派,老红卫兵为了保爹保娘开始反对文革,虽然不是每个干部子弟都这样,但也为数不少。这些人真做得出!好了,现在我们……去看看 

绪言:当代中国没有精神巨人? - 来自《当代哲人李正天》

有人叹惜:当代中国没有精神巨人,没有产生精神巨人的土壤。这种看法不少人在重复,好象有越来越多的人在认同似的。是这样吗?如果这个叹惜仅仅限定在中国主流意识形态控制下的思想界、各级哲学或社会科学研究机构,这话还算个真理;如把它扩大到当代整个中国,我则不能苟同。那些发出叹惜的,大致上有几种情况:一种是太年轻,阅历太浅,对自己未经历的事缺乏感性体验,或缺乏判断力,这还可以原谅;一种人,则以自己的眼界来测度何为精神巨人。他们甚至把海德格尔都当做精神巨人,甚至还不承认鲁迅是精神巨人。既然评价尺度不同,正如口味不同,那就不需……去看看 

第15部分 从混沌到运转 - 来自《希腊悲剧时代的哲学》

15.1 原始混乱   阿那克萨哥拉所说的混乱不是一个可以立刻察知其用的概念。要理解它,必须首先理解这位哲学家对于所谓生成提出的观念。因为,在运动以前,一切异类元素的状态本身决非必然会造成一切“事物的种子”的绝对混合,如同阿那克萨哥拉所表达的。他想象这种混合是一种完全的混杂,连最微小的成分也是如此。其途径是把所有这些元素基质仿佛在一个研钵里研成粉末,从而能够把它们仿佛在一只搅拌罐里搅拌而成为混乱。   人们也许可以说,这一混乱观念毫无必要。毋宁说,只需要假定一切元素的一种任意偶然状态就可以了,而不需……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