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英雄出世》

  后来就是那场足以和卜守茹出阁相比拟的大出殡了。

  大殓前的一切准备都是充分的。卜守茹发了话,要把丧事办得尽善尽美,不能让别人说闲话。

  于是,专为人家承办丧事的“万乘兴”和“老大全”的管事们便办得很精心。赶制的两副寿材皆是红柏十三元,是用十三根红柏木拼成的,上三根,底四根,左右帮各三根,甚是气派。棺内有褥子,有莲花枕,还有搁脚的脚蹬子,也是莲花形的。

  马二爷、卜大爷在各自棺内躺着,身盖黄料陀罗经被,很是安祥,就像于积年的劳累后睡熟了似的。

  殉丧的物什也多,可谓应有尽有,手抓银,口含珠自不必说,专做的各式冥轿便有一大堆。

  礼仪也无可挑剔。发了报丧条子,卜守茹和天赐又向马家和卜家的至爱亲朋登门报丧。殡榜也开了,请了城里最有名的阴阳先生算了马二爷和卜大爷的八字,推定了出殡的日子,看了坟地风水。

  阴阳先生怕卜大爷和马二爷在地下再打,说起忌讳时再三强调,二人墓穴皆不可用麻石、青石。

  卜守茹一一记下了,后来真就没用一块麻石、青石。

  停尸七日,终至发丧,城里城外的战事也停了。

  秦城的王旅长和那钱团长几番努力未能破城,就和刘镇守使言了和,要刘镇守使助饷十万,后退了八十里。

  刘镇守使在发丧前一日来了,为丧家点了主。

  发丧甚是隆重。

  在卜守茹的主持下,“万乘兴”和“老大全”动轿一千四百乘,光执事就用了六十堂,起棺皆为四十八杠,有棺罩和大亮盘。丧盆子摔得好,纸钱撒得也好,一把把扔得很高,落在地上很均匀,像沿道下了场雪。

  棺木出堂后,大殡的队伍上了街。

  最前面开路的,是纸扎的两个狰狞鬼,青面獠牙,高约两丈,脚底有轮子,由十几个轿夫推着。然后是两个铭旌,是幡形的长亭子,一边三十二人,两边六十四人抬着,四面还扯着纤绳。铭旌之后,就是开道锣领着的六十堂执事了,肃静回避牌夹杂于六十堂执事中间。以后则是金山、银山,纸人、纸马,各式纸轿,并那挽帐挽联、鼓乐、僧道。

  经堂、孝堂的佛事做得也好。

  诵经场面都是很大的,用福缘法师的话说,为“云福寺五十年所仅见。”《石翁斋年事录》对此亦有记载,称其为“完丧家殓仪之大全,复三千年古礼于今世。”

  石城里的百姓都说,卜大爷和马二爷配!

  却也有人在大出殡那日闲话道:“丧事办得大并不好证明卜守茹的孝,这卜守茹实是魔女,上通民国的镇守使,下通帮门的无赖党徒,不忠不孝,不仁不义,搁在前清,必得办‘忤逆’之罪。卜大爷和马二爷归根算死在她手里,这魔女为了马卜二家的轿号,造出了父毙夫亡的惨祸……”

  言毕,又不免唏嘘一二,为石城轿业至此再无男人感慨不已。

上一篇:第38章

下一篇:第40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前言 - 来自《碰撞》

1999年春以来,我国加快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脚步。4月份,朱镕基总理访问美国与加拿大,在绝大多数问题上与美国达成了一致。不巧的是,朱镕基总理回国不久,美国轰炸我驻南联盟使馆。国人议论纷纷,把加入WTO与轰炸南联盟两件事情联系起来,认为美国对我方的要求过于苛刻,体现了美国西化、分化中国的一贯立场,因此不宜急切以美国的条件加入WTO。6月初,外经贸部领导表示:“反正双方尚未签订任何协议,中国当然能收回所有承诺。”   中国应不应加入WTO?以何种方式加入?这是长期以来社会各界津津乐道的一个热门话题。基本的意见是,中国不……去看看 

第四篇 第六章 战斗的持续时间 - 来自《战争论》

如果我们不再就战斗本身,而是就它同军队各个方面的关系来研究战斗,那么战斗的持续时间就有了独特的意义。   战斗的持续时间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是战斗的一种次要的、从属的成果。对胜利的一方来说,决定战斗胜负从来都是越快越好,而对失败的一方来说,却不嫌战斗时间拖得很长。对胜利的一方来说,胜利来得越快,效果也就越大;对失败的一方来说,失败来得越迟,损失也就越小。   一般说来是这样的,但是,只有在相对防御战斗中,这一点才具有实际的重要性。   在相对防御战斗中,全部成果往往只取决于战斗的持续时间。我们把战斗的持续……去看看 

第三章 生产的成本 - 来自《经济解释(卷二)》

生产成本是经济学上一个比较困难的题目。这可不是因为题目本身湛深,而是经济学者对真实世界的生产所知不多。世界很复杂,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生产程序,不同的生产方法。一般经济学者连一个行业也没有作过研究,又怎可以将多个行业的生产成本规律或其成本曲线一般化,而一般化是有广泛解释能力的理论必需的。虽然以史密斯(A.Smith)为首的古典经济学在欧洲兴起时,英国的工业革命已搞了一段日子,但古典经济学者对生产的分析,主要是农业。当时,他们的兴趣是劳工与土地的收入分配及使用,而这些都是以农业为主的。到了二十世纪,生产成本曲线……去看看 

第七篇 官僚贵族化与门阀 - 来自《中国官僚政治研究》

一一般的讲,在欧洲的专制官僚社会,官僚是贵族的转化物,贵族愈来愈官僚化,而在中国专制官僚社会,只因为它在本质上不是由封建制向着资本制转化的过渡性质的东西,而根本就是又一形态的封建组织,故它的官僚,它的士族,愈来愈带有贵族的品质。本来,一个封建社会的支配阶层,最后都是靠着对于农奴或农民的剩余劳动生产物或其价值物而生活,它用贵族或官僚的名义,享有那种劳动剩余,正如同其被支配者用农奴或农民的名义,提供那种劳动剩余,同样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然而,官僚贵族化,相伴着,形式上自由的农民的农奴化,却对整个专制官僚统治,有着莫大的影响……去看看 

第四章 本能和理性的反叛 - 来自《致命的自负》

我们必须自我警惕,切不可认为科学方法的实践增强了人类理智的能力。以为在一个或数个科学领域里出类拔萃的人士,在思考日常事务上也会聪明过人——与经验相悖者,莫此为甚。——韦尔弗雷德·特罗特向财产挑战  虽然亚里士多德对贸易的重要性茫然无知,并且一点也不理解进化现象;虽然亚里士多德的思想被纳入托马斯·阿奎那体系之后,为中世纪和近代早期教会的反商业态度提供了支持,然而只是到了后来,主要是在17和18世纪的一些法国思想家中间,出现了若干重要的发展,它们结合在一起,开始向扩展秩序的中心价值和各项制度提出了有效的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