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英雄出世》

  马二爷身上的血就此永远粘在天赐身上了。

  天赐常无缘无故嗅到血腥味,觉着自己每身衣服上都沾着马二爷胸腔流出的血。

  那血像极好的肥,于无声之中抚育着天赐心里那颗仇恨的种子。

  不管卜守茹咋说,天赐就不信麻五爷是他爹,每每看见麻五爷来找卜守茹,眼睛便狼一般凶恶,话却是不说的,这就让麻五爷和卜守茹感到怕。

  大殡之后,麻五爷梦想中对马二爷家产、轿号的接管未能得逞。不论麻五爷如何张狂,马家族人就不依从,声言要与麻五爷拼到底,还托城里商会的汤会长和一帮有面子的绅耆,找了刘镇守使,说是马二爷在日,麻五爷便与卜守茹有染,帮着卜大爷杀了马二爷,如今又欲登堂入室,夺人家产轿号,实为天诛地灭之举。

  刘镇守使一直知道麻五爷和卜守茹有染,可却不愿被人当面说穿,一说穿,刘镇守使就火了,当即表示要办麻五爷的杀人讹诈罪。

  卜守茹怕刘镇守使把麻五爷杀了,再酿下一场血案,便跪在刘镇守使面前,为麻五爷求情,且一口咬定说马二爷不是麻五爷杀的,刘镇守使才没大开杀戒。

  不过,刘镇守使也讲得清楚,冉见着麻五爷出现在马家就要办了。

  麻五爷不怕,仍是常到马家来,还想和天赐套近乎。

  麻五爷虽看出了天赐眼中露出的切骨恨意,却还存有幻想,以为好歹总是自己的儿子,只要对天赐好,天长日久必会拉过来的。

  那当儿,麻五爷为了掠下一城的轿子,已决意要和刘镇守使较量了,背着卜守茹私通了秦城的王旅长和叛逆的钱团长,要率着帮门的弟兄在城中起事,策应王旅长和钱团长的兵马攻城。

  这就惹下了大祸。

  六十天后,是卜大爷和马二爷的旮河之期,二位辞世的爷要在这天过阴间的河,卜守茹和天赐到卜大爷、马二爷的坟前烧船桥。

  烧船桥时,卜守茹还和天赐说,他的亲爹不是马二爷,实是麻五爷。天赐不睬,只对着马二爷的坟不住地磕头、流泪。

  这让卜守茹感到脊背发寒。

  晚上就出了事。刘镇守使的兵突然围住了马家大院,把刚到马家的麻五爷和麻五爷带来的七八个喽啰全抓了,说是麻五爷和他的帮门党徒通匪。

  卜守茹不信麻五爷会通哪路的匪,认定刘镇守使是因着醋意发作才下的手,遂带着六七个月的身孕,随那些兵们去了镇守使署。

  到得镇守使署卜守茹才知道,麻五爷真就通了匪,和秦城的王旅长传了三次帖子,相约在七日后动手,先由麻五爷的帮门弟兄在城里起乱,王旅长和钱团长再打着济世救民的旗号攻城。

  王旅长和钱团长都答应麻五爷,攻下石城,特许麻五爷专营全城轿业,再不容任何别人插手其间。

  卜守茹看着刘镇守使手中的帖子,将信将疑,以为刘镇守使做了手脚,就问: “这……这该不是你造的假吧?”

  刘镇守使道:“我就是想造假也造不出什么轿业专营的事来,只有那麻老五能想到这一条。”

  卜守茹立时记起了麻五爷多年来野心勃勃的梦想,觉着这无赖如此行事恰在情理之中,便于惶惶然中默认了刘镇守使的话。

  刘镇守使又说:“我没料到这麻老五会如此毒辣!这杂种不但要坏我刘家昌的事,也要算计你呢!你想想,真让麻老五的计谋得逞,你那‘万乘兴’和‘老大全’还不都落到这人手里了?你这十几年的拼争不就毁于一旦了么?你甘心?”

  卜守茹自是不甘心的,想了想,问刘镇守使:“那你打算咋处置他?”

  刘镇守使手一挥:“简单,办掉嘛!”

  卜守茹又问:“咋办掉?”

  刘镇守使很和蔼:“枪毙嘛。”

  卜守茹只一愣便大叫起来:“不,你……你不能让他死!”

  刘镇守使脸上现出不快:“咋,还舍不下这麻老五?”

  卜守茹摇摇头:“不是舍不下他,我也知道他不是东西,也恨他……”

  刘镇守使逼上来问:“是真话么?”

  卜守茹道:“是真话,我和这人的交往起先就是出于无奈,如今仍是出于无奈,没有他和他的帮门,我支撑不到今日。”

  刘镇守使说:“日后只要有我,啥都好办,谁若敢和你卜姑奶奶作对,就是和我作对,我自会办他!今天,我就先把麻老五办了……”

  卜守茹坚持道:“你不能办他!他再混账,也还是天赐的亲爹,你就算是可怜我,可怜天赐吧!”

  刘镇守使叹了口气:“你这人心咋这么软呢?其实,我今日办他,一半是为自己,一半却是为了你。你想想,我这镇守使能当一辈子么?总有走的一天,或是垮的一天。我在啥都好说,我不在咋办?王旅长和钱团长的兵马进了城咋办?麻老五能让你安安生生当城里的轿主?还不夺了你的轿行,再把你一脚蹬了!你再想想。”

  卜守茹多少有些感动,觉着刘镇守使是为她考虑,真就想了,想得脊背发凉。

  麻五爷除了床上的功夫好,其它再无好处,杀人越货,欺行霸市,藏奸使坏,没有不干的,连他自己都说,只怕哪日死了,阎王爷都不会收。当年就是这混账东西往她爹的轿号里塞了炸弹,才把她和她爹弄到绝路上的。真的王旅长和钱团长的队伍进城,麻五爷必会夺她的轿行,也必会蹬她……

  刘镇守使似乎看出了卜守茹的心思,又说:“你真不让我办他也行,只是你得从心里舍下你的轿行,干脆进门做我的九姨太,免得日后在麻老五那儿落个人财两空,也让我为你难过……”

  卜守茹不想做刘镇守使的九姨太。

  ——许多年前和刘镇守使初识时,刘镇守使让她做四姨太她都没做,今天如何会挺着个大肚子去做人家的九姨太呢!

  她的命根是和轿,是和城里的麻石道连在一起的,不是和哪个男人连在一起的。她宁愿日后去和麻五爷连血带火拼一场,也不愿今天就认栽服软。

  于是便说:“我倒要看看这混账东西如何就蹬了我,你就听我一回,先把他放了……”

  刘镇守使道:“就算不办他,也不能就放,我总还得教训一下,给他点颜色看看!”

  卜守茹说:“你只管狠狠教训,只是别伤了他,还有,得把面子给我,让这东西知道,是谁救了他的狗命。”

  刘镇守使笑道:“你卜姑奶奶也真算个人物,有情有义,也有主张,我真恨你不是男人,你要是男人,我立马和你拜个把兄弟,咱就一起去夺天下,没准能闹出点大动静哩!”

  卜守茹眼圈红了:“你……你就不知道我心里有多苦……”

  刘镇守使不笑了,摸着卜守茹隆起的肛子说:“我知道,都知道哩,我的儿都在你肚里养着,我能不知道你的心么?你的心里除了轿只怕就算我了!我呢,心里也是有你的,我就喜你这样心性高,胆识也高的女人。”

  说毕,刘镇守使为卜守茹吟了首做好的诗。诗道:

  

  一剑在握兴楚争,

  风云际会廿年兵。

  城中轿舆几易主?

  惊见轿魁置红粉。

  男儿苦战寻常事,

  未闻巾帼亦善征。

  欲催花发遍咸阳,

  宝刀磨血消京尘。

  刘镇守使将诗吟完,还解释了一通,以证明自己确是喜欢卜守茹的。

  卜守茹只想着麻五爷还在刘镇守使手里,极怕刘镇守使变卦,杀了麻五爷,让天赐变成没爹的孩子,就说,自己心里也真是只有他的,并要刘镇守使保证,教训完麻五爷便放。刘镇守使保证了。

  原以为事情到此就算完了,没料到麻五爷最后会让天赐杀了!

  十二岁的孩子竟会用三响毛瑟快枪杀人,且是杀自己的亲爹,许多年后想起来,卜守茹还认定这是一场阴谋。阴谋的策划者就是刘镇守使,不论刘镇守使如何狡辩,卜守茹都不信刘镇守使会是清白的。

  事情发生在第四天晚上。

  据刘镇守使说,他已准备天一明就放麻五爷了,天赐偏来了,去拘押房看。麻五爷是在小号关着的,且五花大绑着,看押的兵士就松了心,没怎么管,先任由天赐隔着铁栅门和麻五爷说话,后就把上了膛的三响毛瑟快枪靠在铁栅门旁去上茅房。

  天赐就在这当儿开了枪。总计开了三枪。

  那兵在茅房里听到枪响,提着裤子赶到时,已见麻五爷在血泊中歪着了,头上中了一枪,身上中了两枪,天赐则傻乎乎立在门外,脸上有不少泪。

  卜守茹问刘镇守使:“那当儿,这爷俩都说了些啥?”

  刘镇守使道:“这我不知道,得问当值的兵士。”

  找来了一个叫小蛮子的当值兵士。

  小蛮子说:“回卜姑奶奶的话,天赐和麻五爷没说啥要紧的话,也没扯上姑奶奶您。我只听到麻五爷连声叹气,还听到天赐喊麻五爷爹,感情像似挺好的。”

  卜守茹问:“既是这般好,咋会动了枪?”

  小蛮子直摇头:“那我就不知了,要问你儿。”

  卜守茹又盯着天赐:“你自己说。”

  天赐不说。

  卜守茹便问:“谁叫你到拘押房去的?”

  天赐仍是不说。

  卜守茹再问:“你信不信他是你爹?”

  天赐凶恶地看着卜守茹:“你管不着!”

  卜守茹火了:“我是你亲娘!我管不着你,这世上还有谁管得着你!”

  天赐小小年纪就学会了阴笑,两颗虎牙呲着,道:“不管我爹是谁,你都是贱货!”

  卜守茹气昏了,一把抓过天赐就劈头盖脸地打。

  天赐并不老实挨打,两手被卜守茹抓着,就用两只脚踢卜守茹,还用膝盖猛顶卜守茹的大肚子。

  这就触怒了刘镇守使,刘镇守使喝令小蛮子把天赐拉住,又让卜守茹可心去打。

  卜守茹偏不打了,只瞅着天赐呜呜哭,边哭边说:“天赐,天赐,你……你是狼种!我……我和你没法说……”

上一篇:第39章

下一篇:第41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一章 导言:从地区史到全球史 - 来自《全球通史(下卷)》

第一编 1500年以前诸孤立地区的世界  本篇谈了两个基本问题:为什么研究世界史应从1500年开始?为什么是西方人在16世纪后期和16世纪初叶作出的巨大发现和惊人探险中起了主要作用?前一问题在第一章中予以回答;后一问题是本篇余下各章要讨论的题目。   人们往往想当然地认为:只有西方人才能作出那些改变人类生活道路、开划世界历史新纪元的富有历史意义的发现。这种观点是完全没道理的,尤其是如考虑到中东的穆斯林和东亚的中国人所具有的伟大的航海传统的话。那么,为什么西方会率先从事至今仍可感到其影响的海外事业呢?第二……去看看 

第四章 残冷谍战 - 来自《铁血卫队》

●“谢天谢地,现在这只畜生死了”●天生的情报人材●荒谬的信条第一节 金发野兽有些历史学家过去和现在都以一种奇特的顽固性,揪住犹太人的课题死死不放,甚至直到今天仍是如此。这反映了一种要求,即要揭露莱因哈德·海德里希在北欧主宰民族假面具下掩盖得很巧妙的一秘密,一种畸形心理状态,一个无法消灭的缺,它以宛如催眠术般的作用确凿地证明,希姆莱最重要的伙伴和保安警察头子是纳粹国家学说的最残暴的维护者,是如同英国人吉拉德·莱特林格所说的“一切种族主义者中最终狂热的分子”。无论如何,在这个必会引起人们议论纷纷的人……去看看 

第三章 劳动是所有权的动因 - 来自《什么是所有权》

现代的法学家因为受到了经济学家的影响,差不多都放弃了太不可靠的原始占用学说而专门采用那种认为劳动产生所有权的学说了。他们在这方面自欺欺人并以循环论法从事推理。古尚先生说,为了劳动,就必须占用。因此,我接着说,占用权是一律平等的,要想劳动就必须服从平等。卢梭曾经高呼说,“富人们尽管说,‘这道墙是我修建的,这块土地是凭我的劳动得来的。’人们可以反问:‘请问,你占地的界限是谁指定的呢?我们并没有强使你劳动,你凭什么要我们来负担你劳动的报酬呢?’”①所有的诡辩在这个论证面前都被粉碎……去看看 

第十章 思绪含混 - 来自《中国人的性格》

我们把“思绪含混”说成是中国人的一种特性,并不是指只有中国人才有这种情况,或者所有中国人都是这样。作为整个中华民族,他们完全有能力自主于世界民族之林,他们的智力当然并不低下,而且没有任何衰退的迹象。同时又必须记住,在中国,教育并不普及,那些没有受过完整教育或根本就没受过教育的人,他们在运用中国语言时,造成了思绪含混,有可能犯了律师所说的“事前从犯”的罪行。   不少人已经知道,汉语的名词是没有格的变化的,它们既没有“性”,也没有“格”。汉语的形容同没有比较级。汉语的动词也不受任何“语态”、“语气”、“时……去看看 

第七章 贫富差距的形成和扩大 - 来自《现代化的陷阱》

短短的10多年,中国已经由平均主义盛行的国家,变成了一个贫富差距引起社会不安的国家,这种变化无论如何不应该被忽视。   相当部分高收入者,并不一定做出了与收入相匹配的重大贡献;倒是相当多的低收入者为社会、为国家作出了相当大的贡献。   中国政府现在面临的抉择是艰难的:在公有制条件下,劳动推动生产力是主要的;但在市场经济条件已初步建立的情况下,资本推动也是必不可少的。            ※        ※         ※   允许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裕起来,以带动全体人民共同富裕,这一改革政策……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