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英雄出世》

  立在独香亭茶楼向西看,景色依旧,麻石道切割着城池,道两旁有松树、柏树常青的暗影,一座座屋厦上升腾着崭新却又是陈旧的炊烟,远处的江面永远是白森森雾蒙蒙的。

  这是父亲当年曾经拥有过的世界。

  曾让父亲为此而激动不已的世界。

  向东看,则是马二爷的地盘了。

  马二爷的地盘上曾有过最早的奇迹。

  据许多轿号的老人证实,马二爷确曾年轻过。

  那时,马二爷在官府衙门当衙役,给一个个知府的大人老爷抬过轿,也在私下收过民间轿行的帮差银,就是藉那最初的帮差银,马二爷起了家,办了自己的轿行。马二爷的轿行虽不是最早的,却是最棒的。

  马二爷活着的时候,曾站在独香亭茶楼上指给卜守茹看过,说城东门下的通驿大道旁原有座破庙,那就是他起家之所在。

  如今,那座破庙看不到了,代之而起的是一片兵营,民国前驻的是新军炮标,民国后就住刘镇守使的炮营了,刘镇守使升了师长后,炮营又变作了炮团,一门门大炮的炮口直指城外,随时准备轰碎王旅长和钱团长攻城的妄想。

  因着战火的经历,东城远不如西面繁华,就是飘在东面镇守使署上空的五色国旗,也无以挽回那段繁华的历史。东城最有名的老街上从早到晚响着大兵们的马蹄、脚步声,尘土飘起老高……

  然而,这已是无关紧要的事了,两家轿行已合二为一,大观道的楚河汉界已经打破,哪里生意好,就做哪里的生意,东城西城的区分已无意义。

  它存在过的事实,只能成为后来人们酒后茶余的谈资。

  卜守茹认为,直到麻五爷被天赐杀死,男人统治石城轿业的历史才算彻底结束,她才真正确立了作为一城轿主的地位。帮她夺得这一地位的除了刘镇守使,还有她的儿子。

  这大概就是命了。

  她卜守茹命中注定要吃尽人世的心酸,却也命中注定要支撑起石城轿业的天地。

  每每立在独香亭茶楼上,卜守茹总要和天赐说起当年——

  当年的马二爷和卜大爷……

  当年的麻五爷……

  自然,还有当年的她:一个八岁的小女孩,坐着一乘小轿进了城,整日价赤着脚在城里的麻石地上跑……

  卜守茹说:“天赐呀天赐,你生在城里,你不知道这麻石道的好处,娘可知道哩!娘八岁前都在乡下,乡下的路一下雨尽是泥,鞋粘了泥重得像秤砣,把脚上的泥带进了屋,你姥姥还要骂‘死妮子,下雨还出去野!’……”

  天赐只是听,不大插嘴。

  卜守茹又忆及自己的父亲,回忆说:“你命苦,没个好爹,娘也没有。娘的爹也是条狼哩!他为了轿,让你十八岁的娘到马家去做小。娘气呀,娘不服,可娘有啥法呢?娘不能就这么任他们摆布,只有和他们去拼!”

  天赐不理解这些事,望着卜守茹发呆。

  卜守茹又说:“天赐,你得懂娘的心,娘过去和今日不论做啥,归根还是为了你。你姥爷不好,可他有几句话说得好。他对娘说,咱这石城里的麻石道是金子铺的,只要一天不掀了这道上的麻石,只要咱的轿能走一天,咱就不愁不红火。今个儿,你也得记住了,日后你从娘手里接过咱的这盘买卖,可不能再让别人夺了去!”天赐瞅麻石道的眼光很冷漠,说:“我恨城里的麻石地,也……也恨这些轿!我不要它!”

  卜守茹很伤心:“天赐,天赐,那你要啥呢?娘还能给你啥呢?”

  天赐又不说话了。

  那年天赐已十四了。

  这二年来,卜守茹一直试着想把天赐从死去的马二爷身边拉回来。

  闺女天红落生后,卜守茹立马把她送给了刘镇守使,让奶娘养,生怕让天赐看了不自在,也怕天赐加害自己的亲妹妹。

  真的成了一城的轿主之后,卜守茹对轿也看淡了,轿行的事很少去管,只在天赐身上用心,做梦想着的都是消解儿子对自己的恨意。

  可儿子见她总躲,躲不过了,也只是听她说,从心里不肯把她当自己的亲娘待。

  卜守茹觉着她和天赐,就像当年自己和父亲,这大约也是命中注定的。

  然而,直到天赐出走,卜守茹都尽心尽意地想做个好母亲,她一点不恨天赐,只恨自己。

  卜守茹总想,如若当年她和巴哥哥私奔了,这三笔血债就没了,她也就不会面对一条小狼似的儿子了。

  又想,倘或天赐是巴哥哥的,就算有三笔血债也不怕,也值得,她会有个好儿子的。

  一个好儿子能抵消一切。儿子却跑了。

  是在一个冬日的下午跑的。

  卜守茹永远忘不了那日的情形。

  是个干冷的天,北风尖啸,江沿上和城里的麻石道上都结了冰,哪都溜滑。太阳却很好,白森森一团在天上挂着,城里四处都亮堂堂的。

  卜守茹一大早出了门,到独香亭茶楼去断事,——码头上的于宝宝和棺材铺的曲老板两帮人昨个儿打起来了,还死了人,两边的人都在帮,都到卜姑奶奶那儿讨公道,卜守茹推不了。

  麻五爷死后,帮门弟兄全归到了卜守茹门下。

  这期间虽也有几个不知轻重的小子闹了闹,终是没闹出大名堂,最后不是被卜姑奶奶收服了,便是被卜姑奶奶和刘镇守使一起治服了。

  到独香亭茶楼约摸是十点光景,卜守茹记得清楚,事情断完,己过了正午,就在邻近的“大观酒楼”吃了酒。

  请酒的是于宝宝,是卜守茹断他请的,为的是给曲老板赔情。

  那日因着于宝宝和曲老板双方的服帖,又因着天冷,卜守茹便多吃了几杯,直到傍晚天光模糊时才回家,回家后发现天赐不见了。

  开初,卜守茹并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以为天赐又到自己两个老姐姐家玩去了,— —马二爷有两个闺女,都比卜守茹大,早在卜守茹到马家为妾之前已出阁,一个住城东老街,一个住状元胡同。

  当下派人去找,两家都没找见,卜守茹才急了,传话给全城帮门弟兄,要他们连夜查遍全城。

  一直查到次日早上,都没见天赐的影子。

  卜守茹天一亮又去了镇守使署,要刘镇守使帮着找人。

  刘镇守使应了,把自己的手枪队派到了街上,还给天赐画了像,满街贴,整整折腾了三天,终是一无所获。

  在这三天里,卜守茹身未沾床,头未落枕,日夜坐在轿上满城转,走遍了城里的大街小巷,白里看的满眼昏花,天旋地转;夜里冻得直打哆嗦。

  老找不见,卜守茹就想到了天赐会被人害死,老琢磨谁会去害?是不是与自己有关?

  自然,也想到了绑票,可又很快否了,觉着不像。真要是绑票,早就会有勒赎的帖子。

  第四日,卜守茹终于病倒了,躺在床上才发现,枕下压了天赐写的一张纸条,上面只几句话:“娘,我走了。我恨你。恨你的轿。要不走,我会烧你的轿,也会杀你。我不愿杀你才走的,你别找我,你只要活着我就不回来。”

  卜守茹看着那纸条,才承认了自己对天赐笼络的全部失败,先是默默无声的哭,任两行清泪顺着俊俏的脸颊往袄上、地上落,继而便一阵阵疯笑,笑得仇三爷和家里的下人都提心吊胆……

上一篇:第40章

下一篇:第42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6章 论主体的第三类客体以及充足根据律在这类客体中起支配作用的形式 - 来自《论充足根据论的四重根》

第35节 对这类客体的解释  构成我们表象能力的第三客体的,是彻底表象的形式部分,就是说,是先天赋予我们对内外感官形式即空间和时间的直观。  作为纯粹直观,这些形式是以其自身成为表象能力的客体的,而不以彻底的表象以及以确定这些表象最初加在这些形式上是空无的还是充满的为条件;因为即使纯粹的点和线也不能提供感性直观,而只是先天的直观,这恰如空间和时间之无限广延性和无限可分性只是纯粹直观的客体而与经验直观无关。在第三类表象中,空间和时间是纯粹的直观,在第一类表象中,它们相互联结在一起被感性地直观,两类客体的……去看看 

第十章 要确立科学与民主,必须彻底批判中国的传统思想 - 来自《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

一、历史的重担   科学与主,是舶来品。中国的传统思想,没有产生出科学与民主。如果探索一下中国文化的渊源与根据,也可以断定,中国产生不出科学与民主来。不仅如此,直到现在,中国的传统思想还是中国人身上的历史重担。现在人们提倡读点历史,似乎更着重读中国史。而且古代文物成为悠久文明的证据和夸耀,无论自觉还是不自觉,这种“读史”,其意图在于仰仗我们祖先的光荣历史来窒息科学与民主。所以,批判中国传统思想,是发展科学与民主所十分必须的。   二、希腊思想是工商业城邦文化的产物   当代西方人(例如肯尼迪、罗素、费正……去看看 

苏格拉底 - 来自《苏菲的世界》

……最聪明的是明白自己无知的人……  苏菲穿上一件夏衣,匆匆下楼走进厨房。妈妈正站在桌子旁边。苏菲决定不提任何有关丝巾的事。  她脱口而出:“你去拿报纸了吗?”  妈妈转过身来。  “你去帮我拿好吗?”  苏菲飞也似地出了门,从石子路走到信箱旁。  信箱里只有报纸。她想他大概不会这么快回信吧。在报纸的头版,她看到有关挪威联合国部队在黎巴嫩的消息。  联合国部队。。。这不是席德的父亲寄来的卡片邮戳上盖的字样吗?但信上贴的却是挪威的邮票。也许挪威联合……去看看 

第三章 自由主义的历史(中) - 来自《自由主义(霍布豪斯)》

第四节 自由主义与启蒙运动:法国、美国与苏格兰的贡献一、法国  如果说十七世纪欧洲自由主义的大本营在英国的话,在十八世纪,自由主义的阵地便转移到了法国。当然,这种说法需要界定。考虑到哈耶克对法国式自由主义的强烈批评,视法国为十八世纪自由主义的阵地似乎有点冒险。不过,不论对十八世纪法国思想持赞成抑或批评的态度,不容质疑的是,十八世纪的法国确实是欧洲思想最活跃、创造力最丰富的地方。启蒙运动产生了一大批富有成果的思想家,这些思想家关注的核心问题涉及今天自由主义讨论的最基本问题。  十八世纪法国思想与……去看看 

第十四章 创造式的不胜任 - 来自《彼德原理》

凡事不必尽力而为。——L.M.巴鲁充   我所阐述的“彼德原理”会让你觉得是悲观哲学吗?你会因为晋升极限乃各业必然的终点,而且将有各种身心病症而退缩气馁吗?指出这些问题后,我将送给读者一把刀,以便斩断这类哲学上的死结。   与其诅咒电力公司,不如点燃蜡烛   或许你会说:“当然,只要拒绝接受晋升,便可继续留在能胜任的职位上快乐地工作下去。”   ●一则有趣的案例   向上司直率地拒绝接受晋升,可称之为“彼德回避法”(Peter’s Parry)。这听起来似乎很容易做到,但我只发现过一个成功的案例。   沙依尔是宾米希建筑公……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