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英雄出世》

  刘镇守使能在十几年中做着石城的霸主实是不易,回想起来真像一场梦。在民国风云变幻的十来年中,但凡有点兵权,算个人物的,能发的就大发了,不能发的也就大败了,像刘镇守使这样据有一隅之地却又不发不败的实是少见。

  后来在天津租界做寓公时,刘镇守使常和朋友们说,这一来是命,命中注定要有十来年的福气;二来是他识时务,老换旗,哪边硬梆就打哪边的旗;三来呢,没做武力统一国家或者统一哪个地方的弥天大梦。

  谈起最终的失败,刘镇守使便说,那是命中的气数尽了,没办法,就是不败给秦城的王旅长和钱团长,早晚也还得败给蒋总司令北伐的国民革命军。

  这年九月,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张大帅调动六路大军入关讨伐曹吴的北京政府。刘镇守使以为奉张不是曹吴的对手,想看看风头,依旧打着直系北京政府的旗号,还发了声讨奉张的通电,这就平生第一次打错了算盘,给了王旅长和钱团长灭他的机会。

  王旅长和钱团长先是打着奉张的旗号围城,后来就在奉军的炮火支援下攻城,攻得很猛,不给他喘气的空。

  攻至第三日,两颗炮弹轰进了镇守使署,炸死了三个手枪队的兵士,还炸伤了几个老妈子。

  刘镇守使清楚,这回王旅长和钱团长有了奉张的支持,真玩上命了,要想像过去几回那样助点饷让他们滚蛋再无可能,遂想到了三十六计“走为上”那一计,决意收拾细软退出石城。

  撤退的决定是在镇守使署的军政会议上做出的,一切都从容不迫。

  散会之后,刘镇守使又披着满天星光,亲自到马家找了卜守茹,让卜守茹吃了一惊, ——这么多年了,每回都是卜守茹去镇守使署,刘镇守使从未到马家来过。

  卜守茹要刘镇守使进屋,刘镇守使不进,就顶着满天星斗儿,站在头进院里对卜守茹说:“守茹,仗打成这样,太祸害城里百姓了,我得走,已定下了,就在明个儿。”

  卜守茹吃了一惊:“你……你昨个儿不还说咱石城固若金汤么?咋说走就走了?”

  刘镇守使惨笑道:“那是骗人的话,像我这种带兵的人都骗人。”

  卜守茹还不信:“这城真就守不住了么?”

  刘镇守使点点头:“守不住了。但凡有一线希望,我也不愿走这一步的。”

  卜守茹问:“你走了我咋办?”

  刘镇守使叹了口气:“我今天就是为这来的,我……我想接你走……”

  卜守茹又问:“那我的轿子、轿行咋办?”

  刘镇守使说:“这就顾不上了,你得看开点。”

  卜守茹偏就看不开,摇头道:“我只剩下轿子、轿号了,没有它,我……我都不知该咋活!”

  刘镇守使说:“你还有个闺女,叫刘天红。”

  卜守茹想了想:“天红跟你,我放心。”

  刘镇守使不看卜守茹,只看天上的星:“我知道你的心,也料定你不想走,可我总还得来,得把该说的话说。”

  卜守茹问:“该说些啥?”

  刘镇守使依然看天上的星:“进了城的王旅长和钱团长都不是我,再不会明里暗里帮着你的,商会汤会长那帮人也坏得很,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你若留下来就得小心,且不可再把今日当昨日。”

  卜守茹点了下头:“这我知道。”

  刘镇守使把脸转向卜守茹:“第二呢,还得防着马家的族人,天赐不在了,他们没准会以马家的名义夺你的家产轿子。”

  卜守茹说:“这他们不敢,就是我答应,帮门的弟兄也不会答应。”

  刘镇守使道:“就是万一在石城站不住脚了,你也别怕,只管来找我,我一旦在哪站住了脚,就会捎话给你。”想了想,又道:“守茹,还有句话我得说。”

  卜守茹点了下头:“你说。”

  刘镇守使定定地看着卜守茹:“你这人骨子里并不像表面显出的那么强,你终是女人,心里只怕是孤苦的很哩!”

  卜守茹忙道:“你别说了……”

  刘镇守使偏要说:“我看准你不要紧,切不要让世人也看准你,心里再怎么,也得支撑住自己的身架……”

  卜守茹这晚动了真情,觉着刘镇守使在如此紧急的情况下还这么惦记她,还想得这么周到,实是难得,不由地便鼻子发酸,把刘镇守使当做了巴哥哥,颤着心问:“你这一走还会回么?”

  刘镇守使那当儿还存有东山再起的幻想,就说:“我自是要回的,只不知时候早晚罢了!”

  卜守茹说:“那我等着你!”

  刘镇守使道:“何不这就跟我走?到如今了,我对你的真心你还不知道么?退一万步说,就是不愿做我的小,也能到别处弄轿么,再者,我在北京、天津都还有生意,你也能帮我做的。”

  卜守茹说:“不,我不走,这里的麻石道是我的命,我弄轿也得在这弄”又说: “我……我还得在这等人……”

  “等谁?是天赐么?”

  卜守茹想说,不但是天赐,还有她的巴哥哥,却没说,只点点头道:“天赐会来找我的,再大一点,他必会来找我……”

  刘镇守使道:“天赐是你儿,天红也是你闺女呀,你在这等天赐,就不怕将来天红不认你这娘?”

  卜守茹说:“天红日后若是不认娘,我就找你算账。”

  刘镇守使笑道:“只怕到那时你找不到我了,我也不是当年了,也六十多了……”

  卜守茹这才骤然发现,刘镇守使也老了,再不是当年那个带兵炮轰会办府的刘协统了,刘镇守使今日的败是命运不济,更是生命力量的不济。

  刘镇守使看着卜守茹:“多少人老了,只你没老,还是当年那样,像似比当年还俊!”

  卜守茹这才说:“你也不老,我还等着你领兵打回来呢!”

  刘镇守使道:“那你就等着吧,为了你卜姑奶奶,我刘某人也得打回来……”

  这晚,刘镇守使虽是从容不迫,离别的诗却未及做,只在马家院里站了一会儿便走了,临走时说定,要卜守茹征集轿子,送他九个姨太太和十七个孩子退出石城。

  卜守茹应了,命仇三爷连夜去办,天亮便征调了一千二百乘轿子,交镇守使署支配。

  镇守使署派了一个副官长管轿,三百多乘去了刘家,抬刘镇守使的家眷随从并那十几年中收罗的金银细软,四百多乘分给了其他军官和他们的家眷,还有五百乘让刘镇守使的大兵们弄去抬军火。

  这还不够,满街乱窜的败兵们又四下里抢了些,总计动用的轿子只怕不下一千七百乘。

  撤退称得上浩浩荡荡。

  道上挤得最多的不是枪炮人马,却是轿,各式各样的轿。有些轿的轿帘、轿布被扯了,只落个架子,上面有炮弹,也有连珠枪。抬轿的轿夫都被兵们用枪看着,一个个累得直喘粗气。

  卜守茹看了真心疼,疼她的轿,也疼那些轿夫。

  败逃的队伍是一大早从城北门出去的,城北门的围军昨夜被打溃了,大禹山制高点也被控制了,北去的一路都很安全。可城南方向一直响着激烈的枪炮声,情况好像不妙。

  刘镇守使却说,城南有整整一个团在顶住打,王旅长和钱团长天黑前破不了城。刘镇守使一点不急,出城到了沿江大堤上,还冲着城里看了好半天,才慢吞吞上了轿。

  卜守茹这日也坐在轿里给刘镇守使送行。

  刘镇守使不让送,卜守茹非要送,——这么做,卜守茹既是为了刘镇守使和才三岁的小天红,也是为了她的轿,她实在担心她不跟着,这许多轿子会越飘越远,直到不见踪影。

  天红是和卜守茹坐在一起的,整整一天,卜守茹都抱着天红。

  天红很乖,也认她这个娘,口声声喊着娘,用小手指着田地里的牛羊、庄稼问这问那,问得卜守茹老想哭。

  当晚,到了一个叫单集的小地方,队伍落脚不走了,卜守茹抱着天红见了刘镇守使,说:“你不走,我就得把轿带走了,送君千里,终有一别。”

  刘镇守使神色黯然,指着卜守茹怀里的天红问:“你真舍得扔下天红?”

  卜守茹想笑一下,泪却一下子涌了出来:“跟你我放心,我……我说过的……”

  刘镇守使又问:“这十多年了,你和我有多少情义是真的?”

  卜守茹道:“都是真的,你就是不做镇守使,我……我也会这么对你!”

  刘镇守使信了:“我也这样想。”

  卜守茹这才道:“说话就得分手了,我……我也想和你交待几句。”

  刘镇守使点点头:“你说。”

  卜守茹任泪在脸上流着:“你得对天红好,得让天红起小就规矩,日后能有个大家闺秀的模样,别再让天红像我,起小没人管,没人问,弄得像个野人似的!”

  刘镇守使答应了:“成。”

  卜守茹又说:“天红日后不论心性多高,都别让她再走我的路,女子无才便是德,孔圣人说的,你得记住了。”

  刘镇守使不同意:“心性高有啥不好?我就喜你这一点,没这,只怕也没咱这许多年的交往了。”

  卜守茹脸上的泪流得更急:“可天红不是天赐,一个女人不能这么活。我没办法,天红有你就有办法,你们不会父女成仇的。”

  刘镇守使叹了口气:“好吧,这我也听你的。”

  卜守茹又说:“还有一条,长大了让天红自己找婆家,别迫她去嫁任啥有钱有势的人,更不能去给人做小!”

  刘镇守使允诺道:“只要那时我还有一口气,就依你今日这话做。”

  卜守茹腿一软,在刘镇守使面前跪下了,要给刘镇守使磕头。

  刘镇守使忙把卜守茹拉起了,叫天红给卜守茹磕头。

  刘镇守使对天红说:“这是你娘,你得记住!这世上她最疼你!”

  天红规规矩矩给卜守茹磕了三个头,又和卜守茹相拥着哭成一团……

  这夜,卜守茹带着轿队回石城了。

  刘镇守使要卜守茹次日天亮再走,卜守茹没答应,怕一答应下未,第二天会因着天红而变卦。

  一路月光,映着一路凄凉。

  卜守茹坐在四抬轿中像在云里雾里飘,脑中空空荡荡的。

  在凄凉的夜路上,卜守茹第一次感到怕,怕的是啥却不知道……

上一篇:第41章

下一篇:第43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参考书目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威廉·魏特林:  《现实的人类和理想的人类》(1838年),1919年慕尼黑、维也纳、苏黎世版。  《和谐与自由的保证》,1842年维维斯第一版,1849年汉堡第三版。  《一个贫苦罪人的福音》,1845年伯尔尼版。  《狱中诗》,1844年汉堡版。  《法庭——五百天的经验》,1929年基尔版。  《宇宙的分类》,1931年基尔版。  《在宇宙电磁作用中运动着的原始物质》,1931年基尔版。  《世界体系的理论》,1931年基尔版。  《吁助德国青年》,期刊,日内瓦,1841年9月至12月。  《年轻一代》,期刊,1842年1月至1843年5月相……去看看 

第十六章 科学的社会功能 - 来自《科学的社会功能》

我们在这项研究结束之时才比较接近于能够对科学在当前的社会功能,可能还有今后的社会功能作出明确的界说。我们已经看清科学既是我们时代的物质和经济生活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又是指引和推动这种生活前进的思想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科学为我们提供了满足我们的物质需要的手段。它也向我们提供了种种思想,使我们能够在社会领域里理解、协调并且满足我们的需要。除此之外,科学还能提供一些虽然并不那么具体、然而却同样重要的东西:它使我们对未经探索的未来的可能性抱有合理的希望,它给我们一种鼓舞力量。  这种力量正慢慢地……去看看 

第六章 “反右倾运动”是反谁 - 来自《思痛录》

有人说,1957年“反右倾运动”是中国建国初期上升的转折点,从此犯错误,走下坡路。我倒觉得,尽管五七年打倒的人很多,错误很大,但还主要是整知识分子。到“反右倾运动”,才真正自己把自己的威信整垮了。   “反右倾运动”是继承着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的,是由于那样在农村里胡作非为,弄得人民挨饿,凡有眼睛的,下乡都看见了,回来免不了反映反映,结果把反映的人都打成右倾,就是这样一场运动。后来把这个问题都归咎于彭德怀元帅,其实,何止他一个人看到那些事。   我是1959年从农村归来,又随即下放到北京郊区长辛店二七机车厂的。在长辛店……去看看 

历史遗留的哽喉之骨 - 来自《我也有一个梦想》

卢兄:你好!   谢谢你的来信。你说,没想到一个"阿姆斯达"案,居然隐含了这么多内容,觉得很有意思。但是对于我上封信后面提到的,美国历史上这个僵持的困境,你说,这个难题倒是不难解,不就是打一场解放奴隶的南北战争吗?   这使我想起了我刚到美国时,第一次到一个七十多岁的南方老人布鲁诺家去作客。那天,我们坐了一会儿,一起去的朋友就高兴地对老人说,她给我起了一个英语名字。布鲁诺的夫人一听就说,啊,这个名字正好和我们这儿第一个进入公立大学的黑人学生的名字一样。于是,大家自然地谈起了南方的种族问题,甚至一路牵到了南北战争。我……去看看 

人口原理 第八章 - 来自《人口原理》

华莱士先生——一些人认为人口增加只有在遥远的未来才会带来困难,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孔多塞先生对人类理智的进步所作的概述——孔多塞先生所说的那种摆动何时适用于人类。上述显而易见的推论是在考察了过去和现在人类的状况后作出的,因此,在我们看来,论述人类和社会的可完善性的一切著述家既注意到有关人口过多的论点,又常常对它掉以轻心,并且总是认为由于人口过多而产生的困难在遥远而几乎无法估计的未来才会出现,就成了一件令人惊讶的事情。甚至认为这一论点的影响力足以破坏他的整个平等制度的华莱土先生,似乎也觉得,在全……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