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英雄出世》

  这屋不是监号,却是会客厅,蛮大的,四周都有窗子。

  窗上的窗帘都没拉严,夕阳白亮的光正从西面的窗帘缝里挤进来,斜长一条,径自铺到茶桌前。

  尘土在光中飞扬,给静止的空气造出了几分无声的喧闹。

  正墙上有个带抱春鸟的大挂钟在滴答滴答走,看上去听上去都很乖。

  桌上有茶,还热着,白生生的水汽烟也似的飘,——这让卜守茹生出了联想,卜守茹在那飘缈的水汽中看到了她被烧的轿……

  呆了只一会儿,门就开了,连长和几个挎枪的兵走进来,先把窗帘全拉开,放进了许多光,弄得屋子一下子很亮。后又于刺眼的亮中走到卜守茹面前,说是金会办立马到,要卜守茹放老实点。

  卜守茹没理。

  连长恼道:“你轻薄我这个小连长行,要敢轻薄金会办,真就活到头了,眼下修路,金会办说一不二,王督办都听金会办的。”

  连长的这番话刚说完,又有几个兵拥着一个约摸四十出头的中年汉子进了屋。

  中年汉子没穿军装,穿的是洋服,粗且短的脖子上打着领带,脚上穿着白皮鞋。

  连长和兵们向中年汉子举手打礼,中年汉子看都不看,一屁股在卜守茹对面的椅上坐下了。

  卜守茹揣摩,中年汉子想必是金会办了。

  果然是金会办。

  连长口口声声叫着会办,还指着卜守茹对中年汉子说:“这就是唆使全城轿夫暴乱的卜姑奶奶。我们到她家去抓没抓到,是在独香亭茶楼抓着的。”

  金会办“哦”了声,把目光投过来,盯着卜守茹看,看着看着,目光和脸色就不对了,眉头紧皱着讷讷道:“你……你就是那个鼎鼎大名的卜姑奶奶?啊?这,你这脸咋这么熟?兄弟……兄弟好像在哪见过你?”

  卜守茹原倒没怎么注意金会办,只在金会办进屋时无意中瞅了一眼,后就偏过身子去喝茶。

  听得金会办这般说,卜守茹便也认真去看金会办,一看就愣了:这哪是金会办?分明是梦中常见的巴哥哥,只不过比梦中老相了些,脸上有块疤,大约是在这十几年的征战中被打的。

  卜守茹立起来,愣愣地盯着金会办,惨绝地叫了声:“巴哥哥……”

  金会办也站了起来,还向卜守茹跟前走,嘴里说着:“啥巴哥哥?兄弟姓金,叫金实甫。”

  卜守茹不信:“你骗我,你……你是巴哥哥……”

  金会办又想了下,眼睛一亮,叫了起来:“兄弟……兄弟记起了,兄弟见过你,确是见过你!在辛亥年的春里见的你。当时,满城的清兵在……在抓兄弟,是你用轿送兄弟出的城……”

  金会办这么一说,卜守茹也想起了当年。

  当年那革命党就像巴哥哥,现今仍是像,难怪会弄错。

  又记起当年在轿里,一左一右坐着,自己因着革命党像巴哥哥就想过和革命党走……

  卜守茹这才恍恍然问:“你……你不是巴哥哥?是……是当年那革命党?”

  金会办连连点头:“是哩,是哩!”

  卜守茹仍如在梦里,看着金会办还觉着像巴哥哥,说话的声音便轻柔:“那当儿你不是这身洋装扮,你……你像个秀才。”

  金会办笑了:“怎说像秀才,兄弟原本就是秀才么,还应过乡试,只是没得中,也没进学,后就革命了。”

  卜守茹说:“当时你胆真大,敢说满人的朝廷长不了。”

  金会办道:“你的胆也不小嘛!敢把兄弟这革命党藏在你的轿里!”

  遂又回忆说:“兄弟那日到城里运动刘协统,——就是后来的刘镇守使起事,刘协统起先还好,后见南洋各处的起事老败,就怕了,向绿营告了密,——革命后总不承认。绿营的兵在刘协统的新军营里把兄弟抓了,兄弟路上逃出,就找了麻老五,就见了你。”

  卜守茹似也重见了当年景象,说:“我见着你时,你身上有伤,看得出是枪打的,可我不敢问。”

  金会办道:“伤倒不咋,只是怕出不了城。得说良心话,兄弟的命那会儿可是攥在你卜姑奶奶手上的。你和麻老五在堂屋商量时,兄弟的心吊到了喉咙口上,你要说声不带,兄弟就完了……”

  卜守茹立马想起了请愿死去的人,和在督办府门前旷地上烧的轿,脸色变了,眼中的柔光也没了,木呆呆地叹道:“你……你终是命大的,今日你没完,倒是我完了,完在你这革命党手上了……”

  金会办很尴尬,半天没说话,只在屋里来回踱步,后又挥挥手把连长和屋里的兵全赶走了。

  连长走时已看出了点眉目,再不敢轻慢卜守茹,给金会办打过礼后,又正正经经给卜守茹打礼,也不管卜守茹睬不睬他。

  连长和兵们走后,金会办才对卜守茹说:“卜姑奶奶,兄弟对你不起,兄弟……兄弟实不知这一城轿主原是你,就是到今日上午督办府门前打起来都不知……”

  卜守茹问:“知道又咋样?你就不修路了?”

  金会办道:“若是知道,就没有督办府门前的那一出了,王督办下今开枪,兄弟…… 兄弟会拦的,就是拼着一死也……也会拦……”

  卜守茹坚持问:“别说这,我只问你修不修路?”

  金会办想了一下:“这兄弟不能骗你,路……路还是要修的。”

  卜守茹眼圈红了,不由地哽咽起来:“就……就为了你们屠夫督办的那辆破车么?为……为了它,你……你们用连珠枪扫我的人,点火烧我的轿,还……还把我抓到这儿来。你……你们不觉着丧良心么?”

  金会办小心道:“卜姑奶奶,兄弟不怕你生气,兄弟得说,这你错了。兄弟修路不单是为了王督办的车,更是为了造福国人和后世。修了路,石城交通方可便利,地方才会有发展,不修路任啥都无从谈起。”

  卜守茹紧盯着金会办,眼里汪上了泪,水盈盈的:“这……这麻石路又有啥不好?千百年了,咱世世辈辈不……不都这么走过来了么?”

  任泪从眼窝里流出,在白白的脸上挂着,又说:“你……你不知道我多喜咱城里的麻石路,就……就道它是我的命都不为过哩。”

  金会办心里也不自在,掏出手绢让卜守茹擦泪。

  卜守茹不接,只叹气,长一声短一声的。

  金会办也叹起气来,叹着气说:“我知道你喜它,不因着喜它,也……也没督办府门前那一出。可你再喜也无法。今日兄弟得葬它,咋说也得葬它。正因着千百年国人都走着这条老路,今日才得变变。兄弟这里说的老路不单指一城的麻石路,也是指国人脑里的想法。兄弟以为,中国要进步,非效法西方列强科学民主之道路再无它途。这道理兄弟也常和王督办讲起,兄弟说……”

  卜守茹不愿听,头一扬,打断金会办的话头道:“你别说了,你这话我听得烦,我只问你,你讲科学民主,可还讲点良心呀?”

  金会办道:“兄弟自是讲良心的。兄弟对不起姑奶奶你,兄弟现在就给姑奶奶赔罪。”

  卜守茹揩去了脸上的泪,摆摆手说:“这话我也不要听,你……你只说日后想咋办吧!”

  金会办道:“这正是兄弟要和卜姑奶奶谈的。刚才说话时,兄弟就想了,兄弟不能亏了姑奶奶你,兄弟想让你专办咱全城的洋车行。这事兄弟和王督办已商定了,还派人到日本国和上海分头办了第一批三百辆洋车,车行名号都起了,唤作‘大发洋车股份有限公司’,就让你管着。”

  卜守茹只盯着金会办看,脸面上冷冷的,不做声。

  金会办又说:“咱明里说是合伙,实则只你说了算,总经理就……就让你当。这主兄弟做得了。分成自是好商量的,王督办一份,姑奶奶你一份,还有……还有就是兄弟这份了。兄弟对不起你,所以……所以,兄弟想好了,兄弟头一年的份钱一个子不拿,都算你的,这……这总算有良心吧?”

  卜守茹哼了一声:“啥科学,啥造福国人,却原来你们不让我行轿,是……是图想着发自己的财呀!”

  金会办又尴尬了:“这……这从何说起?办车行不正是为了造福国人,方便百姓么?那洋车好着哩!你没坐过,自是不知。兄弟却是坐过的,在上海坐的。只一人拉,在士敏土道上跑起来生风。拉的省力,坐的也舒服,实是比轿子科学。再者说,就……就是兄弟和王督办不弄这洋车行,也还得有别人弄的,与其人家弄,倒不如咱自己弄了……”

  卜守茹道:“谁弄我不管,反正我不弄。我只要你们给我块立身的地盘,别把路修到西城去,让我在西城麻石道照走我的轿。”

  金会办连声叹气,大摇其头:“姑奶奶,你这不是要难为死兄弟么?你又不是不知道,王督办已下了死命令,要禁绝轿子,敢再坐轿走轿的都抓。你自己想想,这事兄弟能答应你么?!”

  卜守茹逼着金会办:“你能,你是政务会办,在这事上王督办只听你的。”

  金会办被逼急了,硬邦邦道:“就算能,兄弟也不会答应!须知,军令政令都不是儿戏,断不可改来变去的!况且,督办府门前已死了那么多人,咋说也是不能改的!”

  卜守茹又软下来求:“我和你说了,麻石道就……就是我的命,当年我救你一命,今日你金会办就……就不能改改政令,救我一命么?”

  金会办道:“除了这一条,兄弟都答应你,只这一条不行!兄弟和你说的够多了,路必得修,今日在全城修,以后还要在全省修,全国修!兄弟再说一遍,这实不是为了兄弟发财,确是为了造福国人和后世!”

  卜守茹自知事情已无可回旋,呆了会儿,凄然说:“既……既如此,我没啥可说的了,金会办,你……你把我关起来,治我的罪吧!”

  金会办道:“这叫啥话?兄弟准备一下,明晚摆酒给你压惊……”

  卜守茹摇摇头:“别费这心了,你那酒我不会去喝!”

  金会办说:“喝不喝在你,请不请在我,兄弟得对得起你卜姑奶奶,不能落个不讲良心的坏名声。”

  卜守茹点点头:“那好,我去,就坐轿去,你给我备轿吧!要八抬的。”

  金会办火了:“你敢叫我这禁轿的会办给你备轿?!兄弟再给你说一遍,轿子要禁绝!禁绝!”

  卜守茹疯笑道:“禁绝?笑话了!姑奶奶是坐着轿到石城来的,姑奶奶的命是系在轿上的!你们谁禁得了?姑奶奶我明人不做暗事,今个儿当面和你说清了,这轿姑奶奶就要坐,从今往后仍要天天坐,直坐到我死那天!坐到你们治我罪那天!你实是要禁,就得叫那屠夫督办去备连珠枪,用连珠枪禁!”

  金会办认定卜守茹是疯了,无可奈何地看着卜守茹不知所措。

  卜守茹则认定自己该说的话都说完了,也许一生的话都说完了,便不再去睬金会办,身子一转,木然出了会客厅,又飘飘乎乎到了督办府高大森严的门楼下。

  正是夕阳垂落时。

  远处的天际一片辉煌火爆的红,如同燃着满天的大火。

  风悲凉且热烈地刮着,呼呼有声,似也遥助着夕阳的火势。督办府门前的旷地上一派狼藉,满目残轿仿佛被夕阳的火光再次点着了。

  卜守茹真切地听到了“噼噼啪啪”的火声,觉得天地间的一切都燃着了,都烧起来,世上所有的东西,——包括她自己,都在这壮阔的燃烧中化作了缭绕着缕缕青烟的灰烬……

上一篇:第44章

下一篇:第46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廿二章 再赌瓜岛 - 来自《战争赌徒山本五十六》

反攻起自了望台,浴血鏖战死亡岛;     山本再赌下狠心,尼帅怒掀南海涛。   中途岛海战的失败,对自以为天下无敌的日军是个沉重的打击。山本五十六所希望的短期决战、早期和谈就此破灭,日美海军实力对比发生逆转。海战结束后刚过一周,日本大本营就取消了原定于1942年7月侵占新喀里多尼亚、斐济、萨摩亚等岛屿的狂妄计划,为巩固南方资源地区,不得不调整防卫态势,以备长期作战了。   当初反对军令部攻占斐济、萨摩亚,切断美国与澳大利亚的联系,坚决主张中途岛作战的是山本五十六,现在这一败仗的责任也只有他本人来承担了。加之……去看看 

第三章 强围安庆 5、左宗棠宴客退敌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陈玉成夜袭黄州府的时候,李秀成正在江西与左宗棠鏖战。  李秀成率领一万五千人马从天京出发,沿着长江南岸,经过当涂、芜湖、繁昌、青阳一路顺利地到达江西境内。左宗棠此时正统率楚军驻守在景德镇。他并不知道李秀成此行的目的在攻取武昌,进军江西只是借道。他推测李秀成的军事行动,其目的在以扰乱江西来解安庆之围。左宗棠筹建楚军所依畀的大将,正是王錱的两个弟弟王开琳、王开化。王氏兄弟对大哥在曾国藩那里所受到的冷遇深为不满,早就倾慕与大哥性格相近的左宗棠,遂全心全意为左宗棠尽忠竭力。筹建不久的楚军这几个月在江……去看看 

十七、在联共第十六次大会上的中国问题 - 来自《斯大林与中国革命》

斯大林在他十个小时的报告中,不管当时心里如何不愿意,总不能把中国革命问题完全置诸不理,于是他讲了五句话。不是平常话,而是如拉丁人所说的「 multum in parvo」(言简而意赅)。他避免一切尖锐问题,不敢作一般的概括,更不作具体的预言,在这五句话里,斯大林把他过去的一切错误发挥得淋漓尽致。     斯大林说:「若以为帝国主义者的罪恶行径,就这样过去而不会受到惩罚,那真是可笑。中国的工人和农民已经建立了苏维埃和红军,反抗着他们。听人说,中国已经建立了一个苏维埃政府。我以为假使这是真的,那一点也不奇怪。毫无疑问,只有苏维埃才……去看看 

余论三 论中国出兵朝鲜决策的是非和得失——50年后对朝鲜战争历史的考察和反思 - 来自《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

朝鲜战争爆发及中国出兵朝鲜至今已经整整50年了。就在十几年前,由于缺乏资料,关于中国介入战争的研究还是一个令国际学术界感到头疼的问题。然而,从1987年起,中国关于朝鲜战争的档案文献、研究著作及回忆录不断问世,特别是1994年以来俄国档案解密增添的大量鲜为人知的史料,为各国学者重新开启了研究之门。于是,中国出兵朝鲜的原因和过程立即成为国际历史学界的热门课题,有关的研究论著相继涌现。  在利用和分析档案文献和口述材料的基础上,本文试从决策学的角度对中国出兵朝鲜作战的决策动机、战略方针及其所付出的代价做一番……去看看 

出入魔穴的特殊人物(上) - 来自《潘汉年传奇》

萧叔安——百乐门饭店的来客   1939年9月下旬的一天,位于上海租界华山路愚园路口 静安寺西侧的百乐门饭店,走进来一位三十出头的年轻人,他 个儿不高,长脸,挺拔的鼻梁上有几点浅浅的天花痕迹,戴 一副金丝眼镜,穿一套淡咖啡色西装,乌黑的头发上涂着闪 亮的凡士林油,美式白皮鞋一尘不染,好一副小开气派!他 自称萧叔安,住进了一间豪华型的套间。   这位来客不是别人,正是潘汉年。   潘汉年不是早就撤离了孤岛,为何又突然返回,而且住 进了如此豪华的饭店?   事情还得追溯到1938年下半年。这年8月间,潘汉年在 香港接到中共中央的电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