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英雄出世》

  民国10年那个崩溃的傍晚是永难忘却的,它像一幅凝固的生命风景画,被记忆的大钉牢牢钉在了玉环的脑海里。许多年过去了,那么多繁杂喧嚣的世事都成了过眼烟云,唯有那个傍晚的景象还历历在目,就如同刚刚从身边滑过,一伸手就能抓住似的。

  玉环极是清楚地记得那个傍晚的全部情形。

  是在一列北撤的火车上。火车在时而爆响的冷枪声中开开停停。夕阳的光线映红了整节车厢,四处亮亮的、暖暖的。被阳光照着,玉环和弟弟有一阵子老犯困。

  空气中弥漫着搅拌奶粉的甜腥味。甜腥味原本很好闻,可因着伙夫长老张头的缘故就变得油腻腻、脏兮兮、且带上汗酸味了。——那个傍晚,玉环眼见着老张头撸着汗津津的胳膊在一只大铁桶里搅奶粉,汗珠子直往桶里滴。

  玉环本想让父亲干涉一下,却终于没敢,——身为旅长的父亲在撤退途中依旧很忙,就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和汤副旅长并身边的军官们看地图,谈战情,直到开晚饭时才闲下来。

  晚饭照例是奶汤子和霉煎饼。

  自打队伍撤出徐州,车上的人除了奶汤子、煎饼,再无甚可吃的了。

  情况很不好,车一停下总有几具尸体掀下去,有伤重死的,也有病饿交加死掉的, ——许多当兵的弟兄连霉煎饼也吃不到。

  到这份上了,父亲和汤副旅长还保持着应有的镇静。他们以为前方的溪河火车站还在自己人手中,以为过了溪河崩溃的势头就会得到遏止。

  玉环听到父亲在开饭前指着地图对汤副旅长和手下那帮军官说:“弟兄们都不要慌!到了溪河就有办法。我部就在溪河站下车休整,并给大帅发电求援,指调新四团,协助我们固守溪河、白口一线。”

  汤副旅长问:“车上的随军家眷和伤员咋办?在溪河下不下车?”

  父亲看着汤副旅长,以协商的口吻说:“随军家眷和重伤员我看就不要下车了吧?啊?直发后方省城算了!你老弟说呢?”

  汤副旅长点点头:“这样也好,——这样一来,咱们就没什么拖累了,也能在溪河好好拼一下。”

  父亲心情不坏,手一挥说:“不但是拼一下,还得以溪河作为前进基地,伺机反攻哩……”

  那个傍晚,父亲和汤副旅长这一对辛亥结义的老弟兄,都以为自己的好时光还没过完,都以为自己的马靴还能脚踏大地,去和各路军阀撕咬一番,——他们再没料到战局会突然逆转,前方的溪河火车站竟会是他们独立旅最后的墓地。

  父亲伴着轰然作响的车轮声步入了死亡的旅程。

  在最后的旅程中,父亲是安详的。

  玉环坐在父亲身边,和父亲共用一个大茶碗喝奶汤子,就像在镇守使署的家中一样。

  母亲和弟弟也在父亲身边,他们合用一个饭盒在对过喝。

  弟弟吸溜着鼻子,把奶汤子灌得顺着脖子和肚皮往地下滴。患着肺痨的母亲一边给弟弟擦脖子下的奶水,一边不停地咳着,引得汤副旅长的太太老伸头往他们这边看。

  父亲最疼爱弟弟,见弟弟喝得那么欢畅,自己端着大茶碗只喝了几口便不喝了,— —也不让玉环再喝。

  父亲把剩下的半碗奶汤子递给弟弟,要弟弟都喝完。

  父亲只嚼干煎饼,煎饼碎屑不断地落到他曲起的腿上。

  父亲嘴里包着煎饼,呜呜噜噜说:“马上就好了,过了溪河就是后方,会有合口的饭菜吃。”

  弟弟头一昂说:“爹,我要吃大肥肉!”

  父亲连连点头道:“行,行,别的爹不敢说,这大肥肉爹保你吃个够。”父亲还对母亲说:“玉环她娘,这回……这回让你跟着受累了。”

  母亲道:“啥话呀,还不是我们娘几个累了你。”

  车窗透过的血红阳光,把他们一家人的身影挤压到这边车厢的厢壁上。

  后来,父亲独自一人默默抽烟,直到火车在溪河车站停下,再没和家里人说一句话……

  车是被迫停下的。

  五小时前占领了车站的张师长把铁轨炸毁了。

  站台的另两股道上有货车,列车一停下,货车里的人就冲着列车开火,枪声骤然大作,两面的车窗玻璃被打碎了许多,玻璃片儿四处迸飞,车厢里不少弟兄稀里糊涂就中了弹。

  父亲那当儿是机警的,猫下身子,大叫了一声“卧倒”,车厢里的人这才趴下了。

  玉环是趴在母亲怀里的,枪声一响,母亲就把她和弟弟都搂在自己身下了。玉环记得,当时她并不怎么害怕,拼命想把身子从母亲的怀里抽出来,母亲却死死把她的手和胳膊按在地上。她只好这么趴着,听任外面激烈的枪声撕碎那个停滞的黄昏。

  父亲料定大势不妙,在枪弹的威逼下把身子猫了片刻,便撩开窗帘往外瞅,——也不知瞅到了什么,瞅完后,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愣了好一会儿,才转过身子,对汤副旅长叹了口气说:“完……完了,快打……打白旗吧……”

  汤副旅长半晌没反应过来。

  父亲又叫:“快去找白旗!”

  汤副旅长这才问:“大哥,咱……咱不能突围么?”

  父亲气恨恨地道:“咱带着家眷,又……又被困在车上,还……还突围个屁!”

  说毕,父亲一把把汤副旅长推开,四下里一看,伸手将挂在衣帽勾上的白衬褂取了下来,上身探到窗外拼命摇……

  大作的枪声这才渐渐息了。

  货车里和被炸塌半边的车站里,涌出了许多穿灰军装的兵来,像一群群蜂拥过来的虎狼。

  灰兵们端枪持刀,杀气冲天地把列车里一层,外一层,团团围定。

  一个当官的手持白铁喇叭筒,对着列车大声喊话,要车里的人先从窗口把枪扔下来,而后通通下车。

  父亲和身边的军官老老实实按灰兵们的要求做了,纷纷把枪扔出窗子。

  临要下车时,父亲扯过弟弟亲了亲,又对母亲说:“别怕,当兵吃粮,这种输输赢赢的事就免不了……”

  母亲一边剧烈咳着,一边对父亲交待:“既知道,就……就别和人家硬,该低头时则低头……”

  父亲对母亲点点头,随后,笑笑地看了玉环一眼,对玉环说:“帮你娘照看好弟弟!”

  玉环上前拉住父亲的手说:“爹,你……你要听娘的,别硬抗……”

  父亲没接玉环这话头,只说:“别忘了下车给你弟弟买大肥肉,他馋坏了!”

  父亲就这样从从容容地下了车。

  下了车,刚在月台上站住,父亲就被几个灰兵扭住了。

  父亲很平静,甩开拉扯他的灰兵,整了整衣帽,对灰兵们说了句:“弟兄们辛苦了。”

  不知是因为父亲的平静,还是因为父亲的和蔼,灰兵们态度好了些,没再去扭父亲。

  一个小军官跑过来,向父亲敬了礼。

  父亲举手还了礼。

  小军官挺客气,对父亲说:“孙老将军受惊了。”

  父亲摇摇手说:“没啥,没啥……”

  这时,玉环和车里的军官家眷都扒在被打烂了的车窗前看,每个人心中都怪紧张的, ——许多年过去后,玉环再回忆那一刻的情形,心还怦怦乱跳。

  不过,就是那当儿,玉环也没想到父亲会送命。

  父亲这回打了败仗,往日却是尽打胜仗的,打了胜仗也抓俘虏,玉环记得父亲没杀过他们,有的放了,有的则归顺了父亲。——岳大江团长就是归顺过来的,归顺过来后,父亲依然让岳大江当团长。

  然而,这一回要归顺的是父亲了,玉环想,要父亲以旅长兼镇守使的身份归顺张师长怕不易哩。

  母亲大约也想到了这一点,叫玉环看好弟弟,自己要下车。

  汤副旅长的太太见母亲往车门口走,也跟了上去。

  守在车门口的灰兵却把她们拦下了,死活不让她们下去。

  这当儿,月台上的景象是平和的,小军官掏出烟给父亲吸,还给父亲点了火。

  父亲吐着淡蓝的烟雾问:“张师长呢?”

  小军官说:“就到,就到。”

  父亲点点头:“好,好,你们张师长这仗打得漂亮,我服他。”

  父亲就说到这里,张师长过来了,是从车站方向过来的,玉环看得清楚。张师长比父亲年轻,是个矮胖子,走路像鸭子,一摆一摆的。

  在那个傍晚玉环是不认识张师长的,汤太太认识。汤太太说,喏,那是张师长,于是,玉环也就认识了张师长,认识后再没忘记。

  张师长一过来,父亲马上迎上去向张师长敬礼。

  张师长不还礼,还破口大骂:“妈了个巴子,你老孙头也有今天?”

  父亲讷讷说:“我……我对不起师长……”

  张师长拔出枪,用枪点着父亲的额头道:“就这份熊样,你也配带兵?”

  父亲被迫低下了花白的脑袋:“不…不配,不配……”

  张师长冷冷一笑:“不配带兵,就给老子死去吧!”

  吼毕,张师长真的把枪抠响了,连续三枪,当着她们母子三人的面,把父亲打死在脚下的月台上。父亲轰然倒地时,身上迸出的血溅到了张师长乌光铮亮的马靴上……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不说玉环一家子,就连月台上张师长自己的下属官兵也惊呆了。

  玉环浑身颤栗,就像自己挨了枪似的,不知叫了声什么。

  弟弟哭喊着往车下冲,汤副旅长的太太一把把他拉住了。

  母亲晕倒在车门口……

  父亲在溪河车站,在那个羞辱的傍晚永远结束了自己的军人生涯。

  那个傍晚因此变得漫长无际,像一片浓重的乌云笼罩在玉环头顶,玉环从此之后再没从那个傍晚走出来。

  后来的许多事,——许多和那个傍晚毫无关系的事,都让玉环联想起那个沉重的傍晚……

上一篇:第47章

下一篇:第49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后记 - 来自《兴盛与危机》

我们在本书中阐述的基本思想,大约产生于1971年。那时,每逢节假日,一些不同 学科的同志凑到一起时,总要热烈地讨论各种各样的问题,常常争论得面红耳赤。其中, 中国封建社会长期延续原因的探讨是最吸引人的。我们深感用现代科学方法进一步研究 我们祖国的历史,认识我们民族走过的道路,是时代向我们这一代人提出的一个任务。  1974年,我们写出了一份七万多字的提纲。此后,不论我们肩上工作和生活的担子 怎样日益加重,我们依然时常讨论这份粗糙的提纲,兴趣不减当年。当人一旦抱定追求 探索真理的信念而钻研某一问题时,周围的事务和舆……去看看 

2-3.7 吕荧之殁 - 来自《走向混沌》

从海河工地回来,全队整体了两天。整体之后的第一次出工,是我劳改史中不能忘却的一天。那正是1969年的2月末,我与同组成员张奎令奉命赶着马车到靠近老残队的芦苇塘去拉芦苇,是冥冥中的天意?还是文化人的缘分?不知道,直到现在我也回答不出这个问题。那天,我见到了一度被打成胡风分子的美学家吕荧。在此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吕荧在 “文革”中被发配到了这里。十分凑巧,我们在苇垛上往大车上装芦苇的时候,老残队有一个看上去还很年轻的病号,也来这儿用小平车拉芦苇。他面黄肌瘦,在往车上装芦苇时,突然晕倒在芦苇垛旁。“都是天涯沦落人,相逢……去看看 

第四章 血似江水水似血 - 来自《南京大屠杀》

铅灰色的登陆艇在雾茫茫的长江上缓缓航行。我站在甲板上,两眼凝望着岸边的一景一物。我的心是沉重的。沧桑变迁,人事代谢,这一段弯弯曲曲的江岸,沉淀着一页不能忘却的历史!长江、夹江、秦淮河汇合处的三汊河江潮湍急。中山码头江轮云集。大桥脚下,像黑色火柴盒般的南京肉联厂,当年是英国人的和记洋行。下关电厂的那只高烟囱,矗立有七十多年了。前面那个阶旧的码头叫煤炭港。再向东,是与八卦洲隔水相望的上元门和幕府山,山下长长的江滩叫草鞋峡。芦苇丛生的草鞋峡下游,是惊涛拍岸的燕子矶!灰蒙蒙的江雾给这片苦难的山川彼上了一层白……去看看 

12、诱致性制度变迁理论 - 来自《财产权利与制度变迁》

V.W.拉坦   我们已给出了一个新的诱致性制度变迁的投资模型,并用西方与非西方经济的农业发展经验对这一模型进行了检验。我们已在理论与实证的基础上论证了技术变迁的方向与速度是对需求的增长率与相应的资源条件的回应,我们还揭示了技术在地区及国家间的转化实质上是对诱致由新知识演化而来的技术变迁的同一自发进程的回应。   技术变迁可以被视为发展进程所内生的,这一观点并不意味着农业或工业技术的进步可以听任一只“看不见的手”来指导技术发展沿着“原始的”资源条件或需求的增长所决定的“有效”路径发展。导致……去看看 

小鱼吃大鱼——世界电信公司总裁柏纳德·埃贝斯 - 来自《谁是最好的管理者》

柏纳德·埃贝斯,1940年生于阿尔贝塔,毕业于密西西比大学,成名前曾是一名中学教练。1983年开办长途电话优惠服务公司,1985年任该公司执行总裁。1993~1996年间,柏纳德·埃贝斯不断兼并和收购多家公司,组成“世界电信”公司。   主要业绩    ●1992~1996年,世界电信总收入突破56亿美元,1997年达到67亿美元。10年间世界电信带给股民的年平均回报率高达53%。   管理精粹    ●“小鱼吃大鱼。”《商业周刊》评议埃贝斯时这样说。   ●“电信业从来就只欢迎最传奇最雷厉风行的企业家发动突然袭击而获成功的例子。”埃贝斯谈……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