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英雄出世》

  父亲的死对母亲来说是个沉重打击。

  母亲在父亲遇难几个月后,痨病加重,卧床不起,秋天便死了,死时大口大口吐血,吐得满床满地都是。

  玉环在喷涌的血水中看到了父亲的脸,和映在父亲脸上的血红阳光。

  玉环觉着父亲还在,正守在病危的母亲身边。

  这虚幻的情形是那么真切,玉环眼见着父亲在一片升腾的红雾中长叹短吁,甚或能看到父亲两鬓的白发和脸上深深的皱纹。

  母亲梦呓般地说:“环儿,你爹来叫我了,我听见他在说话。”

  玉环道:“我也看见爹了,爹没说话,爹在叹气哩。”

  母亲拼力一笑,固执地坚持说:“你爹在说话,我听得真切哩!他和我说了:一了百了了,人一辈子就这么回事……”

  玉环又于那片红雾中看到了父亲,父亲军装上浸着血,深陷在眼窝中的眼睛瞪得滚圆。

  ——父亲不会饶恕仇人的。

  ——父亲从来都是有恩必报,有仇必复的。

  于是,玉环便对母亲说:“爹不会说这话的,爹死不瞑目。”

  母亲很不安,挣扎着想坐起来。

  玉环俯身上前,硬把母亲按住了。

  母亲只好躺在床上说:“环儿,我……我知道你的脾性,也知道你对你爹的一片孝心,可…可我今日和你说清楚,过去的事你……你得把它忘了,你……你是女孩子,不能管,也管不了……”

  玉环没言声。

  临终时,母亲还不放心,又把玉环和弟弟唤到面前,对玉环交待说:“带……带好弟弟,永远……永远不……不要让他再当……当兵,永远不要啊……”

  玉环想点头,可不知咋的竟摇起了头,嘴唇一动,吐出一个字:“不……”

  母亲凄哀地看着她,直到眼瞳中的光亮最后消失,都未合上眼皮……

  在安葬着父母亲的坟堆旁,玉环一身重孝,满面泪水,久久跪着,像尊洁白的石像。

  弟弟百顺有些怕,先是怯怯地盯着姐姐看,后来就蹲到姐姐面前,用衣袖替姐姐揩脸上的泪,还涨红着小脸,拼命想拉姐姐起来。

  玉环拗不过弟弟,终于站起来了。

  这让百顺很高兴。

  百顺拉着姐姐的手,要回家。

  玉环却看着面前的新坟不动身。

  百顺想和姐姐闹,又不敢,只好可怜巴巴地盯着姐姐的脸看。

  玉环这才哽咽着,对少不更事的弟弟说:“百顺,你……你得当兵,你得答应姐,去……去当兵。”

  百顺闪动着大眼睛问:“为啥呢?”

  玉环抹着脸上的泪说:“因为——因为你是男孩子。”

  百顺觉得挺奇怪:“男孩就……就要去当兵么?”

  玉环抚着弟弟的圆脑袋:“是男孩就……就得血性,就得当兵哩。”

  百顺小脑袋一歪:“那,不是有许多男人没当兵么?”

  玉环道:“人家没有血仇!——人家的爹没被张天心打死!”

  百顺这才知道打死父亲的这人叫张天心。

  百顺便说:“张天心是坏蛋!”

  玉环点点头:“对,你得记住,长大当兵去,替爹报仇。”

  百顺先点了头,后来却又摇起了头:“可……可娘说,不要我当兵,还永远不要呢……”

  玉环亲着弟弟红润的脸膛,泪水落了弟弟一脸:“百顺,从今以后,你……你没娘了,只有个姐!你……你得听姐的!”

  百顺难过了,红着眼睛低下头:“我……我听姐的,——啥都听姐的。”

  玉环再次重申:“那就答应姐,长大去当兵,为爹报仇!”

  百顺说:“我……我去……”

  玉环不满这声音的怯懦:“大声说!”

  百顺仰起脸,大声道:“姐,我去当兵!去给爹报仇!”

  玉环这才一把把弟弟搂在怀里,呜呜大哭起来,边哭边对着坟头又跪下了:“爹,你……你听见了么?你儿子孙百顺不是孬种,你没白疼他一场!他会去找张天心算账的……”

  被玉环拉着,百顺也在父亲的坟前跪下了,且按照姐姐玉环的要求,对父亲发了复仇的血誓。

  就在这日晚上,汤副旅长和汤太太套着马车来接他们。

  汤副旅长刚从张天心的军官拘押所出来,又黑又瘦,满脸倦色;汤太太也像大病刚愈似的。这样狼狈,汤氏夫妇也没忘了结义的老大哥和老大哥的这一双小儿女。

  玉环和百顺真感动,姐弟双双叫着“叔”,“婶”,扑到了汤副旅长夫妇怀里。

  汤副旅长和汤太太连连应着,要他们收拾一下东西,立马搬到汤家去。

  玉环的姑出来拦,说是有她这个做姑的在,就不好这么麻烦别人。

  汤副旅长说:“我可不是别人,我和玉环他爹不就多个姓么?”

  听汤副旅长一叙道才知道,原来汤副旅长不但和父亲是把兄弟,父亲还救过汤副旅长一命。这一对老弟兄当年一起出去当兵吃粮,又一起参加新军起义,相伴着出生入死十几年,情义深重。

  汤副旅长劝服了玉环她姑,又对他们姐弟说:“走吧,孩子,自今以后,叔和婶的家就是你们的家,有叔和婶一口稀的,就少不了你们一口干的。”

  玉环说:“叔,俺啥都不要,只要百顺长大跟你去当兵。”

  汤副旅长苦苦一笑:“当啥兵哟,溪河一败,咱们旅的弟兄死的死,降的降,正所谓树倒猢狲散,叔这副旅长都不当了,百顺还当啥兵?”

  长长叹了口气,汤副旅长又说:“再者,叔也是看开了,当兵带兵归根不是好事,咱还是安分守己做个草头百姓自在。叔和婶还有些本钱,你们长大后就跟叔学着做生意吧。总是渴不着,饿不着的……”

  玉环这才看出,溪河车站的枪弹,在打死自己父亲的同时,也捻灭了汤副旅长的军旅梦,父亲完了,汤副旅长也完了,——汤副旅长不思报仇雪耻,要去经商了。

  玉环头一扭,道:“那……那我不跟你去,我和弟弟跟俺姑。”

  汤副旅长挺不高兴,说:“你这妮咋这么犟?你姑不是你叔你伯,也是人家的媳妇,又那么一大家人,你这不是给你姑添乱么!”

  玉环的姑说:“也没啥,在这也好,表兄妹多,不孤寂。”

  汤副旅长决然道:“还是住到我们那好,我们两口子没孩子,也图个热闹。”

  随即又对玉环好言劝道:“妮呀,别难为你汤叔了,咱走吧!”

  玉环愣愣地盯着汤副旅长,仍坚持着自己的主张:“叔,我……我跟你去,你一定要答应我,长大让百顺去当兵!”

  汤副旅长无奈,只得点头说:“好,好,我答应,——我答应还不行么?只是百顺眼下还小,还不是说这事的时候,是不是呀?”

  玉环没话说了。汤副旅长又说:“妮呀,你就放心吧,你忘不了你爹,我也忘不了我大哥呢!”

  玉环见汤副旅长说得真挚,这才扯着弟弟上了汤副旅长的马车,泣别离世的父母和姑妈一家,去了八十里外的汤集。上路没多久,百顺就在“吱呀”作响的车轮声中睡着了。——百顺那时哪知道自己身上那为人子者的沉重责任呢?

上一篇:第48章

下一篇:第50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大功告成之后又生波澜,美方又提出修改公报。毛泽东说,任何要修改台湾部分的企图都会影响明天发表公报的可能性。 - 来自《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公报大功告成,使尼克松在杭州心情特别轻松愉快,他一想到翌日到上海后就向全世界发布这个公报就觉得兴奋。尽管二月底天气明,并不是游览季节,他还是喜欢这个风景最美丽的城市。他就下榻在毛泽东在杭州度假住的刘庄宾馆里。他觉得宾馆有一股霉味,但极其整洁,这古代宫殿式的建筑也极其精美。他和夫人帕特一致认为在杭州逗留的日子是这次旅行中最愉快的一段时间。  柳技拂水,湖波荡漾。他看到自己所送的加利福尼亚红杉树已经在湖边的小山中成活,喜盈盈地笑着,拉着周恩来在红杉树下合影,让记者们一窝蜂抢拍镜头。  基辛格也兴致勃……去看看 

战时内阁首相 - 来自《丘吉尔传》

5月13日,丘吉尔第一次作为首相出席了下院的会议。他在政府的前排议席上就坐, 他的两边分别坐着张伯伦和艾德礼。他在会上发表了简短的就职演讲,宣布了新政府的政 策。他说:   “我没有别的,只有热血、辛劳、眼泪和汗水贡献给大家。……你们问:我们的政策是 什么?我说:我们的政策就是用上帝所能给予我们的全部能力和全部力量在海上、陆地上和 空中进行战争;同一个在邪恶悲惨的人类罪恶史上从未见过的穷凶极恶的暴政进行战争。这 就是我们的政策。你们问: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我可以用一个词来答复:胜利——不惜一切 代价去争取胜利,无……去看看 

13 - 来自《三线不配套工程》

公元一千九百七十七年秋末,工兵第XX师撤出乌峒。临行前,这个师的团以上干部去向当地的省委领导同志告别。酒会上,一位省委领导同志问坐在他旁边的军人干部: “这些年,你们在乌峒做的什么呀?三线配套工程?……你们来建与铁路配套的车站和货台是不是?我们这里新修的那条铁路不经过那里嘛,乌峒的山货不多,没有必要配套呀!”   看来,这位白发苍苍的地方老首长还是熟悉乌峒的,不过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而那位被问的军人干部不知道保密需不需要保密到省委一级的领导去,他只是按照一个军人由来的习惯回答:   “首长,我们做的不是您所指的……去看看 

第十七章 马来风云 - 来自《战争赌徒山本五十六》

马来海域风云激荡,英国军舰无术发慌;     航空打击力量无穷,山本骄心更加狂妄。   话说大西在完成夺取菲律宾制空权任务之后,急报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听到这一消息的山本并未表现出多大的兴奋,好像在他看来这本来就该如此似的。此时的山本,更为关注的是,歼灭英国皇家海军在新加坡基地强大的“Z”舰队,为日本陆军南下作战扫清障碍。   原来,早在战争爆发前,英国为抵抗日本的南下入侵,一直想加强其在远东太平洋地区的力量。1941年8月,英国海军部决定派6艘主力舰和1艘航空母舰来东方要塞新加坡,加强远东舰队的实力,配合美国……去看看 

2-12 爱给予一切,而一无所求 - 来自《与神对话》

这很棒。你说的真的很棒。我希望全世界都能做到。我希望全世界都能懂,都能信。这本书可以对此有所帮助。你也对此有所帮助。因此,在提升集体意识上,你扮演了一个角色。提升集体意识是每个人都必须做的。对。现在,我们可以转到一个新的主题吗?我认为谈谈这种态度——这种观点——是很重要的。而你原先也曾提过,要好好谈一谈它。我说的这种态度——是许多人都有的,即是他们认为给穷人已经给得够多了;我们必须停止向富人课税——事实上,这等于是辛勤工作只为了受到惩罚,以便为穷人提供更多的东西。这些人认为,穷人之所以穷,是因为他们……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