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英雄出世》

  百顺比玉环小五岁,生得细皮嫩肉,搭眼一看就知道是个少爷坯。模样比姐姐玉环还俊俏,两眼水灵灵的,像会说话,一笑嘴边便现出两个诱人的小酒窝,让啥人看了都心疼他。

  住到汤家那年百顺只有十岁,身上的奶气尚未褪尽,晚上独自一个人睡觉还害怕,明确声明要玉环搂,——还一副很有理由的样子,说是过去有娘搂,不搂就睡不着。

  玉环说:“我不搂,我是你姐,不是你娘。”

  百顺可怜巴巴地看着玉环:“我……我现在只有姐……”

  玉环鼻子一酸,泪水下来了,回转身抹去泪,依旧不搂。

  百顺哭上一阵子,只好自己睡,睡到半夜,就爬上了姐姐的床,悄悄往姐姐被里钻。这么钻了几次,玉环火了,终于在某一个早晨,一脚将百顺踹到地上。

  百顺躺在地上哇哇大哭。

  玉环指着百顺的额头说:“哭什么哭?你是男子汉,能在女人怀里过一辈子?赶明儿你去当兵,难道说也要姐搂你睡不成?!”

  百顺不睬,益发哭得欢,鼻涕眼泪直往玉环的裙子上抹。

  玉环无奈,只得哄:“百顺听话,姐让汤叔买大肥肉给你吃。”

  百顺这才因着大肥肉的缘故爬起来了。

  然而,吃了大肥肉,夜里仍是往玉环床上爬,往玉环被里钻。

  玉环不忍再往床下踹,就一次次把百顺往他自己床上抱,总抱了有七八次,才最终把百顺在他自己床上安定下来。

  这是百顺成为男子汉的起点。

  这起点的确立让玉环高兴。

  好多回夜深人静的时候,玉环守在百顺身边,看着睡梦中的弟弟,痴迷地想像着长大了的弟弟是个啥模样?

  她觉着百顺的皮肤得变黑,脸颊上的酒窝随着年龄的增长也得消失,——一个大男人,不能生得这么一副娘娘样,弟弟要生出一脸大胡子,而不是甜甜的酒窝。

  弟弟的声音也应该变粗,还应该长得很高大,很魁伟,像父亲一样。

  父亲是十七岁当的兵,那会儿还有皇上,父亲先是随着官长杀伐那些反皇上的革命党,辛亥年后又和他们官长一起反了皇上,投奔了革命党。

  父亲活着的时候常说,男子汉来世上走一遭,就得走得有声有色。

  玉环却不知道父亲这一辈子算不算有声有色?

  父亲从一个农家子,做上了旅长兼镇守使,也许算是有声有色的,只不过那个傍晚的血色太沉重了,最终把父亲显赫的声色坠入了泥土中。

  玉环咋也忘不了,父亲临死前的屈辱和无奈。

  一世英雄的父亲在溪河火车站倒下了,被人家指着鼻子骂完之后,又被人家打死了。

  这太不公道,这不该是一个大男人的结局。

  玉环认定,百顺必得把这结局改写,百顺要造就自己的未来,更要造就父亲的既往历史,这是身为人子者不可推却的责任……

  百顺渐渐在玉环的犀利目光中意识到了这责任,这责任是姐姐玉环强加给他的,他在无可选择的顺从中接受下来后,就不可避免地伴随着他少年时代的全部经历和经验了。

  这责任太沉重,几乎压垮了他少年时代的生活,还在后来的某一时期,让他时常处在一种矛盾和痛苦之中。

  然而,随着岁月的流逝,和一天天真正长大,百顺才把这事看淡了,——父亲毕竟已经死了,自己和姐姐都还得活下去,不能老停在溪河车站那个黄昏做白日梦。

  百顺便好言好语地和姐姐说:“姐,咱有自己的生活,咱活得好,爹在九泉之下才安心哩。”

  玉环很固执,头直摇,根本听不进百顺的劝。

  百顺知道姐姐拗,也就不再去说。

  百顺不说,姐姐却依旧说个不休,百顺听着也就慢慢麻木了。

  姐姐说啥任她说,自己尽量不往心里去,有时也用母亲的话宽慰自己,就仿佛母亲活着,在支撑着他和姐姐的意志进行抗争。

  ——母亲临终前反反复复和他,也和姐姐说过,过去的事是一了百了了,别再多想它,想了也没用,只能徒生烦恼。

  ——母亲认为,这一切都是命。

  ……

  百顺命中注定是该唱戏的。

  十五岁上,百顺高小毕业,迷上了戏,先是望天猴一般在台下看,后就往戏台后面挤,要随当家的刘老板去闯江湖,唱大戏。

  刘老板开初没当回事,说:“孙百顺,你都十五了,咋教都晚了,还唱啥戏呀?你以为唱戏就这么容易!”

  百顺说:“唱戏不容易,可也并不难哩!我不要你教,自己会唱。”

  刘老板不信,说:“你唱一段我听听?”

  百顺道了声“好”,水袖一甩,就扮起了苏三,清清亮亮唱了段《苏三起解》的戏文——

  

  苏三离了洪洞县,

  将身来在大街前,

  未曾开口心中惨,

  ……

  刘老板一听呆了,连声称好,当下扳着百顺的肩头仔细端详,像似发现了新大陆: “好,好,小子,你这份面相也好,不用上妆就是个女人模样哩,再上了妆,简直就是个天仙下凡了……”

  百顺乐了:“刘老板,您老要我了?”

  刘老板喜得搓着手,连连道:“要,要,——冲着你小子这嗓子,这扮相,天生就是个唱青衣的料!”

  刘老板当下就去找玉环商量,要百顺到戏班子里学戏。

  去的时候,刘老板极有信心,以为自己在汤集算个大名人,戏班子在省内省外又叫得响,玉环会给面子的。

  不曾想,玉环却一点面子不给。

  刘老板进门刚说明来意,玉环便一口回绝了,说是已给百顺寻了个拳师让百顺习武。

  百顺立时对着玉环大叫大嚷:“姐,要学拳你去学,我不学!”

  刘老板也说:“玉环呀,你真是乱来呢!百顺天生是个唱戏的料,你不让他学戏,偏要他习武,只怕武习不好,还会把唱戏的天分给毁了哩。”

  玉环淡然道:“刘老板,您老栽培百顺的一片好心我知道,只是百顺是个大男人,不是个姑娘家,——若百顺是个姑娘家,跟您老去学戏我不拦,他是个大男人,就不能去学戏了,他就得去习武,将来也好有一番作为。”

  刘老板不知道百顺的身世,玉环也不便把当年溪河车站的那一幕说给刘老板听,刘老板便糊涂。

  刘老板仍坚持自己的主张,要玉环再想想。

  玉环说:“不用想了,百顺是我兄弟,我当家。”

  百顺头一次有了反抗意识,当着刘老板的面就和玉环翻了脸:“我的家不要你当,你是我姐,不是我爹!”

  玉环脚一跺:“你没有爹了!”愣了一下,玉环又意味深长地补了一句:“正因为你没有爹,才……才不能去学戏呢!”

  这话,刘老板没听明白,百顺却听明白了。

  百顺像只被霜打了的瓜,蔫了。

  然而,送刘老板回戏班子的路上,百顺却扯着刘老板的衣襟跪下了,要刘老板暗地里收下他这个徒弟。

  刘老板那时还心存幻想,以为百顺总要长大的,终有一天自己能当得了自己的家,便把百顺收下了,要百顺避开玉环,常到戏班子来,好好吊吊嗓子,同时,也要把戏路子正一正。

  对着夜空的浩月繁星,刘老板端着百顺粉嫩的下巴,再次很肯定地说:“百顺,你记住我的话:你唱青衣能唱红,还不是小红,是大红,没准能红遍咱全省、全国哩……”

  百顺含着满眼眶的泪道:“师傅,日后,我……我真要唱红了,就是在天涯海角,也得回汤集来谢师的……”

  从此以后,百顺的魂便全被戏勾去了。

  然而,百顺却又不能不违心去习武,——不去习武不行,姐姐太厉害。

  于是,百顺一边应付着姐姐和自己习武的师傅老季,一边偷偷泡在汤集镇东刘老板的戏班子里吊嗓子。有时还在家里和玩票的汤副旅长、汤太太一起对戏,——汤副旅长的老生,汤太太的老旦,百顺的青衣。

  汤副旅长和百顺对戏,不仅因着自己喜欢唱戏,更是为着遏制玉环。

  见玉环逼着百顺习武,汤副旅长马上猜出玉环心里在想啥,便不安起来。闲暇之中,汤副旅长就婉转地劝玉环,说是瓦罐难逃井上破,将军不免阵中亡。我们这些吃粮玩枪杆子的,总归不会有好结果,自己杀人,又提心吊胆防着被人杀,不论是杀了人还是被人杀了,都是命。

  玉环听出了汤副旅长的话外之音,就接碴说:“汤叔,这命也得公道才是!我爹若是在战场上被打死的,我无怨。可汤叔你知道,我爹是被俘后让张天心杀的!”

  汤副旅长叹了口气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你老想着干啥?”

  玉环说:“我能不想么?被杀的是俺爹!我得叫百顺替俺爹报仇。”

  汤副旅长摇头苦笑道:“玉环呀,你别固执了,我看得出来,百顺这孩子天生不是块习武的料,倒真是唱戏的料哩!他既迷戏,就该由着他的喜好去学戏才好,硬调教只怕调教不出来呢。”

  玉环不信,发誓一定要把百顺调教出来。

  一天傍晚,百顺匆忙吃过饭,又想偷偷往戏班子里溜,被玉环察觉了,玉环把饭碗一撂,跟着百顺出了门。

  在大门口,玉环铁青着脸把百顺拦下了,问百顺:“你上哪去?”

  百顺笑了笑,说:“出去遛遛。”

  玉环哼了一声:“到戏班子去遛么?”

  百顺不做声了。

  玉环叹了口气,又问:“百顺,你是要姐,还是要唱戏?”

  百顺说:“我又要姐,又要唱戏。”

  玉环头一摇:“不行,只能要一样。”

  百顺咧嘴一笑,想把难题笑没了。

  玉环看到弟弟脸颊上的酒窝,似乎嗅到了女人的脂粉味,益发生气:“你说!”

  百顺问:“姐,你要不要我说心里话?”

  玉环说:“你说心里话。”

  百顺认真道:“我……我要唱戏,锣鼓家伙一响,我……我一身的血就热了。”

  玉环颤着心问:“你真不要姐了?”

  百顺又现出酒窝笑:“我不要姐,终会有人要姐……”

  玉环忍住欲滴的泪,打了百顺一个耳光,打毕怒道:“你不要我这个姐行,不要爹不行!从今往后,你要再敢往刘老板的戏班子里跑,我……我就一头撞死在你面前!”

  在姐姐的盛怒之下,百顺吓得大气不敢喘,只得答应再不去戏班子。

  虽说应下了,百顺还是管不了自己,过了没多久,又偷偷摸摸往戏班子去了,玉环气死了,真想过用一缕红绸结束自己的性命。

  拳师老季劝了玉环,说这不值哩。

  老季和汤副旅长不一样,对玉环的血性极看重。

  老季问:“姑娘真个想让你家兄弟练就一身功夫?”

  玉环道:“那还用说?!我今儿让他跟你学,明后年就让他去当兵。”

  老季说:“好,那你犯不上寻死觅活,你得把他舍出去,让他先吃点苦头。”

  玉环很灰心:“我看他吃不了苦。”

  老季说:“人都是贱货,没有吃不下的苦。”

  玉环问:“你打算咋办?”

  老季说:“好办,一个字揍!”

  玉环心一黑:“你去揍,狠揍,得说是我让揍的,要恨让他恨我。”

  老季不打诳语,真个揍了。

  那日,老季带着百顺和另几个徒弟在后院里练功,百顺听到老龙庙前响起吱吱呀呀的胡琴声,禁不住心旷神怡,回头张望。

  老季逮着碴了,没头没脸对着百顺就是一通旋脚老拳。

  百顺被打呆了,竟连招架躲闪都不知,硬生生在那挨揍。

  老季骂:“小子,还手过招哇!”

  百顺趴在地上哭了,一边哭一边讨饶。

  老季一气之下下手更狠,把百顺提起来摔下,摔下又提起来,就像摆弄一条装满稀松稻草的布袋。

  玉环扒在后窗上看,看得揪心,——她没想到老季会下这么黑的手,真怕老季揍的性起,失了手,把百顺打废掉。

  汤副旅长见了,要去劝,说:“这……这要把百顺打伤的……”

  玉环硬着心把汤副旅长拦下了,说:“汤叔,你别管,他……他不是姑娘家,他…… 他是个大男人,就得有个大男人的样子!今儿他不挨自己师傅的揍,明个自得挨……挨别个的揍。”

  汤副旅长无奈,叹着气走了,走到堂屋门口说了句:“玉环,你像你爹,百顺不像, ——你咋揍也揍不像。”

  玉环心真冷,就像自己挨了顿揍似的。

  ……

  不料,当晚真就挨了揍。

  百顺揍了她。

  百顺鼻青脸肿回来,脸上已无了泪。进门后,没像往常那样热热乎乎叫声姐,就跌跌撞撞到衣柜前照镜子,大约镜子里的惨状刺激了他,他恶狼般一声怪叫,冲到玉环面前,对玉环就是一个耳光。

  玉环捂着脸踉跄后退,百顺又扑上来连打带骂。

  玉环开初只是躲,边躲边解释,后来见百顺疯了一般,不依不饶,这才匆忙还了手。

  玉环一还手,百顺益发英勇了,在师傅老季面前忘却了的招数全记起了,左一拳,右一脚,打得极是利落,直到把自家姐姐打得在地上再无还手之力,方才歇了手。

  玉环俯在地上呜呜哭。

  百顺说:“哭什么哭?都是你自找的!你让我学拳,你让老季揍我!我也要你尝尝挨揍的滋味。”

  玉环说:“我……我知道,我……我活该。”

  百顺得意了:“知道就好,今儿我给你挑明了说,你别以为我还是小孩子,早不是了,惹急了我也会揍人的!男人都有血性哩!”

  玉环噙泪笑了,说:“好,就这么揍,姐就盼着你有这血性!你有这血性,姐的这番心血就没白费!”

  百顺愣了:“姐,你…你这是啥意思?”

  玉环忍着周身的疼痛,站起来道:“姐的意思是,你有个男人样了,咱爹在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

  百顺这才知道,自家姐姐是心甘情愿挨他揍的,心中既愧又羞,方才的英雄感一下子全没了,只觉得脑袋晕晕腾腾,浑身上下再无四两力气。

  老季拳脚赐予的疼痛和酸楚适时发作了,身子一软,面团儿一般倒在地上,百顺口口声声唤着姐,水灵灵的眼里又蒙上了水灵灵的泪……

上一篇:第49章

下一篇:第51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一章 利息理论 - 来自《经济解释(卷二)》

利息理论(theoryofinterest)可以搞得很湛深而又极为复杂。这理论是今天在国际的商业学院中大行其道的金融学(finance)的中流砥柱。金融学是六十年代初期在加州洛杉矶搞起来的。我的老师赫舒拉发(J.Hirshleifer)是这门学问的「始作俑者」。他把差不多被遗忘了的费沙(I.Fisher,1867-1947)创立的利息理论重新介绍,然后再为文加上风险(risks)。作为赫老的入室弟子,我曾经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考虑以投资理论(investmenttheory,这包括今天的金融)作为博士论文,但因为解决不了量度风险的困难,就放弃了。我不知道今天的学者,对量度风险有没有突破。……去看看 

第五章 自由主义的前途 - 来自《自由与繁荣的国度》

一切比较古老的文明都衰落了,或至少是早在它们达到欧洲文明业已达到的那个物质发展阶段之前停滞不前了。同国外的敌人进行战争以及在国内打内战,均对国家造成了破坏。无政府状态迫使分工退化。城市、贸易和手工业都衰败了。随着经济基础的衰退,精神道德的升华让位于愚昧和粗野。现代欧洲人成功地使个人和国家的社会联系密切起来,远近超过了历史上的任何时代。这是自由主义社会思想的功劳。它自十七世纪以来变得越来越明朗和清晰,对思想家们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创造了一切奇迹赖以产生的基础,其标志便是我……去看看 

第二部狼烟四起 6、大撤退 - 来自《二战全景纪实》

波兰战争的帷幕刚刚落下,希特勒便下令准备进攻法国。  希特勒委托A集团军群参谋长曼施泰因对该方案进行全面修改。主张把原来的主攻方向改为佯攻,诱使英法军队往这一地区大量调动兵力。随后由中翼A集团军群实施真正的主攻,以庞大的装甲部队突破比利时南部,出其不意地打击法军防御力量最薄弱的阿登山区的英法军队。在色当地区强渡马斯河迅速向酊西推进,突入法国的开阔地区,直趋英吉利海峡,以截断盟军的退路。希特勒对此计划极为赏识,断然决定采用“曼施泰因方案”。  侵略计划一旦确定,德军参谋部便为部置入侵而日……去看看 

一、人类历史上空前的屠殁——第一次大战 - 来自《历史瞬间》

战争在革命中出了结果,同时为未来播下了更具致命性危害的种子。战争为历经20世纪大部分时间、延续至今的暴力时代确定的模式。——[美]菲利普·李·拉尔夫   现今研究第一次世界大战仍未失去其现实意义,因为它直接关系到解决当代生活中最尖锐的问题之一——战争与和平问题。生活在核武器时代的一代人,回顾过去是为了更好地了解现在。——[苏]伊·伊·罗斯图诺夫  二十世纪以前的战争虽然连绵不断,但大都发生在一个国家之内、一个地区之内,参与者的数量也还都有限。二十世纪却大大地不同了,在衡量战争规模上的各项指标上……去看看 

11.你凭什么 - 来自《沧浪之水》

一波慢慢长大起来,我发现自己对他的感情在不知不觉中有了变化。以前吧,我也爱他,也挂记着他,可并没有那种入骨入髓的感觉,还觉得董柳那种不可理喻的偏执非常可笑。现在一波长大起来,我倒悟到了,人从自己的立场上去看世界,他其实是不讲道理的。那种没有道理的道理,其实是最深刻的道理,植根于人性深处。我看一波吧,怎么看怎么顺眼,连把尿尿在床上也顺眼。我把这种感觉告诉董柳,她说:“还是个做父亲的呢,儿子都这么大了,才感到儿子是儿子。”我说:“有时候我觉得奇怪,我贡献了什么,就贡献了一条虫吧,那只亿分之一呢,没想到那条虫就有这么神秘的……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