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英雄出世》

  姐弟俩告别汤副旅长夫妇,移居省城,是在两年后的一个秋天。

  这年秋天的《顺天报》和省上的《新民报》都连篇累牍大谈张天心。张天心成了众目注视的风云人物,官称天帅,以五省剿匪督办兼安国讨赤军总司令的身份驻抵省上。

  《顺天报》上的消息说,张天心此番抵省,是以奉军为后盾的。张作霖遣兵十八万挥师南下,帮助张天心南拒蒋总司令之国民革命军,北防孙大麻子的定国军,并要藉此布局遏止赤祸北进,以“措国家如磐石之坚,登斯民于衽席之上”。

  《新民报》称,张天心之安国讨赤军兵强马壮,配有重炮,兵员逾五万之众,又有强大奉军的协战,遏止国民革命军当有绝对把握,铲平孙大麻子的定国军也只是时日问题。次日的头版上,还发表了张天心站在省城城门楼上的大幅戎装相片和访谈录。

  张天心的相片和不可一世的熏天气焰,刺激了玉环,促使玉环移居省上,伺机实施自己图谋已久的复仇计划。

  巧的是,这一年汤副旅长的生意挺红火,春里刚在省上开了个三江货栈,也缺些人手。因而,玉环一说要去省上,汤副旅长就爽快答应了。

  汤副旅长说:“你们姐弟俩到省城住往也好,咱汤集是小地方,省城是大地方,你们年轻,自得奔热闹的大地方去做一番事情。”

  汤副旅长还说:“三江货栈将来还会有发展,百顺也大了,真得学着做点生意了。”

  这么一来,百顺就无可选择了。

  百顺知道,姐姐此一去不是冲着汤副旅长的三江货栈,却是冲着张天心的,——姐姐很明确地和他说过。

  百顺心里实不想去,却又不得不去,他十七了,不再是个孩子,不能再在汤副旅长的守护下混日子,——况且,有这么一个姐姐在眼前盯着,他也没法混。

  答应姐姐的时候,百顺就认定,此行决无成功的道理。

  事情明摆着,两个赤手空拳的小男女,不可能和一个拥兵五万的天帅总司令对抗。

  百顺犹豫了几天,还是把玉环去省城的真实意图和自己极悲观的看法和汤副旅长说了。

  汤副旅长很吃惊,极明确地说:“这丫头真是疯了!”

  百顺道:“叔,你得劝劝我姐哩。”

  汤副旅长很没信心,对着百顺直摇头:“我自是要劝的,——可你这姐姐你知道,只怕听不进我的劝哩!”

  百顺叹了口气:“管她听进听不进,劝劝总比不劝好。”

  于是,汤副旅长便劝,说是天下大势总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个人权势总是卑微至盛,盛极而衰。从这道理上看,张天心迟早有一天要败给北伐的国民革命军,他今日的猖狂绝难持久,因此还是不要鲁莽行事为好,且看蒋总司令如何收拾他。

  玉环见汤副旅长开门见山,兜了底,也就挑明说了:“汤叔,天下大势我不懂,谁胜谁败我也管不着,我和我兄弟只要张天心一命抵一命。这笔账不结了,我们姐弟俩今生今世谁也活不安生。”

  汤副旅长说:“这我知道,可我以为,还是等一等好。眼下张天心正是气焰嚣张的时候,你们千万别惹祸。你们若去省上,只能到咱货栈去帮忙做生意,切不可胡思乱想,更不能乱来一气。”

  玉环平静地道:“那是自然的,我再傻也不会大天白日去闯张天心的督府。我和百顺自得寻机会。”

  说到这,玉环定定地瞅着汤副旅长,又道:“只是汤叔,你还得帮俺,你当年答应过送百顺去当兵……”

  汤副旅长很为难:“我当年答应过不错,可叔现在和你们一样是平头百姓,帮不上你呢。”

  玉环道:“能!报上说了,当年你和爹手下的岳大江团长,如今己成了张天心的混成旅长兼省城的守城司令,你若写个信给他,他会听的。”

  汤副旅长没办法,只得答应写信。

  百顺不愿去当兵,便责问玉环道:“这人既已降了张天心,我们还奔他做啥?”

  玉环说:“他降张天心是他的事,我们奔他有我们的事。”

  汤副旅长也说:“百顺,这就是你的无知了,我们带兵的东倒西歪,左右逢源本是常情,你爹在世时也是这么做的。你爹就两投张天心,又两叛张天心呢,也正因为如此,张天心才在溪河车站杀了他。”

  这使玉环十分吃惊,她不知道父亲也是这么一种反复无常的人。

  百顺故意问:“汤叔,这么说,我爹确有对不住张天心的地方喽?”

  汤副旅长道:“咋说呢?就这么回事吧!春秋无义战么,既是不义之战,人往高处走也就合乎常理了。我看岳大江在张天心手下怕也呆不长,一旦姓张的失势,这小子又会远走高飞的。因此,你们切不可把他也当做叔一般看待。”

  说罢,汤副旅长从书桌里翻出一只勃朗宁手枪,把玩半天,恋恋不舍地递给了玉环: “这只枪原是你爹送我的,你们带着护身吧!我这做叔的既劝不下你们,也就只能为你们焚香祷告了。叔还是那句话,先去做生意,无天赐良机、万全把握,就甭做傻事。”

  玉环大为感动,拉着百顺在汤副旅长面前跪下了,泣不成声道:“汤叔,我们姐弟俩谢您了,报了此仇,我们姐弟俩必有一个回来给您养老送终;若是事败身亡,还得要您老给我们收尸!”

  汤副旅长仰天叹道:“这冤冤相报,何时有了?”

  玉环说:“总有了的,只要张天心一命归天,啥都了了!”

  原说要劝,到末了不但给玉环写了那要命的信,还把枪送给了玉环,这使得百顺对汤副旅长生出了极大的不满。

  所幸的是,到得省城,守城司令岳大江没买汤副旅长和姐姐的账,百顺才逃脱了当兵的噩运。

  岳大江真是聪明,一见面,没说几句话,就劝玉环和百顺快回汤集镇去,不要在这省城自找麻烦。

  玉环为勾起岳大江怀旧的情绪,一口一个“岳团长”的叫着,说是弟弟想当兵都想迷了,这次从汤集赶来,就是要在他手下当兵的。还怨岳大江不记旧情。

  岳大江一边摇着头,一边说,自己恰是记着当年老旅长那一片情义,才不能让百顺当兵。声言,百顺不是别人,百顺在这儿当兵若被张天心知道就没命了,百年之后他在地下也不敢见老旅长的面。

  岳大江请玉环和百顺吃了一顿饭,又送了两根大条子给他们,让他们走。

  回到三江货栈,玉环很失望,埋怨岳大江胆子太小。

  百顺挺高兴,却做出不高兴的样子说,岳旅长不是胆小,倒是精明,他必是看出张天心气数未尽,才不愿找麻烦,因此便劝姐姐就此罢手,待张天心的运道尽了再作道理。

  玉环摇头道:“我不会罢手,我得干。”

  百顺问:“这个样子,咋干?”

  玉环说:“你甭管,听姐的就行。”

  百顺又说:“我听你的,张天心也会听你的么?他那督府和总司令部就会为你敞开大门?”

  玉环道:“只要想干,机会总有,张天心在这一天,咱就候他一天,时间长着哩,总有被咱碰上的时候。”

  ……

  自此便在三江货栈住下了,掌管货栈的是汤副旅长的远房侄子汤成,早先在汤集见过的。

  汤成称玉环小姐,称百顺少爷,让号里先生、伙计和玉环、百顺见了面,还对大家交待说,小姐、少爷是自家叔父派来的代表,在货栈里和他这掌柜是一样的。

  当晚,汤成请玉环、百顺到老来顺吃饭,在酒桌上分了工:玉环管店堂门面,百顺和他自己跑外面的生意,管大宗的货品进出。

  分工时,汤成就问玉环:“我叔派你们姐弟来、是不是对我不放心?”

  玉环心思根本不在生意上,便说:“没有的事。”

  见汤成还疑惑,玉环又说:“你该咋干还咋干,只当没我们姐俩就是。”汤成忙道: “哪能呀,啥事咱都商量着办吧!”

  ……

  这时,省城风传南面的国民革命军有北上的意图,一时间气氛相当紧张,晚上时常戒严禁街。

  张天心的兵四处大抓南军探子和赤色分子。

  有几个据说是探子和赤色分子的男女被砍了脑袋,血淋淋的人头挂在大马路的电线杆上示众……

  百顺吓坏了,几天不敢出门,还劝玉环把枪扔了。

  玉环不怕,非但没扔那枪,还把枪揣在怀里上了几次街。

  后来,玉环听说,这仗不是在南面而是在北面和孙大麻子的定国军打的,天帅张天心还要赶往北线的上河滩督战,玉环又把小包袱一背,要和百顺同去上河滩观战。

  这实在是找死,百顺想。别人躲这杀人魔王都躲不及,姐姐偏要往这魔王嘴里送。再者,上河滩正打着,枪子无眼,被流弹打死那更叫冤。

  于是便再一次认真反抗了一回,很明确地告诉姐姐:“我还没疯,我不去!”

  玉环冷冷看着百顺说:“你得疯,大仇一天不报,你就得疯一天!永远不报,你就得永远疯着,就这话!今个儿,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百顺对姐姐真是又恨又怕,最终还是怕超过了恨,老老实实收回了自己的反抗,像只泄了气的球一般,硬被姐姐踢腾着出了省城。

  ——好在天可怜见,省城外的道路被张天心的安国军封锁了,玉环的这一冒险举动才被迫打消。

上一篇:第50章

下一篇:第52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五章 自由与民主 - 来自《逃避自由》

一 个人人格的幻觉在前几章中,笔者曾试图指出,在现代工业制度,尤其是在现代工业制度的独占企业方面,有某种因素促使一种人格的发展,使人觉得无权和孤独,焦虑和不安。笔者以为,我们自己的民主制度的最大威胁,不是来自外在的压力,而是产生于我们自己社会中某一种现象,这种现象是独裁主义发展的温床。笔者所指的这个观象就是:个人觉得不重要和无权力。笔者的这种说法与传统的看法不同,传统的看法是相信,只要使个人不受外在的约束,现代的民主制度便实现了真正的个人主义。我们骄傲的是,我们不受任何外在权威的管制,我们可以自由地表达我们……去看看 

廿二 过渡时期(1949-1956) - 来自《未来中国的选择》

第四章、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历程任何一个有马克思主义基本常识的人都会认为,革命胜利以后的中国并不具备马上建立社会主义的客观条件。对于这一点,以毛泽东为首的老一辈革命家更是有着深刻的认识和切身的感受。他们还认识到,在中国这样一个落后国家,要建立社会主义这样一种全新的社会形态,捣毁旧有者固然异常艰巨,而建设新生者也需作出艰辛的探索,任务异常艰巨。所以,他们提出,我国革命必须分两步,第一步,进行推翻三座大山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第二步,进行社会主义革命。这里,我们不去关注第一步。就第二步来讲,问题的实质就是:通过建立具备……去看看 

第四章 国会和行政权力 - 来自《美国宪法概论》

根据《联邦条款》,行政职能由国会各委员会行使。但是,宪法制订者在第二条第一款中规定:“行政权属于美利坚合众国总统。”这一授权条款是简略地指第二条中所规定的全部明示行政权,还是指选择一个单一的而不是多元的行政当局?抑或是一项单独的授权条款,授与总统以权力来执行所有“行政”性质的职能(有时称为“固有的”行政权)?尽管历届总统经常声称拥有固有的行政权力(通常援引权力授予条款),而这种要求也得到最高法院方面的某些有利的反应[见“合众国诉中西部石油公司案”(1915年);“德布斯案”(1895年);“尼格尔案”(1889年)],但从未真正需……去看看 

第廿五章 法律与各国宗教的建立和各国对外政策的关系 - 来自《论法的精神(中文版)》

第一节 对宗教的感情虔诚的教徒和无神论者总是要谈论宗教。一个说他是如何热爱宗教;另一个谈论他如何惧怕宗教。第二节 信奉各种宗教的动机世界上人们信奉各种宗教的动机是不同的。这主要取决于宗教能否与人类的思维和感觉方式相一致。我们十分崇拜偶像,然而我们不能过分地被崇拜偶像的宗教所左右。我们根本不赞同“精神观念”,然而我们却十分看重那些令我们十分崇敬的“精神存在”的宗教。我们十分明智地选择了一种宗教,它把神从被其他宗教羞辱的境地中解救出来。我们为此感到满足并由此多少产生了一些幸福感。我们把崇拜……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