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英雄出世》

  百顺因着姐姐的缘故,对省城是很恨的,对做生意更没啥兴趣。

  ——也是怪了,身在省城,和汤集隔得那么远,胡琴和锣鼓家伙偏在耳边响得紧,一阵强似一阵,让百顺时常走神,禁不住就怀念起汤集的刘老板和刘老板的戏班子了,做梦都梦着自己在戏台上唱戏。

  一心想回汤集过平静而快乐的日子,玉环就是不许,偏要他留在省城,搞得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后来,百顺便恋上了省城。

  ——是因为汤成和小白楼的姐妹们而恋上的。

  汤成见百顺一天到晚被玉环弄得愁眉不展,很是同情,便拉着百顺出去散心,一散心就散到了堂子街的小白楼,就和老五、老六那帮姐妹们认识了。

  头回是汤成做的东,吃花酒的酒钱、烧大烟的烟资都是汤成出的。

  百顺初来乍到,又一副俊俏模样,讨人喜欢,楼里的姐妹们就没向百顺讨香水、脂粉钱,还把百顺当孩子逗。

  躺在铺上抽烟时,长脸老三把百顺直往自己香啧啧的怀里搂,红绸抹胸也扯开了,松且大的奶子露出大半个,口里“儿哟”“心哟”的叫着,要喂百顺吃奶。

  百顺没经过这阵势,一下子躁得脸彤红,身子也软得很,本想躲开那对大奶子,却又因着挣扎的无力和那大奶子的白香,嘴唇真就碰上了奶头,惹得众人大笑不止。

  汤成在铺边的桌上和老五、老六几个打牌,见状便调侃道:“老三,你那奶子被多少狗嘴啃过我可有数,别弄脏了我这小兄弟!我这小兄弟今年才十七,还是个童子鸡哩!”

  老三很是厉害,烟枪一摔,在铺上欠起身道:“汤成,你小子莫不是妒嫉了?老娘这奶只兴给你一人吃的,给别人尝尝就不行?”

  索性将两只奶子都扒拉出来,硬搂着百顺的头,把百顺往自己怀里按着,还对百顺说:“来,来,我儿,甭怕那姓汤的,就吃给他老汤看看!”

  百顺脸益发红得可人,这回是真躲了,一躲就躲下了床,撞到了白白净净的老五身上。

  老五极是夸张的娇声一叫,两只软手顺势搂住了百顺,而后又把百顺拖到身后,对长脸老三道:“三姐,你要真有这么个可心长脸的儿,我真愿给你当儿媳。只可惜你没这福分哩!”

  百顺见老五年轻,长得又漂亮,便没话找话说:“我……我撞疼你了么?”

  老五说:“可不是撞疼了我?我心口疼呢!”

  百顺想说:那我给你揉揉。

  ——却没好意思说出口。

  老三还在那里嚷:“我儿,过来,过来呀,妈还有话和你说哩!”

  老五回头看了老三一眼,对百顺说:“别理她,越理她她越疯!”

  说完这话,老五粉嫩的小手在百顺的脸上摸了把,让百顺感到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舒服……

  后来,百顺和汤成说起过这难忘的一摸,道是这一摸,摸得他心酥酥的,他当时是很想和老五亲嘴的。

  汤成问:“那你咋不亲?”

  百顺讷讷道:“我……我不敢哩。”

  确是不敢。

  那当儿看哪个姐妹都像看姐姐,生怕挨顿臭骂,再被甩上几个耳光。

  老三的泼是不用说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喂他吃了奶不说,还公然做了他的妈。

  老五、老六分明也不是饶人的碴。

  老五把他拉在身边坐下看牌时,老六红红的小嘴就噘上了,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无怨恨地瞅着他,阴阳怪气地说老五太不知道谦让,逮着好东西就一人独霸,是不够意思的。

  老五一听这话,忙把他从身边推开,大呼小叫道:“什么好东西?不就是只童子鸡么,给你,给你!”

  老六偏又说:“哟,你不要就送我了,把妹妹我当做拾破烂的了?”

  又把百顺推给了老五,仿佛百顺不是个人,倒真是只小公鸡似的。

  然而,到散摊子时,老五、老六又都问百顺啥时再来?

  百顺不知啥时再来,就看汤成。

  汤成说:“明个吧。”

  百顺这才说:“明个来。”

  老五、老六很高兴,娇声娇气地说:“那我们姐妹就候着你了……”

  回去的路上,百顺极是兴奋,想到明天晚上还要到小白楼来,就很大方地对汤成说,明个自己做东,请汤成吃一回花酒。

  汤成笑道:“这东人家老五、老六怕是不会让你做呢。”

  百顺不解,以为老五、老六看他不起。

  汤成又笑:“不是看不起你,倒是太看得起你了,才不让你做东的。”见百顺还是一副糊涂模样,汤成才说破了:“我看出来了,那老五、老六还有长脸老三都喜上你了,不但不会让你破费,兴许还会为你倒贴哩!你没发现么?这三个小骚货为你争风吃醋哩!对我理都不理……”

  这益发使百顺欢心。

  百顺这才知道,世上的女人并不都像姐姐那么凶,他大可不必一天到晚看姐姐的眼色活着。

  然而,当晚回到家,还是看了姐姐的眼色。

  姐姐见他深夜未归,很不放心,一直没睡,等着他。见他一进门,脸就挂下了,继而又闻到了酒气和女人身上的香粉味,便死死追问。

  百顺自然不敢提小白楼和那帮姐妹,只说和汤成一起看了个做副官的朋友,且在那朋友家吃了些酒。

  姐姐抓住香粉的疑问不放。

  百顺又胡诌道,那是吃多了酒,被扶在丫头的床上睡了会。

  姐姐虽还疑惑,也没再问下去。

  一觉睡到太阳当顶,汤成又来了,见玉环不在屋里,便直截了当地说:“走,走,会老五、老六她们去。”

  百顺问:“不是说晚上么?”

  汤成眼皮一翻:“谁说是晚上?晚上老五、老六都有客,没咱们的戏,昨儿说的明个就是这会儿,你若不去,人家会生气的,尤其是那老六,气性可大了。”

  于是便去。

  走到门口,碰上了玉环。

  玉环问:“又到哪去?”

  百顺正答不上话时,汤成笑嘻嘻地接上了,说:“和我一起去看货,是一批皮子,人家盘店准备贱价出手。”

  玉环这时已多少知道了点汤成的底细,对他的话不能不信,又不敢全信,便问: “你们昨个夜里上哪去了?”

  百顺怕汤成说走嘴,忙道:“不是和你说过了么?昨儿在方副官家喝酒了。”

  汤成也说:“是的,是的,喝了不少哩,——我都醉了!”

  总算通过了盘查,二人轻车熟路奔小白楼去了,上楼后直接去了老六的房间。

  老六果然在那候着,身上的衣裙极是鲜亮,酥胸半掩,粉颈含香,还精心地涂了口红,画了眉,一举手一投足都让百顺动心。

  老六小手托着白腮,笑问百顺:“百顺,你说说,六姐漂亮么?”

  百顺真诚地道:“六姐简直就是个仙女下凡了……”

  汤成见老六看都不看自己,心里有气,就对百顺说:“兄弟,你可别糟踏仙女,老六要是做了仙女,只怕天上的仙女全要往阎王爷那儿跑哩!”

  老六气了,杏眼一瞪,张口就骂:“放你娘的臭屁……”

  正闹着,老五也来了。

  ——老五穿一件红缎紧身长旗袍,衩开得极高,一走路整条白腿和半个屁股都闪露出来,身子还扭个不停,让百顺看得心直跳。

  老五对汤成更不友好,一进门便对汤成说:“老汤,你快去老三房里缠着老三,这骚货知道百顺来,又得来搅哩。”

  汤成不干,很委屈地道:“我把百顺小兄弟给你们带来,你们姐俩就把我蹬了?也……也太那个了吧?”

  老六说:“谁蹬你了?你是老客,人家百顺是新客,我们总要谈谈的,快去,快去吧,别让我们姐妹生气。”

  汤成只得去,走时说了句:“我对你们的好处,你们可得记住噢。”

  汤成一走,百顺有了些紧张,这地方毕竟是第二次来,啥规矩都不懂,真怕出洋相。

  因着心里没底,嘴就拙了,看看老五,又看看老六,竟没来由地问:“你……你们见过大狗熊吗?”

  跷腿坐在椅子上的老六笑了。

  立在身边的老五也笑了。

  两个女人笑得都好看,碎玉似的粉牙闪现着,美丽的一致。

  老五笑后便说:“我是见过狗熊的,——就是你,你就像大狗熊、傻狗熊。”

  百顺分辩道:“我……我不傻,我会唱戏,还……还会打拳。”

  老六起身走到百顺面前:“那你打套拳给我们看看。”

  百顺拉了个架子,想来个旋风脚,可腿一撩发现脚上穿的不是软底鞋,却是一双皮鞋,遂把架子收了,挺不好意思地说:“我……我没穿练功服和练功的鞋……!”

  老五、老六见百顺这可怜巴巴的样子,益发动心了。

  先是老五说:“来,我教你练个内家功。”

  言毕,公然搂上去,亲了百顺一下。

  老六很正经,白了老五一眼说:“五姐,你看你,这是干啥啊?口水沾了人家一脸!”

  老六过去就给百顺擦脸。

  手往百顺脸上一搭,却再不拿下了,摸完这边摸那边,两只裹在香纱内的高耸的奶子在百顺胸前蹭来蹭去。

  到这份上了,百顺依然不敢造次,只任由俩姐妹找着由头摆弄他,把他摆弄的如同面团一般。

  摆弄得够了,老六又往床上一倚说:“百顺,你唱戏吧,不是说会唱么?”

  老五也说:“对哩,就唱上一段吧!我和老六都喜听戏呢!”

  百顺一听这话,来了精神:“好,那我就唱一段给二位听听!”

  过门一哼,先甩了个水袖。

  老六一见,忙喊:“停,停!”

  老五不解:“六妹,停干啥?你让他唱呀!”

  老六冲着老五媚眼一笑:“五姐呀,你没见么?百顺唱的是青衣呢,不扮妆咋行呀?”

  老五明白了:“噢,六妹要为百顺扮个女儿妆呀,那好!”

  百顺也乐了,真以为自己在这里遇了知音,忙问:“你们这儿还有戏妆呀?”

  老六连连道:“有,有……”

  不曾想,老六从衣箱里取出的不是戏妆,却是一套艳丽的红裙绿纱,还有一双大红绣花鞋,硬要百顺换上。

  百顺不干,说:“又不是戏妆,我不穿。”

  老六生了气,嘴一噘:“你要不穿,我就再不准你进我的房。”

  老五却在一旁劝:“穿就穿吧,——我们姐妹穿得,你咋就穿不得?这和戏妆不是一样么?都是女人穿的,只不过那是古装罢了!”

  百顺实不愿就此不上老六的门,想了想,说:“那,你……你们不能和别人说,— —连汤成也不能说。”

  老六笑了:“那是,我们姐妹俩这么疼你,还会坏你么?”

  这就把老六的红裙绿纱全穿戴上了,——是在老五、老六的热情帮助下穿戴上的,因着百顺的身材并不比老六高大,那红裙绿纱竟是很合身。

  绣花鞋却穿不上,只得作罢。

  老六把小镜子拿过来,让百顺自己看,镜子里竟是一个美丽的姑娘。

  老五和老六也打量着百顺看,看着,看着,就不满意了。

  老六说:“五姐,还是不好,得描眉呢!”

  老五说:“嘴唇也不好看,还得上点口红。”

  也不管百顺愿不愿意,老五、老六竟像对待小狗小猫似的,相互商量着,又给百顺描了眉毛,涂了口红,还在百顺胸前塞了两团草纸充作奶子……

  这一番打扮之后,老五、老六才让百顺唱了。

  然而,百顺哪还唱得出来?满眼脂粉,四处飘香,让他变得软软的直想往老五、老六怀里依。

  真就依到了老五、老六的怀里,让二人抚摸着,才轻唱起来:

  

  苏三离了洪洞县,

  将身来在大街前,

  未曾开口心中惨,

  ……

  老五、老六听罢,又自说自话。

  老六说:“五姐,你说百顺是小公鸡还是小母鸡?”

  老五说:“怕是小母鸡呢!你听他那嗓子,比咱姐妹俩都好呢!”

  老六便说:“那咱得好好看了,别是老天爷给弄错了哩!”

  于是,四只手都落到了百顺身上,上下摆弄起来。

  百顺被摆弄得极是舒服,身下那东西就不安分了,且有当众给他出丑的意思。

  为了怕出丑,渐渐的就弓下了腰。

  老五、老六却更加放肆,干脆把他的衣裙解了,非要验明正身不可。

  百顺双手忙去捂,没捂往,丑出尽了,什么都让人看去了不说,还脏了人家的手……

  老五、老六看着手上的湿东西格格直笑。

  老五说:“哟,这小鸡身上咋还有浆糊呀!”

  老六说:“哪是浆糊呀?五姐你尽瞎说!人家是尿了裤子!”

  遂又搂着百顺,轻轻拍打着说:“宝贝,别怕噢,尿了就尿了,姐不嫌,姐给你洗。”

  百顺这才于狼狈之中,大胆地亲了老六的嘴。

  ……

  最后,终是闹够了,老五才说:“行了,六妹,百顺头一回奔咱来,咱好歹也得请人家一次。”

  老六点点头说:“那是,就我做东好了,叫对过的新来春送桌酒菜来。咱吃着酒也说点正经的。”

  当下唤粗做的王婆子到新来春去叫酒叫菜,等酒菜的当儿,三人躺在一张床上,用一副烟具抽起了大烟。

  百顺头晚第一回抽大烟,今个是第二回,抽在口里也觉着没啥滋味,可碍着老五、老六的面子不能不抽,便抽了,且自那以后就抽上瘾了,想甩都甩不掉。

  在那日,大烟没味,老五、老六很有味。

  老五、老六把百顺脸上的两个小酒窝分了,老五要了左边的,老六要了右边的。

  烟瘾过足后,又歇了半晌,老五、老六才头一回和百顺做了那事。

  百顺后来便想,老五、老六真是他的大恩人,给他启了蒙,开了眼。他从她们那儿学会了一种轻松舒服的活法,由此认定,这样活三天也比像姐姐那样活一辈子值。

  吃酒的时候才知道,老五、老六都是从小在窑子里长大的,老五到小白楼来时只十岁,老六来时更小,只九岁。

  百顺便说:“我十岁那年爹被天帅张天心杀了,眼下跟姐过。”

  老五、老六道:“那你也算是苦命的了,我们三人正可谓同命相怜哩!”

  既是同命相怜,话就多了,三人你一言,我一语,把自己的生平喜恶都说了,说到激动处,老六还提出要替百顺报仇。

  百顺道:“你一个女孩儿家,能做啥?”

  老五说:“老六的长客中有个赵团长,让赵团长带兵把张天心给毙了。”百顺笑了: “别扯了,人家才不会干这傻事呢!我自己都不想干,谁还会去干?像我姐这么呆的,只怕天下难找。”

  老五、老六都连连点头,夸百顺聪明。

  老五说:“我认得的那个宋大少爷,也是这般聪明的。宋大少爷的爹原是城中一霸,自称天下第三,连督军、司令都不看在眼里,后来便倒了霉,在城里被人宰了。宋大少爷知道那仇家是谁,从未想过要报仇。可宋大少爷不想报仇,仇还是报了,——老天替他报的,那仇家拉疾拉死了。”

  老五说完总结道:“这叫多行不义必自毙。”

  百顺很赞同:“对,对,张天心也会遭到天报的。”

  说到后来,老五、老六她们又为往后的日子做了些安排,要百顺眼头活一些,见到她们有客时别来。尤其是在那赵团长、宋大少爷来时别来。

  ——赵团长是老六的相好,宋大少爷是老五的相好。

  百顺说:“那自然,你们叫我来我也不来。”

  二人又说:“我们叫你,你就得来,你得听话,得来陪我们姐俩解闷逗乐。”

  百顺说:“你们也给我解闷哩,跟俺姐在一起烦都烦死了!”

  老五、老六很高兴,这个说要给百顺买皮鞋,那个说要给百顺置洋服。

  酒吃到差不多的时候,王婆子又上来了,说是赵团长到,拦不住,问老六咋办?

  老五说:“好办,叫他上来付这桌酒菜钱。”

  说毕,老五对百顺交待道:“赵团长上来后,你只管和我玩,就说是我兄弟。”

  老六接上道:“日后若是撞上了老五的客,你就说找的是我。”

  百顺连连点头,点过头还是不放心,紧张地问:“赵团长该不会看出咱三人的关系,把我毙了吧?!”

  老五、老六都说:“他不敢!”

  百顺还是怕,就躲到了长脸老三那里。

  长脸老三一见百顺,就指着汤成的鼻子骂开了,说汤成骗了她,把百顺带来了却偏说没带。

  百顺道:“我是刚来的,来找汤成哥回家。”

  长脸老三才不信呢,指着百顺脸上没洗净的眉线和口红说:“你先看看自己这张脸再给我编谎也不迟!”

  百顺对着镜子一看,忙去洗脸。

  洗脸时,长脸老三说:“别走了,就陪姐在这聊聊天吧。”

  汤成不怀好意地问:“这昨日的妈今个儿咋又变成姐了?”

  老三笑骂道:“我是你汤成的妈,是这百顺小兄弟的姐。”

  说着,手忙脚乱地从衣柜里取出一段料子,在百顺身上比划着,认定百顺穿上这料子衣服会更俊。

  百顺却不接料子。

  老三又说:“那哪天我让裁缝做,你来量量身子,做好后,你再来取。”

  百顺含含糊糊应了。

  这日回去后,百顺觉着自己真成个人了,连对汤成都有点瞧不上的意思。

  汤成虽说在嫖女人上出道比他早,可太没本钱,又矮又瘦,还生了个塌鼻子,不像他生得这么俊,这么讨女人欢喜,——听老五、老六说,她们自今都没让汤成碰过哩。

  汤成大约觉察到了百顺得意,阴阴地说:“别以为生张小白脸就是福,没准是祸哩!”

  百顺笑了:“汤成哥,你莫不是吃醋了吧?”

  汤成恼道:“我吃啥醋?她们是帮婊子,又不是我老婆!”

  后来,还很认真地说:“老弟,你看不出么?老五、老六都是玩你,就像那些逛窑子的男人玩她们一样。”

  百顺笑道:“嘿,管那么多干啥?她们玩我也好,我玩她们也好,还不是一样?只要咱自己舒服,就让她们玩好了。”

  汤成叹了口气:“等着吧,有你哭的那天!”

上一篇:第51章

下一篇:第53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疯癫与文明 第九章 - 来自《疯癫与文明》

精神病院的诞生  下面这些故事我们是耳熟能详的,在各种精神病学的史书上都有所描述。这些故事要证明的是,当疯癫终于被按照我们长期以来视而不见的真理来认识和对待时,是一个多么幸福的时代。  高尚的公谊会……竭力使其教友相信,如果他们不幸丧失理智而又没有足够的钱财在昂贵的机构中获得各种医治和与其身份相称的舒适生活,那么有一种自愿的募捐金能够提供资金,而且在过去两年间,在约克城附近建立了一个收容院。这个收容院似乎既具有许多优点,又十分节约。如果当一个人对那种似乎生来就是为了羞辱人类理性的可怕疾病望而……去看看 

序 - 来自《蒙哥马利》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战争。在这场以法西斯轴心为一方,以反法西斯同盟为另一方的大战中,双方投入的兵力兵器之多、战场波及范围之广、作战模式之新、造成的损失之大、产生的影响之深远都是前所未有的。尽管大战结束近50年来,物换星移,事过境迁,但它仍以其恢宏的气势、深刻的内涵、丰富的底蕴,磁铁般吸引着中外众多的军事家、历史学家去探究和著述。由军内外一批学有专长的中青年军事史学、作者撰写的这套《二战八大将帅》丛书就是这方面的又一新作。   战争可谓人类所能参加的最惊险、最激烈,最残酷的……去看看 

分权化、腐败和犯罪:对中国的比较分析 - 来自《中国挑战腐败》

引自世界银行经济发展研究所:《制止腐败》,1999年,第97-104页。  作者:圭伦·法布瑞  在中国的改革阶段,分权化过程通常被作为政治和经济力量的基础加以分析。中国的制度演进应当归于中央计划垄断的逐步撤退和在区域及部门层次上实施资源配置的分权化,这一点已经被认为是中国经济改革的主要动力来源。中国不同地区所具有的灵活性,实际上受到城市化发展的不完善、国家社会主义经济遗产以及地方政府的诸侯经济的影响。这些因素既包括公共干预,也包括市场导向的增长。然而,这其中既有分权化进程中极富有活力的方面,同时也存在不……去看看 

第17章 扭转西北战局 - 来自《彭德怀传》

第一节 时刻想着战士   胡宗南集团进占延安后,国民党政府“西北行辕”之青海军阀马步芳(青马)、宁夏军阀马鸿逵(宁马)趁火打劫,不断进攻陕甘宁解放区。至5月中旬,先后侵占了陇东地区的庆阳、合水、环县和三边地区的盐池、定边、安边等城镇。青宁“二马”集团在占领区进行野蛮的“清剿”,烧杀抢掠,甚至把捉去的民兵、干部和战士,割头破肚,残暴异常。  蟠龙战役后,胡宗南部集结于蟠龙、青化砭地区整补,主力缩集一团,野战兵团一时难以寻得各个歼敌的战机。在真武洞祝捷会期间,彭德怀、习仲勋同周恩来、陆定一接连开会,分析西北战场的……去看看 

第六十七章 “我国的造化” - 来自《停滞的帝国》

(1793年11月15日-22日)  这期间在浙江,使团的另一部分人正去舟山:有本松上校、丁维提博士、画家亚历山大、马金托什船长,还有包括霍姆斯在内的卫队士兵、仆役以及维修设备的机械师等人。  这队人马经过浙江宁波府。英国人曾在那里拥有过一个货栈和一个代理商行,由于“行为不端”他们丢失了这两个点,直到1859年才费了大力把它们夺了回来。这个港口城市位于杭州湾的南岸,是当时那个地区的商业中心。以后被地处杭州湾北部的上海所取代。马金托什的贸易问题在那里被提了出来,但马戛尔尼并不知道。无偿馈赠换取感恩戴德  大家……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