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英雄出世》

  北线上河滩一战之后,省城的紧张气氛又缓和下来,报上的消息说,孙大麻子的定国军吃了大亏,被张天心一举击溃,北撤了二百里,短时间内已无反扑的可能。

  国民革命军原可借此机会向张天心发起攻击,却因外围奉军的压力和内部战略上的分歧,坐失良机,已决定绕道北伐。

  局势安定以后,张天心回到了省城。

  张天心回来那日,城中绅商各界奉省城守备司令岳大江的命令捐款三十万,为张天心的安国军祝捷,——连小小的三江货栈也被迫捐了二百八十块。

  岳大江还为张天心的入城组织了盛大的欢迎式,把自己混成旅三千多号人都派到了大街上。

  玉环又躁动不安了,入城式那天硬拖着百顺上了街。

  百顺不愿去。

  玉环恼怒之下,竟用勃朗宁手枪抵着百顺的脑门说:“你不是骂我疯了么?我就是疯了,今个你若不去,我就先杀了你这不忠不孝的东西,再去杀张天心!”

  百顺硬是被枪抵着,才哭丧着脸出了门。

  一脚跨到门外,百顺就觉着自己已死了半截,八成是不能活着回来了,脑中闪出的第一个念头便是,不论是死是活,走前都得和体抚他的老五、老六告个别。

  于是乎,出了三江货栈,百顺根本没问姐姐该往哪走,就自说自话的沿国民大道往北边的堂子街奔。

  到了堂子街口,百顺对姐姐说:“你在这候着,我去去就来。”

  玉环道:“想逃不成?我可给你先说清,你逃不了。”

  百顺几乎要哭出来:“我……我还能往哪逃?有……有你这样恶的姐在,我……我敢逃么?你今个要去死,我……我也陪着了!”

  玉环说:“那好,走吧,你去哪,姐陪你一起去。”

  百顺脚一跺:“我去小白楼会婊子,你也得跟着?”

  玉环不相信像弟弟这样窝囊的人也会逛窑子,更不可想像没有大把大把的钱也能在窑子里混得如鱼得水,便不在意地说:“你要真在小白楼有个相好,也算你的能耐了,今个我倒要见识见识。”

  百顺叫道:“和我相好的还不是一个呢,是两个,她们哪个都比你这亲姐姐强!”

  到了小白楼却没见到老五、老六她们。

  王婆子说,走了,是才走的,张天帅凯旋,姐妹们奉命慰劳天帅的弟兄们,一个没剩,全被她们干爹带去了。

  百顺真伤心,觉着自己真算是当今当世命最苦的人了,今个就要送命,死前想见见心上人都见不成,姐姐还立在一旁嘲讽他,说凭他这份软蛋模样,没哪个女人会看上的, ——女人都喜血性男人,不喜小白脸。

  已没心思和姐争辩,报着必死的念头,和姐一起往城北门赶。

  走到大都督路便走不通了,——岳大江混成旅的大兵禁了街,只许百姓们在大都督路边看,不许再往前走一步。

  玉环一见走不通,拖着百顺绕小巷。

  绕过几条小巷,又到了国民大道。

  国民大道这头也封死了,大兵们在大道两边立着,手中的枪冲着道两旁的人群,做出了随时射击的样子。

  玉环一看这阵势,自知难办,可要再找别的路已来不及了,——一阵得得马蹄声响毕,城北门方向,进城的军乐队已奏着“得胜曲”过来了。

  气氛怪热烈的,吹吹打打的乐队后面是炮兵,炮手们驾着马,拖着炮;炮兵后面是步兵,步兵扯着长腔唱着兵歌儿。

  ——那兵歌儿玉环觉着很耳熟,仿佛在哪听过的。

  待步兵们走到近前,玉环才骤然记起,当年父亲手下的弟兄也唱过这兵歌的。

  因着熟悉的兵歌,忆起了昔日情形:昔日父亲是旅长兼镇守使,也像张天心这么威风,镇守使署门前的操场上常有这整齐的队列,这拖着长腔的歌声。

  如今父亲已经作古,张天心却依旧活得这么滋润,实在让她难以忍受。

  于是,疯狂的念头便在玉环脑子里不停地转,无数次想像着射杀张天心的动人情形,真恨不得立即把怀中揣着的手枪拔出来。

  百顺的心情自是比玉环紧张的多,好日子刚开了个头,他可不想死。

  他既不想死,也就不能让姐姐去送死。

  这阵势百顺看得清楚,姐姐成不了事,莫说张天心没出现,就是张天心出现了,姐姐也没法用短射程的勃朗宁打死他。

  他和姐姐在实弹演练时试过,这小玩意打不远,除了护身和自杀,简直没啥大用。

  因而,在姐姐瞅着路上的兵队发呆时,百顺只瞅着自家姐姐,随时准备在姐姐不能自持时,把姐姐一把搂住。

  ——心下更希望张天心省点事,甭露面,或者坐在汽车里别出来,落个双方都省心。

  兵队过了好一阵子,总算过完了。

  兵队过完之后,车队远远出现了。

  头辆车是大车,车上有兵,车头上还支着连珠枪。后面就是蜗牛般的小车了,共计三辆,一辆红的,两辆黑的,三辆车的踏板上都立着手提盒子炮的护兵,谁也不知道那张天帅坐的是哪辆车。

  车队在道那边出现时,玉环问身边一位穿军装的官:“长官,咱张天帅在……在哪辆车里?”

  那军官定定地看了玉环一眼:“你,——你问这干啥?”

  玉环很和气地笑笑说:“想见见天帅呗!说起来天帅还和俺沾点亲哩!”

  军官脸色好看了些:“那何不到督府找他去呢?”

  就说到这里,头辆小红车已近了,玉环又问了句:“长官,天帅会在这红车里么?”

  军官摇摇头道:“谁知道呢?!天帅神出鬼没的,尽唬人,没准三辆车里都没有,他早到督府喝上酒了。”

  百顺听得这话,把姐姐的手一拉,说:“姐,既见不到,那咱走,这长官说的是,咱就到督府找吧!”

  玉环却不死心,愣愣地盯着小车看,一只手还想向怀里摸,百顺的心几乎悬到了喉咙口上。

  好在车踏板上的护兵把三辆小车的车窗都挡住了,车里坐的谁,外面的人看不清,可能发生的祸事才没发生。

  回到家,百顺心有余悸地对姐姐说:“这么着不行,根本杀不了张天心的。”

  玉环点点头:“我知道杀不了他,也没准备在今个杀他。”

  百顺便问:“那你逼我去干啥?”

  玉环道:“想练练你的胆量呢,也想让你亲眼见见张天心的阵势,到时真干了心不慌。”

  百顺倒吸了一口冷气,认定自己这姐姐已疯狂的不可理喻,心中对姐姐的恨已超过了对张天心的恨,头脑中竟闪出了掐死姐姐的念头。

  这念头出现时,百顺自己都惊愕不止,浑身上下一阵阵发冷,禁不住哆嗦起来。

  玉环见百顺神情异样,以为百顺病了,伸手去摸百顺的额头。

  百顺把玉环的手甩开,极惶恐地逃了……

  为了遏止这可怕的念头,百顺自那开始就尽可能地躲着姐姐,往小白楼跑得更勤了,老五、老六没客时,百顺干脆就在楼里过夜。

  玉环直到这时才信了百顺的能耐,也就益发觉着百顺不成器,便三番五次到小白楼找百顺。

  有一回,玉环当着老五的面打了百顺一记耳光,把百顺骂作贱货、废物。

  百顺气死了,挨了耳光后,对老五、老六发狠说:“我得宰了她!不宰了她,我没法活!”

  老六道:“别胡说,她咋着也是你姐,为你操了这么多年心,你杀她天理不容。”

  老五也道:“就是呀,你姐也活的不易,你得体谅她。”

  愣了一下,又说:“再者,你也没这个胆!你不敢杀张天心,就敢杀你姐了?鬼才信哩。”

  百顺道:“张天心是司令,不好杀,对付俺姐容易。”

  老六冷冷一笑:“那你是孬种。”

  百顺哭了,哽咽着说:“我就是孬种,活孬种,你们打这以后都别理我了。”

  老五、老六见百顺哭得伤心,才怜爱地劝道:“别哭,别哭,我们来给你出出主意,你不就这一个姐么?又不是一帮姐,终是好对付的!”

  百顺抹着泪问:“咋对付?”

  老五、老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没词了。

  百顺用脸先蹭了蹭老五的奶子,又偎依到老六怀里,放赖道:“你们不给我做主,我……我就去死。”

  老六伸出小手,把百顺的嘴堵上了,说:“不许,不许,你不许死,你是我们姐妹可心的小玩意,你死了,我们和谁玩?谁再唱戏给我们听?”

  这当儿,老五来了主意,对百顺说:“有了,你咋不想法把你姐嫁出去?看样子她今个儿也有二十了吧?”

  百顺说:“不止二十哩,都二十二了。”

  老五道:“二十二真不小了,是该找婆家了。”

  三人这才极一致的欢喜起来,就像似看到玉环被他们嫁了出去,永久的麻烦已消失了一样。

  老五、老六以自身作为女人的体会拍胸脯说:“大姑娘家只要有了男人,被男人操过就再离不开男人了,你让她胡思乱想,她也不会的。”

  百顺听那操字很不入耳,说:“你们别骂俺姐。”

  老五、老六一人拧着百顺一只耳朵,吵道:“谁骂了,谁骂了?和男人睡觉不叫操叫啥?你这小公鸡不也整天操俺姐妹么?!”

  说完便是一阵笑,惹得百顺也笑了……

  却不料,没容百顺并那老五、老六给玉环相好婆家,玉环先给百顺找下婆家了。

  那婆家是岳大江混成旅的手枪营。

  ——玉环要百顺到手枪营去当兵。

  百顺大为震惊,问姐姐这手枪营归不归岳大江管?

  姐姐说:“自然归岳大江管喽。”

  百顺道:“既然归岳大江管,人家咋会要我?”姐姐说:“手枪营的方营长是咱汤集人,早年在咱爹手下当护兵,对爹很有感情,愿瞒着岳大江收下你。”

  百顺又问:“你是咋认识这方营长的?”

  玉环道:“是汤成介绍的。”

  百顺马上想到,汤成不是东西,这小子被老五、老六她们甩了,就故意玩他。

  于是,百顺想都没想,便道:“我不去,我不是当兵的料!”

  玉环再也想不到百顺会一口回绝,这让她无可忍耐。

  从床头的枕下取出手枪,用枪口瞄着百顺,玉环道:“你再说一遍,去不去当兵?”

  百顺看着玉环手中的枪,还是摇了头。

  玉环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真……真不去?”

  百顺又摇了头。

  玉环凄哀地问:“你不想报仇了?你还是不是男人?”

  百顺这才道:“是不是男人是我的事,是不是女人才是你的事呢,我觉着你也闹得差不多了,该出嫁了……”

  玉环大怒,“啪”的一声将手枪拍放在桌上,嘶声道:“你想让我嫁出去,再不管你?梦想!大仇不报,我就不会出嫁,你也别想活得那么安生自在!你别忘了,你是我们孙家唯一的男人!”

  百顺把枪拿了起来,打开保险,眼前变得一片恍惚。

  恍惚中,姐姐的身影先是晃起来,后又飘起来。姐姐身上穿的素花旗袍像一片裹尸布,诱惑着他创造一出死亡的活剧。

  姐姐的脑门正对着他,脑门上也像画了圈点的标靶,姐姐总逼他瞄标靶,可他从未在标靶上看到过张天心的面孔,此刻竟因姐姐的脸而想到要枪击的标靶,这着实让他感到心惊。

  ——只要他将枪口对准姐姐,手指一动,今生今世的烦恼就结束了。

  手抖得厉害,一时间想起许多往事,又想到老五、老六才说过的话……

  末了,百顺还是把枪递给了姐姐,噙着泪说:“姐,你死了心吧,我这辈子都不会当兵的,今天要么你把我打死,要么让我按着自己的意思活,你……你那一套我再也受不了了……”

  玉环呆住了,双手扶着桌子,勉强支撑着身子,不知是对百顺还是对自己说: “可……可我和方营长说……说好了,说……说好了的……”

  百顺平静地道:“说好了你去吧!去当兵,去出嫁,我都不管。只是别再这么下去。再这么下去,我……我或许会打死你。我……我不想打死你,可我真怕管不了自己,真怕……”

  玉环只觉着天昏地暗,没听完弟弟的话,便软软瘫下了……

上一篇:第52章

下一篇:第54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11章 - 来自《机关滋味》

陈秀秀的叔叔给侄女做过一次媒,就在陈秀秀到青云来玩时,他把自己厂里面的一个小伙子叫来见了面,小伙子人是不错的,陈厂长没有看走眼。只是,这么好一个小伙子,条件自然也不低,他看陈秀秀模样不怎么样,又在乡下工作,就找了个借口,把这事给推掉了。陈秀秀呢,也没把他当作一回事。可她的父母亲就怎么也不死心,非要她叔叔再给撮合撮合。这个时候,盛德福就是拎了再多的礼品上门,就是再卖力地帮他们干这干那,他们也不会看得顺眼的。好在陈秀秀的态度还不错,这就给他的爱情加进了一种不三不四的味道。本来,盛德福也不是讲非要得到陈秀秀不可,他只……去看看 

第八章 殊荣奇遇 5、李臣典不光彩地死去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富明阿说到就到了。原来,僧格林沁对曾国藩奏报已就地处决李秀成、洪仁达和金陵城里无金银两件事甚为怀疑。他认为这是曾国藩在欺蒙朝廷,很有可能根本就没有抓到李秀成,而金陵城里的财产是绝对被他们兄弟及湘军官勇们私吞了。他要富明阿借查看江宁满城破毁情形为由,将这两件事查个水落石出,狠狠地压一下曾氏兄弟和湘军的气焰,为满蒙旗兵出一口无名怨气。  关于李秀成之事,曾国藩不在意。李秀成在押达二十天之久。见者甚多,还有洋人戈登可以作证。临刑那天,沿途观者亦在万人以上,况且还有他写的亲笔供词。不怕富明阿再刁,这个事实……去看看 

1-1.5 “四路通”通向了“大墙” - 来自《走向混沌》

这是一个村不村、镇不镇的地方,紧靠着永定门外的铁道,每日可见绿色钢铁长龙,吐着团团白烟风驰而过。每次列车隆隆驶过,我都意识到自己是个在列车拐弯时被甩出车厢的乘客。好在这儿离家近了,每个星期六的晚上能回家,与家人团聚。   但是过剩的忧愁,始终像影子一样追踪着我。使我心灵震撼最大的是梁沙军之死。记得张沪躺在病榻上时,他曾去探望过她,并笑嘻嘻地对我说了好多宽心的话。张沪过了死亡的三八线,他却叩打死神之门了。   他生性乐天,一不会去像王守清那样用刀片割自己的喉管,二不会像张沪那样去服用过量的安眠药。他追求……去看看 

76 - 来自《灵山》

他孑然一身,游荡了许久,终于迎面遇到一位拉着拐杖穿着长袍的长者,于是上前请教:  "老人家,请问灵山在哪里?"  "你从哪里来?"老者反问。  他说他从乌伊镇来。  "乌伊镇?"老者琢磨了一会,"河那边。"  他说他正是从河那边来的,是不是走错了路?老者耸眉道:  "路并不错,错的是行路的人。"  "老人家,您说的千真万确,"可他要问的是这灵山是不是在河这边?  "说了在河那边就在河那边,"老者不胜耐烦。  他说可他已经从河那边到河这边来了。  "越走越远了,"老者口气坚定。  "那么,还得再回去?"他问,不免又自言自语,"真不明白。" ……去看看 

第19章 狂热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四卷)》

1 真理之爱是必要的——任何肯认真探求真理的人,首先就应该使自己底心发生一种爱惜真理的心。因为不爱真理的人并不肯费心来追求它,而且在失掉真理时,亦并不觉得可惜。在学界中没有一个人不自命是爱真理者;而且任何有理性的动物,我们如果以为他不爱真理,则他一定会见怪你。   虽然如此,可是我们可以正确地说为真理而爱真理的人毕竟是很少数的,即在那些自命为爱真理的人们方面,亦是如此的。不过一个人怎样才能知道自己真是爱真理的,那乃是值得研究的一件事,不过我想真正的真理之爱,有一种无误的标记,就是,他对于一个命题所发生的信……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