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英雄出世》

  手枪营的那位方营长不知百顺、玉环这边的变故,过了三日仍不见玉环把百顺送到他的手枪营来,就独自一人找到三江货栈来了。

  方营长来时用心打扮了一下,头发梳得工工整整,马靴擦得贼亮,还带了副白的晃眼的手套。

  进了三江货栈的店堂,方营长不喊玉环,却大呼小叫喊汤成,仿佛不是冲着玉环,倒是冲着汤成来的。

  号中的老账房说:“长官,汤成不在呢,去了实业银行。”

  方营长这才问起玉环:“那孙玉环呢?”

  老账房笑道:“长官来得正好,小姐打从那日见了你的面,就老在楼上发呆,连着两天没吃饭了。”

  方营长愣了一下,继而便欢喜起来,觉着这里面有戏,且这戏是与他有关系的。有多大的关系不知道,反正与他有关系就是。

  ——玉环十有八九是为他老方而不思茶饭的。

  由此忆及头回见面的情形,益发觉着是这么回事,认定玉环当时的眼神就不对,眼神中有那层意思。若是没那层意思,玉环咋会一见面就认他个哥?咋会把自己弟弟百顺送到他的手枪营当兵?

  百顺在他手下当了兵,玉环才有借口见天找他耍嘛。

  自然,玉环是老长官的女儿,算得将门之后,也可能既看中了他,又想让他栽培百顺。

  方营长当然愿意栽培百顺,不论是冲着死去的老长官,还是冲着玉环,都得栽培。

  当年老长官待他老方不薄,把他从家里带出去做护兵,有一回生病,老长官还让自己太太,——玉环的娘,给他煮过四个鸡蛋,让他一直记到今天。

  而他老方却是对不起老长官的。

  他眼睁睁地看着老长官在溪河车站被人打死,屁都没敢放。

  因此,方营长经汤成介绍和玉环一见面就说了:“孙小姐,当年的事我亏心啊。”

  玉环眼圈红了,说:“也怪不得你的,那时的情形我见了,任谁都没办法。”

  方营长还是说自己这护兵做的不好,没尽到心,——又怪老长官太软,在车上就让他们缴了枪。

  玉环问:“若是枪不缴,你敢向张天心开枪么?”

  方营长想了想说:“或许是敢的。”

  玉环眼中的泪下来了,意味深长地看了方营长半晌,才点点头道:“我信。”

  后来才说起让百顺当兵的事,方营长马上想到自己的上司岳大江,问玉环何不直接去找岳旅长?且岳旅长当年也是老长官的部下,交情还挺深。

  玉环叹了口气道:“如今不是当初,我父亲不在了,像你方营长这样有情义的还有几个?”

  方营长心下自我感动着,嘴上却道:“不能这么说,岳旅长也还是讲情义的。”

  玉环摇头道:“岳旅长人倒不错,只是胆子太小,不敢收下百顺,怕被张天心知道带来麻烦。”

  方营长的正义感这才被激起了,胸脯一拍道:“岳旅长怕事,我不怕,你就让百顺到我这里来好了,我那老长官带了一辈子兵,风光着哩,百顺干得好,日后也会像老长官一样风光的。”

  玉环听得这话,一把抓过方营长的手说:“若真有这一天,我定当替俺爹娘给你这义兄磕头。”

  方营长却不愿做这义兄,回营后这几日老想着玉环的大眼睛和身后的那条大辫子,还恍恍惚惚记起了玉环小时的样子。

  玉环小时长得并不俊,胖且黑,像个小男孩,一天到晚在镇守使署院里跑,有时也到他们护兵队里玩。有一口没留神,这丫头竟把他们队长的枪搂响了,没打着人却打碎了一只花瓶……

  没想到,这许多年过去后,当年那野丫头竟出落得这么文静漂亮了,若没汤成介绍是肯定不敢认的。

  更难想像的是,当年的千金小姐,今个也落难了,这世事的变化也实难预料。

  然而,不管咋说,老长官仍是老长官,小姐仍是小姐。

  若玉环真是有意,他是真心愿和玉环好的。

  他三十一,比玉环才大八九岁,正可谓年龄相当呢。

  真能和老长官这么漂亮的小姐好上,实在是他老方的福份,——老长官当年的部属还有不少人在安国军里,最不济的也当了团长,他做了死去的老长官的女婿,别人自得高看几眼,于前程也是极有利的……

  这么一厢情愿地想着,方营长上了楼。

  玉环这当儿正在楼上梳头。

  经过三天来的痛苦思索,玉环总算明白了一个严酷的现实:弟弟已不是从前那个弟弟了,她再也当不得弟弟的家了,她为弟弟安排一切的好时光已成为过去。

  现在,她得承认弟弟的独立地位,尊重弟弟的生活,以求在此前提下用女人的软功开导弟弟。

  比方说,她可以和小白楼的那老五、老六联手,——百顺恨她,却喜欢着老五、老六;她的话百顺不听,老五、老六的话百顺却是会听的,且会当做圣旨一样。

  但问题是,那两个风尘女子是否会和她联手?是否能把她想说的话说给百顺听?

  为求得那老五、老六的联手合作,她打算梳洗打扮一下亲自到小白楼走一趟……

  偏在这时,方营长上来了。

  玉环见到方营长,就像见到了亲人,心中一阵酸楚难耐,眼中立时聚满了泪。

  方营长一怔,随即动容了,忙问:“孙小姐,你这是咋了?”

  玉环噙着泪说:“方营长,让……让你费心了,百顺的事还得等等,怕……怕一时还去不了你的手枪营。”

  方营长连连道:“没关系,没关系,犯不上为这事哭,只要老子这营长当着,百顺想啥时来上个名都行,并不急的。”

  玉环没让方营长坐,方营长却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了。

  方营长一坐下就盯着玉环的脸看,还疼惜地说:“孙小姐,你看你,这几日不见,眼圈都青了。”

  玉环知道自己走不了了,遂揩干脸上的泪,给方营长泡了茶。

  方营长原是粗人,今日却细得很,接过茶斯斯文文抿了一口,把茶杯放下了,继而,又把军帽和白手套小心地脱下,放在桌上,显露着一头油亮的黑发,不慌不忙地从一只古色古香的银烟盒里取出烟来吸。

  玉环说:“你真好,想着俺哩。”

  方营长道:“是想着哩,还老记起你小时的模样。小时你可不是这样子,野着哩,尽拿我们护兵的枪当玩具,我们老长官吓得呀……”

  玉环噙着泪笑了:“你瞎说,我爹才不怕呢,有一次我偷爹的枪打鸡窝里的鸡,爹就在我身后……”

  方营长叹道:“日子过得真他妈快,就像在昨天。”

  玉环神色黯然:“是哩,做梦还老梦着这些事,只……只是我爹不在了。”

  方营长问:“在溪河若有枪,你敢打张天心个龟儿子么?”

  玉环道:“咋不敢?!现在有枪,有机会,我还要打的。”

  方营长为讨玉环的好,又重申说:“我他妈也是敢的。”

  玉环点点头,又问:“那现在呢?”

  方营长笑了:“现在还说啥?咱是人家的兵了。”

  玉环问:“张天心和我爹,哪个好?”

  方营长说:“那还用问?自然是你爹了。”

  玉环心里有了数,一个崭新的念头突然冒了出来:或许她可以借重面前这位方营长,完成自己的复仇使命。

  她眼不瞎,方营长对她的那份好感,她头一天就看出来了,——没那份好感,方营长不会这么爽快地答应让百顺到他手下当兵,更不会主动跑来找她。

  方营长却想掩饰,说:“今日,我原不想来,因找汤成这小子有事,又听说你两天没吃饭,就来看看了。”

  玉环定定地瞅了方营长一眼:“没事就不能来看看我了?”

  方营长讪笑道:“只要你不烦,我天天来都乐意。”

  玉环说:“那就天天来呗!”

  打那以后,方营长真就天天来了,不是来请玉环吃饭,就是来请玉环看戏,省城里的大馆子,让他们吃了个遍;各大戏园也转了个遍,直到有一回在安国大戏院顶头撞上岳大江。

  是在戏院门口撞上的,玉环和方营长根本没有思想准备。

  因是看戏,方营长没穿军装,穿的是一身青绸便衣,手里还拿了把折扇,怪斯文的。

  方营长没穿军装便吃了亏,他挽着玉环的胳膊刚踏上戏院台阶,就被几个穿军装的大兵推了个踉跄。

  方营长当着玉环的面,哪能吃下这一壶?!眼一瞪,对推搡他的兵骂道:“妈的,抢头魂啊?!”

  那兵也不是省油灯,回了句:“我抢你娘的魂!”

  方营长骂道:“你娘的魂在窑子里烂着呢!”

  那兵怒了,抡着拳头冲将过来。

  方营长一看事情不好,把玉环往旁边一推,自己身子一闪,让那兵扑了个空,继而,一把抓住那兵的衣领,飞起一脚,把那兵踹倒了。

  那兵的四五个同伙“呼啦”围了上来,有的把枪都拔出来了。

  玉环很紧张,直拉方营长的衣襟,要他走。

  方营长也怕,却不走,硬撑着对围上来的兵说:“要打架就一个个上,别他妈的仗着人多逞英雄!”

  这当儿,一个当官的过来了,过来便认出了方营长,连说:“误会,误会。”

  随即又对方营长道:“这些弟兄都是岳旅长副官处新来的卫兵,只因岳旅长要来听戏,先打个前站。”

  玉环和方营长这才知道岳大江要来看戏。

  玉环不愿见岳大江,拉着方营长要走,方营长却偏和那副官说个没完,这就和岳大江在戏院门口打了照面。

  岳大江带着自己的四姨太,还带着不少护兵,见了玉环,愣了一下,问:“玉环,你咋还没回汤集呀?”

  玉环说:“这省上热闹,就不想走了。”

  岳大江迟疑了一下,又问:“百顺现在在做啥?”玉环说:“做生意去了。”

  岳大江点点头:“这好,做生意比当兵吃粮好。”

  这时,方营长上前来拉玉环,岳大江才注意到方营长和玉环不同寻常的关系。

  岳大江留意地多看了方营长两眼,和方营长开玩笑说:“你小子艳福不浅嘛,啊?和我们老长官的小姐成朋友了。”

  方营长只是笑,笑了一阵子才说:“玉环一人在省城怪闷的,陪她转转呗!”

  岳大江很有长者风度地点点头道:“唔,那好嘛,玉环就交给你了,可甭委屈了她哟。”

  回转身,岳大江又对玉环说:“他姓方的要欺负了你,你只管来找我,我替你出气。”

  方营长叫道:“她有你这旅长兼司令做靠山,我……我敢么?!”

  岳大江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玉环脸颊绯红。

  那晚,玉环真心喜上了方营长,也对岳大江旅长生出了些许好感,且头一回认真考虑起自己的婚姻问题了。

  玉环想,或许弟弟是对的,她二十二了,确该寻个属于自己的男人了……

上一篇:第53章

下一篇:第55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凡例 - 来自《宪政与权利》

一、“宪政译丛”选择现代西方本领域内重要著作译为中文,翻译力求完整准确地再现原作内容与风格;二、所选各书出版时间不同,国家有别,故其注释体例未尽一致。中译本将个人著作的注释一律统一为书末注,论文集均作章末注,俾使本译丛体例协调一致。中译者视必要所加的注释则置于页下,并标明“译者注”字样;三、人名、地名及专用术语的翻译主要采用通行译法,兼顾约定俗成原则;四、译丛中若干著作列有参考书目。为便于读者了解和利用此文献状况。中译本悉数收录,亦未译为中文。注释中所引著作、判例等亦照此处理;五、为便于读者对照核查……去看看 

第七章 一个普通人的启示 - 来自《思痛录》

在一家医院太平间的门口,我和死者李兴华二十七年前的领导——一位军队老干部握了手。来向遗体告别的,只有我们关系最密切的二十多人。我忍不住含泪说了这么一句:“如果从前我们不把他调到文艺界,还在您那边,他大约不至于落到这个下场。”那位同志默然不语。   死者27年前调来的时候,原是天安门前警卫部队的干部。他出身很好,历史纯洁,19岁进解放区,很快入了党,参了军。他调来的时候才26岁,身穿一套厚墩墩的棉军服,显得泥土气扑人。他一来就赶上《红楼梦》批判运动、反胡风运动和肃反运动。他虽然是个编辑干部,可凡是那些搞专案、……去看看 

十三 大地 - 来自《黄祸》

心的那个位置, 已经生长出荒原上第一颗嫩绿的新芽。一个男人走在大地上。他斜背着行李卷, 手抱一个充气娃娃。他的脚步不紧不慢, 踏踏实实, 一看就是个走远路的人, 已走过千山万水, 还将再走万水千山。然而他停下了脚步, 突然不想再走。一束温暖的阳光神奇地照亮脚下这片荒原, 凋敝的土地立刻显得充满渴望。不知为什么, 他有一种到了的感觉。到了哪, 说不清。但如果不是到了的话, 为什么几次迈步又收住脚? 他放下了行李, 放下了娃娃, 脱掉上衣, 开始挖掘土地。他注意到旁边有一具仰卧在阳光下的白骨。一路即使只停片刻……去看看 

第二卷 群体的意见和信念 - 来自《乌合之众》

一、群体的意见和信念中的间接因素  提要:群体信念的准备性因素。(1)种族。它的影响至关重要。(2)传统。种族精神的综合反映/传统的社会意义/它在失去必要性后会成为有害因素/群体是传统最坚定的维护者。(3)时间。它建立信念,也毁灭信念/在时间的帮助下从无序走向有序。(4)政治和社会制度。错误的认识/它们的影响力甚小/各民族不能选择自己视为最好的制度/相同的制度名称下掩盖着最不相同的东西7理论上不好的制度,对某些民族却是必要的。(5)教育。关于教育影响群众的错误观点/统计学上的说明/拉丁民族的教育制度对道德的破坏作用/……去看看 

第二章 非西方国家民主化的前提 - 来自《当代世界的民主化浪潮》

民主化问题的研究由来已久。受当代世界民主化浪潮的影响,近十几年来,关于民主化问题的研究真正成为西方政治学界最热门的话题。据亨廷顿的说法,20世纪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西方发展政治学的研究主要专注于民主的先决条件和民主制度的发展。60年代后期,则格外注意政治秩序与政治稳定问题,不论这种政治秩序是民主的还是其它制度的。这种状况持续了将近十年。到80年代初,向民主制过渡的问题才又重新引起重视。[塞缪尔·亨廷顿:《发展的目标》,载《现代化——理论与历史经验的再探讨》(译文集),罗荣渠等编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93年,第3……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