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英雄出世》

  方营长最终是在汤副旅长那里弄清玉环心思的。

  玉环老这么和方营长拖着,不和方营长谈结婚的事,方营长就着了急。这一着急,方营长就想到了在省城避乱的汤副旅长,就带着两瓶酒和一盒礼品,到三江货栈找了汤副旅长。

  那日也是巧,玉环不在家。

  汤成一见方营长的面就说:“老方,你来的真不是时候,玉环刚才和百顺一起去了小白楼。”

  方营长本能的有些紧张,便问汤成:“他们去小白楼干啥?”

  汤成说:“还不是为百顺么?!百顺恋着老五,老五也想从良,玉环就答应把老五赎出来,——今日大概是和老五的干爹谈价去的吧?!”

  方营长这才放下心来,提着两瓶酒和礼品盒子,去了汤副旅长住的后院堂屋。

  汤副旅长正在堂屋看报,见方营长进来,放下报纸,很客气地给方营长让了座,泡了茶。

  方营长也客气,一口一个老长官的叫着,极是恭敬地坐在汤副旅长对面的太师椅上,很斯文地端起了茶杯。

  汤副旅长闲得无聊,正想找个人扯扯,遂指着报纸和方营长说:“小方呀,你看看,我说张天心要栽吧,真就要栽了哩!——马山、汤集那边正和白富林打得激烈,孙大麻子的定国军又动作起来,南面国民革命军再攻一下,张天心的气数只怕就尽了,张作霖也救不了他的命!小方,你说是不是呀?”

  方营长恭维道:“老长官历来就是料事如神的,——那……那还会错么?!”

  汤副旅长笑了,呷了口茶说:“料事如神不敢说,看人么,我汤某还是能看准的。我早看出白富林在张天心手下呆不长嘛!你们的岳司令在张天心手下也是呆不长的,— —今天是白富林‘起义’,明天必是你们岳司令‘起义’了。”

  方营长不太相信:“老长官是说,岳大江也会背叛张天心?”

  汤副旅长点点头:“迟早的事。老岳这人有野心,一心想学吴玉帅,决不会久居人下,当初这老岳就看不起玉环的爹,现在必也看不起张天心。给我接风时,老岳就说了,张天心是福将,混到如今全凭左右逢源的好运气,不是凭真本事。还说张天心根本不是做帅的材料。”

  方营长仍是疑疑惑惑:“不会吧?岳大江在张天心面前很老实哩。听他的副官长老吴说,他拍张天心的马屁很起劲……”

  汤副旅长摆了摆手,笑道:“这不足为凭哩!当初老岳不也吹捧过我和玉环的父亲么!”

  方营长不想尽扯这些没味的话,听得汤副旅长提到玉环的父亲,就借机大表了一番忠心,且唏嘘不已地谈了一通“想当年……”,勾起了汤副旅长对昔日戎马生涯的亲切记忆。

  趁汤副旅长沉浸在亲切记忆中的当口,方营长向汤副旅长说起了自己对玉环的一片真心痴情,央求老长官劝劝玉环,早把婚事办了。

  汤副旅长说:“玉环这丫头太犟,我劝只怕没用呢!”

  方营长怂恿道:“老长官,你就劝劝看嘛!——你是她父亲的结义弟兄,又抚养了他们姐弟这么多年,她总得给您老面子的。”

  汤副旅长想了想,突然抬头问:“小方,玉环有个大心事,不知和你说过没有?”

  方营长问:“啥心事?”

  汤副旅长叹了口气:“为她爹复仇。她对你好是真的,她和我说过的,我也觉着你不错。可她既想为父复仇,就不愿拖累你了……”

  方营长不大相信:“她爹死了这么多年了,她……她还记得那么真?”

  汤副旅长道:“是哩,她总也忘不了,谁劝也没用。有这孝心也让人感动,我后来也就不劝了,任她去吧!”

  方营长急道:“老长官,您老还是得劝哩,凭她一个弱女子,这仇咋也报不了!”

  汤副旅长默默看着方营长,不做声了。

  方营长又认真说:“她兄弟百顺也不是能报仇的人,——别人不知道,我是知道的。百顺这小子只会吸大烟、逛窑子,再没啥别的能耐了。所以,就算张天心日后真栽了,也还有余党啸聚,他们姐弟俩要除他也难哩。”

  汤副旅长这才问:“你方营长就没想过出点力么?你口口声声对不起老长官,如今又和玉环是这关系,就忍心作壁上观么?”

  方营长一怔,摇摇头道:“我……我还真是没想过这碴子呢!”

  汤副旅长沉着一张老脸说:“那你就好生想想吧,想出个头绪,再去和玉环说。”

  ……

  方营长因此就去想了。

  开始咋也想不出头绪。

  ——玉环这弱女子竟要杀人,且是杀张天心这么个大人物,还想拉着他一起干,实是发疯。不说他老方干不了,没机会,就是干得了,有机会干,也是不能干的。

  老长官生前对他好不错,张天帅也没对他坏过,他对张天帅压根恨不起来哩。在玉环面前顺杆爬是一回事,玩真的又是一回事了,为了再好的女人也犯不上去冒这个险。

  女人像衣服,脱这件换那件,命可是自己的,一次玩掉就没了。

  闷了几天,没敢去找玉环,怕被玉环粘上脱不了身。

  这期间百顺和老五来了一次,来请他吃饭,是老五的东。

  老五尽说玉环的好话,又让他不由地起疑,怕那老五也和汤副旅长一样成了玉环的同党……

  ——也是贱,开初是躲,后来却不由地想起玉环来了,记起了玉环的不少好处:玉环那脸模子真俊,是标准的瓜子脸哩!两只眼睛大大的,像两汪清泉。奶子也好,鼓鼓的,翘翘的,摸上去又软又滑。那一身的皮肤不知是咋生的,早先黑着,现在竟白得让人想扑上去啃几口。身材更不必说,穿啥都好看,挎在大街上走,谁人不眼馋?!

  因此,方营长只怨汤副旅长,不怨玉环。

  ——报不报仇都是汤副旅长说的,玉环从没和他说起过。

  ——人家玉环真好,不愿拖累他哩。

  这么一想也就想明白了:和这么个好女人是不能轻易分手的。

  时下,一切都是假的,只有结婚是真的。他若是和玉环成了婚,马上再生个孩子,玉环忙孩子都忙不过来,就顾不上她爹的陈年旧账了。

  就算她还顾着也不当紧,干不干都在他,他不干,玉环也是没辙的,大不了双方散伙各走各的路,他白操人家一场,也不损失啥。

  再说,玉环毕竟是女儿家,老长官还有百顺这么个儿子,真到非干不可的时候,也得让百顺干,与他老方是没太大关系的。

  这又惊喜的发现,玉环还是把希望放在百顺身上的。玉环三番五次要百顺到他手下去当兵,大概就是为将来做准备的。

  日后,他老方只要好好配合玉环,在必要的时候把百顺送上去也就是了。

  ——玉环自己不会动手,也不会让他动手的,玉环都不愿和他说这事,咋会让他动手呢?!

  他实是多虑了。

  方营长壮着胆,大大咧咧去三江货栈见玉环。

  一见面,方营长就说:“这几天忙,老有差,没来找你,真想你哩。”

  玉环很不高兴,噘着嘴道:“还说想我呢,老不来,只怕我的模样都记不起了吧?”

  方营长扯着玉环的手,忙说:“哪能呀?!五年、十年不见,你那俊模样我都忘不了呢!晚上还尽做和你在一起的花梦,——我都不好意思和你说。”

  玉环把方营长的手甩开了,正经问:“这阵子,你都在忙些啥?”

  方营长道:“瞎忙呗,马山那边吃紧,孙大麻子的定国军又闹,城里人心不稳呢,学生、商人都捣乱,今日请愿,明日游行,张天心让抓,岳大江也让抓,弟兄们就苦了……”

  这都是实情,方营长认为,玉环该知道。

  玉环显然是知道的,听后,淡淡地说:“怪不得人家骂你们是一帮疯狗呢……”

  方营长笑了:“谁说不是呢,人家当官的叫咱咬谁咱咬谁。”

  玉环说:“当官的叫你咬我,你也咬?”

  方营长道:“咬呀,就往这咬——”

  说着,方营长搂住玉环,隔着绸布,在玉环的乳上亲了一下。

  玉环一把把方营长推开:“死走吧,你。我可不喜欢你们这帮疯狗。”

  方营长偏不走,扑上前,把玉环搂得更紧,亲过玉环的修长的脖子,又去亲玉环的嘴。

  玉环先还挣了下,后就不挣了,依靠在方营长怀里,任由方营长亲昵。

  方营长得寸进尺,一双手摸过玉环的上身,又摸下身,摸得玉环身子发软,直想往地下瘫。

  方营长以为大功告成,手忙脚乱想给玉环脱衣服。

  玉环这才清醒了,死命推开方营长说:“别……别……我……我不干净呢!”

  方营长不信,一只手扒扯着玉环的衣服,一只手仍是固执地插在玉环身下不拿出来。

  玉环硬将方营长插在身下的手拉出了。

  方营长见自己手上有红红的血痕,这才注意到,玉环身上确是系着月经带的,是红花布的。

  这才作了罢。

  心里却仍是骚动不已,方营长便慷慨,便有英雄气,正色对玉环道:“玉环,你真是很不够意思的,——咱们都相好这么久了,你心里有事还不和我说。”

  玉环问:“我心里有啥事?”

  方营长道:“看你,还瞒我哩!——汤副旅长都和我说了,我想了几天,觉着得帮你和百顺宰了张天心个龟儿子,为你爹报仇!”

  玉环一愣,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说什么?”

  方营长便又说:“为你爹,我丈人报仇呀!”

  玉环两眼含泪,呆呆地看着方营长:“当……当真?”

  方营长胸脯一拍:“这还有假?我说过的,在溪河有枪就敢打张天心个狗日的,今后有机会自然还会干。倒是你,太对不住我了,至今没和我说起过这桩心事,实在是看不起我老方哩!”

  玉环扑到方营长怀里哭了:“你……你真是好人……”

  方营长搂着玉环,益发慷慨起来:“好人算不上,汉子能算一条!玉环,我和你说实话,就是你不让我宰张天心,我也是要宰的。这许多年,你在等着,我老方也在等着哩!老长官对我好,我能忘了老长官么?忘不了的!我今个儿把话说在这儿,只要我老方活一天,就不会忘了你那爹,我那老长官。我老方要不把张天心这杂种宰了,就是他妈婊子养的!你信不信?”

  玉环在方营长怀里抬起泪脸,哽咽道:“我……我信!”

  方营长却把话题一转说:“不过,这是桩大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办下的,你需有耐心,得容我和百顺好生准备。还得等机会。”

  玉环连连点头:“我听你的,都……都……听你的。”

  方营长俨然成了玉环的主子,手托下巴,很威风地在玉环面前踱着步,又说:“百顺现在这样是不行的,我得好好带带他,得把他身上的那几根骨头弄硬实,你得帮我。”

  这都是玉环的心里话,玉环哪有不应的道理?

  玉环忙道:“从今日起,我……我就把百顺交给你了,你……你咋整都行!”

  方营长马上想到小白楼那一出,先自把话说到了前头:“我要对百顺严加管束,不会像你心肠那么软。——不过,我现在就得和你把话说清,日后百顺没准会说我的坏话,会到你面前骂我……”

  玉环说:“这你放心,我不会信他的话的。”

  方营长道:“那好,过几天,我就去和百顺谈,要他到我那挂名领份饷、先当个连副,——三连王连副皮痒了,竟敢去捏督府张八太太的屁股,进了军法处,一时半会也出不来,正好让百顺顶缺。”

  玉环想了想:“只怕百顺不愿干,为这事他……他和我闹翻过,说……说是恨不得打死我呢!”

  方营长手一挥:“那是你没能耐么,我若真叫百顺干,他必会干的!我有办法对付他嘛。”

  玉环急切地问:“你有啥办法?”

  方营长很是自信地说:“我让他先看看带兵的威风,比如说,哪天我训话,就带百顺去看,让他看了眼热,觉着不当兵就没法活,到那一步,给他个连副干,他舍得不干?”

  玉环对方营长真佩服极了,觉着方营长做营长实是太屈材了,按她的想法,方营长这份材料当个团长、旅长也是可以的。

  玉环想到栽培方营长时,方营长也想到了自我栽培的问题,又对玉环说:“玉环,岳大江那里还得去打点一下,咱俩去,也得让汤副旅长去,办喜事时,无论咋着,也得把他请来。得让这家伙提携咱,——玉环你想,若是老岳栽培我个团长,我他妈有一团人手,做起事来岂不更方便?”

  玉环在那日完全晕了头,方营长这话中透出的明显投机都没听出来,还一味点头称是。

  方营长说着大话,心里仍一直挂记着玉环美丽的身子,两只眼隔着玉环身上的绸布,看到的尽是鼓凹起伏白得晃眼的细皮嫩肉。

  最后,方营长实是耐不住了,又搂住玉环亲个不停,亲到后来,硬把玉环身上那红花布的月经带解了,死命把玉环往床上拖。

  玉环真心愿意将自己的一切都献给方营长,让方营长知道自己对他的一片心,一片情,——也正因为如此,玉环才不想在今日这不方便的日子里,和方营长做这事。

  玉环一边无力地抗拒着,一边说:“不……不行,晦气呢!”

  方营长已将月经带从玉环身下抽出来,口中喘着粗气道:“晦气啥?我……我不怕呢!”

  玉环缩在床上,两手紧紧捂着下身,又说:“我……我如今还是姑娘家,头一次,总……总要见红的,得……得让你亲眼见着,免得你日后疑我……”

  方营长浑身已脱了个精光,啥也顾不上了,嘴上连连道:“我信,我信哩,你当然是个姑娘家喽,——你又不是百顺,断不会和哪个男人乱来的……”

  玉环急哭了:“你……你就不能等……等两天么?到那时,我……我啥都给你,你就知道我的一片心了……”

  方营长跪在玉环面前,既不怕晦气,也不嫌脏,一下下亲着玉环的大腿根道:“玉环,我的好小姐,我……我等不得了,我……我要死了,你……你就权当作做好事吧!”

  玉环没办法了,只得让方营长上了身,一时间不知咋的,心里竟是一阵没来由的恐惧,——恐惧的是啥却又不知道。

  方营长山也似的压着她,肌肉发达的强健身子紧贴着她肌肤,口中呼出的热气直往她脸上扑,让她感到心慌意乱。

  于一阵强似一阵的心慌意乱中,身子绷得很紧,两条腿不由自主就并了起来,方营长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它扳开。眼也闭上了,不敢看方营长那因激动而变了形的脸。

  后来,就感到了痛,身里像被塞进了一块火热的炭……

  一切就这么发生了。

  在那伴着痛楚的欢愉时刻,玉环依然没忘了父亲,她在那忙乱造出的满床满被的片片血红中,再次看到了父亲满是苍老皱纹的脸,和溅在张天心皮靴上的血。

  完事之后,玉环浑身颤栗,紧搂着瘫软在一旁的方营长问:“你……你不会骗我吧?”

  方营长有气无力地说:“不……不会。”

  玉环又亲着方营长满是黑毛的胸膛问:“你……你真会帮我报仇么?”

  方营长叹息似的说:“会……会的。”

  说这话时,方营长心中的骚动已被漫无边际的空虚所取代,对自己于骚动时说下的大话,已有了几分后悔。

  于是,方营长一边应付着玉环,一边在心里歌唱般地想:女人都是他妈的祸水,都是他妈的祸水……

  都是他妈的……

  都是祸水,祸水,祸水……

  都是……

  渐渐便睡着了,再睁开眼时,已见玉环穿戴整齐坐在床头,痴迷地看着他,含着一眼眶的泪对他笑。

  窗外,有一缕光线射进来,许多尘埃在光线中飞舞……

上一篇:第58章

下一篇:第60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一章 奔丧遇险 5、喜得一人才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原来这副棋子竟是前明崇祯帝的爱物。”曾国藩说。当康福讲到崇祯帝题字时,曾国藩果然从盒子的底板上看到那两行字。崇祯的字迹,曾国藩见过不少,一眼就看出确是真迹。  “是的。这副棋子传到我们兄弟手上,已经在康家度过将近二百年,只可惜那本《古棋谱》在我爷爷手上遗失了。我们兄弟没有继承康氏家风,无德无才,棋艺也平平。今日在下流落岳州城,说来真愧煞先人。”康福羞愧地低下头。  “足下何必如此自责。自古以来,因时势不到,英雄受困的事多得很。秦叔宝也有卖马的时候,那时谁能料到他日后会辅……去看看 

第36章 - 来自《机关滋味》

洪叶害怕到邮电局招待所来,最后,还是拗不住黄三木的软磨硬缠,被他带回来了。亲热几个回合之后,黄三木很快就故伎重演,把洪叶压在了下面。洪叶坚决不从,黄三木就道:你这是干什么呢?又不是第一次了,有什么好不同意的。你不是喜欢我的么?那我告诉你,我也很喜欢你,只要我们两个都真心相爱,马上就可以结婚的,就算现在不结婚,那也是迟早的事,这种事情,也是迟早的事,我喜欢你,想和你干这个,你就早点答应我算了,好么?洪叶听了他的这一番话,心就渐渐地软了,反正也确实不是第一次了,难道还想另外再找一个?原来是想谈谈看,考察考察他的,现在既然已经这样,也不用……去看看 

思想的激情 - 来自《公共生活的个体立场》

纪念列维纳斯   本世纪二三十年代,海德格尔在马堡大学和弗莱堡大学开设了他的哲学课堂。这些令人异常心驰神往的讲座居有了后来整个欧洲思想的王座,人们为他的原初性和深度所折服,听者来自四面八方,其中涌现出了阿伦特、洛维特、斯特劳斯、马尔库塞等一大批顶尖思想家。根据比梅尔对后来阿伦特回忆的叙述,吸引这些个体的不仅是海德格尔思想论断本身的深刻和力量,也不仅是他对西方思想的整体理解的根本性,更重要的是在其中显露出来的某种高难度的"思想的激情"。   "思想的激情"?这难道不是一个不合逻辑的说法?对于以理性和克……去看看 

第二十二章 科技宫 - 来自《停滞的帝国》

(1793年8月23日-24日)  在这次由陪同带领的游览过程中,并不是一切都是令人愉快的。在游览结束时,钦差大臣又出现了——这使马戛尔尼感到非常吃惊,因为他以为钦差大臣“突然又得宠了”。徵瑞是鞑靼人,他一定是利用在朝廷里的关系了,这使我们的朋友王和乔不得不对他十分敬重;他们再也不敢想为我们说好话就为我们说好话了”。  马戛尔尼是外交生活里一种传统现象的牺牲品。他把陪同者的地位想象得比实际高。中堂对王和乔的情况毫不了解……中国人也犯了一个相应的错误:“查英吉利国贡单内称,”一封8月6日的朝廷信件写道,“正贡使……去看看 

第三章 - 来自《走下神坛的毛泽东》

你见过毛泽东面对死亡压迫时的表现吗?   见过。他很沉得住气。   走在7个旅追兵的枪口前,这可以算面对死亡的压迫吧?走得不慌不忙,大摇大摆,算 不算沉得住气?所以你这个问题我早日答了。   如果你以为山上山下距离远,还不足以造成足够的恐怖气氛,那么我可以给你再举一个 例子。   东渡黄河来到晋察冀根据地,毛泽东住在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所在地城南庄。5月,他主 持召开了书记会议,开了10天。会议结束后,他很兴奋,没有休息,给挺进大别山创建根 据地的邓小平拟了份长长的电报稿,还起草了召开全国政协会议的通知。   写完通知,天……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