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英雄出世》

  百顺连着几天恶梦不断,一会儿梦见自已被姐姐杀了,一会儿又梦见自已被双枪队的钱队长杀了,每每醒来都是一脸惊恐,一身虚汗。

  老五也怕了,担心玉环疯狂之下真个会把百顺弄死,或者到三江货栈放把火,便劝百顺先回汤集躲一阵子,等玉环消了气再回来。

  百顺不干,先是说,如若姐姐想杀他,他躲到哪里姐姐都能找到。后来又说,他好歹也是个男子汉,这回真就和姐姐拼到底了,——拼他个鱼死网破,一了百了。

  这怪不得他,不是他要拼,是姐姐要拼的,姐姐先向他开了枪,当时若不是方营长搂住姐姐,抓住了姐姐的手,只怕自己真送了命。

  既然姐姐啥都不顾了,他还顾那么多干啥?他只有杀人,把这个可恶的姐姐杀掉,一劳永逸地除却后患。

  其后几天,百顺向方营长告了假,再不去军营了,只躺在自家床上不断抽大烟。抽了睡,睡了抽,醒着想,梦着想,不住地设计着谋杀姐姐的各种方案。

  最先想到的是用枪,像个真正的男子汉那样,冲到姐姐家,当着方营长的面把姐姐一枪打死。这最解气,姐姐当着方营长的面打他耳光,对他开枪,他这是一报还一报。

  可没多久,又自我否决了,觉着不行。

  其一,有方营长在,他是杀不了姐姐的。

  其二,就是真得了手,方营长也不会放过他,——姐姐终归是方营长的太太,方营长必得护着姐姐,不把他当场打死,也得让他吃官司。

  ——他既要杀了姐姐,又不能让谁抓住把柄。

  这么一想,想到了制造事故:他完全可以把姐姐哄到外面,——比如哄到一段城墙上,从背后把姐姐推下去。姐姐摔死了,也就死无对证了。谁也不会想到他这个亲弟弟会谋害自己的亲姐姐。

  ——只是这么做也无完全的把握,万一姐姐摔下去死不掉,他同样会有麻烦……

  最终想到的是下毒。

  尽管百顺知道这是娘儿们干的勾当,还是选定了这么干。

  这么干安全哩,砒霜毒人一毒一个准,不愁姐姐不死。汤副旅长可以突然死掉,姐姐为何不可以突然死掉?就是真有啥疑问,也不会疑到他头上。没准方营长会想,姐姐是因着无法复仇的失望才去死的。

  精神为之一振,百顺终于甩了烟枪起了床,到药店里买了一包砒霜,像那欲刺秦王的壮士荆轲,极悲壮地到姐姐家去了。

  到了姐姐家,百顺偏又犹豫了,——不是没机会,而是不敢下手。毫无根据地认为姐姐已看出了他的阴谋。这一来,心里就发虚,目光就发怯,根本不敢正眼去瞧姐姐。

  百顺就没话找话说,和方营长天上地下胡乱扯着。

  姐姐一直不理他,就像没他这个人似的,他也只好不和姐姐说话。

  到得要走了,百顺才对姐姐说了句:“老五请你到我们家吃饭哩。”

  姐姐冷冷回了声:“留着你们的饭吧,你们那门我不会再进的。”

  百顺回家就哭了。

  老五问百顺哭啥?

  百顺才把自己没有实施的谋杀端了出来。

  老五起先听得紧张,后来,长长舒了口气说:“百顺,你没干是对的,真干了,不说你说不清,只怕我也说不清呢!——外人会以为我图财害命哩!”

  百顺讷讷道:“我……我不是怕说不清,是……是觉着自己太……太无用,太无用……”

  老五笑道:“你才发现你无用啊?我可是早发现了!在小白楼时我不就说过么?你不敢杀张天帅,也是不敢杀你姐的!”

  老五的笑进一步刺激了百顺。

  百顺把既往的一切细细回想了一下,竟没发现一点值得自豪的事迹行状,越想越觉着自己太窝囊:身为人子,不能为父复仇,仇人站在面前都不敢开枪;到后来倒和亲姐姐结了仇,想杀姐姐;想杀姐姐本已荒唐,却又不敢杀就更荒唐了……

  想来想去,百顺便灰了心,就想到了干脆自己去死,——自己这般如此地活在人世上真没多少意思呢!

  这自己去死的决定举足轻重,比让别人去死严重得多,也痛苦得多。

  痛苦了两天之后,百顺毅然决然步入了死亡的实践,开始了向美好人世的诀别。

  第一个要诀别的,不是已做了自己老婆的老五,却是仍在小白楼接客的老六。

  百顺背着老五穿戴得衣帽整齐,——把老六当初给他做的那件英吉利全毛花格子西装,特意给他买的三接头皮鞋都意味深长地穿上了,十分隆重地到小白楼去见老六。

  一进门,百顺抱住老六泪水直流。

  老六问:“你这是咋啦?”

  百顺便把近来发生的一切,向老六做了最后的陈述,说到督府门前那一节时,大骂方营长,道是方营长混账,枪法那么好,就是不开枪,逼得他今日没日子过,只有去死……

  老六听说百顺要去死,并不觉得吃惊,也不感到伤心,脸上竟挂着笑意问:“百顺,死的事,你真想定了么?”

  百顺噙着泪点点头:“我……我想定了,——都想了两天两夜了。”

  老六说:“那你既是想定了,我呢,也就得认真了……”

  百顺不知老六要怎样认真,定定地盯着老六看。

  老六先把百顺身上的西装脱了,又把当初给百顺穿过的那套红裙绿纱找了出来,绷着脸,极是认真地和百顺说:“你真要死,就得死得坦诚:别让人觉得你还真是个男人。 ——其实,你是被老天爷弄错了哩!你现在就把这身红妆换上,我再给你描好眉,上满口红,也算死得美丽哩!”

  百顺愣了。

  老六却还在说,说得仍是亲切而认真:“月经带要不要系上,就随你了,——要我想,还是系上好哩!到阴间也不愁没有月经带用了……”

  百顺这才发现,老六是在嘲弄自己,益发伤心了,颤着声说:“老六,我……我不是开玩笑,我……我真是要去死的,——连……连砒霜都……都买好了……”

  老六妩媚一笑:“谁和你开玩笑了?我是为你想,要你死得美丽呢!”

  百顺心里真冷,很凄哀地问老六:“我……我死后,你……你会哭么?”

  老六格格笑了:“你先去死么,——把买来的砒霜都吃下后,再问我这话。”

  百顺大为悲哀,鼻涕眼泪滚滚而下,哽咽着说:“我……我知道你不会哭的,你…… 你恨我赎了老五。”

  老六嘴一噘道:“你赎谁是你的事,与我何干?!你又说这话,让我生气。”

  百顺说:“就……就算是生气吧,我……我都要死了,你还不会哭么?”

  老六又放声大笑道:“那我哭就是,你让我哭几声,我必会哭几声的,——可哭啥好呢?是哭好兄弟,还是哭好妹妹……”

  这隆重的诀别,就这样在老六轻浮的笑声中很不隆重的结束了,从小白楼出来,百顺想,老六不是无情,而是料定他不会死。他要真是死了,老六必会很伤心的。老五、老六两个,他真心喜欢的还就是老六,和老五成亲后,更觉着老六好了。

  在回去的路上,百顺在心中暗暗对老六说:“老六啊,老六,这回你真是错了,我孙百顺是真要死的,我不敢杀别人,却是敢杀自己的。——你今日不拦我,还和我耍闹,我一死你就得悔了。而且这后悔是追不回来的……”

  次日又和姐姐、姐夫暗暗诀别。

  百顺很想告诉姐姐,他已买下了一包砒霜,打算掺着大烟一起吃。

  姐姐却还是不理他。

  百顺便和方营长说,他若是不在了,叫方营长和姐姐别难过。

  方营长听得百顺这话,不由一怔道:“你小子疯了?年纪轻轻就想到死,实在混账!”

  百顺被方营长一劝,心里有了些暖意,流着泪说:“姐夫,你……你别劝我,我…… 我活得太累了,真……真是活够了……”

  方营长很担心,忙去喊玉环,对玉环说:“百顺想不开,要去死哩。”

  玉环大声道:“他想死就让他去死,他死了我也就不指望他了!”

  ——百顺再没想到姐姐会这么绝情,泪流满面跑回了家。

  到家时,老五恰巧和汤成出去办货,百顺没和自己太太诀别,自然不好马上就死,便把砒霜并那大烟土都取出来,先做物质的准备。

  看着砒霜又觉着伤心:这本是为姐姐准备的,今个儿却要自己来吃,实在有点太他妈的窝囊。

  又想,自己已是要死的人了,烟总要最后吃一口的,不说是自杀了,就是被官家砍头、枪毙,也让吃顿归天饭的。

  于是,扛起烟枪,如饥似渴地腾云驾雾。

  正吸着烟,玉环追来了。

  百顺以为玉环终是怕他死,来劝了,甩下烟枪哇地一声大哭起来。玉环却没劝,反而很平静地说:“百顺,你别哭,我也不劝你。你姐夫让我劝你,可我不劝你。你真要想死,就得横下心去死,别闹得满世界都知道,却又不死了!——我是你亲姐,你死了我自然也是伤心的,可认真想想,觉着你死了也好,你死了,报仇我就能指望你姐夫了。”

  百顺傻了,呆呆地站在姐姐面前,连哭都忘了。

  玉环又说:“啥时去死,别让我知道,也别让旁人知道,知道人家会拦的。”

  这么说着,玉环已向门外走,在门口又冷冷来了句:“我怕你连自己去死的胆也没有!”

  百顺这才明白,姐姐是真巴不得他死的。

  姐姐说的清楚:既不能指望他为父报仇,就得指望方营长了,而他活着,方营长就不会认真去干。——他就是死了,也没摆脱姐姐的意志,也是按姐姐的意志死的。

  这大概就是命了,他孙百顺大约命中注定要在姐姐手心里生,在姐姐手心里死,生不得好生,死不得好死。

  这时,百顺还是想死的,反正他认命了……

  不曾想,偏在这当儿,老五回来了。

  老五见百顺守着那包砒霜独自饮泣,吓了一跳,先把砒霜夺了,后又指着百顺的额头,对百顺骂:“你这个熊包,真是越来越浑了,早几日想杀你姐姐,今儿个儿又想杀自己了!是疯了不成?!”

  百顺流着泪说:“姐姐盼我死哩。”

  老五桌子一拍,怒道:“她越是盼你死,你才越不能死呢,真死了正称她的心!咱得活着,硬生生地活着,就让你那黑心的姐自己气死!”

  这话真对百顺的心思。

  百顺这才知道,满世界的人,也只有老五对他是一片真心。

  老五的真心很轻易就打动了百顺,让百顺打消了死的念头。

  一不愿死,问题又来了:这正被姐姐说中了,他连死的胆也没有。

  老六那里只怕也要笑话哩……

  百顺把这担心吞吞吐吐向老五说了。

  老五拎着百顺的耳朵道:“你这个孽种,你不想想,你是为别人活的,还是为自己活的?!她们凭啥笑话你?有胆量就让她们先死一回给我们看看!”

  百顺耳朵被老五揪着,可怜巴巴地仰着脸说:“可……可她们没说要死,是……是我说要死的……”

  老五俯下身子,在百顺满是泪水的脸上亲了一口:“你现在不是又要活了么?”

  百顺被老五亲得满心温暖,便惭愧地说:“正因为这样才……才丢脸呢!”

  老五“扑哧”笑了:“你那脸算啥呀?连老六那贱货的腿裆都钻过,本来就不值钱的!再者说,脸本一张皮,丢了也就丢了,没啥了不得的!”

  百顺吊住老五的脖子赖道:“你要这么说,那……那我不如死了的好。”

  老五这才像哄孩子一般,拍着百顺的脸说:“好,好,这又是我的事了!我去对你姐姐,对老六那贱货说,你是真死了,我又把你救下了,——这总行了吧?”

  百顺想了想,认为也只能这样了,更好的挽回面子的办法怕是没有了,遂点头应允了。

  点头的当儿,百顺大有捡了条命回来的感觉……

上一篇:第62章

下一篇:第64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69 具有特殊意味的庭审 - 来自《国家公诉》

叶子菁觉得赵培钧说得也不是没道理,心里虽然仍不太服,却也不好争辩了。   赵培钧略微停顿了一下,目光注视着叶子菁,“子菁同志啊,你对朝阳同志的公道评价和正义感我能理解,可我也希望你对省委能有份理解。我在南坪做市长时,我们老省长和我说起过这么一件事:战争年代,有个连队奉命守一座山头,一百多人打得只剩下连长和八个带伤的士兵,连长违令退了下来,下来后就被军部下令枪毙了。奉命执行枪毙任务的是老省长。老省长和我说,面对这位受了伤,浑身是血,军装被战火烧得四处焦黑的连长,他真下不了手啊,可怎么办呢?这个人丢了阵地,只能执行战……去看看 

7-1 文武全才之谜 - 来自《十大元帅之谜》

“断头今日意如何?创业艰难百战多!”既是横刀立马的将军,又是对酒当歌的诗人,文武全才,于此观止。陈毅的出现,如同为神州大地增添了一首诗,一首英雄主义的赞美诗!   1.1 儒将的由来   四川乐至县复兴场张安井村陈家是“耕读传家”、“义门世家”。陈毅出生时,陈家还有良田40亩,属于上中农。但整个家室明显的在败落。陈毅的祖父、父辈们都憧憬着陈家的中光发达,对陈毅他们寄托着很大的希望。陈毅三岁背诵《三字经》,五岁由父亲课读《千字文》,半年后,进入私塾就学。九岁随家迁至成都,因为祖父和父辈们都认为时势变了,科举已经废止,新……去看看 

导言:卡尔·波普尔与开放社会(德特马·多林) - 来自《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本世纪的人们常常倾向于对过去时代的愚昧落后嗤之以鼻,自以为已胜一筹。我们有很好的理由要求人们在做出这种估量时要慎重。必须承认,多数人福利的增进以及我们这一时代带来的巨大的技术进步确实为人们这种顽固不化的自负感提供了依据。但是,我们的后代们将对这一切做出怎样的评价呢?难道他们不会得出这一个世纪是放荡不羁的野蛮世纪的结论吗?美国历史学家鲁道夫·J.鲁梅尔在他1994年出版的《因政府而死》一书中估算了一个数字:在本世纪,单是种族杀戮的死难者就达1.7亿人。这一数字中几乎不含政治迫害和战争所造成的“正常”死……去看看 

第二部狼烟四起 5、“黄色计划” - 来自《二战全景纪实》

当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还弥漫着呛人的硝烟时,希特勒又对比利时、荷兰拿起了屠刀。  比、荷是卡在德、法之间的两个小国,其总面积约74万平方公里,总人口2200多万。地理学家们在有关欧洲的地理著作中,常把比、荷放在一起叙述。由于比、荷濒临北海和英吉利海峡,同卢森堡以及北部的部分地方称为“尼德兰”,即“低地”,所以1830年比利时脱离荷兰独立后,人们仍称比、荷为“低地国家”。  荷兰境内绝大部分为平原,1/4的土地低于海平面,1/3的土地仅高出海平面1米。中部是丘陵地带。南部与比利时接壤处是……去看看 

第二部分第十一章 事业封锁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如果在一个事业里志愿的劳动者过剩了——普通在舒适的事业里会有这种情况——并从而不能再在这个事业里做超时间的劳动,那时候在这个行业里就不能再做交易小时。这种规定我称之为事业封锁。  凭看这种规定就可以使得在共有共享的社会状态中,每人都可以自由选择一种舒适的、轻快的劳动或一种不舒适的、繁重的劳动而不会因此在不舒适和繁重的劳动中发生缺乏劳动者的现象。  事业封锁这整个制度的意义在于:非必要的、舒适的享受只有通过那个必要的、但是缺乏志愿劳动者的生产部门的生产以后才有可能……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