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英雄出世》

  秋凉后,张天心真到省城来了,还和岳大江一起阅了兵。

  方营长的手枪营也在被阅之列,散场回来后,方营长就故意气玉环说,手枪营队列排得最齐,正步走得最好,立在阅兵台上的天帅直夸手枪营是威武之师,还三次向手枪营举手敬礼。

  玉环看着方营长那副故意做出的神气样,恨得直咬牙,真想先杀了方营长,再去杀张天心。

  方营长存心要把玉环气死,又在玉环身前身后踱着方步,阴阳怪气地说,天帅就是天帅,威风不减当年,连岳大江都还怯他三分,能杀天帅的人只怕现在还没出世呢!

  玉环实是受不了了,当天便带着儿子铁娃住到了三江货栈汤太太那里。汤太太和老五一直不和,正打算回汤集,一见玉环来了,便拉住玉环的手,抹起了泪。

  汤太太说:“玉环,你来得正好,这里我是呆不下去了,百顺的媳妇整天指鸡骂狗,嫌我老不死,还骂百顺是窝囊废……”

  玉环本来心情就不好,一听这话,忍不住了,把儿子铁娃往汤太太怀里一塞,就要去找老五算账:“这个臭女人,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汤太太却抖抖嗦嗦把玉环拦下了:“算了,算了,别去闹了!反正我是要走了。”

  玉环仍是不依,又高声叫骂:“这个贱货,她以为自己还是在小白楼呀?!”

  汤太太真不高兴了,指着玉环的额头说:“你这闺女咋也这么不听话呀!婶说了,马上要走了,还吵啥?”

  玉环只好作罢。

  汤太太把玉环拉到床前坐下,才又说:“你真去骂了百顺媳妇,百顺又要作难了, ——玉环,你不知道百顺过的啥日子,花一个铜板都得向媳妇讨,为了讨点吸大烟的钱,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当着伙计的面,给媳妇跪半天。有一回,她媳妇从腿裆里抽出那脏东西,扔到他脸上,要他当大烟吸,他也不敢吭一声……”

  玉环一点也不感到惊奇,只对汤太太淡淡地说:“百顺的事,我再不管了,——我已没有这个弟弟了。”

  汤太太却叹了口气说:“百顺对我终还是不错的,从没高声说过话,他媳妇只要骂了我,他准过来给我赔情,自己打自己的耳光,说自己不是人。所以,我就想,为了百顺,我也不能再住这儿了。”

  玉环点点头道:“婶,您老回汤集好,把铁娃也带回去,找个奶娘替我养着。”汤太太很惊讶,问玉环:“你自己的孩子,不放在自己身边,想做啥?”

  玉环说:“婶,我不想做啥,只是老方的队伍要开拔,我也要随着队伍走,带着孩子不方便呢!”

  汤太太这才答应了。

  临别时,玉环哭了,抱着铁娃亲了又亲,久久不愿送给汤太太。

  汤太太看到玉环和孩子难舍难分的样子,就说:“要不,还是让铁娃留在你自己身边吧,长大后也会和你亲呢。”

  玉环警醒了,这才摇摇头,硬下心,把铁娃塞到汤太太手上。

  汤太太抱着铁娃,在两个伙计的伴同下,上了大车。

  玉环目送着大车上了国民大道,走得很远、很远了,才捂着脸失声痛哭起来……

  哭得正伤心时,却听得身后一声怯怯地叫:“姐……”

  玉环回转身,睁大朦胧的泪眼一看,竟是弟弟百顺。

  百顺像个风干的影子,摇摇晃晃立在她面前,可怜巴巴地看着她,声音小得像蚊子哼:“姐,能……能借给我十块……十块钱么?”

  玉环像没听见这声音,也没看到这影子,掏出手绢,揩干脸上的泪,平静地走开了。

  百顺还在身后有气无力地叫:“姐,五……五块也行,我……我有了钱就……就还你……”

  玉环心里真难过,不知咋的,手就伸到了怀里,掏出一把票子,看都不看,便扔到了身后……

  送走汤太太和孩子,玉环去小白楼找了老六。

  玉环一见老六的面,就开门见山对老六说:“我得走了,去杀张天心,定好在火车站杀。当年张天心在溪河车站杀了俺爹,今日我要在省城车站杀了这老王八。”

  老六点点头道:“我料到了,一听说张天心到这来,我就算定你不会放过他。”

  玉环眼中聚满泪,哽咽着说:“老六,也……也只有你知道我的心,我兄弟,我男人都……都不知道我的心……”

  老六柔声问:“姐姐,我……我能帮啥忙么?到时要不要我去?”

  玉环摇了摇头:“不要你去,该安排的岳师长会安排的,我和岳师长都商量好了。”

  老六提醒玉环说:“岳师长的话也不能全信的,这世上的男人没一个靠得住,你得想到,姓岳的会杀人灭口,没准在你打死张天心后,他就会让手下的人打死你,——他不敢碰张天心,却敢杀你!”

  玉环淡淡道:“这我己想到了,——我就和你说实话吧,这次去了,我就没想过活着回来!败了,我自然要送命,成了,我这辈子的心事了了,也不想活了!老六,你说咱活着有啥意思?这世上的男人有几个还有男人味?”

  老六叹了口气:“也是的,这世上的男人一多半都该去奶孩子!”

  然而,话头一转,老六又道:“正因为这样,姐姐才不能丧气呢,姐姐才得生法活着回来,让世人知道,没他们这些臭男人,咱,——咱也能成事!”

  玉环苦笑道:“既没男人,还要我们这些女人做啥?!”

  老六热烈地说:“我们女人会教他们咋做男人!”

  玉环摇了摇头:“男人不是教出来的,我过去就太蠢,老认为能教出来,就做了一场梦。”

  老六马上想起了不中用的百顺和方营长,知道玉环心中很苦,就甩开这话题,又劝道:“不管咋说,姐姐都得想开些,若这一去真回不来了,那我劝姐姐还是别去,仇要报,却不能再搭上一条命啊!”

  玉环点了点头,强作笑容说:“那当然,只要能活着,谁也不想死的。可我得作最坏的打算,万一我回不来了,我要求你一件事。”

  老六问:“啥事?”

  玉环眼里汪上了泪:“帮……帮我把铁娃带大。铁娃现在已去了汤集,我让汤太太请个奶娘带,汤太太年事日高,若是有个好歹,日后……日后却要请你带。我不会亏你的,汤副旅长分割我们姐弟家产时,给……给我留了一笔钱,还……还留下了汤集的五十亩地……”

  老六忙打断了玉环的话:“姐姐,你……你别和我说这个。我……我是个啥人你知道,带不好你儿的,你……你说啥也得自己活着回来!”

  玉环坚持道:“我……我是说万一……”

  老六仍是摇头:“就算姐姐万一回不来,也还有百顺,有方营长……”

  玉环满脸是泪,叫道:“他们会把我儿子再带成个软蛋!孬种!我孙玉环信不过他们这两个废物,只信你……”

  老六被玉环这天大的信任震撼了,愣了半晌,才说:“姐姐,你……你若真是这么想,这……这忙我就帮了!我断不会让你那铁娃变成软蛋的!我……我就把他当做…… 当做我的亲儿子看待!姐姐,你……你只管放心!”

  玉环哭出了声,搂着老六说:“我……我放心,有你老六这话,我……我就放心了……”

  老六眼中的泪也出来了,她抹去泪,仰起脸,正经对玉环道:“姐姐,你别再喊我老六了,老六是我在小白楼里的排行,我的本名叫钱慧珠,老家离汤集也不远,你这一去若真有个好歹,我就离了小白楼,去汤集领咱铁娃。等咱铁娃大了,我会把他的来历和你今日做下的这些事都一一告诉他。”

  最后,老六又带着无限追悔说:“姐姐,过去我也是对不起你的,百顺变成今日这样,与我也有关。我从没拿百顺当正经男人待过,就像男人玩我一样去玩他,玩得他没了血性,整个成了面团儿。”

  玉环摇头叹道:“妹妹,姐姐不怪你,——你不玩他,他也不会有出息,男人都是生成的,不是教出来的,我方才说过……”

上一篇:第64章

下一篇:第66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六十八章 一名官员当众遭受鞭笞 - 来自《停滞的帝国》

(1793年11月23日-27日)    国家设立法制,原以禁暴止奸、安全良善。 康熙,1662年-1722年  11月22日。尽管有雾,船继续行驶。沿途景色像幽灵般展现在眼前。马戛尔尼有这样一段记载:“我们周围的东西在夜雾朦胧中变得那样巨大,那样令人提心吊胆”。小斯当东对耸立在江边布满松树的群山印象深刻。傍晚,天色渐渐晴朗起来,我们第一次看见了甘蔗地。托马斯的记载:“一些榨甘蔗用的小磨坊,有几个建造在河里,因为河水很浅。这样建造并不费事,磨用水力驱动”。在此以前,英国人在中国还未见过磨坊,感到非常奇怪,因为这里既不少风也不缺水。 ……去看看 

28.低调做人 - 来自《沧浪之水》

春节过后厅里的局面就明朗了,孙副厅长跟马厅长摊了牌,万事不合作。我没想到孙之华做马厅长的副手十来年,竟会闹到这种地步。人们私下里传说孙副厅长跟马厅长摊牌的经过。孙之华说:“你五十八九了,你就是这几个月半年不到的事了,我五十才出头呢。”传说无法证实,但在厅办公会上,马厅长点了孙副厅长的名,指出他春节动用公车回家乡的事实,应该出一百一十七元油钱。孙之华马上反驳说:“我往家里跑一趟该出油钱是不错,但有人十多年来用公车往家里跑几千趟,那该出多少钱,也请同志们算一算。”空气一时紧张得能够点燃,有两个人装着上厕所出去……去看看 

引言 - 来自《信息时代的世界地图》

信息技术正在引起人类社会的巨大变革,这一点是几乎所有的人都感受得到的。但是,它究竟在哪些方面引起变化,发生了哪些变化,将要发生哪些变化,没有一个人可以说得清楚。用一些专家的话说,关于信息社会的讨论,“大家都是在盲人摸象”。   信息技术所带来的变化实在太快了,一个人会在短短的十几年中就看到过去的时代中也许要几代人才能看到的变化。变化太快,以至于我们根本无法把握这些变化。这一点从信息产业的发展就可以看得十分清楚:许多十几年以前的大公司如今或已消失,或已奄奄一息,而一些十几年以前还不存在(甚至是几年以前还……去看看 

附录三 - 来自《官僚主义的起源和元模式》

一个负责的思考者常大林  对孙老师最好的纪念就在于确立和保持人的独立人格和独立思考的精神,以度人度己不二的人生态度去做应做之事。  一  读着《孙越生文集》,我是又欣喜、又盼望、又担忧。欣喜、盼望什么,不必多言,担忧的是:万一又不能出版……就我所知,占文集一半篇幅的专著——《官僚主义的起源和元模式》已经尘封十年。  我与孙老师相识于1988年。其时,我正在思考有关中国民主的问题。偶然看到王亚南先生的《中国官僚政治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年出版),颇受启发。此书初版于1948年,仅印3500本。它所批判的……去看看 

第七章 必备的知识 - 来自《世界是平的》

一位朋友曾向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伊西多。拉比询问他的成才之道。拉比回答说,小时候每天放学后母亲都会问他当天的学习情况。她对儿子一天所学内容并不感兴趣,但她总是会问:“今天你是否提了一个好问题?”拉比说:“提出好问题让我成了科学家。”  ——出处不祥过去两年中,我一直有机会周游美国并和很多人谈论全球化和平坦世界的问题,他们当中有加州棕榈泉的退休人员,有马里兰州贝赛斯达的高中校长,也有郊区图书俱乐部的家长。令我感触颇深的是,全国上下各界人士都特别关心教育和竞争问题。如果……去看看